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彼此猎杀上

    龙芗将虫卵放在桌子上后,看着秦楠说了两个字

    “吃它。”

    “不行”

    秦楠尚未反应过来,龙艾就直接反对了这个提议。她知道龙艾在顾虑什么,因为她比任何人都害怕自己变得失控。

    秦楠绪的低落让龙艾心生愧疚,转而说明了自己的理由

    “在没弄清楚前,进食虫卵太冒险了。”

    听见龙艾的理由,龙芗开口大笑了起来。

    “弄清楚?”

    面对龙芗的笑,龙艾紧了紧衣兜里的拳头,正色说道。

    “如果出了什么意外,这不是敲两下撤销键就可以的事”

    听到这里龙芗算是听明白了,起拿起虫卵走向了龙艾。

    “这不是撤销键的问题,你根本就不相信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

    不回应便是默认,默认等同于肯定,虽然龙芗对这个答案早有了心里准备,但面对起来依旧不好受。

    “你和我从昨天到现在为止做了多少次对比实验你比我清楚,其中哪怕是一次,就一次能够看清楚反应,我都可以继续下去,有吗?”

    龙艾想反驳,却只能咬着牙默认,这是她们所遇见的最快的反应,看见时已经结束,而受仪器的局限,她们又完全检测不出任何残留物质,一切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没有,唯一能够让我们看出端倪的就只有蛋白质的异常。”说着龙芗也爽快的承认“是,我提议的这个法子的确冒险,但也不见得没有成功的可能,而且……”顿了顿龙芗那余光扫了一眼墙角的监视器。

    “我们有那么多时间去细细研究吗?”

    龙家的人上面的人任何一方都有可能在下一秒突然出现,到那时候做什么都晚了。这一点龙芗相信自己就算不说龙艾也很清楚。

    果然,这句话一说完,龙艾强硬的态度就有了松动,开口问道

    “如果秦楠出了意外,你打算怎么办?”这里的意外既包含失控,也包括了孵化。

    两人四目相对,龙芗沉默了一阵,平静的回答道

    “我没有任何办法。”

    谁都不知道这一粒虫卵下去会是什么结果,会不会失控?会不会孵化?又会不会如她们所愿查到想查的东西?

    没谁知道。

    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应对可能的结果。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时,秦楠拿过了龙芗手上的虫卵,平静的说道

    “我同意这个提议。”

    “秦楠你……”龙艾想劝,可话说到一半又不知道怎么说了。私心上她知道龙芗所说的方法不无可行的道理,但又不愿意秦楠为此冒险。

    说到底,这件事本就如秦楠所言,和她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她利用了秦志刚的感染把人带到了这里,也是因为她秦烨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秦志刚已经不在了,如果因为这件事秦楠再有什么意外,她真的……

    想到这里龙艾顿时觉得自己恶心至极,她没有反对就等于默认。一不小心,不仅她会坠入深渊永不见光,也会拉上这些无辜的人。

    “我能猜到有哪些后果,要么我会醒过来,要么我醒不过来。”

    “你就不想想你妈和安琳?”此时此刻龙艾的神一改先前,眼底一片平静却荒芜。龙芗在一旁看的不由心下一紧。

    “我想过,正因为我想过……”顿了顿秦楠又看了一眼手上的虫卵,想到自己第一次吃下虫卵后的感觉,苦涩却淡然的笑了笑

    “所以我必须弄清楚自己是什么。”

    说完将虫卵揣进了兜里,看着龙芗接着说道

    “我有几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找到其他失散的同伴。”说看了看屏幕“这件事我会让柳叶去处理,但你要像个办法确保她在外面的安全,因为母体和母虫会猎杀彼此。”

    “猎杀彼此?”

    龙芗一脸震惊的扭头看向了龙艾,后者也是一脸意外的反问道

    “你不知道这件事?”

    紧接着龙芗又问了一个问题

    “母虫与母虫之间也会猎杀彼此?”

    “对。”

    随着秦楠一声肯定,龙芗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惨白的跑到了电脑前,还没来得及调出监控……

    “乌拉乌拉~”

    刺耳的警报声又响了起来,同时龙芗也调出了监控图像。

    画面出来的那一瞬间在场三人都愣住了……

    就在这时龙艾眼尖的看到了屏幕下方的人影,瞬时整个心都悬起来了,连忙接通了一旁柳叶所在隔离间的电话,而这一头秦楠早已经冲了出去。

    柳叶正疑惑怎么警报响了,旁边的电话就响了。

    “快去救司徒宛”

    龙艾一句话柳叶便扔了电话冲了出去,却因为司徒宛上的分泌物根本就寻不见人的位置,只得顺着回中央控制室的的路找。

    “柳叶。”

    适时心里传来了秦楠的声音,瞬时大大松了一口气,连忙问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司徒宛怎么了?她在哪里?”

    一连窜的问题让秦楠一愣,不知该先回答哪个好,最终捡了重点的说。

    “司徒宛在b7区域,暂时没事。”

    听见这话柳叶觉得紧绷的神经瞬间松了下来,还好没事……吓她一跳。

    明显感觉到柳叶松了一口气,秦楠不回想起先前在监控前看到的那一幕,虽然没有声音,不过……互动不错嘛~

    只不过…………

    能解决眼下的□□烦更不错,如此想着脚下提速的同时简单告知了柳叶当下的况。

    那就是…………

    “母虫快攻破隔离墙,而司徒宛正要路过那个地方。”

    秦楠觉得自己这话说完,柳叶刚放下的心应该会再度提起来。

    而坐在电脑前的龙芗则苦于b7区域的广播系统和部分监控损坏,无法联系到在外的三人,也无法精确知道三人的位置,如果三人冲过了头,那就完了。

    “我先把夏伯母和魏伯母带过来。”

    “小心点。”

    “嗯。”

    夏母和魏素洁所在的隔离室离中央控制室比较近,但仍有一段距离,将两人接过来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而另一边司徒宛走走停停,总觉得暗地里有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在柳叶那里所受的气现在也消得差不多了,四周静得令人十分不安…………

    “哈啊~”

    陡然响起的一声嘶鸣,震耳聋,司徒宛几乎是本能的双腿一软险些跪了下去,好在及时扶住了墙。稍稍稳定了一下心里突然冒出的恐慌,脸上的血气才恢复了一点,鼓起勇气继续往前走。

    龙芗告诉过她这周围都关满了母虫,所以会听到这些嘶吼很正常,对,很正常。而且……她擦了那些分泌物,母虫母体都会避而远之。没问题的,只要……只要……稍微走快一点就可以了……

    司徒宛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加快脚上的速度,然而紧张之下步调虽快了起来却有些紊乱。

    脑子里无端端冒出了许多画面,以前的,最近的,刚才的,无形中催促着司徒宛的步速,就好像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反复念叨着……

    …你会死…

    无形的恐慌让司徒宛紧张的同时也默默安慰着自己。

    她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一定……

    “轰~”

    一声巨响,地面与墙体产生的震动让本就步调紊乱的司徒宛瞬时失去了平衡,目之所及顷刻间就被扬起的尘埃和砂石吞噬。

    “嘶哈~”

    一声沙哑的嘶吼令人毛骨悚然,随之散去的扬尘让司徒宛看清楚了即将到来的末…………

    中央控制室里,龙芗比司徒宛更早一步注意到这一况,在隔离墙还没破裂前就已经在这一区域内注入了特质麻醉剂。

    于是,司徒宛才能看到本已注意到自己的母虫一只接着一只跪倒在地,然而这样的状况却只维持了短短几秒,从缺口处走出的母虫越来越多,两者相距不过十多米的样子,对方只需眨眼之间就能到她面前,一口咬断她的脖子…………

    抑制不住的颤抖让司徒宛全失去了力气,即便大脑一遍又一遍的发出指令,但四肢却没有任何反应,除了发抖似乎就不会其他了。这急哭了司徒宛,却又不敢哭出声,只能咬着牙任自己泪流满面。

    她想,这一次…………

    真的死定了

    就在司徒宛认命的那一瞬间,一声厉喝

    “趴下”

    颤抖的四肢瞬时应声趴下,等到司徒宛回过神时,自己早已经趴在了地上,只感觉头顶上急速划刮过的一阵阵疾风。

    还未来得及细想,脚踝一紧,整个人就被拖了出去,极度的惊恐让司徒宛紧紧握住了手上的军刀,这是她唯一的护利器。

    感觉到腿上力量松开的那一瞬间,司徒宛迅速坐起照着眼前的黑影就是一刺。

    却没想对方轻松的握住了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就被缴了械。

    “哼~”

    一声熟悉的轻哼,司徒宛才看清眼前头破血流的不是恐怖诡异的母虫,而是柳叶。

    还没来得及细看,柳叶就把她拉了起来,随即天旋地转,瞬间的失重感让司徒宛本能的一声惊叫,然后她才发现自己被柳叶扛在了肩上……

    而不远处的母虫正和秦楠撕打在一起,渐渐的画面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司徒宛只能看见地上不间断的血滴,由远到近断断续续画了一条墨黑色的虚线。

    混混沌沌的大脑顷刻间反应了过来

    柳叶的血

    刚想到,柳叶就将她放了下来,此时此刻面前的隔离门正已经闭合了一大半,司徒宛知道这是防护系统启动了。

    “这之后就安全了,赶紧回中央控制室。”

    “你……”

    话未说完,柳叶已经往回跑去,眨眼之间已经消失了影,司徒宛什么话都没能说出口,也来不及说出口。

    等柳叶赶到缺口处时,秦楠正好被母虫一个边腿踢到墙角,眼疾手快将人一把拉了过来,才险险秦楠爆头的危机。

    “特质麻醉剂,快走……”

    吃过特质麻醉剂的亏,柳叶自然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当即脚下生风全速朝安全区撤离,母虫自然是紧追不舍,不过提前释放的特质麻醉剂让这些母虫能力受限,同样也让秦楠柳叶能力大打折扣。

    值得庆幸的是追击的母虫大都是力量型的,速度不快,不过即便如此双方间的距离也近的吓人。

    渐渐的双方在体力上都出现了不支,尤其是扶着秦楠的柳叶,虽然没有吸入多少特质麻醉剂,但四肢依旧出现了酸乏无力的感觉。眼见双方距离越拉越近,柳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很清楚这些力量型的母虫,不被逮到还好,一旦被对方逮到基本就没活下来的可能。

    眼见远处的防护隔离门闭合得只剩一个缺口,柳叶脚下的速度猛的一提,短距离一阵猛冲,凭着冲刺的速度顺势将秦楠一把摔向了缺口,这一举动完全出乎秦楠的预料,等到回神之际已经晚了。

    “柳叶”

    不甘心的一声怒吼,伴随着柳叶精疲力尽的倒地,秦楠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