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对司徒婉治疗安琳这件事,秦烨并没有反对,因为她知道司徒婉虽然人不怎样,但是医术却算得上好,毕竟,是医科大的高材生。******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大巴被改造成了临时手术室,至于感染的风险仍旧存在,下决定做手术的是秦楠,在下决定的时候,秦楠连一个眉头都没有皱,对安琳的态度就好像对待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同伴。这一幕自然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了疑惑。

    虽然,两人的关系没有明确挑明,但是其他人又不是傻子瞎子,这点事还不至于看不出。扫了一圈周围人的神色,无一例外都是疑惑,甚至于还都露出了担忧的神

    是的,所有人都没有忘记,安琳是怎么受的伤,而很明显伤安琳的绝不是秦楠本人,而是其他东西!

    是什么……?

    他们需要知道!

    这场突如其来的审判,是秦楠料想到的,却也是她最为难的。

    “烨,不要我。”在心里对秦烨郑重说道,没有威胁也没有警告的意思,仅仅是不想其他人再受到伤害。

    “你到底是不是秦楠!”严雅的话直奔主题,没有绕什么弯弯。

    而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却难住了她,回答不是,那么她是谁?回答是,也就是说做这一切事都是出自她的意愿?虽然……的确出自她的意愿,却并非她心里所想。这种感觉,就好像她的思维被谁悄悄动手修改,脾亦是如此,唯一不变的是心底的感受。

    “回答!我给你时间写!”严雅寒着脸,所处的话丝毫不留面,甚至有些咄咄人。然而,得到的回应却依旧是沉默……

    就在严雅还想说什么时,秦烨挡在了两人中间,将秦楠护在了后。

    “她是秦楠!”

    “是秦楠?你怎么证明?”严雅板着脸,并不打算退让。

    “如果她不是秦楠,我们早死了!”这一点他深有体会。

    “是,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而我想知道的仅仅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还是不是我所认识的秦楠!”说着严雅视线明锐的看向了秦楠“还有你体里还有没有其他……东西?”

    严雅的问题问进了每个人的心里,他们围着秦楠不就是为了搞清楚隐藏在秦楠体里的东西是什么吗?

    “小秦,伯母知道你…重视安琳,绝不会做出伤害安琳的事,所以,你只要告诉我们当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是不是被什么困住了,完全无能为力!”夏母的话说得很直白,尽可能的在为秦楠寻找过失的理由。

    然而,这一番对持和谈话结束后,回复众人的依旧是沉默。

    就连秦烨都忍不住在心里咆哮道

    “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你至少告诉我啊!”

    秦烨的话让她无言以对,因为,此时此刻她也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当初的自己……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安琳下得了手,更加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对眼前的所有人都燃起了浓烈的杀意!这些人都是她的亲人,然而心底却不断涌出杀意,秦烨的话变得聒噪,母亲的话变得反感,而严雅的话则让她感到愤怒!

    抬眼看了一下大巴,她知道自己留下来只会让所有人处于绝对的危险中,而刚才严雅的话也提醒了她一点,那就是她体里……还有其他东西……

    “烨,柳叶,保护好大家,不要为难严雅,替我照顾好安琳,听她的话。”

    随着秦楠的话越说越多,秦烨知道这写话绝不是什么好话!刚想转抓人,人却早已经闪出了包围圈,上了大巴车顶。

    “j……你给我回来!”秦烨怒吼一声,连忙追了上去。

    见秦烨追上来,只能透过车顶的大洞匆匆看了一眼还在手术中的安琳,一咬牙全速跑进了路旁的山林。

    秦烨一路追着人进了山林,却被秦楠几个闪就甩下了!

    一下子整个人都迷茫了,像一个迷了路的孩子在山林里不断转悠,不断怒吼,最后呜咽了起来……

    当秦烨只回到车队时,手术已经做完了,而且手术很成功,现如今只等安琳醒过来。对严雅秦烨给足了白眼,和柳叶对视一眼后便各自准备了起来,秦楠把保护众人的责任交到了他两手上,这份信任和决定就已经证明了那个沉默不语的人到底是谁!

    可这样的事,他两却无法挑明。就算亲人接受他,其他人呢?对行尸的恐惧会让人改变,对行尸的仇恨也会让人改变!

    其中最让他担心的莫过于严雅这个女人,心机,他比不上。头脑,他也比不上!

    再加上秦丽那丫头被这个女人耍得团团转,为了活命,为了安全,他敢断定严雅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想到这里不背脊发凉,如果严雅早就发觉了他们的份,一直沉默不语完全是因为顾及,而这样一步步利用众人将他们走,显然更加安全……

    这一设想,秦烨只觉得整个人都掉进了冰窟窿!

    何止彻骨之寒!

    咬紧牙关,满目狠利,一股杀意油然而生,却在他握紧拳头的同时响起了秦楠临走时的话……

    ‘……不要为难严雅……’

    为什么?如果真如他所想,表姐不可能看不出来,如果看出来了,为什么让他不要为难严雅?眉头微蹙,将秦楠临走时的话来来回回反复揉捏,醒悟的同时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表姐恐怕是怕他根本不是严雅的对手,难怪让他听安琳姐的话,保护众人。

    一切只能等安琳姐醒来,才能找到对策!

    接下去的两,队伍都原地休息,为的就是让安琳能够尽可能的得到休息,这两的时间离,严雅能清楚的感觉到周围人对自己的冷淡和疏离,看在眼里的同时也记在了心里,尽可能的和其他人避免接触。看尽世间冷暖,人百态,这样的事在说出那些话时就已经料想到了。

    趁着空闲,看了看路旁秦楠消失的山林发了一会儿呆。

    “吃点吧,你都两餐没吃了。”秦丽从衣兜里拿出了半包饼干,将一杯水和饼干一起送到了严雅面前。

    “谢谢啊~!”对送上门的食物严雅倒是没有半分拒绝的意思,毕竟,她想活着!吃着饼干,才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你这么拿东西给我,被你哥发现了可就惨了~!”自从秦楠走后,食物和水采取了定点定时的发放,一方面食物紧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食物。

    只是,在这群人里除了她和华胜涵是个外人,其余的几乎都是带着血缘的亲人,司徒婉四人完全没有发言权,而华胜涵对此也没提出异议,所以这个决定就这么定了下来。

    这两次都是因为一些事,时间过了,她没有领到,而且她也想不出有谁能帮她代领……

    “没事,少了这点饼干,饿不死人!”说道这里,秦丽的口气明显不悦,不用猜也知道两兄妹闹过矛盾,至于为了什么,既然秦丽没说,她又何必捅破?终究是感笃深的两兄妹,怎么可能为了她就闹得分崩离析?

    多多少少还能找点秦烨的不痛快,她何乐而不为?

    严雅的心思如何,秦丽自然没有想得那么深,也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哥哥老是这么针对严雅?就因为秦楠的离开?这不摆明了是偏心么?!

    思来想去,秦丽觉得真正让秦烨在意的还是当初被撞见的那个吻,这样的设想让秦丽觉得很心痛也很气愤……最后还有着一丝丝无奈……

    果然,还是不能接受……

    想到这里秦丽看了一眼旁的严雅,眉头紧皱思绪言表于外,不想被人察觉都难,更何况本就阅人无数的严雅?

    察觉到秦丽眼里对自己的感后,嘴里的饼干和水瞬时就变了味,吐之不忍,咽下无味………

    实现不由的又移向了对面的山林,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声,接着解决手里的食物。

    不知道秦楠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而此时此刻深处密林深处的秦楠,正靠着树休息,试图搞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可两天两夜下来,不但没有弄清楚自己出了什么毛病,反而越发迷恋上了这样独自一人的感觉,对亲人的感,以及对安琳的感都在慢慢消散……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父母和安琳于她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她甚至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没有担心过任何一个人!

    这样的结果让她害怕恐惧,就好像眼睁睁看着自己变成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对所有人的感都在消无声息的流逝,这种恐惧和绝望让她崩溃!

    她发了疯似的寻找答案,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这不是她想要的!

    不是!

    不是!!

    不是!!!

    无意间摸到自己裤兜里的突起物,才想起自己将所得的行尸结晶都放在了裤兜,回想起当初也是进食了晶体,她体才开始出现血管,原本以为是变成人类的契机,但是目前看来却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秦烨和柳叶也都有这样的血管,却独独害怕她的血液……

    等等!

    这一想,似乎就快抓住了什么,说服自己冷静下来,一点一点慢慢分析。

    在地上罗列出尽可能的猜想,一条条验证一条条划掉。

    血管覆盖完整个人,必然会进化成为前天遇见的那些进化行尸,当初秦烨是在吞食了这些晶体而差点发生进化,最后被她的血压制住,柳叶也是如此。那么,她的血必定可以抑制住这类变异病毒,是产生了抗体还是其他暂时不明。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她吞食晶体没有进化,只是会承受断骨的痛楚,看来那个过程是两种东西在互相厮杀,那么……

    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晶体的原因?还是未知抗体的原因?

    一下子,原本有些明朗的问题,再度陷入了死胡同。

    思来想去,她掏出了裤兜里的晶体,尽数吞了下去。

    是死是活……就让她看看吧~!

    作者有话要说:虐,只是目前,为了成长。

    甜,终会到来,腻死你们。

    九嬷嬷什么的~~这称呼不错(^_^)l3l4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