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仅于晋.江.原.创.

    有些人,有些事,我们注定不能参与,不能干涉。**********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你有一世的背负,一国的责任。你说全天下的人都能负你,而你负谁也不能负了天下人。

    有了这句话,我该欣慰还是哀愁?

    半柱婆娑,半粒朱砂……

    初见如此,那便离别亦如此。

    洪渊四年,东方真攻下京都,结束了湘朝三百年的统治,统一了混乱的天下,改国号安。登基大典之,东方真成为了这封建王朝里的第一位女皇。

    当,新皇曾经的老师,女中诸葛的慕莲委婉谢绝了宰相一职,不知去处。

    而东方真得到的消息,却是崖边的一封信,以及那半盒胭脂……那一夜传闻新皇曾经的老师跳崖了,那一夜传闻新皇在崖边坐了整整一宿……

    至此之后,皇宫内院之中再也不曾提起过任何关于慕莲的事。

    慕莲缓缓睁开了眼,入眼的不是牛头马面,只是一串竹风铃。随着风吹,风铃发出了断续的铃声。

    再来就是一只黄纹猫跳到了边的凳子上,好奇的看着她,慕莲便知道自己被人救了。

    “告诉主人,醒了。”

    可接下来的事让慕莲瞬间愣住了!猫……

    说话了?

    猫口中的主人是一名绝美冷酷的女子,初见之时慕莲以为自己看见的不是人。而事后也证明了她的第一印象完全正确。

    黄纹猫口中的主人不是人,也不是神,亦不是鬼,是什么慕莲不知,而那女子亦没有任何解释。

    只是丝毫不曾忌讳在她面前运用法力,通神知鬼,这样的人为什么会住在这崖下深谷中呢?

    短短三,慕莲便能够下活动了。步出竹屋,入眼的是一片绝美之境,仿若仙境,不似人间。

    那人坐在院中,顺着猫,喝着茶,嫣然绝美。

    腿上的猫睁开了眼,看见了门口的慕莲,并未做声,转而继续闭上了眼。那人转头看向了慕莲,简单的一眼后便没有了下文。

    慕莲步向了院中,步伐略显蹒跚,慢慢走到了那人跟前略略顿了一下,便举步走向院外。

    “主人。”

    怀里的黄纹猫睁开了眼,轻声唤了一声。得到默许后,一路小跑出了院子。

    慕莲走走停停,置在这美丽的世外美景中,不知方向。虽然阳光明媚,却不见太阳,虽然,道路众多,她却不知哪条路该行。

    观棋布局却也不曾是五行八卦之术,不知对策,慕莲索在一处溪边停留休憩。

    看着静静流淌的溪水,慕莲想到了那个负她之人。往的一幕幕历历在目,所有的一切却早已经物是人非……

    就地卜上了一卦,才知那人一切安好,心中五味掺杂。但是下一秒,慕莲书中的树枝倏然折断,看着地上的卦象,泪如雨下……

    何苦…何苦…你这又是何苦呢?

    一世缘皆断,真儿,你这又是何苦?

    黄纹猫安卧在树枝上,看着这一幕,不知为何主人要救这平凡女子。而他亦无法理解主人的想留下这女子的想法。

    眼见河滩上的女子口吐鲜血,倒地不知,黄纹猫一个跃来到了女子跟前。幻化为人形,披狐裘,豹衫。一头耀眼的金发,耀眼在光之下。

    剑眉,绿瞳,俊美异常,慕莲恍惚间的一瞥,才知这黄纹猫,恐怕是一只妖。

    这么说,那人也是妖?

    带着这个疑问,慕莲沉沉的昏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却不是先前的房间。赤**处在一个木桶之中,吓得慕莲瞬间清醒。

    “哎呀!别乱动!别浪费了这么好的汤药!!”一个明亮的男声,吓得慕莲不敢妄动,转头看去,才发现不远处的木桌上摆满了药材,而一个男子正拿着药材看着她。

    霎时间,慕莲觉得羞恼……

    察觉到慕莲的羞恼之意,男子委屈的说道

    “谁叫你自己乱跑的,要不是看在主人的面子上,我还舍不得我这些药材呢!”这些可是他拼死拼活虎口拔牙给找来的!

    “好好泡着!隔着桶,谁稀罕啊~!”扭头一哼,看见了门口站立的人,顿时焉气。

    “主…主人……”惨了……

    循声看去,慕莲再次见到了那个人,依旧冷酷,依然绝美。此时此刻慕莲才发现自己从那人眼中看不出任何。

    无论是绪也罢,思虑也好。

    那人只是差人放下了一株花,便离开了。

    而那施药男子一见那花,顿时激动无比,围着那花看了不下三遍,一边儿不断赞赏一边儿不住摇头。

    末了一脸探究的看向了她,见着男子反应便猜到一二,疲倦的不愿多言,闭目休息。

    脑海里浮现的是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深居草庐之中的她,门外跪了整整三的真儿。她不懂,何以支撑着这个年轻女子如此执着。

    这天下如何,并非她的希求。她深居并不是为了出世,她学习战法兵书,五行堪舆之术也并非为了有所成就。

    她是个孤儿,师傅救了她,教了她。事实无常,十年间她学究已经胜过师傅,十年间,她已经双十年华。而后,她安葬了师傅,独居至今。

    合上挂帘,转进屋,世间的事她不想参与。

    可结果呢?结果,她依旧成了一名随军谋士,她成了天下纷争里的沧海一栗。悔,不曾有过,痛,不曾缓过。

    若真要说,她只想道一声谢……

    脸颊上轻微的触碰,惊醒了慕莲,睁开眼才瞧见是那绝美冷酷之人。

    眼见那人替自己拭泪,才惊觉自己哭了。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气氛,施药男子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屋,一脸焦急

    “主人,刹炎罗带人闯到了院前!”

    听见这话,那人站起了。从容不迫的走出了屋子,而那施药男子自然紧跟其后。

    慕莲思虑半分,便起批了件单衣步履蹒跚的跟了上去。

    刹炎罗?

    这名字似乎在哪里看过。

    出了竹屋,转过亭廊,见到那所谓的刹炎罗时,慕莲忆起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

    书上。

    她曾在书上见过这神话里的人物,天上的战神,杀戮成,勇猛异常,天上众神无人不畏,亦无人克敌。

    震惊的同时,慕莲发现对方看见了自己,狠利的眼神看得慕莲双腿发软。

    “哼!我当你摘了神花救谁,原来是救一个凡人!”

    听见刹炎罗的话,那人没有作答,侧耳交代了那黄纹猫一两句便准备转离开。

    “安浊!别想用只小花猫打发我,你偷了我中神花,连句道谢都没有?”刹炎罗气的不轻,浑赤炎腾升了一圈儿。

    听见刹炎罗的话,安浊停下了脚步,但是却没有任何话,斜睨了一眼半空中的刹炎罗便徒步回房。l3l4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