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车队一直开到上午九点左右,才在高速路上停下暂时休息,顺便解决午饭,昨天奔波了一夜加上一上个午,每个人都是疲惫的,特别是开车的四人。

    还好四辆车中有一辆皮卡,三男人挤挤也能睡得不错,秦烨显然不想睡觉,可碍于她的话还是老老实实挤车厢去了,安琳则还在和严雅商量接下去的计划,注意到她的视线,安琳居然转过了头,淡淡一笑反倒让她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

    好像……她和安琳已经是恋人关系了。

    一时间,觉得有些别扭,该怎么相处?和以前一样?还是……

    “想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温柔声线让她心中一惊,窘迫不已,而手也很自然的被安琳握住了。还好,她不会脸红……要不就丢大发了!故作镇定的摇了摇头,被安琳握着的手却不知该做什么,一时间她竟然紧张地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这么明显的紧张,安琳自然能够感觉到,神色微微一暗,松开了手,惊觉对方松手的举动,她连忙反握了上去,就怕误会了!她看着安琳,希望对方能明白,她紧张的原因并不是所想的那样。她只是……只是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相处了。

    既然是恋人了,那么和以前应该不一样了吧~!

    “怎么了?这么紧张?”回握住秦楠的手,安琳心里是雀跃而幸福的,自然也就知道自己刚才敏感的误会了。

    这般温柔的语气,就好像要将她整个人都融化掉一样,让人脸红心跳,却又罢不能。

    这一刻,她真的很心烦自己不会开口,若要解释岂不是要挣开被握着的手?可她舍不得,贪恋着……即便她无法感觉到温度。

    紧张的心理一下子就放了下来,摇了摇头,扬起了嘴角,拉着人就车边,拉开车门,车椅已经摇下,也准备好了薄毯,就是为了让安琳好好的睡一觉。安琳太累,又要安排众人的职位又要开车,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而她却无法分担,这让她很难受!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尽量想到万全,给她尽可能的好,至少,目前能好好睡上一觉!

    看着眼前人为自己准备的这一切,安琳红了眼眶,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颤抖和幸福,喜极而泣的感觉原来如此。

    还未来得及拭掉脸上的泪,已经让对方给细心的擦拭掉了,即便那双眼睛隐藏在黑暗中,她也能感觉到那是怎样的一抹温柔。

    “要不~你和我一起睡?”

    故意大胆的语句,让眼前人微微一愣,羞涩的模样还是头一次展现在了人前,也许她真的淘气了,竟然想故意逗逗这个温柔体贴待自己的人,只想让对方知道她此时此刻有多开心,又有多幸福。

    可是很明显,这句话真的让秦楠有些手足无措了……!

    怎么……怎么突然觉得安琳好像……不大一样了?

    虽然,这个样子也很好,她也很喜欢,可……

    再一次,庆幸自己无法脸红~!

    见秦楠埋着头,努力寻找是不是有地缝可钻,心莫名的愉悦

    “开玩笑的啦~!”

    话音刚落,埋着的头就抬了起来,愣愣的看了她一会儿,故作镇定的点了点头,示意她赶快睡觉,心满意足,也就不再使坏,安安心心的睡觉去了。

    给安琳盖好薄毯后,她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脸,虽然感觉不带度也看不见脸红,但刚才她的的确确羞得不行!一想到刚才安琳的样子,以及说话时温柔的语气,她就觉得脸红不已,呼吸急促。羞得直想挪开视线,偏又眷恋不舍。

    当真是败给这个女人了!

    虽然想起来又是不甘又是羞涩,但嘴角却扬起了从未有过的弧度,这个灰蒙蒙的天空,也不知什么时候露出了阳光,蓝天白云,恍如隔世。

    给了四人近四小时的休息时间,午饭也做好了,昨晚出逃也就背了一些干面和腊味以及100斤大米,十几个人也就仅仅够三天左右,这样一来还没到s市,他们就会断粮。不过好在接下去不远就有一座小镇,算时间也就两小时的路程。

    吃完饭休息了一阵,便重新上路了。

    车子开了没多久,昨晚救下的女行尸就醒了,透过后视镜看见自己的模样时微微一愣,不敢置信的抬手摸了摸。

    “醒了?”秦烨友善的问好,换来了女人的警惕,下一秒,看见了旁熟睡的小女孩儿时,警惕变成了质问。

    “你们把她怎么了?”

    女人怒声质问,让她和秦烨两人都愣住了,相视一眼,秦烨一脸正经的问道

    “你会说话?”

    听见秦烨的问题,女人不明所以,瞬时皱起了眉,探究的看向了秦烨,后者只是翻起了长袖,露出了蜿蜒盘旋的血管,见此女人一脸震惊,恍惚间回忆起了昨晚的景,立马将视线移到了秦楠上。

    “昨晚是你!”说着女人满目不甘与不解“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既然同样都是行尸走,为什么阻止她?!

    见秦楠沉默不语,女人起就攻向了秦楠,这一击自然也被秦楠挡了下来,女人冲动的举动让秦烨皱起了眉,连忙出口解释

    “她是在救你!”

    “救?”女人目露一丝惊讶,紧接着就被仇恨占满“我没求你们救过!如果能杀了克成业,让我变成什么都无所谓!”

    女人的话让秦烨皱起了眉,却让秦楠笑了,笑得双肩止不住的轻抖。

    “表姐?”秦烨显然也被这样的况弄迷糊了……表姐这是怎么了?

    女人没想到自己的话换来的会是嘲笑!脸色降到了冰点以下,双眼微眯,毫不畏惧的看着秦楠问道

    “你笑什么?”

    接到女人警告的眼神,她止住了笑,拖着下巴在心里回答了女人

    “没什么~!”

    她的回答显然十足吓到了女人,不管女人回过神没,她接着问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

    秦烨看着两人这一阵对视,又是震惊又是结巴的……搞什么?正想着就收到了秦楠的解释,当即兴奋不已的朝着女人问好

    “艾玛!妹子,你也能听见我说的吗?”

    只不过……这问候明显带着痞气。

    经过这一番闹,女人总算是冷静了下来,但是问出的第一个问题仍旧是

    “为什么救我?”

    看着秦楠的眼里有气恼也有不甘,更多的则是痛苦。

    “即便不救你,你也未必杀得了……克成业。”经过刚才的对话,她才知道团长名叫克成业。

    “你怎么知道我杀不了他?”她见识过进化行尸的能力,一旦进化了,杀人就好似捏蚂蚁一般!就算是变异人也根本不是对手!

    “如果我是克成业,那孩子就是最好的武器,我大可让你两厮杀在一起,然后溜之大吉。”

    “不可能!我会杀了克成业!”

    “那昨晚你为什么攻击我?”当然,最开始是克成业把她当做了挡箭牌,可接下去的时间行尸几乎回顾着和她拼杀,完全忽视了克成业,加上先前秦烨的攻击,她大胆的猜测她和秦烨这样的行尸之间会互相寻找并且厮杀,就好似在争夺王位一般。

    “……”显然她的话也是女人意识到的事实,已经找不出反驳的话了。

    环抱双膝,缩在了后座上,将头深深的埋在了膝间。

    看着女人这般模样,她就好像看见了当初缩在厕所一角的自己……

    “仇可以报,但是命没了你怎么报?”接下去的话,她也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在对女人说

    “活着便是一切。”

    沉默了很久之后,女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柳叶,我的名字。”顿了顿,柳叶看向了秦楠真诚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两次。”

    “两次?”秦烨疑惑的看向了两人,什么时候成两次了?连着在心里问了好几遍也不见秦楠给了回应,秦烨不得不转向柳叶满足自己的八卦心态。

    柳叶倒也不在意,直接就将当初在加油站发生的事简单的讲了一遍,听完之后,秦烨的脸色自然极度难看

    “艹!下次碰见,不虐死他丫的,名字倒过来写!”

    “死对他太便宜了!”说到这里,柳叶眼里的狠脸秦烨看得都为之一颤,心底不由的冒出疑问,这女人以前干什么的?

    虽然秦烨想了各种可能,但是据柳叶自己交代,不过就是一家外企的管理,这四辆车中的路虎便是她的车。

    其实细下一看,柳叶长得极其别致,用到别致是因为柳叶并不是一眼观之能让人留意瞩目的类型,甚至不会让人觉得是一个时尚的都市白领,精巧的五官,让她看上去有着江南女子独有的小家碧玉,仿若生于书卷世家的深闺小姐,但是那双透着倔强和坚毅的眼眸又让人看见了北方女子狂野的气息,两种气质交织在一起并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反倒越是注视越是耐人寻味,与众不同的气质让柳叶成为了耐看的美女。

    看着柳叶,她不想到了安琳,其实一直以来她都不曾留意过安琳的长相,初见时一血污,头发也杂乱成了一团,她警惕这个女人,从警惕到相信短短的几天时间。如今回忆起来,她并没有被安琳的样貌所吸引,也没有被某种气质迷惑,在她眼里安琳自然得如同长在心间,普通的让她难以割舍。

    如果非要说安琳何时让她觉得惊艳,能想到的只有那一抹笑,干净的一尘不染,温暖得如同旭阳,也就在这一刻,她想到了和安琳相处的方式。

    一切顺其自然便是最好,以前怎样,如今便怎样,需要改变的也许仅仅是那份忍耐,她不用再忍耐关心,也不用伪装冷漠,更加不用抑制自己想拥抱的冲动。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