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

    无论世界在何时崩溃,无论规则被磨灭多少,无论混乱持续多久

    在这混乱不堪,满目疮痍的世界里,总会有全新的规则出现……

    由强者所定,无论规则是怎样的疯狂和不切实际,强者所说的就是这个世界的铁则

    弱者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顺从,要么反抗……

    当门关上后,在夏父夏母的问下,魏素洁和秦志刚两人才缓缓说出这个小区里所有的规则,合理的有,不合理的也有,令人欣慰的有,丧心病狂的也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头说了算,而这个上头不是其他就是支配着这个小区的人————原警察局局长。

    “这些规矩你们就这么忍受了?!”夏母心中既是惊恐又是气愤!上交粮食、外出寻找补给、着手防御这都是好的,可是……一些荒唐的……甚至丧心病狂的规则也要接受?!所有人团结起来推翻那个什么局长啊!

    “姐,哪有那么容易。那个警察局局长不但有人还有武器,再加上他自己又有特异功能,谁敢反抗?”秦志刚说的很是绝望,如果可以反抗,谁都不会接受那些规矩!

    “特异功能?”夏家二老与沈父对视了一眼,不解。而安琳也正巧和严雅从屋子出来,就听见了特异功能四个字。

    “嗯,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得到的,但是他能凭空将人整个……”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秦志刚顿了顿才说下去

    “……活埋……”

    他当时亲眼看见反抗者的下场,也正因为看见了,才放弃了反抗的打算……

    接下来在秦志刚的叙述中,所有人才渐渐清晰了解这个小区是怎么运转,怎么自保,又是怎样的一个看似安全却宛若地狱的地方……

    四十岁以下的男人无条件的加入防卫队或则补给队,必须外出寻找补给,寻回的补给尽数上交,当然参与寻找的人所得分配会相对多一些。至于其他的人,女人基本上是烧火做饭洗衣服,老年人则充当饵,或则直接赶出去。

    除了四十岁以下的男人必须参加之外,其他的人愿意参加工作就参加工作,不愿意参加也没人强求,毕竟,食物有限。有工作就能领取粮食,没有工作便什么也得不到。然后在半个月前下了条规矩,凡三十岁以下的女人必须在每周指定的时间参与大扫除,可以换取粮食。当时秦志刚和魏素洁没想得那么复杂,便同意让秦丽去了……

    直到秦烨急匆匆的跑回来,才知道出了大事……!

    自此之后秦丽的子就完全变了,为怕秦丽再被拉去,秦志刚和魏素洁只能将人关在屋子里,对外称生病了。而秦烨因为和那个王介打了一架,被罚外出寻找补给,夫妻两又是送东西又是托关系也没能阻止这件事,外出寻找补给的一共八个人,而在第二天一早回来的只有秦烨一个人,带着食物和异能回到了小区。

    回来后秦烨整个人都变得沉默寡言,极少待在家里,最后索搬出了家里,断绝了关系。

    “我知道他是恨我们,是我们没有能力!护不了他也护不了他妹妹!”说着魏素洁是泪流满面,听到这里沈父忍不住问候了一声警察局长的娘。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愤怒所占据,但又被现实所打倒……

    这,就是现在的世界,现在的规则……

    要么承受,要么反抗!

    安琳忍不住看向了窗外,天色渐晚秦楠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是安琳第一次感到一丝绝望,她曾以为这个世界失去了法治失去了道德,却还没有失去人。可今天所见所闻,既让她感到恐惧又让她感到绝望。似乎在这个世界上,她无法再找到一个可以称之为安全的地方!

    这种绝望甚至比面对群尸时都要恐怖!安琳感觉自己被这股绝望拉着不断的往下坠落,她恐惧害怕,挣扎求生,脑子里唯一闪过的人却是秦楠……

    心里忍不住的问道

    ‘秦楠,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就在安琳不断在心里问着时,秦楠在天台上找了了自己要找的人————秦烨。

    而就在此时,被人泯灭拖入绝望中的人们根本就没想到真正的绝望可能才刚刚开始。离c市相距千里之遥的西南地区,一个小镇已经成为了群尸的天下,一个令人类绝望而恐惧的帝国正在慢慢崛起。

    镇里的每个角落都布满了行尸,看似紊乱无序到处晃悠的行尸,细下一看却让人找不出任何破绽得以突破……

    位于镇中心的镇政府大楼却空空看不见一只行尸,大楼顶层的会议室里,只有一张大大的白色垫,上睡着一个长发飘飘,轻柔白净的少女,整间会议室里除了这张就只有一张椅子,椅子上绑着一个满目惊恐泪流满面的女人。

    女人的双眼里充满的恐惧,却连一丝挣扎都不敢做,椅子下的血已经干涸结块,轻轻的一阵风就能带走一些粉末,细下一看似乎还闪耀着光芒……

    “唔~”

    少女的眼珠动了动,似乎要醒了过来。白净修长的手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半坐在了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随着女孩儿醒来垫旁的影里就走出一个男人,恭恭敬敬的单手背负站在了少女跟前。

    “主人,这是最后一个。”

    闻言,少女双眼微眯,斜睨了一眼椅子上浑颤抖的女人。

    “g。”

    男子微微颔首,恭敬的感谢道

    “谢谢主人。”

    那人缓缓接下外,露出了强硕的肌,当男人走出影时,那张脸赫然是那个名叫葛诚的特种兵,只是和以前相比,男人的右眼睑下有了几缕黑色的血管,流动着若隐若现的黑色血液……

    葛诚享受完赏赐的大餐后,擦了擦嘴角残留的血,重新穿回了外

    “主人,要换地方吗?”这里已经没有食物了。

    少女走到了窗前,看向了远方,在窗户上慢慢画起了圈儿,也就在这时,整个城镇里的行尸似乎都疯了一般,开始不停的攻击边的同伴,攻击、进食、不断的重复循环……

    而少女只是嘴角轻扬瞥了一眼椅子上残存的残肢,缓缓开口道,清冽的声音如同涓涓流淌的冰泉,冰冷而刺骨。

    “g,我喜欢干净的结果……”

    “是的,主人。”说着男人忠诚的单膝下跪,埋下了头。

    而此时此刻远在c市市中心的高级公寓里,不断响起枪声,一个女人浑血污的快步下着楼梯,转过拐角正好与一群行尸不期而遇,而女人就好像没有看见行尸一般,快速穿过行尸群朝楼下跑去,而行尸被撞得歪七倒八,却很是奇怪的没有攻击女人,就好像刚才跑过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行尸?

    就在女人跑下楼没多久,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出现在了楼梯上,行尸立马如同打了鸡血似得,叫嚣着就冲了上去。

    而上面的人也没有一丝慌乱,为首的人单手一挥,所有人都退开了,一个男人拿着出火焰喷器对准了行尸群

    “轰隆!”

    一串火龙喷而出,行尸瞬间被烧成了碳……

    “报告,目标已经穿过广场。”

    耳麦里传来的信息让为首的男人连忙跑到了窗边,果然看见一个女人穿过广场上了街边的一辆越野车,看着人就这么从自己眼皮子底下跑掉,男人气的朝窗户奋力的砸了下去。

    而开着车疾驰的女人则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将藏在前里的一叠资料抽出放在了副驾驶上,透过透明的文件夹,可以看见一个着白色连衣裙,长发飘飘的柔弱女孩儿,右肩上有着一个大大的黑色数字——9。

    女人开着车,穿过市区,绕过小道,试了几次出城的路都以失败告终,而油箱的存油也早已经见底。最后汽车停在了一片居民区中间,气的女人紧握成拳砸向方向盘。

    最后无力的爬在了方向盘上,视线瞥见了文件,以及文件夹上的那个女孩儿,拿过文件夹抽出女孩儿的照片静静的看了起来。

    代号:9

    别:女

    年龄:7

    阶段:幼体(休眠状态)

    剩下的女人不想看,索将视线转移到了照片上,照片上的孩子正拿着玩具,仿若被人叫了名字,才回过了头,于是有了这张照片。冷哼一声,这样就能减轻那些老家伙心里的罪恶感了吗?闭上眼睛将座椅放平,单手扶额呢喃道

    “九…小九?”说完嘴角轻扬,沉沉的睡了过去,敞开的衣领里滑落出一块红色的水晶项坠,细下一看,仿若还有液体在其间流动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