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仅发表于晋.江.原.创.网

    当周仓岩满怀欣喜的推门进入严雅所在的房间时,正巧是严雅准备起的空档,眼疾手快的扯过被单盖住了自己和秦丽。

    横眉冷眼的扫了周仓岩一眼,后者立马扭头退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关门的动静,惊醒了浅寐中的秦丽,倦怠的睁眼,正好看见了严雅赤/感的背部,以及上面残留的印记。

    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起了离自己最近,开得也最为好看的‘玫瑰’,轻微的触碰,让严雅警觉,转过了头,却并不能阻止秦丽的孩童举动。

    受不了闹心的□□,严雅揪住了那双罪魁祸‘手’。

    “呵呵~”但是对上秦丽过于耀眼的笑,却又没了对策,最后只能眉头一皱,脸染醉色的嗔怪道

    “你…干嘛!”

    顺势起,反手紧握环住了眼前人,圈进了怀里,下巴蹭了蹭那消瘦的肩颈。

    “我怕是我在做梦。”

    呢喃而出的撒,让严雅无从应对,挣脱推开舍不得,顺从依靠却又心底不安,最后只能撑起那残破的理智,紧皱眉头的叹息了一声。

    紧接着,响起的敲门声,让两人的视线都落到了门上,随后各自穿戴整齐,开门的人是严雅。

    当周仓岩看见严雅时,面色中欣喜尴尬各占一半。

    “墨墨……”

    只是才叫出了名字,就被生生打断,毫不留

    “这位长官,我早就告诉你了,你认错人了。”

    严雅不愿相认的现实,让周仓岩很是受伤,俊秀的眉皱成了一团,忍不住提升音量反驳道

    “不可能!你是我妹,我怎么可能认错?!”见严雅双手环抱于没有反驳,便接着说道“墨墨,我知道你恨我们,可那一切我和哥从始至终都没有参与过!”

    辩解并没有解决掉任何误会,得到的仅仅是沉默。

    “你被赶出去后,我和哥这十三年来一直都在找你,你知道吗?”

    直到听见这句话,严雅才微微露出了一丝冷笑,抬眼看向了周仓岩

    “这位长官,我想你是思妹心切,认错了人。”不给周仓岩任何反驳的机会,继续说道“你救了我们,我很感激你,可是很遗憾,我真的不是你的妹妹。”

    耐心而冷漠的拒绝,在周仓岩的心上实实在在的划了一刀,本再说些什么,却正好看见了随后而出的秦丽,如果先前他没有看错,刚才上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少女。

    “怎么了?”询问之间,秦丽将严雅圈进了怀里,视线却毫无避讳的停留在了周仓岩上,带着几分警惕和排斥。

    亲昵的举动让严雅心中一惊,却碍于周仓岩在场不好发作,只得任由秦丽摆布,腰间时不时传来的□□,证明着后人心里的不爽快。

    “我想,这位长官认错人了。”说着伸手轻轻握住了腰上作怪的两只祸‘手’,巧妙制止后人恶作剧的同时,也让周仓岩将这份侣间的亲昵举动尽收眼底。

    于是,免不了神多了一丝厌恶,只是这份厌恶仅仅针对秦丽而言。

    接到对方不加掩饰的厌恶眼神,秦丽倒是毫无惧色,神色从容的嘴角一扬,扫了一眼,全然无视。

    “这位长官是觉得我家小雅像你的妹妹呢?还是前女友?”秦丽这酸溜溜的直白之言,听进周仓岩的耳朵里全然变了味道,而严雅则更加是羞得直想钻地洞,只是多多少少因为这句酸溜溜的话觉得既是羞愧又是气恼,最后有点哭笑不得的味道。

    “胡言乱语!”秦丽一语气得周仓岩青筋直冒,周家向来家风严正,以致周家人一个个都成了‘正人君子’,听见稍加颜色的话,只会气急而怒,仿若这些事只能私下谈及,见不得人。

    更加别说兄妹扯在一起的‘混账话’了。

    突兀的一声怒骂,直接触到了秦丽的逆毛,本就不太顺眼严雅被男人死缠烂打,这倒好直接骂她了!她还没骂人呢!

    心中不平,眼见就快吵起来的势,严雅退准备关门。

    “等等!墨墨…!”

    “墨什么墨!名字都不对就是认错人了!”周仓岩硬撑着不让关门的举动更加惹恼了秦丽,直接回击了回去,全然没了先前说笑的淡定模样。

    “管你什么事?你给我让开!”

    “让你妹!滚边儿~!”

    “你……没素质!”让人一通骂,可奈何对方是女人,周仓岩也算是完全没了回击之言,想了半天也就只能蹦出‘没素质’三个字,如果换成是男人,恐怕早已经尸当场了!

    秦丽的火爆脾气蹿出,冲动之下一向不顾后果,让严雅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因为害怕周仓岩气急出手伤了秦丽,直接快步挡在了两人中间,眉头紧皱,心烦不已的直接赶人。

    “有没有素质轮不到你来说,你救了我们,我感激,可这不代表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这地方说到底不适合我们这样的人,请你让开。”

    “墨墨,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你千万别走!”严雅一番毫不留面的话直接下的周仓岩连连退让。

    最后,抽离开,只求严雅不要离开。

    如愿关上房门后,就接到秦丽气恼的质问

    “为什么答应他?你还真打算留在这里?”

    沉默的回应,权当默认,这个答案让秦丽觉得很气愤,同时也很不安。

    “我的腿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而且你也需要你个安全的地方,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们要在这里等其他人到来。”早在没到达x军区前,她就计划,如果x军区还没有被行尸攻破,那么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留在x军区。

    只是,她怎么想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周家的人。

    “那你的腿伤一好,我们就离开这栋楼好吗?”一想到刚才的那个男人,以及喊得那么亲密的名字,她就害怕。

    即便她不知道严雅和那个男人之间有过什么,严雅又为什么不愿理相认,可谁能保证今天不认,明天就不会认?

    既然能从克成业手里救下她们,那么那个男人在x军区的权利必定不小!他能给严雅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而她却什么都给不了……

    面对秦丽如此希求的目光,严雅没办法拒绝,只能暂时点下了头。

    暂时的苟延喘息,即便如同蝼蚁,至少能让她们喘息,能让秦丽平安无事的把孩子生下来,也有可能等到其他人到来……

    与此同时周仓岩撞了一鼻子灰,怒气冲冲的下了楼,随即下了死命令。

    “把这栋楼四面八方都给我看好了!跑进去一只苍蝇,或则里面的人少了一根头发,军法处置!”

    “是!”

    严令之下,没有一个士兵敢掉以轻心,打起十二分精神,将整栋楼看得严严实实。

    很快,这个消息就在军区中传开,一三餐丰盛,和普通的居民相比,那简直就是皇帝的待遇。

    谁也不知道这楼里住着的是什么人,纷纷猜测,有说是大官,有说是高级异能者,更有说是中央下来的神秘人。

    远远注视着大楼的陈智,则恨得牙痒痒,两个黄毛丫头,杀了他儿子,如今还好吃好喝的享受着!

    该死!!

    而这一切,严雅和秦丽也并非井底蛙,什么都不知。一直按兵不动,一则是所有人都误以为她俩是普通人,那么这自然是最好。再者两个人也完全没有实力和对方硬碰硬。

    事到如今,严雅只希望能够平静的等下去,等到剩下的人66续续到达x军区,到那时她和秦丽也就不会如现在这么被动。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