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三人一路杀进金观镇,路上也证实了她的猜想,行尸对柳叶也产生了恐惧,对于自己体的变化,柳叶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看着行尸对自己畏缩后退,一时间满心疑惑,举起的手也停在了半空。看着畏缩恐惧的行尸,有那么一瞬间,柳叶觉得眼前的不是狰狞恐怖的行尸,也是一个会有恐惧的生物。

    见柳叶下手迟疑,秦烨直接一刀将行尸的脑袋削了下来。

    “你在想什么,”

    秦烨的话唤回了柳叶的思绪,一时间无言以对。说什么,难道说她对行尸起了怜悯之心?说到底这些成为行尸的都是弱者,和他们有什么不同?他们也是弱者!被背叛、抛弃、陷害沦为行尸!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一具会思考的行尸走

    “说到底……我们和他们有什么不同?”柳叶看向秦烨,迷茫困惑的问道。“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弱者也都是行尸,为什么我们要互相残杀?”

    柳叶的话让秦烨皱起了眉,为什么?能为什么?他有家人!就算他是行尸,可他的家人不是!就在秦烨开口作答时,秦楠开口了

    “我们和他们的不同?”

    秦楠的开口,让柳叶将视线转向了秦楠那张藏在帽子下的脸,虽然看不见那会是怎样的一张脸。

    “如果真要说的话,大概是思想不同。”

    “思维不同?”这话什么意思?

    接到柳叶不解的视线,秦楠并没有急于作答,而是继续一步步杀进金观镇。

    “行尸有没有思维,这一点谁也不知道,有或没有,不过是针对人类的思维而言。所以,我们和他们无法沟通,充其量也只能说他们没有人类的思维模式。”这个观点很疯狂,甚至像一个精神病人才会考虑到的问题,但她觉得并不能说明没有这个可能。

    “这又能证明什么?”对于秦楠的观点,柳叶不打算立马反驳,至少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如果秦楠这个观点是对的,那也就意味着这世间万物都有着自己的思维,只是无法沟通,所以人类便一直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没有思维的。

    “证明我们和他们根本就不同,既然根本不同,那么为什么要怜悯?”说着,一刀刺中行尸的大脑,不带丝毫感“我只知道他们对我重要的人构成了威胁,那么我就杀。”

    见柳叶不言一语,秦楠才开口略带嘲讽的说道

    “如果你要怜悯,那么用尽一生也怜悯不完,且不说你为人是杀掉了多少生物,就是你成为行尸,又吃掉了多少同类?多少人类?”

    听见人类二字,柳叶很明显的露出了反感的神色,开口反驳

    “人类?人类不过是自以为是的生物!”

    听见柳叶这话,秦烨皱起了眉,在心里喊道

    “姐!”

    听见秦烨话,她也知道秦烨在担心,看向柳叶的眼神,不由的微微一沉。她知道柳叶遭到过什么样的待遇,心里的仇恨又是多么的强烈!因为她也曾如此,仇恨着所有!若不是安琳,她也会和柳叶一样,是安琳拯救了她,将她一点一点从黑暗里拉出。

    见秦楠沉默不语,柳叶不解的开口问道

    “怎么不回话了?”

    被她说中无法开口反驳?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不到一丝胜利,反而越发的烦躁。

    “既然你那么笃定自己的观点,又何必这么着急听到我的反驳?”其实,柳叶是一个善良的人,若不是善良的人怎么会对着行尸产生怜悯?又怎么会纠结这些看似无聊的问题?见柳叶无言反驳,她重新转过视线看向了不远处的金观镇,一具具行尸,毫无目的的走着,啃食腐,吞食同类。

    现如今,无论人类还是行尸都在拼尽全力的让自己存活,这是自然法则,弱者不想被淘汰,就只有打破自的极限,无论用什么方法。

    “其实在你心里有答案,何必要我说出来?”

    留下这句话后,她不再停留杀进了行尸堆,而秦烨看了柳叶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跟了上去。

    看着两人砍杀的背影,柳叶皱起了眉,答案?

    她心里有答案吗?她心里有的只有恨只有怨!但是每每当她满心恨意时,耳边就会响起秦楠的话

    ‘其实在你心里有答案,何必要我说出来?’

    轻哼一声,闭目深深吸进了一口气,腐臭,异味,血腥,草香,土香,万事万物的气息随着这一口气息,统统进入了她的脑子,她能够清楚的分辨出每一种气味,甚至能根据气味判定那具腐尸在哪里,又腐烂到了何种程度!

    这一刻,她是真真切切感觉到这个世界,已经不可能再恢复以往!

    适者生存……吗?

    睁开的眼里虽然依旧迷惑、质疑,却提刀跟上了前面两人的步伐,一刀一刀下去,渐渐变得麻木而极近疯狂!

    而此时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京都,却是一片繁荣景象,高高的城墙在一夜间将京都完整的包围起来,军队巡逻在了每一条街道,于此同时,散落在周边的四个城市也一并纳入了保护圈,城墙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环绕四个市区的城墙,第二部分是四个市区与京都相连的交通道路,第三部分则是京都的城墙。

    城墙高十米,厚五米,全都是钢筋混力土构成,如此巨大的工程却在短短两个月里的全部竣工,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蹊跷,却也都将这份蹊跷埋进了心里,祸从口出谁也不愿意为了一个念头而失去生命。城内每条街道都有士兵巡逻,城墙上也时时刻刻有士兵放哨。

    一夜之间,军部接管了一切,而当初风风光光的政客们则纷纷落马,曾经作为首脑密会的会议室,成为了军部的密会室。

    “啪~!”将手上的报告尽数扔到眼前年轻将军的脸上,一脸冷峻的中年男人目露不满,压着怒火底气十足的说出了一句话“什么叫还需要一点时间?!”

    年轻将军深深的埋下了头,不敢插言一句。

    “我再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带不回人,就不要回来了!”

    “是,部长!”听到这里年轻将军才语气平稳的应答。

    “滚出去!”

    接到指示,年轻将军连忙收拾好一地的报告,退出了会议室,门外焦急守候的士官连忙迎了上来。

    “将军,怎么样?”

    看向士官,将军露出了淡淡的笑,冰蓝色的眼底露出了一丝温柔。

    “没事,告诉东阁,只能推延一周。”

    听见这话,士官面露喜色,紧接着又露出了担忧自责的神色

    “将军,都是我们没用!”如果他们强大一点,也不至于让将军被那群老不死的压得喘不过气!明明将军才是现在最强大的人,为什么还要忍气吞声?

    听见士官的话,俊美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语气轻松的说道

    “那么你们就努力变强吧~!”

    说完冰蓝色的眼底闪出一窜火苗,但又很快被那一片冰蓝色悄无声息的掩藏。

    “对了,西南方传来什么消息?”

    士官上前悄悄在其耳边说了几句,仅仅几句话让那双冰蓝色的眼眸露出了完全不同的神色,严肃得让人胆战心惊,听完士官的报告,将军沉思了一会儿,露出了笑。

    “让夕月注意安全,不可靠得太近,女王很不喜欢人类。”说完将军转缓缓走了出去,士官点头明了,便默默跟了上去。

    而此时此刻与京城相距甚远的西南地区,却是一片地狱般的景象,当然这般景象也仅仅是对人类而言。

    整个y省都成了行尸的天下,而y省省会k市则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摸样,西南地区本就余量充沛,气候宜人,短短两月的时间变异植物便侵占了整个y省,然而这些变异植物却在k市的星级大酒楼前停下了脚步。酒楼灯火通明,光亮整洁,全然让人看不出一丝末世的味道。

    然而,在远处观察大楼的女子则很清楚,这楼里住着的可是制造这场末世的罪魁祸首!很快,望远镜里出现了一个白净柔美的女孩儿,一白色的裙衫让人感觉不带丝毫威胁。女孩儿环抱着一个绒娃娃,躺在窗边的躺椅上。

    就在女子细细打量女孩儿的时候,那双原本应该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然后对着镜头微微一眯,露出了笑。

    女子一愣,后就想起了声音。

    “哟哟哟~没想到啊~人类派来的使者居然这么没有素养!”说着语气一变,杀意慢慢“想死吗?”话音刚落就攻了上去,眨眼之间就已经行至女子跟前,一双利爪也仅仅离女子的大脑一厘之差,生生停下,是因为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现了。

    女子背后,站着的正是那个着白色裙衫的女孩儿,整个人在月光的沐浴下,美得让人窒息。

    察觉到后的异样,女子转过了,面无表的看着眼前代号女王的生物,一双漆黑的眼眸里读不出一丝感,没有恐惧也没有惊讶,什么都没有,空洞得让人觉得眼前人仅仅是一个被掏空的皮囊。

    “主人。”

    随着女孩儿的出现,周围响起了一声声问候,即便刚才攻至前的男人也恭恭敬敬的跪问候。

    这就是女王?行尸的王………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