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见安琳恢复的不错,心里悬着的石头也算悄然落地。

    回想前几救人时的场景,不知不觉中手已经紧握成拳………

    其实当她的那一脚,直接就断了克成业四根肋骨,心急安琳的安危,便没有理会已经跪地的克成业。

    将安琳交给随后赶到的严雅后,她只做了一件事。

    毁了这个小镇。

    指挥所外基本上已经被秦烨闹翻了天,曾经不能做到的事如今再度面对,秦烨给了对方永生难忘记忆。

    护着秦丽和一群女孩儿,将光头男一伙到中心广场上

    “哥,不,爷~!爷我错了我错了!”光头男见秦烨恶鬼修罗的骇人模样,吓得滚尿流,只能蛤蟆趴地,连声求饶。

    “老子没你这么损德的龟孙子!”气急一脚,直接将人踹飞倒地,当场亡。

    眼见老大被人一脚踹死,余下的狗腿子,纷纷跪地求饶。然而,无论是哭爹喊娘,还是求爷爷告,秦烨给出的回复只有两个选择

    被杀,或者,自杀。

    绝望之下,有人选择自杀,有人选择反抗,更有人心怀不甘的反驳道

    “你不要人太甚!我们不过是想活着,这没有错!”其中一名男子,愤愤不平的朝着秦烨吼道

    “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杀行尸,反倒杀我们这些同类!”

    听见男人这话,秦烨冷笑一声,给了一巴掌,冷言冷语道

    “你这么能吼,你tm朝行尸吼啊!朝女人吼什么?!”说完接连送了几脚,瞬时疼得男人哎哟连天。

    将外围清理全交给了秦烨三人,然后直直走进了克成业所在的指挥所,见到后者仍旧跪伏在地,直接将人拖着来到了篝火旁。

    “啊~~!”

    拖拽牵动断裂的肋骨,瞬时疼得克成业面色惨白惨叫出声。

    想到安琳受鞭隐忍的样子,恨从心生,怒气冲冠,听见一声惨叫便踩断一指手指,十指连心的痛楚可想而知!

    “我杀了你!”克成业凶神恶煞的威吓,吓不到她分毫。

    “疼?”说着脚下力量渐增。

    克成业恶狠狠的瞪着她,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却咬牙忍了下来。

    “有种就杀了我!否则,我一定让你后悔!”

    后悔?是啊!她后悔!后悔自己怎么来得这么晚!若是再晚上一分,是怎样的况,她根本就不敢想象!

    “你能杀,我不介意!”

    说完抽出军刀□□了地上的那只残破手掌的掌心,巨痛之下克成业涨红了脖子,死命的瞪着她。

    面对克成业的瞪眼,反手就是一耳光

    “你瞪我有用吗?”

    不再和其多言,直接将人拖出了指挥所,一路拖到了大卡前,最后将人带回了实验基地交给了柳叶。

    随后克成业会有怎样的结局,她一点都不好奇,因为不难想象。

    至于从小镇中解救的老弱妇孺都带回了实验基地,由严雅统一安排规划,周仓岩自然也跟随而至。

    当几天之后周仓岩见到周仓哲时,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前给了对方一击重拳,原本的亲兄弟,见面了居然会是这样的况。

    “都怪你!二哥现在都还下落不明!”

    而周仓哲只是抹掉了嘴角的血迹,转默默离开,既没有还击,也没有谩骂,直到被严雅挡住了去路。

    几次更换路线都被故意阻拦,周仓哲才抬头看向了对方。

    “怎么?你也有今天?”冷嘲讽虽然符合严雅的格,却依旧让周仓岩心中疑惑,不是想尽一切办法避开他们吗?怎么突然掺和进来?

    周仓哲盯着严雅看了半天,都没能想起对方是谁。

    见此严雅索冷然一笑,转离开。

    周仓岩见此连忙追了上去

    “墨墨~!你等等三哥啊~!”

    直到周仓岩喊出墨墨这个名字,周仓哲才恍然大悟,目露惊恐,看得一旁的秦丽眉头紧皱。

    当秦楠一行人隐藏在地下试验室里各自增长实力的时候,远在京都的中央研究院里中,龙承章气急败坏的将坐上的培养皿推翻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培育!”

    没没夜的研究实验,换来的一次次失败,血样早已见底,而实验却一点起步都没有。连的疲劳让龙承章疲惫至极,倒地便昏昏沉沉的睡去。

    当龙芗端着新一天的早饭出现在实验室门口时,见到龙承章倒地,扔掉手中的餐盘就跑上了前。

    “爸~!爸~!你醒醒!”

    在龙芗坚持不懈的拍打中,龙承章才从困倦中醒来,睡眼朦胧,视线模糊,直到将眼睛架在鼻梁上,才看见来人是龙芗。

    “芗儿啊~!对不起啊,爸又让你担心了。”龙承章一脸愧疚的拍着龙芗的手。

    “没有,我很好。”龙芗淡淡的笑着,将年过60的老父亲扶了起来。

    龙承章站起环顾四周,脸上露出了浓浓的迷茫,继而扭头向龙芗问道

    “芗儿,这儿是哪儿啊?实验设备也太齐全了啊!政府新给批的?”说着龙承章的脸上露出了孩子得到玩具时的欣喜表,不住点头称好,全然没有见到,后的龙芗早已经泪流满面………

    “芗儿,你快,快去吧龙艾那懒丫头给我叫起来!说好的毕业实验报告给了她半个月时间,还在给我拖!”

    龙承章扭头看见龙芗泣不成声的模样,连忙上前,一脸忧心,纠结半天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又是周仓哲那混小子惹你哭了?”

    见龙芗默默不语,龙承章瞬间马下了脸!

    “臭小子!我这就给老周打电话!非得好好给我收拾收拾!”

    说罢就要冲出去打电话,龙芗连忙将人拉住,破涕为笑的摇了摇头

    “爸,不是,不是阿哲……”

    “那怎么好端端的哭啊~!”

    “没什么,我看见您高兴…高兴得哭了…”说着抹掉了脸上的泪。

    龙承章虽然脸色一正,却还是忍不住脸红的咳了两声

    “这傻丫头~!”

    龙芗收拾好绪,瞥见撒了一地的早餐,刚想转嘱咐一声,再去重做。

    却没想到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记耳光。

    “死丫头!你骗我!这血样根本就无法培育。”龙承章瞪着一双满布血丝的眼,抓着龙芗的衣领将人给提了起来,面目凶狠的问道“告诉我,你是不是早知道了?!早知道!你这个死怪物!”

    说罢,将龙艾狠狠推倒在地,转而疯狂砸毁周遭的实验仪器。

    面对龙承章疯狂的举动,龙芗只是趴在地上,默默的流着泪………

    就在这时实验室的门开了,紫色琉璃双眸的男子,气定神闲的走进了实验室,见到龙芗时,神颇为惊讶的问道

    “哎哟,龙芗教授,你怎么爬地上了呢?”

    说着来回在实验室里转了一圈,眉头微蹙,带着吴语口音的说道

    “啧啧,这都怎么了?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乱成这样了呢?”

    男子的视线在房间里扫了一圈,见到龙承章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一声哎哟,作势就要走上前。

    龙芗立马起挡下了人

    “滚出去!”

    听见龙芗冷寒的逐客令,男子并未有半分恐惧,反而冷冷的看着龙芗,说道

    “你有想过自己会是如此下场吗?”

    “滚!”

    回复男子的只有一个字。

    “参谋长,部长请你过去一趟。”

    门外的通报打断了两人的对持,男子抽离开的同时下达了严令

    “把老东西给我看好了!”

    “是!”

    门外楼道中的士兵齐声应答,随着这声应答厚重的隔离门再度封闭………

    而据京都不过两小时车程的a市,作为行尸一族的首都,意外的宁静而整洁。市中顶级酒店的顶层总统房里,

    一个女人蹑手蹑脚的抽出被枕着的手臂,然后为熟睡的人儿垫上绒娃娃当枕头,细心为其盖上薄毯后,退到了一旁的客厅收拾一屋子的残局。

    看着这一屋子的玩具和绒毛公仔,齐珊无奈的摇了摇头。

    刚挽上袖口,准备收拾,却被人抓住了衣角,扭头看去,正是刚才熟睡的主儿。

    “乖,去睡会儿,我收拾完了就过来。”宠溺而温柔的口气,得到的回复是果断的摇头。

    不由分说,白色裙衫的少女就拉着人往卧室走。

    “叩叩~”

    敲门声响起后,g领着悟等四个人进了屋子。

    “主人,v城失守。”

    话音一落,悟等人齐刷刷的跪伏在地

    “主人,属下请求处罚。”

    少女抬手之际,突然被边人抓住。

    这一幕看的g等人面色惨白,连忙厉声喝止

    “混帐!快松手!”

    齐珊这才回神,自己心急之下触犯了忌,忘了自己只是个人类,而眼前的少女则是尸王。

    子急躁的葵,抽刀就要劈向齐珊,却被少女一个眼神制止,继而浑颤抖双腿一软,举手就要下死招时,再一次被齐珊大胆的抓住了。

    “那个……他们都是一时冲动,而且你看他们浑是伤,失掉了城市,再夺回来就是,可失去了重要的人,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齐珊的话,制止了少女接下去的举动,随后被拉着衣角拖进了卧室。

    徒留大汗淋漓的五人在客厅大口喘息………

    少女将齐珊推到了上,然后跨坐了在了腰间,弯腰面无表的盯着齐珊看了半天,看的齐珊都莫名其妙的脸红心跳喘粗气时,型一倒,抱着绒毛公仔缩进了齐珊的怀里。

    “那个……”

    第一次睡在上,让齐珊很紧张,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能吐出完整的句子。

    少女一个翻,面对面,四目相对,更加剧了齐珊的紧张……

    “其实…你可以和他们多说说话……我想他们会更容易攻下……城市”

    听见这话,少女偏头盯着齐珊看了半天,最后双目紧闭,朝着齐珊怀里蹭了蹭,安然入眠………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