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习性

    而此时此刻的李月正面带微笑的准备着晚餐。边的小凳子上,李玥玥正像模像样的理着一小撮品相极差的蔬菜,即便这么一小撮菜,也是李月费尽心机得来的,只为了让李玥玥得到最全面的营养,即便她是军人,得到的配给也不会多过一个人,品质也绝不会是最好的,最好的配给都是给最骁勇善战的战士,而非她这样的非战斗人员,即便如此她也是满足的。

    “妈妈,我理好了。”

    “嗯,宝宝真能干,去玩儿吧。妈妈一会儿就做好了。”

    李玥玥答应了之后,又喏喏的问到

    “那……晚餐有大姐姐的那份吗?”见李月没说话又心急的强调道“她吃的很少的,比我少多了。”

    李月听见这话,不免觉得好笑,只是表依旧没有变化,见小家伙一脸认真誓不罢休的样子,再多的理由也给不了她回绝小家伙的理由。

    人是她留下的,因为救下人的那一刻她就在心里有了一副打好的算盘。

    “当然有份。”

    闻此李玥玥欢腾的跑到了客厅,独留李月一个人在厨房,盯着锅中翻滚的水,眉头微拧,神色一冷,与先前判若两人。

    而客厅里听见李玥玥手舞足蹈宣布自己有饭吃的尚未央尾眉一挑,有些好奇的盯着厨房。

    随后李月还果真准备了她的那一份,见到食物尚未央自然双眼放光,一副饿死鬼的模样让李月果断收回了刚递出去的食物。

    不解的看向李月,有些焦急有些不甘,还有些可怜兮兮。

    随后李月将考着她右手的手铐解开,转而扣在了钢棍上,两张椅子叠加推到了她面前,再放上了食物。

    尚未央算是看明白,这是为了让她能好好吃饭啊~这女人也不错嘛。

    刚冒出这念头,就听见李月以极其细小的声音警告到

    “要是让我女儿看见你狼吞虎咽的吃相,这顿就是你最后的晚餐。”

    尚未央咧着嘴干笑了两声点头如捣蒜,说有多怂就有多怂。

    怂什么怂?争硬骨也没必要和食物作对啊~而且,她要收回刚才说的那些话这女人……哎~

    尚未央觉得李月肯定是有目的的,至于是什么目的目前尚不清晰,但囚一只母体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人的正常反应,而且这母体还时时与自己的孩子处在同一空间,相信任何一个当妈的都不会这么做。

    午夜时分,李月果然来到了她跟前,月光朦胧撒下的光晕中,李月就像一弯冷寒的月,如月一般远,也如月一般荒凉。

    这时候她甚至会有种错觉,李月就是那月球上的嫦娥,美吗?自然美,冷吗?就想没有温度的月球一样。美丽荒芜冰冷只可远观,无力触及,李月将自己与外界划离得分外清楚。

    已经不能算疏离,实实在在的……隔离。

    这么形容也不对,因为李月的隔离怎么看都不像被动,这倒让一向语文垫底的尚未央找不到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

    “看够了吗?”

    拉回思绪,坦率而直白的的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

    “自报家门应该算一种礼貌吧~”尚未央温温一笑,既算不上忱也谈不上冷淡,温度恰好。

    李月看在眼里,双手环抱简单自报了家门。

    “李月。”

    “尚未央。”

    尚未央自报家门的爽快态度有点出乎李月的预料,本能的投以怀疑的眼神。

    “不用怀疑,是真名。”如今这社会报假名真名也没多大意义了。

    “那好……”李月面无表的的看向尚未央云淡风轻的问道“你在中央研究院的编号又是多少?”

    尚未央瞳孔微张,定定的看向了李月,有点不确定自己听见的,但也不可能听错。

    “不用怀疑,我也是说真的。”

    话音一落先前尚算有些温度的脸瞬时沉了下来,冷眼盯着李月却从那双直视的眼里看不到丝毫动摇和恐慌,这让尚未艾的心弦上的石头沉了又沉,濒临窒息,对方未乱反倒自己有些慌乱了。

    “你是谁”

    “我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至于份…………”顿了顿言道“暂时你还没资格知道。”

    听完这话,尚未央先怒后笑,冷冷一笑,双手一个用力,手铐像根绳子一样被扯断,眨眼之间李月脆弱的脖子就紧紧捏在了尚未央的手里。

    “你说不说”

    威胁之意不需说明。

    “知道了我的份你又能干什么?”李月面不改色的反问非但没有打消尚未央心里的危机感,反倒增加了那本就萦绕心间的不安,手上微微用力,窒息感与疼痛就让李月不自觉的皱起了眉。

    “说?还是不是说?”手上的力道不减反增,尚未艾可以轻易感觉到李月心里溢出的恐慌,和细微短促的呼吸,就连血液流动的速度都能感受到,这是母体的本事。

    然而这一切都没能让李月再开口,这一下反倒是威胁的人感到被威胁了。咬牙恨不得就这么拧断这根纤细过头的脖子,但尚未央却迟疑了,就在李月几乎因为窒息而晕厥时,尚未央还是松开了手。

    失去尚未央的依托,李月瞬时瘫软跌坐在了地板上,接连吸了几口气才缓过来,却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

    见李月这般死倔尚未央冷笑一哼,轻言说到

    “是不是要我把小家伙拧出来啃个精光你才肯说”

    见李月不发话,转就要往卧室走时,李月终于开口了,然而说的不是答案,而是个交易。

    “你若答应我一件事,我给你答案和自由。”

    这话自然让尚未央停下了步子,目的,哼~这不,目的就出来了~在心里稍稍一合计,转看向李月问道

    “什么事?”

    李月坐起,轻柔着脖子,淡淡飘出了一个大胆而匪夷所思的要求。

    “成为我的人。”

    闻言尚未央忍不住笑到肩抖不止,末了冷的看着李月冷言道

    “对不起,我没兴趣,现在连你是谁我也不感兴趣。至于我的自由,用不着你给。”

    说完转就走,既然真人知道她的底细,就肯定知道龙成章,难怪昨天回闻到那么恐怖的气息再待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怎么,你怕了?”

    “激将法对我没用,省省吧~”

    “我是不是在用激将法,你心里最清楚。我给你三天考虑时间,三天之后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尚未央被这番话气的一咬牙跳窗而逃,待到人走之后,李月才双腿颤抖不止的起坐在了沙发里,提了提衣领试图盖住颈项上的痕迹。缓过一阵后,才起洗了一把脸,入睡。

    而趁着月色一路狂奔的尚未央,却只能咬牙切齿,气的直捶墙,一方面愤恨自己心软不争气,另一方面又惶恐自己的处境。

    好不容易逃出的地方就绝对不能再回去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李月,念头一出调转方向却又迈不开步子。

    “艹尚未央你特么能不能有点出息”

    粗□□了,人也骂了,可惜最后还是抱头蹲在了地上。最怕的两件事放在一起,尚未艾自认没能力突破任何一样。即便她有那个能耐杀了李月,依着那女人的子肯定也做了两手准备。尚未央一股坐在地上,整个人呈大字躺了下去,透过高楼间的缝隙,正好看见一轮冷清的圆月。

    冷分过境,掀起衣角的一端,腰侧露出了色的烫痕,细一看有些字母的痕迹,却已经看不清完整的编号。

    静谧的夜晚最终让尚未央冷静了下来,细细揣摩权衡,这一权衡就是一夜,第二天清晨,李月走出房门时,尚未央已经坐在了沙发上。

    “你说的事,我答应你。”

    只见李月微微一笑倾城之貌,看得尚未央微微一愣,但又很快回神,焦急的问道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又到底想干什么?”

    焦急的询问并没有得到李月的回应,只是抬眼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说道

    “先吃早饭,吃完再谈。”

    提心吊胆一晚的尚未央根本就毫无食,被这一推脱就更加焦急,可刚起肚子就发出了抗议

    “咕~”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两人都听见了,李月瞥了一眼尚未央的肚子,淡淡的惊奇道

    “没想到母体也会饿得肚子咕咕叫。”

    本就面红耳赤臊得慌的尚未央,听见这话是又气又臊恨不得把自己整个嵌瓷砖缝里,丢人啊等等……饿肚子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她有什么好臊的?

    如此一想尚未央又觉得自己找回了那么一丢丢的底气……但肯快就败在了厨房里飘出的香气下。

    “咕咕~”

    这下都变调了………

    端着麦片粥出来的李月正好听见这一声变调的咕咕声,两人四目相对,尚未央整张脸红的像刚出炉的烙铁,而李月依旧面无表

    “过来吃吧。”

    越过已经完全僵直的尚未央,李月来到了餐桌前,放下了尚未央的那一份,就自己吃了起来,却不见尚未央有任何动静。

    “你还不饿吗?还是说你不想知道答案了?”

    前一句没用,后一句直接拉回了尚未央丢到姥姥家的理智,连忙红着脸坐了下来两三口便喝完那半碗燕麦粥,后知后觉发现这点量对自己而言就跟塞牙缝似得……

    才回笼的心思瞬间从关心的正事跳到了自己肚子会不会再丢脸的叫起来,尚未央坐立难安的样子不用看李月也已经察觉,起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就又走了出来,将一盒泡面以及两块压缩饼干放到了尚未央跟前。

    “暂时先吃着,如果不够我再想办法。”

    “那个……”

    “有事就说。”一向做事干净利落的李月,也不喜欢别人吞吞吐吐拖拖拉拉。

    “我都吃了,你们怎么办?”说完又盯着眼前散发老坛酸菜浓郁酸香的泡面,哈喇子不自觉的溢满整个口腔。

    李月见尚未央那垂涎滴的模样,横眉冷眼的飘出了一句话

    “你到底吃还是不吃?”

    危机意识一向敏锐的尚未央,二话不说就狼吞虎咽了起来,刚张大的嘴,在接到李月冷眼一记后,又连忙收起了那狼吞虎咽的气势,乖乖的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这是头一次尚未央觉得吃饭失去了它本该有的乐趣……

    不过,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静静的吃饭了,明明才不过三个多月,却好像过了整整三年……

    习什么的……

    ……早忘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