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她怎么想也想不到秦烨的问题会是这么的………

    让人难以回答……

    背叛了,还

    能相信吗?

    眼前不由闪过了齐珊的脸,脚下的步子也不由的停了下来,秦烨不明所以,随之也停下了脚步。

    如果齐珊现在告诉她,其实是她的,她还会信吗?

    这个问题回在脑海里,游在心间,却再也无法让她觉得悸动,只觉得痛而苦涩,一种无法根除的味道。

    也许,她永远无法对齐珊下手,甚至于见死不救都做不到,可她却永远不可能再接受齐珊。就像心脏重塑之后留的疤,彻底掲掉心会碎掉,可想抹去却又不可能。

    面对齐珊她只会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和满心的苦涩,满心的伤疤连她自己都不敢直视不敢触碰,一动便是翻天覆地的痛。

    而面对安琳她看见的是一颗伤痕累累的心,那是她的心,直视、触碰、并不担心这颗破碎的心过于丑陋会得到嫌弃,也不害怕对方会为了美观而掲掉上边的疤。

    想到这里,心里仅有的是满足。

    转头看向仍旧苦皱着眉头的秦烨。

    “重要的不是你还信不信她你,而是你还她。”

    说完举步前行,回过神的秦烨连忙跟了上来。

    “你这么纠结着想弄清楚她还你,是为了曾经那段感,还是现在?”

    一个提示,一句反问,让秦烨陷入了深思……

    等到秦烨心中所想有了答案时,秦楠早已经没了人影,快步追赶而至,步伐已没了先前的沉重。

    取完油两人赶回了货车,临近半晚时分,才上路驶向x军区。

    一上车,秦烨就在置物箱里翻翻找找,最后找出了一个u盘。

    插上u盘,启动大卡,悠扬的前奏,零星的琴音,将两个人的思绪都勾回到了青涩的年纪………

    你是否

    你他多过他你的人

    你还记得吗

    你是否

    他有种真命天子般的人

    你还记得吗

    相以后终于分手

    分手以后又想重来

    如果能重来诚实地去对待

    彼此都没疑猜

    就没有理由分开

    如果能重来回忆当作尘埃

    心不曾被伤害

    就能无瑕疵地

    但是重来,却不能保证的成功或失败

    要重来多少次后才会明白

    机缘巧合下的一首《重来》,将她和秦烨的故事唱去了大半,也将他们拉入了回忆,曾经的青涩懵懂,如今的疲倦苍凉。

    面对逝去的感,谁都希望可以重来一次,似乎重来一次,做出和以往不同的决定,这段感就可以挽回,可谁又能保证这次的决定,不会产生另一个失败?

    挽回不了的感,死缠烂打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累,越来越绝望,对人绝望,对绝望,最终变得孤一人,希求着的同时又否定着

    何不放手?

    不是放弃对那个人的,而是放弃自己的执着。

    失去执着保护的,经不得半点时间的消磨,转瞬之间,连你自己都会惊讶,自己是多么的‘薄寡义’。

    侧目看向车窗外迅速消逝的景色,一去不回头的过往,未知不明的前途,想想孤一人行进在这样的一条路上就心生寒意。

    每当这个时候,她能想到的只有安琳……

    想到那个谜一般的透明女人,就忍不住扬起嘴角,心神宁静,片刻间就能安稳入眠。

    安琳…安琳…

    与此同时…………

    “安琳姐!”

    秦丽一声惊呼,还是没能让安琳躲过被围困的局面。面对突然出现在眼前这群男人,面色镇定自若,却已心生厌烦。

    “你就是安琳?”

    秦丽的惊呼在提醒的同时,也暴露了安琳。

    “我不记得认识你们。”带着笑的回复,瞬时惹笑了围攻的男人。

    “没关系没关系~”为首的光头男摸着透亮的头,连声贼笑“我们认识你就可以了~!”说着来回绕了不知多少圈,打量了也不知多少次。

    “臭光头!如果周仓岩回来知道你动了我们,你吃不了兜着走!”秦丽试图挣脱,奈何后的高大男人将她锁得死死的!

    “哼!你少拿周仓岩来压我!陈智那老东西怕他,我可不怕他!”说着光头男一个眼神,秦丽就被押送上了一旁的面包车。

    “慢着!”

    听见安琳叫停,光头男饶有兴趣的叫停了手下,耐心候着安琳的求饶

    “克成业要的是我,放了她。”

    “哼哈哈哈哈~~!”听了安琳的提议,光头男笑得弯了腰,跟随的手下也附和着捧腹大笑,似乎这个提议仅仅就是个笑话。

    “你当我傻么?”光头男笑得肚子疼,调整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一段完整的话“我放了她岂不是给了周仓岩证据?”

    “你觉得你动了我们,周仓岩会查不出?”

    光头男对此充耳不闻,语气傲慢而得意的说道

    “查出来又如何?也许你还不知道,周仓岩现在就是个,他周家早已经死的死逃的逃,他拿什么来查我?”

    说着一个眼神,秦丽和安琳两人双双被押上了车。

    当一个小时后周仓岩和严雅带着人赶到时,早已经没有了两人的踪影。

    周仓岩见到严雅寒的脸,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该死的!肯定是克成业那王八蛋!”眼看这才拉好关系,就给他来这么一出!要是秦丽出了什么问题,他……怎么办?!

    “走!”

    一声令下,周仓岩带着人都冲向了大门,自从克成业打下附近的镇子后,便将自己的据点移到了镇子中,与x军区颇有分庭抗衡的意思。

    陈智在与克成业的‘斗智斗勇’中毫无悬念的惨败收场,不但手下能人尽数被挖,连手底下的部队也被克成业釜底抽薪,几乎全部带走。

    曾经风光无限的x军区,成了残破不堪的聚居点,留下的也就只有周仓哲和严雅一行人,以及一些老弱病残。

    今天周仓岩突然收到周家陨落的消息,当权政要或被杀或被除名流放,京都的军政大权转瞬之间握在了一个名叫龙承章的科学家手里。

    利用科学家的份,龙承章承诺研制出抗体,以预防仅剩的人类被感染,同时也会派驻超级士兵保护人民的安全,于是获得了广大群众的鼎力支持。

    周家本家的长子,周仓哲下落不明,二子周显及其家人被赶出了京都,流放城外。周仓岩便带着人手强压着严雅一起上了京,希望借此挽回一些局面。

    得知严雅被强制带离,安琳便派出华胜涵和尚未艾将人带回,对抗不了两人的攻击,周仓岩只能到这严雅返回,却没想到克成业会趁着空档过来绑人!

    现在周仓岩是肠子都悔青了~~!!

    “周仓岩。”

    听着严雅咬牙切齿的叫出自己的名字,周仓岩浑一颤,几乎魂归。

    “她俩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掘你周家祖宗八代的坟!”

    一向遵从古训,敬重先人的周家,这掘祖坟的事可比杀了他们更加严重,你杀他族中子弟也许不会追杀你,可你要掘了祖坟,那可就是世世代代的仇家,世世代代都得被追杀。

    严雅一向说到做到的狠辣手端,周仓岩早有耳闻,心中一紧,连忙带着手下人往克成业的老窝赶。

    这才行至大门前,一辆大卡突然停到了门前,挡住了去路。

    “喂!让路!”

    先行的士兵拍着车门催促着,得到的却是对方熄火手刹的结果。

    “怎么搞的!赶紧的!”周仓哲催促的声音,让士兵下车拍响了大卡的车门。

    隔了一会儿,车门打开,一个独臂男下了车。

    抬头看了看大门上悬挂的匾额,低头间已经嗅到了熟悉的气息,张嘴就喊了一声

    “严雅!”

    声音不大,却直接传到了远处严雅的耳朵里,听见这个声音转就往大门跑去。

    周仓岩伸着脑袋听见有人叫严雅,顺着声音找去,看见的是一个独臂男子,一脸胡茬,第一印象不怎么好。

    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上一句,就被人推到了一边儿。

    严雅气喘吁吁见到秦烨的第一句话就是

    “快去救秦丽和安琳,‘团长’抓了她们!”

    说克成业也许秦烨和秦楠都想不起是谁,可一提团长,两个人都不可能忘掉这个人!如何心狠手辣,卑鄙无耻,两人早已经见识过!

    “人在哪里?”秦烨一慌,失了理智。

    “烨!”

    直到听见秦楠的声音才回过神,顺着秦楠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冲了去,眨眼之间已在几百米之外。

    这速度除了秦楠,其他人都不由惊叹连连。

    周仓岩刚想问问这同行的另一个兜帽女,车头处却早已经没了人影!

    “快,都上大卡!”严雅一声令下,周仓岩连忙命令手下人上了大卡,华胜涵则负责开车,严雅刚坐进驾驶室,周仓岩就挤了上来。

    为免耽误时间,也就没再说什么。

    心里只求秦楠和秦烨能及时赶到………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