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西南边境上的一座村庄,因为交通不便,对外界的变化仍旧一无所知,传统的生活方式每依旧重复着,当凌晨四点时,村长家亮起了灯。老村长照例拉开了灶房的灯准备烧火做饭,却看见自己猪圈里好像有个人。老村长心里琢磨,这哪里来的傻包,青天白的想偷猪?!

    心中一恼,老村长悄声转回屋里就像找家伙什收拾人,顺便叫醒还在睡的儿子。可这才走进里屋,就让一声尖叫惊了一跳,这才发现随后起来的老伴儿瘫坐在边,指着自己的背后吓得是浑哆嗦。老村长脑门一,抡手转就给了后边一拳,同时大声的叫道

    “二强!家里遭贼了!”

    可这这拳头根本就没伤着那人半分,老村长这才发现跟着自己进来的人一血污,是个年龄不过十七八岁的女娃,嘴里还嚼着半颗猪心,这样的画面让老村长吓得一股坐在了地上。就在这时,响起了哐哐当当的下楼声,这才让老村长吓得惨白的脸色稍稍回了点血。

    正想往后退,就见啃着猪心的女娃,缓缓低下了头,对上那双血红的眼睛,老村长可真是脸连心坎儿都在不断的颤啊~!这分明就是妖怪!他家这是犯了哪路神仙,怎么摊上这么一个东西啊!就在老村长感叹时运不济时,少女总算是吃完了手里的猪心,抹了抹嘴,一双血红的眼在这屋子里来回扫了一圈儿,然后还无任何征兆的抬脚就踩碎了老村长的腔,一口鲜红的血液如同水柱一般,从老村长的口里涌出,推门而入的李二强正好看见这一出惨剧,举起手中的扁担就朝少女挥了下去,可这扁担还没触及少女就被什么硬生生的给折断,少女顺手拿住了断了的半截扁担,猛然用力的一刺,将李二强的整个脑袋贯穿,钉在了门板上,李二强抽搐了两下便没了动静。

    瘫坐在边的李母一脸惊恐,一张嘴动了又动却始终发不出一丝声音,被响动惊醒尾随下来的李家媳妇儿,着七个月的大肚子刚下楼就看见被钉在门板上的丈夫,双腿一软就瘫坐在了地上。就在这时一个黑色的球体滚了出来,在墙角反弹慢悠悠的滚到了屋中,李家媳妇才发现这是自己婆婆的脑袋………

    一声尖叫响彻在了初生朝阳的早晨。

    与此同时,京都的紧急指挥部里,接到了一个坏消息,紧接着便召开了紧急会议。

    昏暗的会议厅里坐着五个人,五个在g国位居高位的人。

    “现在况如何?”坐在长桌首位的中年男人问道。

    “实验室已经全毁,博士被发现时已经被五马分尸,资料和试验品都无法取回,火势基本控制,至于实验体…………下落不明。”坐在最后的人简介的报告了目前的状况,然后缓缓坐了下去。为首的男人沉思了几秒后才开始布置对策

    “尽快找到实验体,如果况特殊许当场击毙”说完看向侧的人说道“这件事交给你,派出最强的人,明天我要知道结果。”坐在左侧的男人起敬了个礼里就大步走出了房间。

    为首的男子转头继续吩咐“至于资料和试验品要确保真的被烧得一干二尽,另外派人去c市,博士的女儿应该知道我们想知道的一切,尽快将人带回来。”

    随着中年男人的一句句话,屋子里的人一个个疾步出门,最后空的屋子里只留下了中年男人,男人走到窗前,拉开了厚重的窗帘,能看见外面严阵以待的部队和随处可见的装甲坦克,视线移向了西南方向,低于呢喃道

    “不听话的麻烦孩子!”

    当g国最强特种部队赶到西南边陲的这个小村庄时,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领队的葛诚看着这一家四口……应该说是五口的惨剧,难以置信会是一个少女所为!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慎得慌……

    “队长,楼上没人,人死了快四小时。”副队长上前报告报。

    葛诚看见被五马分尸整齐摆放在餐桌上的婴儿,皱眉撇开了视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下得去手!生生刨开一个孕妇的肚子,取出孩子将其分尸……

    就在葛诚为这屋里的惨剧皱眉时,外出在村子里查探的人都回来了,曾经骁勇善战,天不怕地不怕的七尺汉子一个个惊魂未定脸色惨白,葛诚连着问了几遍,才让其中还算镇定的一人开口说了话

    “都…都死了…而且全都…”说到这里那人一脸惊恐,说不下去了。

    在这些经历过惨烈战争的汉子心里,这个村子的惨状无法用言语形容,每个人似乎都不是简简单单被杀掉,而是被人生生折磨致死!每一间屋子都有着让人匪夷所思的惨状,大大超乎了这些人的心里预想。所以被惊吓到的人不在少数。

    葛诚算是队里见识最广的人,即便如此也被这村子的惨状震惊了。一场战争的惨烈也不过如此,战争是多少人造就的?,而这个村子……仅仅是一个人……

    一个甚至看上去有些弱小的少女!

    葛诚不由想到了上面给的那张照片,一个才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

    就在这时屋外来人报告发现了少女的足迹,葛诚也不做多想连忙召集人手追了上去。那一刻葛诚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已经在追上去的那一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浓密的森林里一个洁白的影缓慢的行进着,如雪的肌肤在阳光下显得有些晶莹剔透,被阳光包裹着的影让人觉得梦幻而不真实,看上去就好似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白色的连衣裙上没有一丝污点也没有一星半点的血渍。

    听见后不断靠近的声响,少女停下了步伐,嘴角轻扬,放慢了行进的速度。

    当葛诚带着人追上少女时,所有都被眼前的画面弄的微微一愣。至少在初见的那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使!然而当葛诚拿出照片仔细对比之后,才接受眼前穿着和照片上一模一样的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就是自己的目标。

    而且,视力极佳的葛诚还看见了目标人物才独有的标志,那就是手背上的编号————9。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