第十章 应聘家教

    沈十三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觉得手臂跟后背都火都火辣辣的痛,不过他还是得感谢林冷玉,要不是她昨晚把自己打晕,他会受一晚的痛楚煎熬。

    当然了,如果林冷玉能准了自己跟她一起睡,神马痛楚都是浮云了。

    沈十三从沙发上爬起,看到林冷玉还睡在上,上盖着薄薄的被单,玉颜跟香肩都露在外面。

    走过去,仔细端详这位女王,见她熟睡的样子乖巧无比,嘴角还带着一丝婴儿般的天真。

    如果醒着的时候也能这样该多好,沈十三敢保证,这样的她比冷艳时的样子还要美上一分。

    “好看吗?”突然,林冷玉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十三。

    “好看,美的像画里的人一样。”沈十三实在不知怎么去形容,她的青丝屡屡散着,有些搁在额头,有些披在香肩,睡美图,也不过如此了。

    “喜欢吗?”林冷玉又问。

    这回沈十三没有回答,而是吓的连退两步。谁知道你会不会又抬手一拳,再来一句喜欢就得付出代价。

    林冷玉好像很满意他的反应,之后当着他的面坐起,伸了个懒腰,葱藕般的手臂伸长,酥`,把几近透明的真丝睡裙顶出两个小突突。

    那就是传说中的艿头,沈十三的眼睛当场就凸了,连小祖宗都发奋的坚硬,且硬的生痛。

    “我敢说,许可馨不比我差,也许她少一丝妩媚,却多一丝青涩,你会更喜欢的,起码,现在的你会更喜欢。”

    林冷玉转过头,玩味的盯着他那个大帐篷,似乎有些意外它搞出这等规模来。

    接着收回眼光,又慵懒的说:“给我点支烟。”

    “早上起来抽烟对体不好。”

    “三``二``”

    “来了来了,你别数了行不。”沈十三怕了她,从烟盒里抽出一根,自己轻轻吸了一口把它点燃,然后过去递给林冷玉。

    女王也没介意,把烟含进自己嘴里。沈十三又拿了个烟灰缸放到她的**上,放上去的时候,双手有些颤抖,多想肆无忌惮的摸一摸。

    林冷玉抽了几口,把烟灭掉,之后说:“我要换衣服,你转过去。”说完便真的脱下真丝睡袍。

    沈十三使尽平生的力气才转过,因为他知道林冷玉有多恐怖,当她愿意给你看的时候,你可以看。不想让你看的,你要是看了,绝对会被她丢到海里去,或者来个更直接的,点天灯。

    在看与不看之间,沈十三选择保住自己的小命。**丝的命,并非那么不值钱。

    他背后的那具玉体,从睡袍里面完全展露,如果林冷玉这样出现在屏幕上,没有人会说她不要脸,只会吐出两个字:上帝。

    没多久,林冷玉换好了衣服,开口道:“我走后,你帮我把内内跟衣服洗掉,记得内内不可以用洗衣机搅,得打肥皂,用手搓,我偶尔会回来休息,不想没有换的,还有,这把钥匙你留着,你来市区的话,可以睡在这里,但是我回来的话,你只能睡沙发。”

    “啊!!!”沈十三当时就傻了,她这是要干什么,跟自己同居么?

    “怎么了?”林冷玉不爽道。

    “没,只是,我还有伤在,你舍得我这样给你洗内内吗?”

    “舍得。”林冷玉朝冷的回道,之后就走了。

    沈十三知道她为什么把钥匙留给自己,因为自己受伤不轻,得在这里养两天,这个样子回家去,不免会让李文婷她们问三问四。

    把自己跟林冷玉的衣服都塞到洗衣机里,之后爬在她睡过的上休息,上面还弥留着女王的体香,沁心入脾。

    昏睡了一天,到了晚上,沈十三才醒来,把洗衣机里甩干的衣服拿出来披上,去小区外面买了些吃的,又去诊所换了纱布,抹了点消炎药,接着又回到公寓,帮女王洗内内,洗之前没忘记闻一下,淡淡的`味跟幽幽的香气。

    在林冷玉的公寓休息了两天,伤口已经完全消肿,而林冷玉这两天都没回来过,沈十三心里竟然有许些失落。

    这让他很不解,女王那么恐怖,自己怎么还会想念她呢?

    离开公寓后,沈十三去街上买了见T恤换上,上那件衣服有两个刀口,实在不能穿了。

    之后就在市区继续找工作。

    虽然自己答应林冷玉要泡许可馨,可那种事是急不来的,总不能现在回家,天天黏着对方,那还不把人家给吓跑了?

    可现实真的很`蛋,并没有因为沈十三被砍,人家就送他一份工作。

    临近下午,沈十三就回家了。

    到了家里一看,三女一个个手里拿着方便面,那样子正准备开泡呢。

    “太好了,包租公你终于回来了。”柳妍直接把手里的方便面丢掉,开心的拍起手来。

    “晕!”沈十三发现自己被她们讹上了,成了一位爸。

    李文婷却问:“你不会是去探亲了吧,几天没回来了。”

    沈十三半带玩笑说:“玩了回英雄救美,差点丢掉小命。”

    结果跟他预料一样,三女切了一声,根本不相信单瘦的他能干出那种壮举。

    无奈一笑,去厨房打开冰箱,里面有几根黄瓜,几个鸡蛋。

    “黄瓜?”沈十三眉头一皱,暗道我不过三天没回家,你们就```

    柳妍天真无邪,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李文婷却是猜到了,不由的小脸绯红,啐道:“收起你的龌龊念头,我们是用黄瓜片来敷面膜的。”

    “哦~”沈十三半信半疑。

    听了他们两的对话,许可馨也明白过来,脸色显得比李文婷还红艳,因为这黄瓜就是她买的。

    “臭十三,你到底在想什么。”许可馨气的眼泪都要掉下来,恨不得咬死他。

    “我在想,就只有鸡蛋跟黄瓜,怎么给你们弄吃的。”沈十三笑道。

    “哼!”许可馨还是捶了他一拳,羞答答的跑掉。

    ……

    沈十三弄了四碗蛋炒饭,再把黄瓜切成丝用海天调味酱拌好,撒在蛋炒饭上面。饭香跟凉拌黄瓜的清香被三女闻到,纷纷跑下楼来,抢着去端自己那碗。

    “你们真没良心,我三天没回家,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关心一下。”见她们吃的倍香,沈十三不由抱怨起来。

    “谁知道你是不是跟女朋友约会去了,我们怎好意思打搅。”

    原来,三女并不是以为他去探亲,而是想着他跟女朋友厮混了几天。

    “有你们在,其她美女在我眼里都是浮云。”沈十三给自己澄清。

    这话听的三女颇为满意,柳妍甚至打趣起来:“那你看上我们哪一个了,是文文姐,还是可馨呢?”

    “你怎么不问我是不是看上你了?”沈十三反问。

    “啊?你```你看上我了?”柳妍吓了一跳,虽然自己在学校是一等一的校花,又是那种文文弱弱的女生,惹得不少男生前赴后继想要保护她。

    可相比李文婷骨子里散发的媚意,跟天使般的许可馨,她就有些底气不足。

    其实,她们三个站在一起,几乎不相上下。如果以男人的角度去评价,李文婷适合做贴小秘,她的材,气质,打扮,特别是那对海,都像是给成功男士准备的高级小秘,是一个尤物。

    而许可馨,应该属于师生们心中的顶级女神,清纯,高雅,姿拔,紧致迷人,能推倒她,绝对是任何男人引以为傲的事。

    柳妍呢,可,文弱,温顺,放在古代的话,用四个字来形容她最恰当:金屋藏

    或者,她更像一只可怜的小鹿,随时等着猎人将她捕获。

    如果非让一个男人在她们之间做抉择,男人肯定会这么干:把许可馨抢来做老婆,李文婷做人,柳妍做暖丫头。

    起码,沈十三这分钟就如是的YY。

    “咦~~臭包租公,你在想什么,口水都流出来了?”柳妍还真以为沈十三看上自己,想象跟自己圈圈叉叉,弄得她面赤而红,躲进自己房间吃饭去了。

    李文婷跟许可馨也是被他那一脸猪哥像吓着,也纷纷躲进自己房间。

    哎!如果早一点接到玉姐的任务,自己就会拒绝柳妍跟李文婷入住,只留下一个许可馨,自己就好下手一些,如今她们三个老粘在一起,自己又打不过她们,该如何是好啊。

    沈十三有些发愁,心里实在没把握泡上许可馨,别说三个月?就是给自己三年也不一定啊,毕竟当初花了三年时间,也没有把高小琪搞定。

    想也是白想,沈十三也撤退,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

    几天下来也没找到工作,只有看看自己在网上应聘家教的结果。

    也许是运气来了,自己这个三流大学毕业生,竟然被人看上,有一位姓王的女士,约自己见面洽谈家教一事,并留了电话号码。

    沈十三立即打电话过去,约好明天见面的时间,刚好明天是周末。

    第二天周末,李文婷她们还在睡懒觉,沈十三却早早起来,从**丝装里,挑了最干净利索的换上,打车赶去市里,按照王女士给的地址,找到了凯丽家园。

    这是个更高级的小区,位置相比翰林公寓要偏了一些,不过风景却是比翰林好了许多,所以,这里的房价还要高出翰林小区一截。

    沈十三认为自己走错了,住在这里的人,最少也是大富之家,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个毫无经验的三流大学毕业生?

    因为他在网上填写的信息全都属实,没有向大师们学习,把自己夸的只应天上有,地上难得一回见。

重要声明: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房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