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彼此猎杀中

    就在秦楠绝望之际,一个人影快速穿过隔离门间的空隙。

    冲过去的人正是司徒宛,特效麻醉剂虽然对母虫和母体具有很强的药效,但是对人类完全无效。

    柳叶意识清楚但浑无力,使不上半分力气,见到司徒宛就连斥责的话都没力气说。

    这女人不要命了……

    柳叶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母虫的近,以及前进的缓慢,司徒宛不过是一个没有异能的普通人,再拖下去两个人都得死

    而司徒宛却沉着一张脸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拖着柳叶就往后倒寄希望凭借自的重量加快速度,然而拼尽全力的加速在母虫面前也不过是眨眼之间,跑得最快的母虫一声嘶叫便挥下了利爪。

    就在这时…………

    “嘭”

    一声枪响紧接着又一声枪响,然后柳叶就感觉速度猛的一增,在隔离门合上的最后时刻,她被拖过了隔离门

    “嘶哈~”

    一声尖锐的嘶叫伴随着隔离门的扭曲突出让惊魂未定的几人都拧了把冷汗,几双眼睛纷纷紧盯着那扇薄薄的隔离门,短短的几秒钟就像漫长的几分钟,直到谁喊了一声

    “走赶紧离开这里”

    随后秦楠才恍恍惚惚听出这是母亲的声音,为什么母亲会在这里?没有给她细想的时间,很快她就被人背到了背上,只感觉到快速的跑动,和咫尺间熟悉的气息。

    她能听到快速跳动的脉搏声,也能听到急促的呼吸声,背她的人开始变得精疲力尽,可依旧没有停下步子。

    不知跑了多久后,她们停了下来,紧接着响起了魏素洁略显焦急而担忧的声音。

    “怎么样?让我看看”

    “没事没事……”

    初次开枪的失利让夏母摔了一跤,背着秦楠又一阵快跑,魏素洁担心体会受不了,不过好在问题不大。

    合上眼前的这一扇隔离门,夏母才稍稍放松一直紧绷的神经。魏素洁见夏母一直面对着隔离门,就猜到了原因。虽然在来的路上她们做好了心理准备,却依旧被两人上的伤所惊到,这半年来她们都无法想象秦楠和秦烨是怎么熬过来的,又受过多少比现在还厉害的伤。刚才匆匆略过一眼,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忍了又忍才没有当场失控。

    “我去找找……看有没有轮椅之类的。”

    夏母收好枪,说话的间隙却被魏素洁一把拽住,才止住的泪又潸潸落下。

    “我去吧。”

    魏素洁吸了吸鼻子,抹掉眼泪的同时紧了紧握住的手又才松开。

    秦楠虽然躺在地上四肢无力,却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夏母与魏素洁之间的谈话,即便很小声。当听到母亲借口要离开的话,心底不免泛起了酸,有那么一瞬间她期望自己可以动,也就可以逃得远远的。

    但那也仅仅是一瞬间,她知道自己必须面对,即便这并不会让她好受一点。

    夏母一步一步走近秦楠,目之所及都是骇人的伤口,实在看不下去只得背过了,缓了好一阵才敢重新面对。等走到秦楠边,看清楚那张七分相似却又陌生的脸时,隐忍的绪彻底决堤。

    一时间整个通道里只听得见夏母哭泣的声音。

    而秦楠除了听着,连开口劝慰的力气都没有………

    夏母的绪爆发得快去得也快,哭了一阵后便渐渐止住了泪。魏素洁也适时找来了两个轮椅,三人合力将秦楠和柳叶抬上了轮椅,期间注意到不少伤口已经开始愈合时,夏母止住的眼泪又滑落了一阵。

    这具体还受过多少她不知道的伤?夏母不敢去想也无法想象。

    有了轮椅,一行人很快回到了中央控制室,却不见龙芗的影。经过龙艾简单的解释才知道龙芗此时此刻正忙着加固其中两扇防护隔离门。

    虽然提前释放了特殊麻醉剂,但母虫因为相互进食能力大幅增加,效果并没有预想的好。而余下的特质麻醉剂自然也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龙芗转而将这些麻醉剂全都释放到了母体所在的区域,所幸对母体的效果极好。

    龙艾将解药注入秦楠和柳叶的体后没多久,两人就醒了过来。这让龙艾松了一口将现在的况告知了两人。最后一扇隔离门是肯定承受不住母虫再次攻击的,龙芗的提议就是让秦楠和柳叶去负责,那么问题就来了。

    两人守得住吗?

    这个问题不用秦楠和柳叶说,在一旁从头听到尾的夏母三人都很清楚,两人怎么可能挡得下来刚才她们又不是没有看到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现在就连想一想都能让夏母绪不定,更别说再让秦楠处这样的险境。

    “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她两怎么可能挡得住”夏母的话自然也得到了另外两人的认可,现在叫秦楠和柳叶去简直就和送死没区别。

    “既然关不住这些母虫,我们离开就好了,根本就没必要和这些母虫硬碰硬。”母虫是如何厉害魏素洁心里很清楚,这屏幕上显示的数量已将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就算秦楠和柳叶再厉害也挡不住数量成百的母虫,更何况两人并没有那么强。

    “就算我们能离开,可……”

    “没事的,我们可以挡下来。”

    秦楠抢先一步打断对话的同时,看了龙艾一眼,后者才惊觉自己差点说漏了嘴,秦烨现在的样子只怕魏素洁见了会整个人崩溃。

    “你疯了吗?”夏母上前一把扯住秦楠的手,眼底全是担忧和恼怒。

    毫无意外的四目相对,秦楠自然读得懂夏母眼底的种种绪,纠结再三那一句妈还是没能喊出口,沉默之后也只肯定的回了一句

    “别担心,我知道怎么做。”

    听似平静的话瞬间让夏母绪失控

    “怎么可能不担心你是我女儿是我上掉下来的”说着说着眼泪决堤,抓着秦楠的手紧了又紧,想到曾经夏叶吃软不吃硬的脾气转而语气一软说道“我们就听你舅妈的,离开好吗?”

    见秦楠一言不发,夏母更近了一步泪眼婆娑的几近恳求的语气说道

    “听妈的话,我们离开就好了,好不好?算妈求你了好吗?”

    秦楠咬紧牙关口撕裂的痛楚让她想哭却偏偏哭不出来,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母亲,从小到大二十多年,她真的没有见过母亲这个样子哭求着一个人,小心翼翼彷徨不安,就好像捧着夜幕里唯一的一根烛火,惶惶恐恐,生怕这微弱的火光不知何时就会被那不知哪里吹来的冷风熄灭。

    这一刻她才恍然意识到……

    ……母亲,只有她了……

    意识到这一点让她更加揪心难受,转过头缓了缓她才鼓起勇气抱住了母亲,这样的举动对她而言很陌生,因为从小到大她和母亲的关系更像是母亲和女儿,而非母女。所以没有拥抱没有嬉闹没有撒

    母亲就是母亲,女儿就是女儿。

    “妈……”

    秦楠的一声妈让夏母再也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来,抓着秦楠手臂的力度也越发紧,知女莫若母,夏母知道自己说什么也劝不住秦楠时,除了哭似乎就没有任何方式再可以拿来抵抗这一事实。

    “别哭了,我知道怎么做的,相信我……”

    安慰人的同时,暗暗用力挣脱了母亲的束缚,她笑着却无法给出承诺。说完转的离别毫不犹豫,径直走到了龙艾所在的电脑前,指着一块外围的一圈蓝□□域正色问道

    “这一圈关的都是母体?”

    不明秦楠这话什么意思,但龙艾还是点了点头补充道

    “不过都注了特殊麻醉剂,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

    “把这些隔离间都打开,抽掉多余的麻醉剂。”

    秦楠语出惊人,听的龙艾目瞪口呆都不知道秦楠这是想干嘛

    “你想干嘛?”

    “制造帮手。”

    听见这话龙艾瞬间明白过来秦楠要干什么,愣愣的看着秦楠没有回话,而秦楠也知道龙艾为什么没有答话,又在犹豫什么,可她没时间也没耐心等着龙艾去纠结完这一系列的前因后果,即便龙艾不帮忙,她也有办法打开那些隔离间。

    “等等。”

    就在秦楠带着柳叶转之际,龙艾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抽掉了多余的特质麻醉剂,打开了隔离门,同时从桌下提出了一个保温箱。

    “这是解毒剂,一人5ml的用量。”

    柳叶接过保温箱道了一声谢,便跟着秦楠出了中央控制室直奔母体所在的区域。

    龙艾坐回到电脑前,看着屏幕上龙芗利用粘稠的液体加固两扇隔离门,这时她在进到这座试验基地后头一次看到那张脸上出显了疲态。

    这些母体和母虫每一只都曾是龙芗名下的实验体,如果……

    沉沉呼出一口气,龙艾瞥过视线,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防御力最薄弱的区域。

    可是………

    安静过头了。

    心中生疑,龙艾转头扫了一圈,后却空无一人,腾地起来回找了一圈,还是没有人,瞬时沉下了脸……

    就在龙艾沉着一张脸翻找监控画面时,偷偷跑出中央控制室的三个人却步履轻快的直奔目的地。

    “伯母,我们这么偷偷跑出来,不会添乱吧~”

    司徒宛还有些担心自己这样擅自跑出来根本就是在给柳叶添乱,别说帮忙搞不好就是个拖累。

    “我们又不去堵母虫,只是打打下手,万一她们出了什么事还有个帮手不是。”魏素洁言辞凿凿,并不觉得自己的决定有错。

    一则她看不惯夏母那张哭哭啼啼的脸,二则她也怕此时哭哭啼啼的人会不会事后发作做出更危险的事,还不如主动一点至少她冷静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最后,她是真的担心秦楠和柳叶会应付不过来,就像刚才若不是她们赶到,司徒宛和柳叶两人可能已经没了。

    再怎么说她们也是异能者,本来异能就是为了杀行尸才存在的,不用永远都是老样子。

    三人一路跑到了当初进来时席卷过的武器室,武器还留了很多,但种类繁多三人既不会选也不会用,这一刻三人才深觉自己是多么的无知。

    “啊……我连秦丽那丫头都不如……”魏素洁看着眼前这一堆各色武器,完全不知道那个弹夹该上到那把木仓上。

    听见魏素洁的感叹,夏母不由微微扬起嘴角,将自己发现的一把完整的木仓塞到了魏素洁手里

    “分解后的不认识,找组装好的不就成了,弹夹就比这这个找,人还能让东西死?”

    “我就感叹一下,又不是没想到。哼~”

    司徒宛在一旁默默匹配子弹的同时忍着笑,听着夏母和魏素洁之间的对话,不知不觉就想到了柳叶,然后为自己这一次能够帮上忙而感到一丝高兴。

    这也让柳叶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以后有机会,她也该学学怎么用枪,怎么杀行尸,即便帮不上忙,至少不会成为拖累。

    三人忙着收集武器的时候,秦楠和柳叶已经来到了母体所在的区域,看着隔离门后倒了一地的母体,两人都露出了苦笑。

    柳叶放下保温箱,问道

    “怎么弄?”

    毕竟……他们的时间不多。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