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经过刚才那一拨突如其来的虐杀,x军区里的人数再次锐减,虽然行尸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再次匆匆撤离,可混乱的局面却没有丝毫改善。

    透过房车,能看见道路上仍旧有零星的行尸在攻击人类,同样也有人类虐杀行尸,哭声喊声,惨叫悲鸣,不绝于耳。

    一行人再次感觉行进在了炼狱之中。

    华胜涵下意识的加速,窗外的景象匆匆掠过,然后选中了一间较为偏僻的三层红砖小楼房。

    秦丽抬眼扫了一圈,准确的告知了内部的况,随后华胜涵和尚未艾双双下车将楼房收拾干净。

    小楼房还算干净,每一层都有四间房,楼下一层属于客厅和饭厅以及厨房,房间配有单独的卫生间,门口设置了门卫室,看来是军区中的宿舍楼。

    一行人选定了自己喜欢的房间,各自埋头打理,默契的将一楼的空间留给了严雅和安琳二人。

    时隔半月之久的再次相见,两人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

    “想问什么就问吧”严雅率先开了口。

    “你是周仲生的女儿?”虽说是让安琳提问,不过对方直接的肯定言语,也没有出乎她的预料。

    淡然一笑,点了点头。

    “如果从遗传学角度讲,算是吧。”

    从这句话就可以听出严雅本人并不想承认这段父女关系,在提到周仲生时甚至有一丝厌恶感。

    “怎么?就问这么一点?”见安琳起离开,心存疑问的叫住了人。

    背对着严雅,安琳满足的笑了

    “这一点就够了。”至少知道了严雅和周家是何关系,如今的关系又如何,这就足够了。

    “安琳姐,你真让人惊叹。”好奇心每个人都有,可安琳的好奇心却好像上了齿轮,收放自如,永远是那么的理智。

    若不是曾经为了秦楠短暂的失魂落魄,她都怀疑眼前人或许根本就不是人!

    “你也一样。”

    两个聪明的女人都选择对某些事的探究点到为止,给足了对方隐秘的空间,足够的信任。

    信任。

    一想到这个词,严雅就觉得是那么的不现实,即便自己已经做出了如此反应,却依旧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信任过谁?

    对任何人任何事,她只相信利益,利益之下,可以是朋友可以是敌人,可以是恋人也可以是仇人,所以对她而言不需要信任。

    她是个商人。

    被人信任,尝试信任,撇除了任何利益关系,只是以感去相信一个人,这么做还是头一次。

    她惊叹安琳的大胆和信任,可自己不知不觉中似乎也做了让人惊叹的事。理的分析会让她觉得不安,因为感是那么的靠不住,而人也是那么的善变。可撇除理智,她也有着叛逆冲动的念想,彻彻底底的去,简简单单的去信任。

    突然很想念秦丽,即便是一楼之隔,起上楼之际,才突然意识到,刚才的念头是多么的让她欣喜而又恐惧,到了此时此刻她才知自己早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嘴角却不自觉的扬起了弧度。

    和严雅短暂的交谈之后,安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上的伤虽然好多了却并未痊愈,这一天的闹腾下来,恐怕又要拖一阵子才能好了。

    空的房间,让人觉得寒冷和孤寂,想到秦楠到现在依旧下落不明,而夏家二老也都离开,安琳就觉得整个人都毫无力气,腔的痛楚也越发明显,前些子并不觉得有多疼,而此时此刻却疼得能要了她的命

    难以承受,以致泪流满面,这个世界似乎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安琳姐。”

    秦丽突然推门而入,就看见安琳躺在上泪流满面的样子,仅仅一眼,即便随后安琳掩饰的如何完美,都无法让人忘记。

    “安琳姐……”想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没事。”故作坚强下的隐忍,非但没有让秦丽舒展眉头,反而更加忧心的皱起了眉。

    见秦丽仍旧没有放宽心,不由得强调着自己的无碍。

    “我真的没事。”

    “军区里有医疗室,你上的伤肯定还没有痊愈,我带你去看看。”

    “严雅让你来的?”一语道破指使者,让秦丽微微一惊,默默的认了。“走吧~!带我去。”能尽快养好伤,自然最好。

    “安琳姐。”

    见安琳大步往外走,秦丽还是叫住了人。可对上安琳转回来的视线,又退缩了,一直回避的一幕幕,蹿到眼前。

    “他们会没事的,都会没事的!”虽说是安慰对方,可说出的话,连秦丽自己都不知道是说给安琳听的,还是自己听的,或则两者皆有。

    没有看见结局,那么一切都有可能!

    如此,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重复着,说服自己去坚信这个渺小的可能。

    秦丽红着眼睛,惴惴不安的样子,让她无法再视若无睹,带着强烈肯定意义的话,说服对方的同时,也在说服自己,满目笑容而肯定的点了点头,回应道

    “嗯,会没事的,我们等。”

    他们只有坚信着,然后等待,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只是……秦楠,你要快一点,哪怕快一点……

    而此时此刻,j市郊区的实验基地中,龙艾略微焦急的来回看着墙上的时钟和电脑上的数值变化。

    较之龙艾,一旁的龙芗倒是一脸冷静,专注研究着电脑上的数据,时间在一双手不停的翻找和记录中慢慢流逝。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按数据推算,他们三人是不会有事的。”随着这话而出的还有一声声刺耳的警报。

    警铃一响龙艾更加坐不住了,起来回踱步,看着电脑上的数值一点一点下降,自己的心率似乎也随之一点一点下降,在数值全都归于零点时,整个人都愣住了,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寄希望能有所变化。

    一分钟过去了……又一分钟过去了……

    短短两分钟,却好像过了整整一个世纪之久,龙艾等不下去了,朝着龙芗抱怨道

    “我都说了这样太疯狂!”

    说着就想开启隔离室,却被龙芗冷寒着脸一把制止。

    “你干什么?!”龙艾瞪着哭红的双眼,得到的只是龙芗的无奈。

    “再等等。”

    听见这句话,龙艾瞬间怒火腾升,甩开了对方的手,趁其不备按下了启动键。

    “等?为了那些所谓的实验,我们等了多少次?他们是人,不是实验白鼠!”

    说完这话龙艾提着医疗箱赶往了隔离室。

    看着龙艾匆匆离开的背影,龙芗闭上了眼缓缓坐进了椅子里,也就在这一瞬间,电脑屏幕上的数值开始缓慢回升,最终恢复到了正常值。

    可龙芗看见这一幕只是深深松了一口气,淡淡的笑了。

    当龙艾赶到最近的一间隔离室时,透过观察窗,可以看见秦烨躺在病上,和半小时前没有任何区别。

    来到边,可以看见头仪器上的数值正在逐渐恢复,这个结果让龙艾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活着……还活着……

    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秦烨昏昏沉沉的睁开眼,恍惚间似乎看见龙艾在哭,受不了渐渐清晰的痛楚感,便再度昏了过去。

    只是脑子在那一瞬间,闪现一个疑问

    他死了?还是活着?

    疲惫困倦,让秦烨选择了昏睡,怀揣着隐隐不安的心,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猛然惊醒,睁开眼时,仍旧是当初的房间,只是边多了一个人。

    “感觉怎样?”平淡冷静的口吻。

    扭头看去,正是龙芗。

    “我……这是…怎么了?”起环顾四周,希望能找到什么记忆。

    “你不记得了?”对他的失忆,龙芗似乎很是在意。龙芗?龙艾……

    一瞬间,回忆起了事的始末。

    “没有,刚才有点混乱,一时没想起来。”起活动了一下筋骨,听着体骨骼发出的一连串劈啪声,吓到他的同时,也惊了龙芗一跳。

    为求舒适,他接着活动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反倒比刚才清醒了不少。对上龙芗异样探究的眼神,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龙芗看了看头仪器上的数据,又看了看手头上的报告。

    “体检,马上进行体能测试。”

    话音一落,龙芗便解除了位的锁扣,将秦烨连人带车推了出去。

    而另一边,龙艾正在实验室里为秦志刚注抗体,就听见一旁的警铃突然响起。瞬时放下了针管,快步来到了电脑前。

    与此同时,龙芗也从一旁的升降梯里走了出来。

    “你干了什么?”见着龙芗,龙艾披头就是一句责问。而龙芗却不问不答,径直走到了电脑前。

    刚刚坐定就被龙艾抓了起来

    “你到底干了什么?!”心底隐隐不安,看向龙芗的眼神也是越来越质疑。

    被龙艾质疑的看着,龙芗第一次在其面前露出了苦涩的笑。

    “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趁着龙艾失神片刻,按下了确认键

    秦烨一脸茫然的出现在了屏幕上,见此龙艾整张脸都煞白了。因为秦烨所在的地方说好听点是能力测试室,说难听点就是屠杀室!

    里面是一个宽大的隔离室,四周唯一的出口就是厚达十米的隔离门,这里是最为血腥的角斗场,能出去的要么是胜利者,要么是尸体。

    思及此,龙艾直接将人推开,试图阻止。

    “没用的,你没有权限。”刚才龙艾的权限就已经被她删除。

    “你……”

    龙芗瞥过视线,转而将精力集中在了电脑上

    “秦烨,等会儿我会让一只母虫和你交手,你要想出来就必须杀了他。”

    秦烨正迷糊龙芗把自己推进什么房间时,耳边就响起了龙芗的声音,然后一道刺目的光闪过,侧的墙体缓缓上升。

    短暂的适应后,朝着亮处走去,随后一间空旷巨大的房间出现在了眼前,房间的左侧顶部似乎就是实验室,因为他可以看见龙艾和父亲在上面一脸焦急。

    后墙体彻底闭合时,对面的墙体缓缓提升,随之而来的是浓烈的母虫气息。想到龙芗刚才的话,旋即做好了准备工作。

    要活着,就要杀了对方!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