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意想不到的偶遇

    就在秦楠和秦烨刚走到山林边,就听见远处传来的阵阵枪声,声音是从高速公路上传来的,如果细下一听,还能听见汽车飞驰的马达声。闭目朝着高速路的方向嗅了嗅,的确是下午自己闻见的味道,是什么不确定。

    “你先回去让大家做好准备,必要时用血。”自从她将血滴在秦烨的伤口后,秦烨似乎也拥有了对行尸的威慑力,那么变异生物自然也一样。

    “姐,你自己小心。”秦烨嘱咐了一句,便往回赶,而秦楠则掉头跑向了山坡。

    安琳说过他们对这个末世了解得太少,上的异能无法弄清楚,外在的变异生物也无法弄清楚,更加别说变异植物了,知己知彼总归是有利于自己。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个决定却让所有人再次陷入了困境,而她也遇见了意想不到的熟人………

    这边秦楠到达山坡上时,秦烨也回到了小楼,将况紧急和安琳说了一下,正巧遇上严雅虚弱的走出了房间,两人相视一眼,便都撇开了视线,而随后气呼呼追出来的秦丽见到秦烨时则露出了尴尬而忧虑的表。安琳自然心细的注意到三人之间不用寻常的气氛,不解归不解,却很果断的暂时放弃探究,转而将况和自己的打算同严雅说了一下,希望借此能发现自己遗漏掉的地方。

    见严雅皱着眉点了点头,便着手开始将所有人都集中到了楼下的一间屋子,熄了烛火警惕着。烛火一灭,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况下,恐怕只有秦烨仍旧能看见周围的况,借着这个机会将自己的血抹了一些在封闭的窗户和门上,转头却见到了震得他心中一紧的画面!

    下意识的皱着眉头瞥过了脸,这一刻有多尴尬无语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为什么他这个当哥哥的总是那么容易看见不该看见的呢?他都怀疑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长针眼!

    很快,后就传出了细微的声响,随着一声闷响,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秦丽?怎么了?”安琳凭着声音发出的方向,以及先前记下的每个人的方位试探着问了问。

    不一会儿,就得到了秦丽细微有些气喘的回答

    “没什么…”

    听见自己妹妹的回答,秦烨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选择靠着窗户闭目养神。不由的想起了刚才秦楠所说的话,他知道表姐所说的都是对的,每次有关小丽的事,他都很容易失去理智。因为,他不想再看见小丽受到伤害……

    当初,他就是被那些人着眼睁睁看着小丽被那群王八蛋欺负,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就算他想闭着眼睛都是不被许的!他曾愤怒的谩骂质问为什么!为什么同是一个小区的邻居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大家不都是被末世折磨着,拼命求生的同伴吗?那为什么要互相欺压?大家团结在一起岂不是更加容易生存?!难道你们就没有妹妹没有母亲吗?如果这些事发生在你们亲人上,你们会怎么想?

    他的一声声质问换来的是每个人的冷漠……他反抗挣扎只换来更加强烈的欺压,每个人口里来来回回就只有一句话

    ‘这个世界不是你压迫人家,就是人家压迫你!’

    那一瞬间,他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变了,还是面前的人变了……还是他变了……他开始哭求,跪地磕头求饶,仍旧没有换来半分怜悯,而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小丽的哭喊求救一声一声镌刻进了他的心里,随着一次次殴打他的心开始一点一点裂开,最后整个破碎……

    而那一刻,他便下定决心,今生今世他不让那些王八蛋一个个偿还这笔债,他死无全尸!!

    现在细下想来,自己有时候的确失去理智,就好比在小区后门,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尸吼,如果不是严雅趁机果断出手,他也许根本就救不了小丽!

    秦烨皱着眉头纠结自己如何控制绪,而另一边的秦丽则气呼呼的为感心烦不已,坐在秦丽边的严雅也完全冷寒着脸没有一丝好心

    漆黑一片的视线,让严雅微微蹙眉,头疼再度袭来,让她的心愈发烦躁……

    对她而言一个吻并不能代表什么,可偏偏眼前这个幼稚女却纠结于此!想到刚才在屋子里的对话,严雅皱着眉头眼神微沉,靠着墙瞥过了脸,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以至于转头看过来的秦丽完全看不见此时此刻严雅是怎样的一副表……

    满心气恼的仍旧是严雅冷淡而出的伤人话

    ‘不过是两张嘴碰在一起,你以为是什么?’

    想起一次这句话,秦丽就觉得被谁狠狠的揪了心一把,不甘气恼之中夹杂着一丝丝屈辱!到底是谁毫无预兆毫无顾忌的强吻她的?!她好心好意的照顾换来的就是这样的对待?!这腹黑女知不知道当时她又多恐惧?已经被她强压心底深处的记忆在那一瞬间让她差点窒息!

    吃亏的是她!受辱的也是她!

    凭什么她就要接受?谁是谁的谁啊!秦丽心里的气越盛也就越发觉得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最终还是被生生忍了回去。

    闭着眼睛的严雅,即便不用精神力也能感觉到旁恼怒委屈的眼神,却没有打算做出任何回应。脑子里仍旧不时响起昏迷前响在耳边的那些话,明明已经过了十几年,却还能记得那么清楚……

    无论是什么感,在她看来都不牢靠,唯有金钱永远不会改变。想起自己昏昏噩噩时的疯狂举动,心里多少有些愧疚,害怕对方误会,才简单直白的解释,却没想反倒惹出一堆的麻烦!想到秦丽问出的为什么……

    为什么会突然那么疯狂呢?

    大概……是那幼稚女把她照顾的太好,所以……感谢?或者,是她一个人太久了?

    抬眼看向了仍有模模糊糊一点亮光的窗户,顿觉疲倦至极,果然现在无法进行思考,一想事脑袋就疼的厉害,思绪也容易混乱。果断放弃深思自己和秦丽之间的那个吻,选择闭目养神,漠视掉一切感觉一切视线,她只想静静的睡一觉……

    此时此刻严雅完全忘了警惕,甚至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什么世界,从前无论如何都警惕浅眠的自己,此时此刻却渐渐睡沉……

    秦丽仍旧在纠结那个吻,以及自己心里为什么气恼不已却又如此在意严雅所说的话!那句话似乎比那个毫无预料的强吻更加让她在意,也伤她更深!就在这时,肩膀一沉,侧目看去,顿时柳眉一横,怒容不减,抽就打算离开。

    却没想到这才一动,就被人双手环住了手臂,而且还抓的死死的!

    这混帐腹黑女到底吃什么长大的!?用尽全力也无法抽出手臂挪动一分,秦丽气得扬手就想给无耻者一耳光,可扬起的手停在半空半晌,始终没有落下……

    因为,肩膀已经被润湿了。

    略微惊讶的侧目看了过去,才发现严雅仍旧紧双眼,只是透着眉头,一脸无助的样子……

    这一幕的确让秦丽有些吃惊,因为很难想象出严雅哭泣的样子,更加别说无助的样子!虽然秦丽气恼仍在,但是终究看得一时心软,也就默认了严雅擅自拿她当靠枕的行为。

    这一刻,两人都忘了处的地方,以及等会儿将要面对的东西,威胁和危险似乎都远离了此地,莫名其妙的放下戒备与警惕,只是疲倦的靠在一起休息。

    而这样异常的心态,两个人都不曾发觉………

    此时此刻还保留着警惕和危机感十足的恐怕就只有远在山坡上的秦楠,俯爬在山坡的草丛里,看着远处的车灯一点点接近,数了数车顶,一共七辆车,被后的变异虫群紧追不放。机枪扫似乎对虫群并没有什么作用,所以枪声时断时续。

    对这一群逃命的人她没有丝毫兴趣,她想见识的是紧追在后的变异虫群,和她当初遇见的蟑螂蛆虫有很大的区别,这些变异虫体型大了很多,每一个几乎都有尸鼠的大小,而且样子怪异根本看不出原本是什么。而子弹对其的伤害几乎完全被忽视,通常连十秒左右,才能将其打伤,可见其外壳会有多坚硬。

    仅仅是打伤,就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如果要杀岂不是更加困难?想到这里心里就好似被压了一块巨石,沉重异常。和这些变异生物相比,他们仍旧太弱!真要打起来,他和秦烨只能做到自保,而其他人则完全毫无招架之力!

    这样的猜测让她心里沉闷异常……

    车队和虫群之间的距离始终拉不开,这群人最后的结局也就可想而知,而她只想确保这群人领着虫群尽快离开这里,省得自己夜长梦多。很快车队就靠近了,随着车队的接近,她也随之瞪大了眼!继而满布狠的盯着车尾扫的人……

    真是意想不到的偶遇……!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随风幽月亲的手榴弹,以及wangu亲的地雷。

    也谢谢亲们的花花和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