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逃

    其实人是天底下最容易被欺骗的生物,被看见的欺骗、被看不见的欺骗、被痛苦欺骗、被快乐欺骗、被别人欺骗、被——自己欺骗……

    当秦楠接过碗的一瞬间,斑驳的铁门响起了巨大的撞击声,震耳聋,铁门被撞得咔吱直响。秦楠心头一惊,反的就转头看去,却正好被秦筒的影挡住了。

    “没事的,他们进不来。好了,赶快吃吧~!吃了我们就离开这里!”秦筒满怀期待的催促,让她觉得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但是……又的确很有吸引力。毕竟,她现在真的好饿好饿,就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吃饭了。

    就在秦楠将视线转回碗里时,不知道是谁叫了她的名字……然后心里被什么抓着生生扯了一把,疼的秦楠立马弯捂住了口,手里的碗也一时无力,掉到了地上……

    “哗啦。”

    碗碎了。

    然后她就看见鲜红的血液如同炙翻滚着的岩浆,不断流淌、漫延,因为血液筒姐也离她越来越远,流淌的血液就好像一条无法跨越的界限,筒姐被血液得不断后退,直到抵住了门,退无可退的况下,扭开了门锁。

    猜到筒姐的打算,刚想起阻止就被涌上的血液牢牢束缚,奇怪的血液开始将她不断包裹,伴随着难以忍耐的剧烈疼痛,她惨叫连连却毫无力气挣脱,仅有的力气都花在了呼吸上……

    痛觉让她的大脑时而浑噩时而清晰,最后看见的画面就是筒姐站在门边双手环抱,一脸微笑的看着她,如此熟悉又那么的遥远,以至于在她眼里筒姐变得越来越模糊……

    她能瞥见从锈迹的铁门不断涌入的一张张血盆大口,但凡触及血液,那些行尸就好像掉进了滚烫的岩浆,伴随着一阵阵烤焦的恶臭她再一次陷入了黑暗……

    当秦楠陷入黑暗的那一刻,安琳仍旧不断的试图得到秦楠的回应,然而后的人却完全没有答复的打算。也好在是现在的况,安琳没能看见秦楠在前一秒就差点咬住自己的脖颈,仅仅就差那么一公分的距离。然后,还未来得及咬下去秦楠的整个脑袋就无力的耷拉在了安琳肩上。

    感觉到肩膀的重量,安琳决定不再询问,一切等天亮了再做打算。刚才仅仅是小声问了一句,就引得底下的行尸躁动不安,但是奇怪的是没有行尸摇晃楼梯,难道行尸晚上的视力也不好?安琳想着将自己和楼梯间的布绳紧了紧,万一自己瞌睡了,还能有个保险。

    一切等天亮了就好了!在心里这样一遍遍鼓励自己,让自己不至于绝望无比。等天亮了再试着说服那两人让他们上去。想到这里安琳笑了笑,呼出了一口气,目光闪耀而坚定。

    当第二天齐洁看见攀附在楼梯上的两人时震惊得都忘了自己要做什么,转就拉着自己的哥哥来到了楼梯上。齐昊看见安琳两人的惊讶不亚于自己的妹妹,不敢确定自己的猜想,转头问道“她……她这是背着人在这上面待了一晚上?”

    齐洁眼神复杂的看着安琳点了点头。

    也就在这时安琳抬头,看见两兄妹时,一脸欣喜。虽然那张脸比昨天更显疲惫,但是安琳的笑却让两兄妹都为之一愣,阳光下微笑着的人让两兄妹瞬间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安琳并没有多费口舌,两兄妹都答应了让两人重新回到高台,毕竟一夜都没有变成行尸,这样的证明比什么都有说服力,而且……安琳的举动多少让两人感到佩服。尤其是齐昊,对安琳那真是三百六十度大转观,本来以为是个软弱且不清楚现实处境的女人,却没料到意外的坚强有韧啊!

    所以对着安琳那笑脸就没消失过,至于安琳则完全没注意齐昊对自己的态度改变,反而是一心担忧着秦楠的况。刚才检查时安琳有了一个心惊的发现,就是秦楠的四肢都奇怪的愈合了,就好像根本就没有断过一样…………

    这让安琳不由的想到认识秦楠后的一系列异样的地方,本以为线索凑在一起会有点眉目,却完全没料到谜团越来越多,她甚至都不知道秦楠还是不是…

    哎~!算了。

    现如今即便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还不如期待秦楠早点醒过来。否则……他们如何逃出这个地方?而且伯父伯母还在家等着!

    安琳很快和两兄妹认识,才知道两人也是随着前天的那波人出逃,但是意外的是出逃时惊动了行尸,两兄妹和其他两人被迫与大部队分散,逃到了楼顶,到了楼顶看着满地的行尸四个人都绝望无比,另外两人见到前后都是行尸,瞬间就失去了逃跑的动力,其中一人疯了似的往后的行尸群冲了过去。眼看行尸追了上来,两兄妹只能硬着头皮跑进这行尸堆里,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高台。

    “你说你们跑上来时这里已经有这么多的行尸?那你们怎么…”不知道为什么安琳心里开始有了一个很不好的预感,同时也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怎么上到这高台的?”齐昊笑了笑,有些得意的说道“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不愿意绝了我们两兄妹的路,我们跑进来时才发现这些行尸都是————死的!”

    果然!

    昨天她和秦楠上来时就注意到了,如果不是大部分行尸都是死的,她和秦楠根本就到不了高台!站起看着楼顶遍地的行尸,安琳的心里越来越不安,似乎有什么巨大的危险在靠近他们,比底下行尸更加可怕的东西……

    想到这里安琳浑一颤,极佳的视力也让安琳在这一刻看见了行尸堆里熟悉的一张人脸………

    旋即转想告诉齐家兄妹,他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就算我们想离开……可我们…”齐昊安琳紧张抓住自己的样子弄得有些懵,看了看四周才反问道“怎么离开?”高台下围满了行尸,他们一下去就会被撕得粉碎……

    安琳被这一问问的心中更急,皱着眉头不停的来回踱步,绞尽脑汁的想法子。齐家两兄妹看安琳这个样子,心中知道况不妙,连忙问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琳停下步伐,呼出一口气后,才说道

    “我只是知道是谁把这些行尸杀了并且拖到这里而已……”说完便紧皱了没有,一脸焦急“总之,我们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里。”当初有秦楠他们都没能伤到尸猫半分,更何况现在?

    没错,她在行尸堆里看见的就是小陈安的妈妈——刘洁。

    “是什么?”齐洁拉住想转的安琳,目中露出些许慌张和恐惧“是什么…杀了这些行尸?”

    安琳看着齐洁,良久才缓缓说出了答案

    “一只变异的猫,体型大概与成年幼虎相当,速度极快,昨天杀了我们一个人。”说完安琳指向了不远处的那堆行尸“就是那个蓝色上衣的女人……”

    齐洁和齐昊顺着安琳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个着蓝色上衣的女人……只是腹腔早已经空空如也,双眼空洞的看着他们。齐洁因为害怕和恐惧紧紧抓住了安琳的手腕。力量太大以至于让安琳觉得手腕也有些疼,却没有出口阻止。

    就在这时……

    “喵呜~~”

    催命的叫声在这空旷的楼顶响起。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