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在秦楠三人进入金观镇半小时后,安琳才打开了车门,女孩儿也早已经停止了吵闹。

    “你好,我叫安琳,是这个团队的队长。”

    女孩儿抬眼看了安琳一眼,紧接着转过了视线漠视掉了这个问好。

    见对方如此,安琳也就放弃了接下去的询问,只是默默留意着这个女孩儿,女孩儿体异常的消瘦,甚至可以用瘦骨如柴来形容,拷在手脚上的铁链,似乎微微用力就能将那双纤细的手臂折断。看在眼里安琳的视线不由的沉上了一分,瞥过视线看向了金观镇,心里的担忧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增加。

    见安琳转过,女孩儿的视线也转向了金观镇,交握的十指不安的紧了又紧,眼里的担忧之色并不比任何人少。

    为了等待秦楠一行人,安琳示意所有人原地休息,放哨的任务自然交给了秦丽。就在所有人放松休息的时候,在车顶放哨的秦丽却紧张的皱起了眉!马路的另一边是广阔的田野,田野边就是树林,而此时此刻从树林里陆陆续续走出了不少行尸,看样子数量庞大,而且一路朝着他们走来!怎么会这样?

    与此同时坐在车子里的女孩儿也一反常态,拖着小臂粗的铁链跑到了安琳跟前,面色正经的说道

    “快离开这里!有很多行尸朝这边来了!”

    女孩儿的话明显让安琳觉得不解,就在这时秦丽也跳下车顶证实了女孩儿的话,的确有大批行尸朝他们来!听完秦丽叙述的大概况,安琳微微皱了眉头,思虑着如何是好,若逃离那么无异于将秦楠一行人抛下,真真问她心底的打算,她的确放不下秦楠!

    可现实况又只能带着所有人撤离!沉默了半晌后,安琳咬牙说出了决定。

    “离开这里。”

    “等等!我哥他们怎么办?”秦丽听见这个决定,毫不犹豫的问出了口,难道就这么放下他们不管了?!

    “我去通知他们。”

    安琳给出的答案自然让所有人都感到吃惊,夏家二老首先就站出反对,理由很简单,安琳进去无异于自杀!变异植物和变异动物他们都见识过,是怎样的恐怖没人比他们了解!而他们能侥幸活下来全靠秦楠和秦烨!

    “安琳,伯母知道你担心,在场的人也都担心,可是你这个决定实在太不切实际,想想其他法子!”说到这里夏母的心也是一直悬着,里面的人一个是她的侄子,一个是……总之,两个人都是她的心头!说不担心骗得了谁?

    “对啊,安琳姐,想想其他法子!”秦丽也知道自己刚才太过激动,这一下子倒有了一丝愧疚,安琳姐怎么可能放弃哥他们呢?!焦急之下秦丽开始搜寻严雅的影,从刚才起就没听见这人发表意见!这一找,正巧看见严雅面对着金观镇发呆,想也不想就上前拽了人一把。

    自然接到了严雅的白眼,顿时火大,刚想开口,却被对方抢了先机

    “话说为什么这群行尸千里迢迢的朝我们走来?”他们待在这里的时间也就不到一个小时,如此凑巧碰上尸群大迁移,又如此碰巧停留了下来,又如此碰巧被尸群察觉到了气息?不觉得又太多的巧合了吗?看着安琳很明显后者和她一样对此充满疑惑。

    就在此时,一辆大巴驶入了众人的视线,看见远处驶来的大巴,安琳立马示意所有人做好准备,秦丽跃上了车顶,借助枪上的瞄准镜发现开车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而严雅也闭目查探了一番,缓缓说道

    “一共五人,三男两女,年纪都在二十到三十的阶段。”接着严雅的话,秦丽说道“除了开车的人有一把手枪外,并无其他武器。”

    听完两人的报告,安琳看向了金观镇,接着看向了严雅

    “你觉得这些行尸是被金观镇引来的?”说着安琳脸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担忧,只因牵动她心的人正在这金观镇里。

    “你们看见那边的工厂了吗?”顺着严雅手指的方向,众人看见了蓝瓦白墙的工厂“那里是h市最重要的制品企业,集饲养、宰杀、生产、外销于一体的大型有机食品生产基地,可这么多食的地方却没有一点变异植物覆盖,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因为工厂位于金观镇后方,能看见的区域也仅仅是一小部分,基本上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金观镇的惨状所吸引,很少会有人注意到后方的一小块区域。现如今被严雅指出,倒也的确让人惊奇,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的确太干净了。

    “假设这些变异植物故意留下这么一块肥,那么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行尸靠近,变异植物也好,变异生物也罢都会有源源不断的食物。”严雅大胆的猜测让人心惊,安琳的脸上再也无法出现笑容。因为严雅的猜测如果属实,那么这金观镇里的变异植物绝对不好对付!而能活在这变异植物下的变异生物则更加麻烦!

    严雅看着安琳脸上笑意全无,眼里担忧不已,不转头看向了荆棘丛生的金观镇,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声。

    “上车!所有人都不要发出一点声响,直到尸群经过!”

    随着安琳一声令下,谢舒被抬进了皮卡车里由华胜涵照看,严雅和秦丽则进入了女孩儿所在的车子,秦志刚护着自己的妻子和小安,安琳自然还是和夏家二老一起,关上窗户锁上车门,尽量压低子。

    好在除了皮卡之外,其余三辆车的窗户都是墨色,倒也不容易被外面看到,华胜涵脱下衣服将车窗挡住后,将谢舒藏在了后座,自己则藏在了前座。

    严雅一坐进车里就散出精神力查探,行尸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大巴里的人明显也注意到了尸群,远远的就停了下来,熄火静观一切。大巴是豪华的旅游大巴,看到这里严雅不嘴角轻扬。秦丽看着旁边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眉头紧皱,最终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我哥是不是很危险?”

    听见秦丽的询问,改查探得也都查探完了,严雅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双眼微微一沉,点了点头,余光一瞥,见秦丽一脸担忧,语锋一转,面带笑意语气轻松的说道“不过,应该能活着。”

    “什么叫应该啊?!”这样的揣测自然让秦丽无法接受,整颗心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我哥不会有事的,对吧?”

    接到秦丽期待的眼神,严雅沉默了一会儿,也就在沉默的空瞥见一直行尸晃晃悠悠出现在了车前,眼神一凌顺势就拉着秦丽躺下了,未免发出声响还刻意捂住了秦丽的嘴。这一拉一倒秦丽整个人就倒在了严雅的怀里,刚想反驳就接到了秦丽的示意噤声眼神,这才注意到尸群已经接近了她们。

    行尸的听觉异常灵敏,所以每个人都紧绷神经,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时间在这一刻流的异常的缓慢,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一分一秒的度过,尸群并没有停留,如严雅猜测的一样,往金观镇前进,通过异能,秦丽能看见外面发生的一切,但凡靠近金观镇的行尸都会被周围隐秘的变异植物拖走,虽然拖走的数量只是凤毛麟角,但是也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而这些行尸却并不会因为同类的遭遇择道而行,就如同被传送带运输的废铁块,根本就不在意迎接自己的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

    即便是行尸,可还是有着人类的模样,这一幕幕惨状看的秦丽浑哆嗦,恐惧不已。她怕,怕自己也会变得麻木无感,也怕秦烨会有这样的下场!更加害怕自己会像谢蕾一样……

    感觉到怀里人的颤抖,严雅心烦的皱起了眉,心里莫名的焦躁感让她觉得心烦不已,不用想也知道秦丽是因为好奇观望车外的景被吓得如此,想告诉对方没必要如此恐惧,可有偏偏是行尸当道的阶段。

    尽管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焦躁,却没有深思的打算,只当心里的焦躁是自己不愿被人亲近,而心烦则是因为秦丽白痴的举动。直到怀里人害怕得将整张脸埋在了她的口,心跳漏了一拍,才惊觉一切都不如她所想的那么简单……

    举起的手缓缓落下,轻拍颤抖人儿的背心,无言的安慰让她耳垂微微发烫,感觉到秦丽想抬头看来,索转过了脸。

    原本想掩盖心的转脸,反倒将自己微微染红的脸颊和耳垂表露无遗,虽然本人毫无察觉,但秦丽却将严雅羞涩的模样尽收眼底,微微一愣的同时,忍了忍还是没能忍住,扬起嘴角差点轻笑出声,先前恐惧的思绪一瞬间烟消云散,比那无声的安慰来的更具效力。

    借着余光,严雅知道自己的掩盖反倒漏了马脚,若不是行尸当道,她绝对一脚踹飞怀里的人。

    然而此时此刻秦丽就是猜准了严雅不敢有所动作,索决定将当初所受的耻辱尽数偿还,不是很拽的强吻她吗?不是冷漠绝的当她什么都不是吗?不是常说她是白痴脑残女吗?这下子,看谁拽!

    打定主意,秦丽的动作明显开始不安分了起来,论胆子面对行尸什么的秦丽也许还会打个颤,但是面对严雅则完全谈不上胆怯,一直忍着不采取报复,究其原因也是因为严雅的危机意识太强悍!自己完全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每每想到此秦丽都是怨愤连连,每次吃亏的都是她,为什么那个作恶的人却能事没有?!

    偏偏这些亏她都没法子找人抱怨,于是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只能忍了!

    可现在………哼哼~!外面就是行尸,量严雅也不敢做出太大的举动,被她压着难不成还敢把她踹下去?

    不得不说这一点秦丽还是猜的相当准的,同时也让严雅心惊眼前人是有多么的记仇!又是多么的脑残加白目!谁会挑这么个特殊况报复啊?难道就不怕惊动行尸葬尸口吗?!

    如果严雅问出口,那么秦丽只会毫不犹豫的回答

    是的,她不怕!

    因为她知道机会难得~~!

    当秦丽反手一握将严雅的手腕紧紧锁住的时候,后者就知道况不妙,转头冷眼看向一脸得逞的怀里人,却没办法退后者半步,死死的瞪向秦丽,却收到对方挑衅的眼神。

    比力量,显然严雅的战斗力极近零……微微挣扎一下,就能感觉到对方力量上的强悍。倔强的格让严雅不愿就此认输,空下的另一只手直接就摸向了别在腿上的短刀,却被秦丽抢先一步抽出了短刀,把玩儿着短刀将其轻轻放到了前座,即便严雅伸手想拿,距离上也刚好差上那么一公分……

    故意的!

    愤恨的瞪了秦丽一眼,照旧收到对方挑衅得意的回应。

    看着严雅愤恨脸红的模样,得意的笑开了花,眼里的人也慢慢变得越发让人惊艳,也许从来没见过那张面瘫一样的脸红过,细下一看倒真的让人觉得惊艳,因为气恼而微微起伏的口,莫名的染上了一股未知的绪,弄得原本得意洋洋的心境也发生了变化。

    报复?

    虽然她心里想着报复,可她要怎么报复?难道骂回去?还是……想到先前被强吻的一幕,心跳乱了,霞染双颊,视线不由的看向了那张唇瓣……

    注意到秦丽的视线,严雅整个心都悬了起来!等等!

    这白痴女在想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俗话说的好,得罪什么人都可以,不要得罪女人~~

    今天的又晚了。。。。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