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道而驰

    很快面条就煮好了,她象征的吃了一点,舅母和舅舅则尽可能的让表妹吃饱,这一点看在她眼里酸在心里。舅母是个挑剔的人,不是自己满意的根本不屑一顾,这也多多少少让她有这方面的坏毛病,不是满意的她愿什么也不做,不做到完美便总也放不下。

    可如今,清汤寡水的白面条舅母也舍不得多吃,这再一次提醒她处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

    吃着面条不可避免的舅母问道了她,在得知她随着大部队上京时,明显松了一口气。连连说道:“还好还好~那傻丫头心地太好,我就怕她吃亏。”

    吃亏?

    舅母,你可知这亏已经让傻丫头吃透了,再无其他可吃了……

    “对了,秦烨呢?”母亲随口的一问,却让舅母一家三人都停下了动作,这让她和父母都悬起了心,她记得当初查看时屋子里少了一个人的量……

    最后秦丽打破了平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带着愤怒与厌恶

    “死了!”

    “啪!”

    随着表妹的话音刚起,舅舅就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尽管力量之大震得碗筷久久没能停下颤动,巨大的声响仍旧没能掩盖住表妹的话,母亲拿在手里的筷子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舅母见此连忙解释

    “没有没有,小丽这孩子胡说八道呢!”安抚的顺了顺母亲的背,才满目哀伤的缓缓说道“秦烨在防卫队,一个人住。”

    什么叫一个人住?

    “我哪里胡说了?他都跟我们断绝关系了!”秦丽气的站起就反驳。

    断绝关系?!

    “够了!怎么说也不能说你哥…”舅舅气的一声怒吼,却不忍说出最后一个字。

    “哥?我才没有那种哥哥呢!我哥早死了!”哭着吼完,秦丽就甩门进了自己卧室。

    父亲看着这好好的一顿饭变成这样,也放下碗筷,以在坐之长的份,正色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见到父亲一脸严肃的样子,她也吓得不轻,因为她从来没见父亲严肃过……就算几年前被亲戚们得那么困难,被那么过分的对待父亲也没红过脸,这突然的板脸严肃反倒让人心生畏惧。舅舅和舅母显然也没见过父亲这样,吓得立马坦白了事来由……

    随着舅舅和舅母讲的越多,她心里的火气就越盛!

    秦烨居然在这样的世界里撇开父母不管不顾,自己过着逍遥自在的子!就因为秦烨不管家里,也不拿粮食回家,舅舅只能一个人外出做些工作维持生计,小区归以前的居委会管理,食物统一上交再统一按劳分配,舅舅的工作便是清理门外的行尸,这很危险,因为谁也不知道地上成堆的尸体哪个是活得,哪个又是死的,而且还要冒着随时被袭击的可能。而秦烨的工作则是护卫,负责小区的警戒和防御。

    前段时间食物还算充足,基本上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但是一周前食物就短缺了,分配所得连一个人的都不够,还好领粮处的人和舅舅是老战友,看他况困难才瞒着其他人多给了些。而秦烨自从离开家后就没再正眼看过舅舅和舅母,即便见面连声招呼都不会打!

    越是听越是气!腾地一下子站起了,也惊动了客厅里的所有人,顿时后悔自己气昏了头……

    对上所有人的疑惑的眼神,她一下子慌神,也无法开口解释……

    就在这时安琳的声音响起

    “没什么,秦楠只是有些气不过。”说着安琳将人重新拉着坐了下来。

    “这混小子!别出现在我面前,看我怎么收拾他!”母亲气的拍桌子发誓!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孩子心里想什么我们根本不知道,问他百来遍也从来不说,没事的,他能够好好的就够了。”舅母的话说得心酸,也说得无奈。舅舅做不了其他,只能安慰着将人拦在了怀里。

    “你就是太惯着他了!才养成现在这样的毛病!”母亲皱着眉头,心烦不已的说道

    “惯?姐姐还不是惯着小叶,要什么给什么!”谁人当父母的愿意看见自己的孩子受苦?

    “我……”反驳不能,母亲气的索站起了“老夏,走跟我找那混小子去!”母亲的脾气一向直来直去,火大了甚至于直接开打……

    见到母亲这阵势,舅舅和舅母以及父亲连忙相劝。

    她和安琳则完全是插手也不是不插手又觉得不对劲儿……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舅舅和舅母见此脸色一正,连忙收起桌上残留的面条,将其藏到了沙发底下,又慌忙收拾碗,独独留了筷子了一小半碗面条,而门外也开始响起巨大的敲门声……

    等到一切收拾妥当后,舅舅才打开了门

    门一开就听见一个怪里怪气的嚣张声音

    “这么久不开门,藏什么东西了?”

    说着对方就拿了根棍子指着舅舅接连后退,舅舅只能陪着笑脸说道

    “没藏什么,就是家里来了几个亲戚。”

    “亲戚?”说着瘦高的男人斜睨着扫了他们一眼,转而瞪着舅舅说道“亲戚来是不是送了什么东西?秦志刚你知道规定!老实交出来!”说着手上的力度更加重,见到这里她气得不行,正想插手却被边的安琳死死拉住,气恼的看向安琳,这女人想拦她?拦得住吗?!

    的确拼力气十个安琳也比不过秦楠,感觉到秦楠怒火攻心,安抚不下,安琳只能率先站起了,插了这一脚。

    “你想让我们交什么?”因为秦楠的不冷静,安琳的脸色并不好看,皱着眉头看上去似乎心很是不好。

    瘦高的男人见有人顶撞,是个长得不错的女人,反倒放开了秦志刚,转而一脸笑的走向了安琳,嚣张霸道的说道“带来什么就交出什么!”说着一双眼将安琳从头到尾的来回打量了个遍,秦楠看在眼里顿时嫌恶万分,唰的一下就站起了

    高差让她俯视着瘦高的男人,安琳见秦楠起,更加心急,这人怎么就这么不冷静呢?如果闹僵了,对他们并没有好处!

    男人被秦楠这突然的起吓得后退了一步,虽然看不清帽子下的脸,单单这气势就已经吓得男人后退了。

    “王介,我姐和姐夫是从大门堂堂正正进来的,用你的猪脑子想想,能带进来什么东西?你这样故意没事找事,老娘可不吃你这一!”舅母话打断了她揍趴下男人的举动,男人贼眼一转,转就对着舅母笑说道

    “魏姐,你这话说得我王介像个王八蛋似的。我也不过是按章办事,惯例来查查。”说着在屋子里转了转“对了,怎么没看见你家小丽呢?”

    王介的话让舅母和舅舅微微一怔,脸色极度难看……

    “王介,不用我送吧?”舅舅脸色沉着打开了门,一改先前样子,王介见此,嘴唇,转头瞪了秦楠一眼,冷哼了一声出了门。

    门一关上,屋子里就只剩沉默,刚才的事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但是谁都没有开口言明……

    心底突然涌出浓浓的杀意!

    她就奇怪为什么内向害羞的表妹一改先前的子……这个混账的世界!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