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在一番挣扎都无疾而终后,柳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第一次选择了认命。

    杀了她吧~,杀了她吧~,

    够了……一切都够了……这个世界她已经毫无留恋,

    从始至终,她都不曾屈服,无论是在曾经的社会,还是如今的末世。一直以来,她都不曾屈服,一份女人自尊和倔强让她站上了一般人难以企及的位置,作为一个女人,她是自豪的,也是痛苦的。因为这个社会始终将女人看成男人的附属品。

    虽然人人口里喊着男女平等,女人相较于以前地位上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改变,但是骨子里仍旧免不了被看低、被歧视。体力上不如男人,精力自然不如,除了在饭桌上酒场上背委以重任,其他的工作都被放在了备用的位置。

    不能结婚,不能有孩子,这一切都将是你职场上的克星!

    就算你最后站在了顶端,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换来的还是否定。

    ‘工作是很出色,可你看看都多大年纪了,为了工作连家庭都不要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放!全n的是放

    渐渐的在她眼里,男人、女人、同样让人恶心,应该说依附别人还自以为是的弱者是她最为反感的。她反感至极,所以她不会成为这样的人,而不成为这样的人,就只有成为强者!她做到了,自豪的同时也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可悲!

    以至于在末世,她重新被人踩在脚底,这份自豪与可悲也是她想要的所有!

    可现在呢?

    她自以为成为了强者,到头来不过是卑微而不自知的弱者!

    愤怒之后是悲痛,悲痛之后是疲倦。

    她真的受够了!这样的世界她受够了!她认输可以了吧!

    所以………

    ……………杀了她吧!

    就在柳叶决定放弃一切时,就在头颅被压迫得越来越紧时。

    “咔嚓。”

    随着一声清脆的断骨之声,头颅上的压力瞬间消失,她也瞬时跌坐在了地上,这才看见阳光之下,一个长发飘飘,纤瘦的女子正捏着进化行尸的手臂,随着那双布满血管的手动上一分,变异行尸的手臂就畸形的断裂一分。

    最后生生被拽下小臂,而在这一系列的动作发生时,变异行尸没有任何动作。

    秦楠?!

    就在柳叶心里想到这两个字时,心里同时想起了冷冽熟悉的声音。

    “别动,看清楚。”

    说着秦楠斜睨了一眼瘫坐在地的柳叶,接着将视线转向本能恐惧着她的进化行尸。

    接下去的时间,对柳叶而言终难忘,她看着秦楠将进化行尸一点一点撕成碎片,如同撕碎一个纸糊的人偶,没有费一点精力,最后独独留下了那颗完整的头颅,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行尸还是活着的。

    接着秦楠将这颗活着的头颅放到了柳叶面前

    四目相对,柳叶才第一次见到那张帽子下隐藏的是一张怎样的脸。没有惊世的容貌,也没有丑陋不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脸,若是没有那些覆盖的血管和惨白的脸色,本可以是一张美丽的脸。可偏偏被这些血管覆盖,惨白的脸色和那双如同画上去的一双眼,让秦楠看起来并不像一个人,却又不能说想一个鬼。

    柳叶只能想到一个词

    不人不鬼。

    一瞬间,有些揪心的痛苦。

    “放弃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下次,想五马分尸对手,不用迟疑。”

    这一句话,让柳叶无语凝噎,捂着嘴失声痛哭,将这一生都压抑着的委屈和脆弱彻彻底底的宣泄了出来。对眼前这个再次救了自己的女人,柳叶的心里除了感动和敬佩,更加多了一丝依赖。

    下意识的跪伏在了秦楠跟前,直到举动做出,柳叶才察觉自己的举动是多么的夸张,而内心的想法又是多么的荒唐!

    因为她此时此刻想到的是臣服二字。

    对于柳叶的举动,秦楠并没有露出意外的表,对这样的举动,甚至没有一丝疑惑或则是反感。起看向了远处还在苦战的秦烨,眨眼之间行至其跟前,干净利落的结束了战局,准备收集行尸大脑里的晶体时,才发现躺在高速路上的那具进化行尸的晶体已经碎掉了,奇怪的是……并没有外伤。

    看着地上的行尸,沉默了一会儿。

    “烨,上车,去镇子里的医院拿些东西。”想到可能的况,眉头紧了又紧。

    三人连忙上了一旁的皮卡,这才发现谢舒虽然活着,却也离死不远了,三人都没想到份会被谢舒发现,带着人回去就肯定会是一个威胁。

    就在秦烨和柳叶将视线移到秦楠上时,后者直接抽出短刀,刺进了谢舒的心脏,从始至终没有变过丝毫脸色,这一幕让秦烨和柳叶同时感到了心惊胆颤!

    因为,他们两都没感觉到秦楠上散发的杀气,甚至是杀意!

    上了车之后,秦烨和柳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两人都能感觉到秦楠和以前不一样了,无论是手还是……想法。

    可真要两人说出不同,却又不知道怎么表达。

    只是知道,不同了。

    是的,不同了……一切都不同了。

    望着车外荆棘丛生的镇子,回忆起自己迷失掉本的那一瞬间,她迷失了,而她体里的什么东西却活了,一个了解她所有,她却不了解的东西。或则,那本就是她………

    所以,她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那些事她做了,那些话她也说了,说不是她,因为她心里希望的并非如此,说是她,则是因为做着一切时,她都清醒无比。

    她知道秦烨是谁,可在她眼里秦烨连站着和她说话都是对她的亵渎,所以,她废掉了秦烨的左臂,即便在她心里对这样的事时如此抗拒,可她还是做了。她也知道柳叶的跪伏意味着什么,可她却感觉不到一点违和感,似乎这样的跪伏理所应当!

    她是秦楠,又不是秦楠。

    然后,她知道自己变了,一双无形的手悄无声息的将她改变了………

    拿完医院里的绝大多数药品以及一些食物和水,三人重新全速驶向了高速公路,循着安琳一行人追去。

    与此同时安琳一行人在察觉行尸没有追上来后,就停了下来。不久之后,大巴也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双方都默契的离了一段距离,谁也没打扰谁。

    刚才在逃跑途中,食物和水几乎都遗失了,而且每个人都惊魂落魄,后怕连连,严雅在发现谢舒没有被带上时,便知道机会渺茫,甚至连秦楠四人能不能回来都不敢确定。

    而安琳……脉搏已经变得很微弱了,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断掉……

    想到这里,严雅一咬牙,走到了大巴前。

    “你们谁会医术?”

    好吧~!她已经是慌不择路了!

    “我…会。”

    举手的是司徒婉,严雅在脑子里所搜了一边,知道眼前这个邋里邋遢的女人和秦烨似乎认识,但感觉上关系很僵,自然多了一个心眼儿

    “你想要什么?食物?水?”

    听严雅的口气,司徒婉埋着头扯了一抹苦笑,摇了摇头

    “不用了。”

    见对方活菩萨的举动,严雅可没半点高兴的样子

    “算了吧~!你还是说点什么吧~!省得我用得也不放心。”

    一方面这女人和秦烨有矛盾,依着秦烨大咧咧的子不是特别逆毛的事,不会太过计较。另一方面,她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而这样的末世这样的境遇,怎么可能不利用。

    所以,她并不是很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可是安琳的况又特别危急,若不是现实况如此,她也不会做这个决定。

    虽然话说得很直接也很伤人,摆明了不信任,但是司徒婉却并没有怎么在意,因为她的确没有任何的恶意,想着自己不要点什么对方可能并不会让她帮忙,便随口要了些食物和水。

    严雅带着人来到了安琳边,朝着秦丽递了一个眼神,后者意会的将弓弩对准了司徒婉的后脑勺。

    感觉到后脑被什么抵着,转头才看见是秦丽举着弓弩,而与秦丽相视的一瞬间。

    “司徒婉!?”一声惊呼,不但秦丽本人觉得惊讶,连被认出的司徒婉也感到了惊讶,连忙低头转过了子。

    听见秦丽这一声惊呼,严雅有些头疼的将人拉了一把,示意其继续工作。被严雅这一拉一指示,秦丽撅着小嘴明显很不乐意,但还是乖乖举起了弓弩,只是看着司徒婉的后脑勺,想不通为什么会在这里遇见!难道说,哥已经知道了?!

    这一想,秦丽不由的张大了嘴,但是很快又恢复了。

    司徒婉认真将安琳检查了一下,没有仪器只能大概估摸

    “这样的况,可能是伤到内脏了,但是没有仪器,我也不知道具体伤到了哪里,程度如何,如果要动手术,就现在的况而言,很容易感染!”

    好吧~!这样的结果严雅是料到的,果然要动手术!

    可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上哪里去找手术用具和安全的地方?!

    就在严雅为此苦恼时,秦楠一行人正好带着必需用品赶到。l3l4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