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当秦烨只一人面对母虫时,龙艾正因为什么都做不了而自责。

    “为什么你们就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龙艾扭头看向龙芗的同时,对方也双手环抱的看着自己。

    “你们还有心吗?!”

    面对龙艾的一味指责,龙芗没有一点回应,既不反驳也不气恼,仿若没有看见一般,然后低头拿起了报告单,出了实验室。

    龙芗前脚一走,龙艾就跑到了电脑前,尝试阻止却一次又一次失败,她忘了,无论是科学理论还是实际作,每一科每一门,她的姐姐都优于她!

    最年轻的生物学家?

    若不是龙芗忙于实验无暇应考,她这个最年轻也将不再年轻……

    秦志刚看着这两姐妹闹得不可开交,微微叹了一口气,也不知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警报声突然响起,两人立马跑到了窗前,正巧看见秦烨忙于闪躲,明面上看秦烨似乎闪躲得游刃有余,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秦烨此时此刻处于下风,根本就伤不了母虫分毫,时间一久,落败的只会是秦烨。

    “龙艾,要赶快放他出来!”秦志刚一看就知道况不容乐观。

    龙艾自然知道当务之急就是放秦烨出来,可她已经没有了能提测验室的权限了!该死的!

    “秦烨,你还能撑多久?”

    就在秦烨觉得被龙芗坑死时,房间里响起了龙艾的声音,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啊~!

    “撑不了多久了~!最多五分钟。”说话的空档,被母虫抓住规律,险些掉了脑袋。这些母虫具有一定的智慧,虽然不及母体,可体能和攻击却一点都不含糊。

    从刚才到现在对方都没怎么移动,就算移动,速度上他似乎也占据了优势,可谁知道对方是不是尽了全力?

    “你尽力拖久点,我试试!”

    说完这话,通话结束,秦烨只能咬牙拖时间,只求这母虫别临时兴起发飙。

    可这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眨眼之间,又是一次险险的进攻,侧一闪,借力一蹬,跳到了一旁,本以为逃脱了,可下一秒脚踝就被对方钳住。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对方扔了出去,巨大的力量,让他本能的将自己蜷缩成一个球,减缓冲击力的同时,人也狠狠的砸向了墙面。

    虽然听到了几声咯吱响,却不知道自己断了几根肋骨,还没来得及爬起,对方就俯冲了上来,见势不对立马撤退,拼尽全力险险的躲开,跳离战斗圈。

    “我说,龙大小姐,你倒是快点啊~!”

    秦烨的催促,让龙艾急的满头是汗,键盘上的手指飞速跳跃,一行行方程式不断的被书写。

    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年少时期,一次暑假,也是在这个实验基地中,这台电脑前。

    她和龙芗两个人互不相让的争相破译基地的防御程序,她的慌乱让程序出现了错误,最终赢得胜利的是龙芗。

    ‘艾儿,你太急躁,慢慢来说不定就是我输了。’

    这句话如同警钟,一下子敲醒了龙艾,手上的动作也戛然而止………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她早猜到了……早猜到了……!”

    震惊之中满是不甘,不甘里却又透着丝丝怨妒和委屈。

    滴答一声,泪悄悄溜出了眼眶,随后湮没在了飞速敲打的键盘声中………

    哗啦一声响,隔离大门被缓缓打开,秦烨瞅准时机逃离而出,追随而至的母虫却慢了一拍,被死死关在了能力观察室中。

    秦志刚松了一口气,转过时,原本坐在电脑前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龙艾将地下实验基地翻了个遍,也没找到想找的人,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地方没有找……

    顺着升降梯一直下到底层,这正是当初秦楠遇见龙芗的地方,远远的就看见龙芗一个人抽着烟,搬来了一条长凳坐在虫蛹跟前。

    “秦楠和柳叶应该再有一小时就会醒。”

    还未靠近,龙芗就已经猜到来人是谁。

    “你早知道秦烨打不过母虫,为什么还要让他去送死?!”

    龙芗站起了,将烟蒂踩灭,直接走向了龙艾,擦肩而过,并没有给出任何回答。

    忍气不过,龙艾直接拉住了人。

    “告诉我,为什么?”

    龙芗站正了子,和龙艾面对面,四目相对,随后抬手理了理龙艾跑动中乱掉的留海。

    “艾儿,你永远都是这么的理直气壮。”

    不明白龙芗话中的意思,露出了不解的表

    也就在龙艾不解的同时,龙芗轻而易举的挣脱开了束缚,转离开,没有给龙艾留下丝毫阻拦的机会。

    龙艾愤愤咬牙的同时,瞥见了长凳下数不尽的烟蒂,心微微一沉,似乎又重上了一分。

    再次回到实验室时,龙芗并不在,秦烨上的伤也已经完全愈合。

    “龙大小姐,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啊~!”秦烨一见着龙艾就连声道谢,正巧,这话音刚落龙芗也出现在了门口。

    一瞬间,尴尬至极。

    打破尴尬的是龙芗,大步迈进,来到了自己的电脑前,简单的拿了一分报告就离开了。

    秦志刚见此,正好抽

    “我去看看你妈和你姑姑。”说完抽走人。

    一时间实验室里就只剩下龙艾和秦烨两人,气氛一度很是尴尬,而一个人的尴尬总能影响另一个人。

    “谢谢你救了我爸。”若不是龙艾,恐怕他已经……

    “你真正该谢的是我姐,不是我。”破解血样,提取抗体的不是她。趁着秦烨想还口的空档补充道“而且,你最该谢的是秦楠。”

    “若不是她体内的未知抗体,你和柳叶恐怕早就是母虫了。”

    “你说的很对。”他的确该感谢表姐“对了,你们查出那抗体是什么了吗?”

    闻此,龙艾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电脑上的数据传到了投影仪上,一段显微视频出现在了投影仪上。

    “从这几的实验分析看来,秦楠体内有一种未知的抗体,我们不知道这抗体是原本就存在还是在被寄生后产生的”

    “只知道一旦母虫有完全侵占寄主的举动,这些抗体就会迅速分裂再生,同时摧毁寄主体。”

    “换句话说,这个抗体的存在不是为了杀死母虫,而是杀死寄主。”

    “那我爸……”秦烨听明白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秦志刚的体。

    “你爸并没有被母虫寄生,仅仅是普通的感染,加上抗体已经被提取过,所以仅仅会杀死被感染的局部区域。”

    “那我们……”

    龙艾知道秦烨在想什么,可只能无奈的摇头

    “你们体内寄居着母虫,无论杀死多少感染体,它都能瞬间让其再生。而这抗体的唯一目的似乎只是阻止母虫的全面侵占。”

    “所以,在你们吞食虫卵的时候,体内的母虫会得到能量的补给,尝试孵化时,抗体会率先杀死寄主,于是你们会经历断骨之痛,然后母虫会放弃孵化,转而保护寄主。”

    “随着断骨之痛的次数越来越多,母虫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而相应的抗体也会越来越强。”

    说着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一张颅内扫描图出现在了银幕上,很明显可以看见脑内中心位置,有一个小指头大小的黑色物体。

    “这是秦楠的颅内扫描。而这一张……”说着另一张图像也出现在了银幕上“是母虫的。”

    “从外形看,两者之间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丝毫差别,都是成虫体型。”顿了顿,等待秦烨自己去消化,去接受。

    秦烨盯着屏幕看了很久,然后点了点头,示意龙艾接着说

    “你接着说。”

    “至于这个抗体,我们暂时将其定名为x,初步观察,和陨石上携带的细胞有些类似,只是两者相比,x的活跃很低,若不是受到外界刺激,是不会有任何反应的。”

    “这什么意思?”

    “她的意思就是没办法在彻底消除你们体内的寄生虫的同时保全你们。”回答秦烨问题的是龙芗,而龙芗后跟着的正是秦楠和柳叶二人。

    “既然这些抗体缺少外界的刺激,那我们就刺激它不就可以了吗?就像刚才一样,吞食寄生虫卵。”秦烨的提议,才提出就被龙芗毫不留的推翻。

    “行不通,今天你们吞食寄生虫卵后,断骨的痛楚不用我说,你们自己深有体会。而结果……”说着龙芗将颅内扫描和能力解析图,前后对比放到了投影仪上。

    所有人都在砍刀报告之后,心灰意冷。

    “庆幸的是你们三个都活了下来,无论在哪一个方面,你们都变得强大了,而可悲的是母虫不但活了下来,还因此变得更加强大了。”

    “不用想着加大剂量,或则其他的方法,这些都没有用。”龙芗的话让人很悲观,悲观得让人忍不住去反驳,即便知道反驳没有任何用处。

    “你又不是神仙,你怎么知道?!”秦烨不甘心的反驳,只换来龙芗淡淡的一眼。

    “好,既然你这么不甘心,那我们来假设一下。”顿了顿龙芗在心里略微估算了一下“如果刺激抗体用量合适,除去了寄生虫,那么抗体会杀死你们,反之如果抗体没能除去寄生虫被其反噬,那么你们会孵化成为完整的母虫。”

    “如果用量仅仅是刺激了抗体,那么不但你们会变得强大,母虫和抗体都会随之变得强大。”看见秦烨越来越绝望的神,龙芗并没有收口的打算,反而增大了音量。

    “总之,你们不可能再变回人类!除非,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神仙!”

    “够了!你用得着说得这么直接吗?”龙艾忍不住打断了龙芗的话,而龙芗只是淡然一笑,神色落寞,抽离开了实验室。

    龙艾读不懂那双眼睛里复杂的绪,而且搞不懂为什么一向沉着冷静的龙芗,会失去分寸,就连从不掺杂感的陈述假设,也饱含如此多的绪!

    心中忧虑,放心不下,便交代了一声,匆匆追了出去。

    实验室里,一下子就剩下了秦楠、秦烨和柳叶三人。听完龙芗的报告,三个人心里的感都很复杂,秦楠走到电脑前,看了一眼自己的报告单。

    上面还有几滴干涸的印记,脑子里空空的,唯一出现在眼前的就只有安琳,就好像一个。

    “烨,我要去找安琳。”

    秦烨和柳叶二人,突然听见秦楠出声,都愣神了。

    秦楠……说话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