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他想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藤萝恋月 书名:[HP]良师益友
    格林德沃做了一个梦。

    一个真实而绝望的梦。

    人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是格林德沃说自己从来不糊涂。

    他一直都坚信着自己的能力,坚信着自己的判断,坚信着一切的一切。

    直到他做了这个梦。

    在梦中,他犹如一个局外人一般,重温了他的一生。

    是的,他的一生,他已经不年轻了,虽然他看起来依旧如同中年成功男人那般,但是谁也不能忽略他的年龄,他……不年轻了。

    这意味着他经历了太多太多。

    通说麻瓜老人们,一到老年之后就很喜欢回忆以前的事,或嘲笑或想念以前的傻气或者勇敢。

    只是格林德沃不一样,这个异类的老人即使一百岁了,他的事业也不会因此而下降,事实上,最近的这些年,才是他“事业”正盛的时候。

    他有什么时间,去回忆过去呢?

    只是,偏偏的,他做了一个梦。

    那么真实,那么让人恐惧,让人绝望。

    他走马观花似的,作为一个陌生人,看着以前的他如何长大,看着他从声色无知的孩子变成光芒四的少年,再后来,变成怀抱负的青年,遇到知音,遇到,然后,在他人生最为美好、最为灿烂的年华,一切都消失不见。

    他看着自己带着一的伤,丢下了因为失去亲人,因为不明凶手而痛苦不已的人,回到德国。

    他们都不敢,去检测究竟是谁,杀了那个无辜的女孩。

    然后,他看着自己满疲惫地回到德国,带着那份想念与胆怯,在德国底层开始挣扎。

    他看着曾经的恋人从最初的绝望到后来的沉默,埋葬了妹妹,决裂了弟弟,收起一的锋芒与抱负,那句曾经激励他们两人不断前进的“为了最伟大的利益”似乎被他遗忘,他看着他年纪轻轻收起了年少轻狂,犹如原本锋芒毕露的宝石在刹那间被打磨的圆润,再无任何棱角。

    谁也不知道当年那件事究竟谁对谁错,两人的避而不谈,胆怯无能,造就了他们最终分散两地。

    格林德沃从最初不知道为什么会堕入这个地方而感到惊慌,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但是那么自然地明白自己处在自己的梦中,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后来,他被“梦境”中的一切吸引,然后忘了研究这件事,就这么看着呈现在自己面前的画面。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那么让人想要揍上一顿的,如果可以,他真是很想丢下手中的魔杖给自己面前的格林德沃一拳,不就是去找个真相吗,怕什么,有必要缩在德国这么多年吗,有必要吗。

    可惜他只能看着这两人的一切,无法言语。

    当初两个光芒四的少年,两个年轻有为的少年,在后来的后来,都扬名魔法界。

    只是一个的手法凶狠险,而另一个,温柔善良。

    就像是背对着背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越走,越远。

    梦是一个很奇怪的空间,当年以为在梦中过了一生,一朝醒来却发现自己才度过一个夜晚,这会让人不可思议。

    但是事实确实如此。

    除去哈利把格林德沃击晕带到这个房间一直到汤姆回来的几天,格林德沃做梦的时间,不到一天。

    一天的时间,他从最初的惊讶,到后来的平静,到后来,他就这么安静地看完了“他”和“阿不思”的一生。

    他们相处的时间不过两三年,却因为一场谁也不敢探寻真相的错手束缚了自己的一生。

    最后的最后,他看着两个人相继步入死亡。

    他们再也没能相见,再也没能把心中的歉意说出口。

    他看着阿不思握着他的照片长眠,他看着他带着阿不思的照片入葬。

    自从回到德国之后再也不会让自己绪边得起伏的他,忽然有种落泪的冲动,他像是忽然被抽干了魔力,真的变成了一百多岁的老头一般,微微颤颤地走向阿不思的墓碑。

    梦境中的他,为霍格沃茨献出了大半生,后来他的学生把他埋葬在霍格沃茨。

    他伸出手想触碰那块墓碑,却被不知名的力量阻拦。

    无论是梦境里面的他,还是为旁观者的他,再也无法接触阿不思。

    就在他心中绝望的时候,一股力量把他往下拉,他在一阵慌乱中醒来。

    在发现那一切都是幻觉——或者说,是梦境——之后,他忽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大口地喘着气,想摆脱那挥之不去的揪心感。

    然后,一个温和无害的声音忽然响起:“格林德沃先生,您感觉怎么样?”

    他从来不知道,在他清醒的况下,居然都没能发现自己的边有人。

    几乎是瞬间,他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现在能调动的魔力朝声音的方向打去。

    然后让人震惊的是,对方轻轻松松地抵挡了自己的咒语,以及自己的魔压。

    他蓝色的眼中闪烁着惊讶,转过头就看到那个不打一声招呼就带着自己幻影移形甚至是到了目的地就打晕他的罪魁祸首正对着他笑。

    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却让格林德沃想要抛弃礼仪诅咒他。

    “您的绪波动很大,格林德沃先生。”对方笑嘻嘻地对他说道。

    “伊万斯先生。”格林德沃警惕地看着他,“你让我看这些的意思为何?”

    他要是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的话,那他就是傻子。

    “没有什么。”哈利耸耸肩,“我只是想让你看看你这一生,究竟是怎么过的。”

    “哦?”

    “那天,我和阿不思去旅游,我问他有没有后悔的事,他说有,”哈利无赖地笑着,“我就好奇了,阿不思那么完美的人都有悔不当初的事,也不知道为黑魔王的你,有没有呢。”

    “我当然……”没有。

    险些脱口而出的话在哈利似乎洞悉一切的目光中咽了下去,他不可能违心地说他没有后悔的事,那不可能。

    “事实证明,你当然有。”哈利笑着说道,然后转想要离开房间,在离开之前,还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声,“你又不是梅林,怎么可能没有做错事呢,小孩子都知道做错事了要道歉,要弥补,也不知道,你这个大人,知不知道……”

    他说着关门离开。

    他当然知道做错事要弥补,只是,他似乎已经没有机会了……

    这时候,边似乎有什么动静,他才发现在他边不远处,还躺着一个人。

    那个人……

    “阿不思……”

    他低声呢喃着。

    沉睡的人似乎听到召唤一般,忽然睁开了眼。

    ……

    哈利回到家的时候,汤姆正坐在沙发上。

    “好难得你今天不在房间,我以为你致力于要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面享受个人世界,而不是等待罗恩等会推门进来的大嗓门。”哈利对汤姆说到。

    “总是呆在房间总不会是好的。”汤姆转过头看着他,也不问他去干了什么事,虽然他很想知道是什么人能让哈利连罗恩邀请去商店的提议都拒绝就出去。

    “哈利……”汤姆想了想,忽然开口。

    “怎么了?”

    “你下学期……怎么办?”

    “怎么?”

    “斯拉格霍恩教授的活动完美结束了。”他举起手中的《预言家报》,上面正大肆宣扬魔药协会又改良了多少魔药,又发表了新的魔药什么的,而照片上的斯拉格霍恩正笑着接受众人的采访。

    即使是没有看内容,哈利觉得他也能猜到七八分。

    八成在这场活动中,斯拉格霍恩的贡献是最大的。

    毕竟在霍格沃茨的时候,他除了给孩子上课,就是研究自己的魔药,甚至,除去五年级和七年,其他年级的魔药课,能合在一起的,斯拉格霍恩都尽量合在了一起,有时候,听说只是布下作业就离开,吩咐每个年级找个负责人,在下课之后把样品送到他办公室。

    可以说,在去年,斯拉格霍恩几乎把所有的经历都放在这上面。

    虽然这个人哈利不喜欢,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一位让人敬佩的魔药大师。

    他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哈利一点也不奇怪。

    但是很明显哈利知道汤姆给他看报纸不是因为斯拉格霍恩的成绩,而是……

    既然斯拉格霍恩的学术研究结束了,那么他这个代理院长,也就该下位了,毕竟最初迪佩特校长说了,在斯拉格霍恩忙碌的这一点,让哈利“暂时”做斯莱特林的院长而已。

    很明显,汤姆是在问斯拉格霍恩要是回来的话,哈利会怎么做。

    哈利沉默了一会,轻声说道:“迪佩特校长和阿不思找我谈过,他们希望我在阿不思接任校长之后,接手格兰芬多,我还没有答应。”

    “但是,你会答应的,不是吗?”汤姆盯着哈利,问道。

    哈利沉默了下来,良久,才轻声回答:“是。”他喜欢格兰芬多,一直一直。

    汤姆沉默半晌看着他,哈利觉得有些奇怪,他的子并不适合斯莱特林,汤姆他应该也看得出来,可是为什么,在他说自己会答应邓布利多之后,汤姆反倒……似乎不怎么高兴?

    就在哈利疑惑的时候,汤姆轻轻地说:“下学期的三强争霸赛,我想要你当我的指导教授。”

    哈利瞬间愣住。

    三强争霸赛?

    指导教师?

    作者有话要说:三强争霸赛是萌物,尤其是第二项,你们说呢~\(≥▽≤)/~

重要声明:小说《[HP]良师益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