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姐,你再说一遍?”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秦烨和柳叶两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秦楠的嘴。只见对方嘴角微扬,张合之间,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能说话了。”

    一如他们心灵沟通时所听见的声音!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秦烨和柳叶两个人相识而言,激动不已。

    “对了,姐你说你要去找安琳?”怎么突然之间就要去找人?

    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首先,我要去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不用说明,秦烨已经猜到,那就是父母所在的地方,自从将柳叶一行人接进来后,他们还没有坦白自己的份,即便秦志刚知道了,可其他人还蒙在鼓里。

    “这件事我们想瞒也瞒不住,况且,他们有权利知道这一切。”

    听完这番话话,秦烨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绝望的说道

    “姐,刚才你也听到了,我们不可能再变回人类,也没办法摆脱掉母虫,一旦我们出去了,母虫之间相互残杀你也是知道的,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再和他们在一起。”

    就在这时,柳叶突然插嘴说道

    “其实……我觉得龙芗刚才所说的并不是全部。”也许他们真的无法变成人类,不是死就是成为母虫。

    接到秦楠和秦烨两人求解的视线,柳叶索说出了自己所注意到的疑点。

    “母虫之间会自相残杀,同时也会追杀我们,可为什么我们之间不会?”这些事龙芗和龙艾都知道,却都没有提出来。

    “如果不是你,我和秦烨应该都会成为母虫,而且也的确如其他母虫一样人全无,屠杀同类。”秦烨和她在孵化时就已经表现出同类相残的意向。如果不是秦楠的血,他们应该已经是完整的母虫。

    “这么说龙芗和龙艾说的也并没有错啊!”秦烨觉得这说明不了什么。

    “是说的没错,只是总觉得我们忽略了什么。”说道这里,柳叶也只是觉得很不对劲儿,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还有那个森林里的男人,如果没错,那个男人应该也是母虫,可他和我们一样,没有完全丧失人,且比我们都强大。”这么重要的疑点龙艾怎么可能不提到?

    “最后……就是龙芗。”一个头脑不简单的科学研究者,不可能不发现自的疑点,她应该比谁都敏感。“我不相信她经历了四年时间,都不知道这里的监控系统被人纵,而且完全困在地下溶洞。”

    “你是说龙芗和龙艾联合起来骗了我们?”秦烨惊讶不已,没料想到龙艾的欺骗。

    “骗没骗我不知道,只是我觉得x并没有她们口中所说的那么简单。”

    柳叶看了看秦烨,两人相视无语,后者默默的点了点头,柳叶这才开口朝秦楠问道

    “你还记得秦烨的手…是怎么没了的吗?”

    面对这个问题,秦楠微微一愣,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回答

    “记得。”

    “其实……”

    “其实是我直接将他的胳膊生生扯掉的。”

    柳叶的话才说了两个字,就被她抢先一口气说完,接着她面对的是两张因为震惊而呆愣掉的脸。

    “我记得,我开口骂过他‘杂碎’,更记得安琳的伤是我造成,以至于现在我都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

    这一番话让两人都呆愣住了,转而一脸的疑惑和不敢置信。

    “可……为什么?”疑惑和震惊之下,秦烨只问出了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是姐弟不是吗?安琳姐不是很重要吗?为什么?

    得不到答案,秦烨瞪红着双眼,冲向了秦楠,见势不对柳叶连忙拉住了人。

    “姐!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面对秦烨一声声的质问,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也想知道为什么,所以当她听到龙艾的父亲就是研究母虫的专家时,她以为她可以得到答案,可她得到的仅仅是不可能再成为人类。

    其实对她而言,能不能再次成为人类不重要,她只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伤害边人,又如何去阻止!

    可临到头,她除了道歉,什么都给不了……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

    深深的鞠了一躬后,起快步逃离了实验室。

    就在秦楠离开实验室没多久,警报声突然响起,实验室的门突然打开,龙艾浑是血的走进了实验室……

    整张脸苍白如纸,毫无生气,整个人如同死了一般。一进门,就朝电脑跑去,摇摇坠,似乎下一秒就会栽倒一般。看的秦烨心惊胆战,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

    也好在秦烨速度够快,将人稳稳扶住。

    “扶我去电脑前!快扶我去电脑前!”

    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龙艾直接怒吼了一声,随着这一声怒吼,秦烨仿若听见了什么东西彻底碎裂,而扶着的这个人似乎也变得越来越轻,仿若下一秒就会突然静止一般,一瞬间心底涌出了浓浓的恐惧。

    “快去叫司徒婉!快去!”

    柳叶闻此立马跑出了实验室。

    秦烨将人扶到了电脑前,只见龙艾对着键盘就是一阵敲击,可才敲了没一会儿,电脑上的数据却开始自我销毁。

    “骗子!骗子!骗子!!”龙艾哭喊着将桌上的一切都摔到了地上,然后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全然不管上的伤口正在不断的往外流着血……

    哭着哭着,口里的骗子变成了对不起,不知道哭了多久,又说了多少句对不起,突然间,龙艾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没有了声音。

    “龙艾!”

    秦烨心中一紧,伸手一探,这才发现人已经没了呼吸,绝望之时司徒婉赶到,正巧看见秦烨一脸慌乱无措,满目绝望的红着眼眶。

    不敢迟疑,连忙上前将人平放在地,一眼就看见了龙艾右腹部插着一把短而精巧的匕首,索没有伤到要害部位,再一看龙艾这浑上下的血渍。

    “她失血过多,需要输血。”

    听闻龙艾还有救,秦烨立马抹掉了脸上的泪。

    “她是a型血!我去找我爸!”说完一溜烟儿的跑出了实验室。

    而司徒婉则微微一愣,不由的神色落寞,喃喃自语道

    “没想到他还能记住血型。”

    “你说秦烨?”听力极佳,即便柳叶不想听清楚,距离这么近也不可能。

    只见司徒婉一脸惊讶的看向了柳叶,继而又害羞的埋下了头。

    不一会儿秦烨和夏母就出现在了实验室。

    “输我的血,也是a型。”

    夏母干净利落的挽起了袖口。而随后感到了秦楠和魏素洁以及秦志刚,看着眼前这一幕,都被浑鲜血,毫无生气的龙艾吓了一跳。

    秦楠低头看见一条血迹一直向外延伸,便毫不犹豫的追踪而至。

    “诶,夏…”

    “没事,让她去吧。”

    魏素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秦志刚制止。

    秦楠追踪着血迹,一路来到了地下溶洞,顺着血迹来到了那只巨大的虫蛹前,一条长凳以及那一地的烟蒂……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龙芗?

    也就在秦楠想到这个人名时,地下试验室的入口处,一个人脱下了湿漉漉的衣裤,换上了干净的休闲装,检查了一下冷藏医疗箱,确定箱中物品完好无损后,放进了背包,随后手敏捷的翻上了断崖,顺着山路,走进了浓密的深山。

    当秦楠回到实验室时,实验室里只剩下了一个人————夏母。

    “他们把龙艾送到宿舍里了。”说着母亲转过了头“过来坐吧。”

    面对母亲的邀请,她有些不知所措,刚才警报响起时,母亲的确看见了她颈项上的玉佛,如果不是秦烨突然闯入,说龙艾失血过多需要输血,母亲应该会问她无数个为什么。

    即便不知所措,她还是走到了母亲跟前。

    夏母见到眼前这个比自己高过一个头的人,实在很难想象这会是当初自己抱在怀里,一手养大的女儿。

    以往和她齐肩并走的夏叶,如今高她一个头的秦楠,两者之间的诧异如此巨大,却又是那么的相似。

    曾经的唯唯诺诺,如今的果断勇敢,一想到秦楠在尸群中游走斩杀的样子,剜心之痛。这是要受多大的苦,才能变成如今这样?

    变得如此小心翼翼,冷漠淡然……

    伸手想揭开那顶帽子,却在触及帽子的那一刻被抓住了手,此时此刻夏母才近距离看见眼前的这双手枯瘦如柴,布满黑色的血管,看上去甚至有些骇人。

    咬牙忍下了泪,手上的力道不减反增,一时间制止的力量也就减弱了。

    当帽子揭下的那一瞬间,秦楠埋下了头,可仍旧让夏母看见了大概,眼里的泪顷刻而出,无声的哭泣中,一双手不断的轻抚着眼前的这张脸,七八分的相似,可这是她的血,所以无论怎么变,仅仅一眼,她就能认出来。

    这是她的女儿!

    欣喜的同时,痛苦和哀怨油然而生,心如刀绞,恨不得这一切都是发生在自己上。

    苍白的脸上,除了鼻梁以下没有被黑色的血管覆盖之外……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看见那些黑色的微微跳动着的血管。

    “疼吗?”

    一阵摇头,换来的是更多的泪水。

    “啪!”

    一记耳光,扇在了脸上,疼在了心里。

    “这一巴掌,是因为你骗谁都不应该骗我和你爸。”

    随着这一巴掌,再也无法强忍,哭出了声,紧接着又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你一声不吭自顾自的就离开所有人。”

    最后,抬起了那只颤颤发抖的手,轻轻抚上了眼前人的脸,满心坚定的说道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做了什么事,是好人也罢坏人也好,你都是我的女儿。”说完抽噎不断,可眼前人却仍旧埋着头,不愿抬起头。

    “这样,你还不肯看妈一眼?”

    几乎是哀求的语气,让秦楠唰得一下跪在了地上,连连认错道歉

    “妈……对不起……”

    “看着我!”随着一声厉喝。

    秦楠浑一颤,这才慢慢抬起了头,看向了泪流满面的夏母。

    两母女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夏母心痛的将眼前人抱在了怀里,一边哭着一边疼惜的安抚着。

    “没事了,妈在呢。”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如果能哭,怀里的人恐怕早已经泪流满面………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