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各取所需

    柳叶的话让余下的十人浑一僵,恍惚的记忆随着这就话开始变得清晰,噩梦般的画面让每个人都期望这只是一场噩梦,一场等待被貘所吃点的噩梦。

    但这群人似乎忘记了一点,貘只吃美梦,却制造噩梦。

    而此时此刻的柳叶就像一只制造噩梦的貘,一点一点添加布景,还原出最真实的噩梦。

    没有一人作答,柳叶也不以为意,自问自答道

    “也对,优胜劣汰,物竞天择,谁让他们弱小呢?”

    见这一群人的脸色变了又变,反倒来了兴趣,恶魔般的笑容稍稍爬到了嘴边。

    “大的吃小的,年轻的吃老弱的,男的吃女的……”

    随着柳叶吐出的一字一句,每个人脑中那些模糊的面容变得清晰,或是兄弟,或是挚友,或是战友,更甚者乃至人。

    这是一道结了痂却还未痊愈的伤口,忍着刺痒刻意忽视,直到柳叶毫不留的揭了痂,鲜红的创面让他们只得直视。终于,有人承受不了回忆起的现实,捂耳摇头不愿再听清任何声音。

    “够了够了别再说了”

    但是这些并没有勾上柳叶心底的怜悯,淡淡一笑眼帘微垂的说道

    “说到底,不还是和人类一样?”

    有意无意加重了“人类”一词,瞬时这些人脸上的痛与悲瞬时被惨白掩盖,继而浮现出各式各样的神

    “你懂什么?你以为我们愿意这么做吗?这一切都是人类我们的”

    站在后方的女人突然开口了,瞪着一双被仇恨填满泪水浸染的大眼看着她,愤恨的怒吼道

    “这一切都是人类的错”

    看着眼前的女人,柳叶觉得很眼熟,些微想了想,就和曾经的自己一模一样啊~

    “所以,你想表达个什么意思?”

    一番发泄后女人也冷静了下来,看着她狠的回道

    “我会杀光看见的每一个人类”

    “包括你们的父母?兄妹?恋人?家人?”

    柳叶当即反问,所有人都不一愣,除了刚才那个女人。

    结果,无人应答。

    “你们打算怎么办?”

    仍旧无一人回答。

    见这些人一问不答,二问依旧不答,柳叶不笑了,眼底的杀意若有似无

    “你们不说,那我就先说说我的观点”

    十人听见这话不都看向了柳叶,再次对视上那双带着笑意却静如湖面的眼眸时,每个人都不约而同感到了一丝冷意,而那张精致的小家碧玉般的面容则诡异的让人觉得有些惧怕。

    一群人还没来得及理顺这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从何而来,就见小清秀的人一击重拳,先前重伤的男人瞬时被爆了头。灰色的晶体在灯光下一闪一闪,就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一刻不停的连割带削划下整张皮,让这些人一个个鲜血淋漓的露在冰冷的空气中。

    然后,柳叶冷冷的声音如同鬼魅一般贯穿了每一个人的耳膜

    “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威胁到我边人,就是这个下场。”

    这一举动无疑点燃了一把危险的火,余下十人的面色瞬时变得沉,二话不说就围攻了上来。

    以一敌十让柳叶应对起来有些力不从心,一番过招以柳叶的惨败收尾,十人也因此在心里约摸出了柳叶的能力,先前还隐隐怀有的畏惧在这一刻然无存。

    每一双眼里都充满了怨毒与狠,恨不得将柳叶剥皮拆骨

    柳叶爬起露出了些许疲态,虽然这些人的格斗技巧比不上先前为首的男人,但合起来也能虐得人够呛啊~

    完完全全欺负她没多少格斗技巧

    一想到先前在秦楠面前夸下的海口,弄成这样还真没面子如果输了那就更没面子了如此一想柳叶的攻击变得迅猛而主动。

    这十多年的隔离和缺少食源会让母体内的虫卵收回母体所拥有的意识和思维,退回到行尸状态,仅仅保留对体机能的控制,毕竟动脑与不动脑消耗的能量差巨大。

    虽然十人的格斗技巧优于柳叶,但却吃亏在刚恢复意识不久。所以这些母体已经十多年没有主观掌控自己的体,即便曾经有过厮杀的经历,那也是处于狂暴状态,并不是有意识的去攻击对方。于是这些人有意识的攻击经验也就仅仅停留在还是人类的阶段。

    这就给了柳叶一个反败为胜的契机,和这群人不同,柳叶的每一次厮杀几乎都是有意识的行为,加上这末世近半年的死里偷生的经历,让柳叶更熟悉如何去生存去攻击特别是作为一只母体如何去攻击。

    就好比这群人还是会为了一些不必要的致命部位采取防护姿态,而柳叶则只保护重要的部位,这样一来有利的形势渐渐就转向了柳叶。

    柳叶的攻击虽不致命但觉不留,甚至有些骇人,所造成的创伤让任何人看到都不免头皮发麻胆战心惊。

    解决完最后一直母体,浑上下已经被血浸透,通道里血腥的场景是个人看到都会呕吐不止,更别说看着这些恐怖的创伤真实的发生在自己上。

    “你……你不是要杀了我们吗?”

    离柳叶最近的母体,也是最后解决的母体,正是刚才信誓旦旦要杀掉每一个人类的女母体。此时见到柳叶要离开,便忍不住开口问到。

    女人的话让柳叶停下的脚步,因为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况且从一开始她就没打算杀这群人。至于最开始的那个男人,仅仅是因为她想杀鸡儆猴,谁让他是头儿呢?

    不过现在她就想快点回去洗个澡,也就不愿意深究这个问题,便随口回到

    “临时改变主意,不行吗?”

    柳叶这一句话实实在在扼杀了女人心中的那微弱的一丝挣扎,以十围一他们输了,如果一对一的厮杀,他们还有几分胜算?明明就不会什么格斗技巧明明……他们什么优势都占了……

    为什么输的是他们

    为什么明明是母体却要维护人类

    为什么不帮他们逃出这个炼狱

    柳叶走到一半似乎又想起了点什么,便在心里对这一群人留了一个念想。

    “你们还是好好想想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吧~”

    说完便合上了通道两侧的隔离门,徒留一脸震惊的母体们慢慢探究这诡异的心里之声。

    谁曾想刚转过第一道弯,就见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对视上司徒宛惊慌中略带恐惧的视线,一股恼怒蹿上心头的同时暗下吃惊,她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也真是小看了这个女人

    “你很喜欢偷窥?”

    “我…我……”

    慌乱让司徒宛的表达变得结结巴巴,而这一结巴则让柳叶的脸色冷了又冷,看进司徒宛的眼里神色一黯,原本卡在喉咙里的话又生生给咽回了肚子,落寞的移开视线,埋头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听见这一声对不起,柳叶的心瞬间变得有些糟心,抬脚就走,可转念想到自己先前因为一碗泡面误会了司徒宛,便停下步子道了个歉

    “先前的事是我话说的太过分了,对不起。”

    说完便快步往自己的隔离室走,她只想快点洗个澡,去除这一干涸的血渍。想到能久违的洗到水澡,柳叶就觉得秦楠还真选了一个不错的地方。

    也许在进入基地的时候,秦楠就已经有了把这里当做基地的打算。绝佳的隐秘和完全自给自足的配硬件设施,外带充足的武器储备。这里别说养他们十几个人,就是养上千的人都轻轻松松。

    不过好归好,这里说到底也是上面还未抛弃的秘密实验基地,就凭他们想以一己之力夺过来明显是不可能,即便有了这些母体,也不可能与一国之力相抗衡。退一万步,就算他们真的把这个基地夺过来了,也难免会沦为战火肆虐的地带,根本就无法作为一个安稳的基地。想到这些她就担心秦楠是不是真的都想好了对策,要知道一旦他们的举动超过了对方的底线,攻击就会不期而至……

    她只希望秦楠有想到过这些问题……

    与此同时,秦楠正接受着龙艾的常规检查,很快所有的项目都检查完毕。

    两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开**谈,直到龙艾背起药箱准备离开之际,秦楠才开口打破了宁静

    “骗了你,我很抱歉。”

    理着背带的手顿了顿便又恢复如初,走到隔离门边步子停了下来,趁着开门的空档,龙艾才略显疲惫的说道

    “秦志刚的事,我也很抱歉。”

    话音落,节奏的高跟声再度响起,听着渐行渐远的高跟声,秦楠却淡淡的笑了。

    对于龙艾的欺骗,她并没有多少怨责,因为想通的那一瞬间她就清楚的认识到,即便龙艾不将他们引到这里,舅舅的结局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说到底,当初他们若谨慎一点,疑点明明就很多。即便异能结晶真的是个突破口,研究结果那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得到的。还有,为什么千里迢迢开到j市这个与x军区完全相反的城市?又为什么偏偏是这个硬件设施完备,地理位置特殊的地下实验基地?

    她不信龙艾完全看不出这所试验基地的价值。如果真要说什么事是龙艾没有想到的,那恐怕就是龙芗。

    她虽然不知道龙艾到底有什么计划,但有一点她很清楚,那就是龙艾的确想找到一个可以拯救人类的方法。

    她们之间只是建立在微弱信赖上的各取所需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