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安琳见到秦楠平安无事的爬上高台后,连忙上前查看,却被人抢先了一步,只见刚才帮助他们爬上来的少女蹲在秦楠的跟前伸手就想揭开帽子。

    秦楠感觉到有人试图揭下自己的帽子,原本疲惫的眼神转瞬凌厉,毫不犹豫的制止了那只伸向自己帽子的手,强大的握力让少女惨叫一声,反的就想挣脱开,却奈何秦楠丝毫没有放松的打算。就在这时一旁的男子举枪对准了秦楠,厉声喝道

    “放开她!否则崩了你!”男子浑散发出的杀气让秦楠微扬嘴角,却没有松手的打算,安琳见此立马挡在了两人中间,开口解释道:“我们没有恶意,他只是不想揭下帽子,这只是个误会。”说完转对着秦楠略含恳请的说道“放了她吧!”

    听见安琳的话,秦楠心里的怒火才算微微降下了些,随手甩开了少女的手,却因为五指的骨裂之痛的浑一僵,再也不敢动上分毫。少女得救,男子确定眼前人对自己没有威胁后才缓缓放下了枪,转走到了高台上的休息处,少女皱眉揉着手腕,一脸冷漠的跟着男子走回了休息处。

    两人离开后安琳才转小声询问秦楠的状况,这才发现秦楠的五指已经变形,而秦楠也脸色惨白咬紧牙关极力忍耐的样子。想到秦楠上有可能受伤,安琳心急的想查看,可手才伸出就见秦楠一边儿极力的摇头一边儿往后退缩。

    “…让我看下伤口好不好?”安琳柔声的问道,她知道秦楠的脾气吃软不吃硬,而且不喜欢被人接触。可是此时此刻况特殊,她说什么也要看到秦楠的伤口!如果……如果……

    “如果他变成丧尸,别怪我心狠。”男子说出了安琳心里的如果,说完枪上保险一脸警惕。

    安琳眉头一皱,没有管后的如果,只是满心希望秦楠答应自己的要求,可是得到的答复依旧是毫不犹豫的摇头。

    “那你有受伤吗?”

    听见安琳的询问,秦楠毫不犹豫的摇头,心里居然期望安琳能相信自己。

    接下去的决定安琳也说不出为什么,直到很久以后也说不出为什么,仅仅是问了一声,便没有再提检查伤口。明明一眼就能看出秦楠伤重无法起的事实,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放弃了再检查的想法,也许是事实已定检查与否都没有了必要,也许是其他……

    但是她却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在那一刻无法想象秦楠变成行尸的样子,就好像这世界谁都有可能变成行尸,而眼前这个瘦弱单薄的少年却永远无法想象成为行尸的样子!脑子里的想法奇怪的连她自己都诧异!

    这份信任连她自己都说不出原因……

    明明是一团迷雾,明明看上去危险万分,为什么会如此信任?

    想着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静静的守在了秦楠边,周围不断传出的嘶吼也变得模糊,然后她听见了一声声细微的断裂声,心中疑惑,循着声响看去,却震惊的发现秦楠的手指正自行弯曲变形了……!

    震惊于眼前所见,安琳一下子愣住了!

    然后瞬间回神,不顾会得到秦楠怎样的对待,小心翼翼的查探秦楠的双腿,顿时脸色惨白,浑一颤,因为秦楠双腿已经……断了!?

    心惊安琳大胆的举动,秦楠浑一颤便伸手制止,却没料到手才抬起就无力的落下,这一次忍不住疼痛闷哼了一声,不出意外的被安琳听见了。秦楠全靠左手支撑着半个子,安琳转头正好对上帽子下的那双眼,虽然被帽子挡住了光线完全看不清鼻尖之上的样子,但是那双隐秘与影之下的却看得安琳不自知的颤抖了起来,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是浓浓的杀意……

    安琳甚至不会惊讶秦楠会在下一秒扭断自己的脖子!这份恐惧和威胁让安琳瞬间撒手退离,直到退出半米开外才回过神,看着秦楠仍旧不敢靠近,因为这份恐惧浑的血液都好像瞬间被抽干了一般,整个人就如同置冰窟,不断的颤抖着。即便心里不断告诫自己冷静,努力的去平复内心的不安,也无济于事……

    安琳的举动让一边的两人紧张了起来,男子举枪站起了,枪口毫不犹豫的对准了秦楠。而少女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把西瓜刀,站在男子后。

    “发生什么事了?”男子略显紧张的问道,却没得到安琳的任何答复。

    得不到答复男子决定缓步靠近,枪口则始终不曾离开秦楠的大脑。就在男子靠近的同时,秦楠整个人突然瘫倒在了地上,因为左手也已经断了。反复的痛楚让秦楠觉得疲惫不堪,甚至希望快点结束!虽然疲惫至极,却不敢放任自己昏迷,她怕……怕自己一旦失去意识就再也醒不来了!安琳察觉到了她体的变化,必定好奇的想一探究竟,一旦她的体被看到,任何解释都没有说服力!即便安琳没有好奇的查看,另外的两人谁又能保证?

    况且那个男人手里拿着枪,即便安琳向反对,也毫无胜算!

    爬在地上,透过地面细微的震动她能听见男人和少女不断靠近的步伐,而安琳除了恐惧的瘫坐在一旁,并没有任何举动……

    怎么办?

    此时此刻她要如何救自己?

    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出乎意料的冷静,甚至没有一丝的慌张……也许她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此时此刻她脑子里会出现这样的念头,她居然觉得自己并不会死在这里!这个念头如此荒诞,可在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当时的念头不过是事实……

    一个残酷却不争的事实。

    当男人离秦楠还有一米远的距离时,安琳的子挡在枪口前,面对着男人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你让开,他已经被感染了。”男人看见了秦楠瘫在地上无法起的事实,便断定秦楠受伤过重。

    “他没有被抓也没有被咬!”安琳的语气异常平稳,并没有一丝颤抖。男人的枪毫不犹豫的抵在了安琳的脑门上,厉声道“让开!否则连你一起解决!”男人的话不似威胁,却没能让安琳移开一步。

    “如果你不相信,等他变成行尸了再解决也不迟。”一个人变成行尸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

    “让、开!”男子气恼的抵住安琳的脑袋,用力的推了推。安琳的子向后晃了一下便又站稳了,仍旧没有让开的打算。

    少女拉了拉男人,示意其冷静一下,男人才勉强冷静了下来,然后给了安琳一个选择题。

    要么抱着人离开,要么让开!

    “他真的没有被感染,只要几分钟就能确定!”安琳心急的解释道,却无力改变两人的打算。

    “既然没有被感染,就让我们检查,不敢让我们检查,不是受伤了是什么?”少女稚嫩的声音说着和年龄不符的话,让安琳完全找不到反驳缺口。少女按下男子举枪的手,毫无感的说道“废话少说,给我答案,否则十秒钟后,你们两个都得死。”

    安琳挡在秦楠面前,焦急的皱着眉,看着少女一脸漠然,便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是多余,而少女也没有给安琳多少思考抉择的时间。

    最后,安琳在少女倒数到3的时候,决定带着秦楠离开高台……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