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他肯定带着严雅去找周显了”周仓哲一语道破周仓岩的行踪,惹来了众人的担心,便连忙解释道“你们放心,周显是不会伤害严雅的。”

    接到不少人疑惑的视线,才开口解释道

    “严雅应该叫周墨,是周显唯一的亲妹妹。”

    “这里不能待了,一旦周仓岩找到了周显,我们也就暴露了。”龙芗皱眉,担心暴露的事。

    于此相反,安琳和秦楠并不担心暴露的事。

    “既然要找周显,我们还躲什么?”顿了顿安琳看向了一旁的秦楠“于其让他找上我们,不如我们找上他。”

    “你们这是………”龙芗觉得眼前这群人真的疯了连九都无法打败的人,哪儿那么容易解决?

    劝说安琳和秦楠无果,龙芗转头看向龙艾求助,后者居然也是一脸淡然,镇定自若得仿若她口中的周显的确算不上威胁………

    调出所有监控,得知周仓岩一行人离开基地才一个小时左右,当机立断派出了公孙豪,后者也心领神会的转离开,直奔周仓岩而去。

    留给余下的人只有两个字

    休息。

    就在所有人都信心满满的准备休息时,九的一句话,让每个人都停了下来

    “你们这样是赢不了周显的。”

    当有人想反驳这个观点时,安琳打断了反驳的人,有意让九说下去。一向沉默寡言的九却不愿再多说什么,反而抬手指向了秦楠,开口问道

    “我们见过,对吗?”

    九在人前第一次开口,不是对父母,也不是对人,而是对秦楠。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两人上。

    九淡淡一笑,伸出了手。

    “我见过你,你和我很像,但……”顿了顿扫了一圈接着说道“不一样。”

    秦楠和安琳相视一眼后,上前握住了九的手,掌心刺痛之下,抽手退,眼前的画面顷刻间开始摇晃,

    天旋地转之间,她看见安琳跑向了她……

    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龙艾立即上前抽取血样,放入检测器中,稍等片刻一个令人震惊的结果出现在了龙艾眼前二话不说转就来到了九跟前。

    “你对她做了什么?”

    九抬头看了龙艾一眼,便接着埋头玩着手里的魔方。龙艾只能耐着子继续问,一问不答,二问不答,三问还是不答

    终于忍不住怒火要出手时,却被周仓哲死死扣住。

    “谁都不能动我女儿”

    九玩着魔方的手在听见这句话时微微一顿,短暂的一瞬,便接着若无其事的玩儿。

    “让开你知道她刚才干了什么吗?”龙艾的怒火对着周仓哲不用压抑,顷刻间彻底爆发。

    被龙艾骇人的眼神瞪得心中一颤,却还是不肯让步。

    “龙艾,怎么了?”安琳紧紧握着秦楠的手,镇定的问着龙艾。

    龙艾异常的反应让在场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因为谁也没有见过龙艾如此失控。

    “她向秦楠体里注入了一种物质,现在那种物质在刺激抗体的同时,吞噬着秦楠本所带的寄生病毒。”

    听完这话,秦烨直接冲向了九,却没想到才触及九,就如被针扎了一般,吃疼跳离的同时眩晕感袭来。

    就在众人为秦楠担忧之际,秦烨紧随而至倒在了地上……

    趁着所有人将视线移向秦烨时,九快步俯冲向了柳叶林蔚等人,等到龙艾惊呼出口时。柳叶等人全都出现了眩晕感相继倒地,场面一下子变得失控。

    “够了都冷静下来”

    稳住了失控的场面,安琳来到了九跟前。

    “你到底想干什么?”

    九玩儿着手里的魔方,突然笑了,一向面无表的人,此时此刻却露出了令人难忘的笑。

    “报仇。”

    两个轻飘飘的字,毫无悬念。

    “我们和你有仇吗?”秦丽忍不住愤愤质问说到底,他们也是受害者

    没有谁和九如此说过话,微微有些意外的斜睨了一眼秦丽,继而收回视线,淡淡的回道

    “没有。”

    没有仇,却做出伤人的事这怎么解释都很牵强

    “嘟嘟~~”

    生命特征降至最低,仪器发出了警报,让一群人都暂时放弃了盘问九,而是围到了病前。

    “叮………”

    一阵长音,有一阵长音……

    安琳看着上毫无生气的人,整个人都被抽空了……

    悲愤之余,所有人都围上了九,周仓哲和龙芗以及瑰,三人则将九死死的护在后。

    “等等”

    柳叶张臂,挡在了双方中间

    “我想九她肯定是有原因,才这么做的”

    秦丽愤恨的瞪了柳叶一眼

    “原因?原因她不是说了吗?报仇对她来说,所有人都是仇人包括行尸都是”

    秦丽的话音刚落,面色顿时惨白,与此同时,所有人几乎都在同时,瑟瑟发抖,战栗不止……

    恐惧感,最为原始的恐惧感由心底生根发芽,疯狂肆掠。

    双膝一软,都跪伏在了地上。

    “你……”

    看着九面无表的走到了自己面前,秦丽才知道这份恐惧出自何处……

    “人类,是我的仇人,行尸……”说着斜睨了一眼旁的瑰“只是我的仆人。”

    “仆人,便是属于我的东西。”换言之,自己的东西被别人随意虐杀,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

    说完九撤力,回继续玩儿自己手上的魔方。

    也就在这时……

    长鸣的警报戛然而止,龙艾转查看几人的生命况,却奇迹般的发现几人不但都恢复了生命,而且………

    体内的母虫也都消失了……

    “你……”龙艾惊喜的看向了九,后者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愿给,只是继续玩着魔方。

    “怎么了?”

    众人不解,怎么前一刻悲痛愤恨,转眼间又是一脸惊喜。

    “她…杀掉了秦楠体里的母虫,同时,保全了她的小命。

    这是个天大的喜讯,然而放在这大敌当前的时间,却又是好心办了坏事……

    另一边,公孙豪也如愿追上了周仓岩一行人,暗中追随,经过了短暂的跋涉,周仓岩一行人到达了实验基地一动的一片茂林中。

    看样子周显和周仓岩是早有联系,或则从一开始者联系就没断过,这里距离他们不过两百里。

    看样子……早有偷袭的打算

    未免打草惊蛇,公孙豪转往回赶,却没想到抬脚间,前就出现了一个人。

    见到对方时,不免心中一惊,特别是在对上那双紫琉璃的双眸……

    他从未见过的紫色……

    “既然来了,何不进去坐坐?”

    男子的邀约,公孙豪自然不愿意,转就逃,却没想刚一转,刺目的一道闪光后,一声雷响。

    一道雷击,直接命中了公孙豪,后者完全没有时间逃跑,一眨眼的功夫,空地上出现了一句焦黑的尸体。

    紫眸男子取下眼镜,擦拭着摇回了营地。

    当严雅被带进营地时,周显早已经等候多少,见到严雅的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前,将其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紧接着给了周仓岩一个拥抱。

    “仓岩,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然而周仓岩的神却并米有因为这个拥抱而露出欣喜的表,反倒有些郁郁寡欢。

    “你抓我来,到底想干什么?”严雅并没有周显脸上的欣喜,只有冷淡。

    对周家的人,她已经唯恐避之不及,可为什么每一个都那么的难缠?

    “墨墨……哥找了你很久…当初是哥不好,哥对不起你。”

    周显的道歉一如当初的周仓岩的道歉,激不起她心里半点涟漪。

    “你们要我说多少遍?我叫严雅,严肃的严,雅致的雅,不是你们口中的墨墨”

    通过周仓岩,周显早知道严雅的抗拒,对这些冷言淡语,并没有丝毫气恼,只是宠溺的看着严雅,笑着问道

    “那以后哥叫你小雅好吗?”

    听见这话严雅皱起了眉,索双手环抱于,侧过了

    “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留在那里太危险了。”

    一句太危险,让严雅警惕了起来,扭头看向周显,一脸的焦虑

    “没事,哥会给他们一个痛快。”

    “你疯了”说完冲出了帐篷,却还没能走几步,就被士兵团团围住。

    周显和周仓岩缓缓走出军帐,劝说道

    “小雅,我让人做了你最吃的,吃完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就好了,哥保证,醒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对视上周显黑色的眼眸,头渐渐变沉,重如铅,沉如铜,随后眉头微蹙,却还是抑制不住困倦,沉沉睡去……

    将严雅送走后,周显才开口问着周仓岩。

    “仓岩,我发现你回来后一直都郁郁寡欢,怎么了?”

    周仓岩抬头看了周显一眼,随后又埋下了头,眉头紧皱,神里竟然有着一丝焦虑和担忧

    “哥,他们和其他人不同,只是想好好的快乐的生活下去。”这么简单的要求,并不为过

    三个月的相处,让周仓岩看见的只有快乐和简单,没有功利邪恶陷害屠杀。那个地方似乎有着神奇的能力,能让人安心。

    而安琳似乎总能看透每个人,然后心细如发的给予安慰。

    “你这是……为他们求?”周显双眼微眯,眼神一沉。

    话音刚落,周仓岩还来得及回答,军帐外就响起了一个声音

    “既然敢求,那就干承受后果”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闪过,只听叮的一声响

    一把利刃停在了距离周仓岩颈项一毫米的地方,挡下利刃的是周显,仅仅一只手。

    而攻击的依旧是那紫色双眸的男人。

    周显看着男子,露出了笑。

    “谁让你动手了?”

    话音一落,紫眸男子被一耳光扇翻倒地。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