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与此同时,密林深处一个人昏睡在血泊之中,暗黑色的血液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但是这一幕并不足以让人惊愣住,真正让人惊愣住的是那不断聚集而至的变异行尸,挥舞着翅膀,一只又一只快速靠近继而相互嗜杀,飞溅的血液将整片树林染成了血色,一声声颤人心扉的尸吼此消彼长,不绝于耳……

    然而让人惊奇的是,如此恐怖的生物,似乎全都没见着那倒在血泊中的人,能见到的仅仅是为同类的对方。不断有进化行尸倒下,又不断有新的行尸加入。残肢断臂堆砌成山,乍一看尸横片野,而躺在血泊中的人反倒显得不合时宜,突兀的很。

    杀戮持续了一天一夜,当朝阳初升时,密林深处的景象宛如炼狱………

    树木被黑色的血液浸染,如同一张宣纸被滴落了一滴墨,逐渐扩散、侵蚀从里到外一点一点向外延展,随着一阵风刮过,枝叶凌乱的飞舞,从摇曳曼舞直至疯狂肆掠,风停了,而飞舞着的枝叶却愈发狂躁,转眼之间便已经鞭至血泊中的人儿。

    可就在这转瞬即逝的一刹那,地上满布的血液腾空而起,瞬时壁挡下了这一连串的攻击,接着空气里弥漫出了一股头发烧焦了一般的臭味,并且伴随着油煎排时的兹兹声,刚才攻击的藤蔓不稍半分钟纷纷掉落到了地上,随着藤蔓的掉落,方圆半米之内的植被瞬间萎谢枯死。

    也就在这时,血泊中的人睁开了眼………

    一双只见眼白不见眼仁的眼睛,显得空洞而毫无生气,人在睁开眼的那一刻,周围躁动的枝叶瞬时安静了下来,就连厮杀中的进化行尸也停了下来。人被暗黑色的血液簇拥着做起了,当那张脸缓缓端正时,先前空洞的眼白早已经然无存,正常的眼仁眼白,透着绝对的霸气和至高无上的威严,嘴角似有若无扬起的弧度更显得整个人邪魅而张狂!

    缓缓呼出一口气后,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直至肺中充满了空气才肯罢休,似乎这一呼一吸就能用尽一生……

    “味道还是那么粗劣……”透着霸气的冰冷声线,足以让人浑打颤,匍匐在地,似乎这个声音发出的没一个音节都无法让人反驳与质疑。不需一言一语,暗黑色的血液将人整个扶起了,似乎这一团暗黑色的血液就是绳线,一端连着这个人,而另一端不知道控在谁的手中。

    就这么,整个人如同提线木偶,一步步踉跄而晃悠的走向了进化行尸,这一举动惊得进化行尸纷纷逃散,似乎这个连路都走不稳的‘木偶’就是个遥控炸弹,谁要靠近就会死得死骨无存!

    这一点不用想不用猜,本能所具有的的恐惧会告诉你,此时此刻做什么决定最明智。

    俗话说得好,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当一只进化行尸因为慌不择路而出现失误时,就已经注定了自己的下场。顷刻间就被暗黑的血液缠住,断掉四肢与翅膀,无处可逃,光秃秃的人体躯干与一颗不断撕咬反抗的头,让人不骨子里开始打颤……

    然而被暗黑血拥护着的人却是一脸兴奋,目露的全是嗜杀嗜血的神色,这个人有着秦楠的面容,却完全不是秦楠,是一个恶鬼?还是一个魔鬼?!

    这一点,昏睡中的秦楠并不知晓,她只记得自己在剧烈得难以想象的阵痛中失去知觉,然后听着脚步声醒来,但是所处的地方异常陌生!搜刮所有的记忆,也找不出丁点印象,一片纯白的房间,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面,白色的地板,感觉到的只有密闭和冰冷。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听声音不止一人,三人?四人?啊~足足有十个人……

    她躺在上,努力回忆,试图找到一丝线索,却完全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被锁着……

    即使她想动动手指都成了奢望,双臂交叉,她就如同精神病人,被绑缚在了冰冷透着金属气息的上,想挣扎,却使不上一点力气,注意到旁边挂着的点滴,大概这就是为什么她没有力气的缘故。想到这里不觉得好笑,没想到麻药对行尸也有效果……

    那么……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什么人抓她来这里?为了什么?

    接连提了好几个问题,但是每一个问题都摸不着头绪,即便有了可能的猜想,却害怕万分不敢深想……

    “哗哐。”

    电子门倏然间打开,十个穿着白衣大褂的人陆陆续续进来,随着这群人的进入,浓郁的香也随之而来,其中夹杂着不少奇怪而陌生的气味,但是让她无法集中注意力的还是那浓郁的香!这是她从来都不曾闻见过的香!不是鸡鸭鱼,更加不是人

    是什么?!

    她能感觉到自己饥肠辘辘,啃咬和吞咽的**让她逐渐疯狂,原本使不出办分力气的体,此时此刻却扭动挣扎了起来。

    “记录。”一个中规中矩的男声响起,在这纯白而空的房间里显得刻板而毫无生气。

    随着男人的声音,旁边一个瘦小的人开始翻开手中的笔记本,准本记录。

    “9号试验体,生命特征正常,对食反应剧烈,丧失理智,进行第二阶段实验。”说着抬手一挥,两个年轻男子就端着铁锅一步步走向她,她知道铁锅里就有着那让她垂涎三尺的美味!疯狂的扭动,让铁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就好似燃烧着的引线,给整个房间涂上了一层紧张的气息。

    很快这样紧张压抑的氛围压得两个年轻男子喘不过气,端着铁锅停在了病不远处,慑慑发抖不敢再靠近,这一举动自然引来了为首男子的不满,厉声喝道“干什么?!想成为试验体?”男子的话似乎更具威胁,让娘个年轻男子浑一哆嗦,面色铁青。

    端着铁锅咬牙朝她走来过来,在对方眼里,她似乎很恐怖,恐怖得根本无法被束缚,即便她确确实实被锁在病上。

    就在她以为自己无法动弹时……

    惊异的变动突然发生了!

    就在两个年轻男子端着铁锅走到她前时,她的体开始毫无自主的开始了剧烈的扭动挣扎,最终连人带侧翻在了地上,这一幕发生得突然,本就恐惧万分的年轻男子更加被吓得呆立在了原地,手上一松,整个铁锅应声而落。

    随着铁锅的掉落,她才心惊的发现里面装着得是什么……!

    刺目的鲜红色,在这纯白的空间里显得那么的醒目,一个个带着胎衣的新生儿翻倒在了地上,其中绝大部分还尚有气息!!

    这一幕比任何场景给她的冲击都巨大!

    一瞬间,她的思绪彻底乱了!可她的体却明确的开始了行动,舐了一口流到跟前血液,顿觉饥饿感被安抚了一下,双手一阵用力,轻而易举获得了自由。

    随着她双肢获得自由,男子中规中矩的声音再次响起,没有一丝混乱,镇定自若,似乎这样的况早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气定神闲的让人打开电子门,准备抽离开,那两个年轻男子见此立马绕道跑回,跑在最后的那个却被地上的血液滑到,整个人后仰摔在了婴儿堆里,正好和上半得到解放的她四目相对……

    男子噤若寒蝉,整张脸都煞白了,还未来得及喊出一声,随着一道劲风,整个头颅就不见了踪影,速度和力道让血液在失去头颅的那一瞬间没有喷而出,也就是这一瞬间,电子门开始缓缓关闭,临末了对视上了为首男子的那双眼睛,熟悉万分……却又陌生得很。

    随着电子门的万全关闭,带着气的血液喷而出,如同一座腥红的喷泉。

    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病上躺着得不是她,是谁?她不知道,因为她看不见这人个人脸,也无法支配这个体,她就好像一个飘忽着的灵魂,以主角的视野看了一场电影。

    唯一让她记忆深刻的是这个人的手腕上带着一个金属圈,上面刻着一个黑色的阿拉伯数字————9。

    回忆起那个男人开口说的话,9号实验体?

    男人的体很快倒下,而9……则轻松的挣脱了束缚,站起了。洁白无瑕的体,有着女子该有的完美形态,姿妙曼却j□j,在布满监控摄像头的房间里,9的举动自然优雅,反倒显得那些坐在显示器前的人,以及围在房间四周的人低劣而无耻。

    对地上的食物不闻不问,9漫步走到了一面墙,虽然看不见外面,但是隔着这面特制玻璃站着的,正是那个为首的男子,两人四目相对,末了9将手上染血的铁管微微用力,刺穿了玻璃划破了男子的脸颊。

    这一幕瞬间让房间外的几人炸毛,拉着愣神的男子就往第二道庇护口跑去,空的楼道里响起了一声声警报,紧接着一道道防护闸门紧急闭合。

    就在所有人都忙着封闭掉这个空间时,9一洁白,没有染上一点一滴的血液,走到了电子门前,轻轻一脚就破掉了电子门,楼道里早已经弥漫着浓烈的特质麻药,就算不呼吸,仅仅是暴露在这样的环境中,透过皮肤还是能麻醉目标。

    (快捷键:←) 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