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 初始

    这个念头太可怕了!如果不是母亲的声音惊醒了她,她会不会真的对对安琳下手?双手因为这个念头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这份颤抖连带着心底的丝丝不安开始疯狂的肆虐,双手紧握努力抑制颤抖与不安,确定自己平静之后才背上背包走出了卧室。

    她的出现让母亲和父亲脸上的笑容消失,父亲对于母亲冷漠的表现有些尴尬的站起说道

    “小秦,我和你一起去吧!”

    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反对,母亲就惊呼着站了起来

    “老头子,你说什么!?”很明显母亲并不赞同父亲和她一起去。

    “一直麻烦小秦也不是个办法,他一个人冒风险而我们三个却只会躲在屋子里,这对他负担太大,况且现在有了小安,我就想一起出去说不定能够帮上些忙。”父亲虽然看上去有些唯唯诺诺,但是这番话却无法让母亲还口,只能紧张且恳求的看着父亲,一双手紧紧抓着父亲不愿意松开。

    “还是我去吧,伯父伯母就在屋里带着小安,我年轻而且也有经验。”安琳撂下这番话后,便拉着还有些愣神的秦楠往大门走。当安琳拉住自己的手时,冰凉柔软的触觉让她反的挣脱毫不犹豫的甩开了安琳的手,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三人都愣神了,安琳更加是一脸震惊,随后想到秦楠似乎很讨厌有体接触,即便是靠得过近也会毫不犹豫的拉开距离,便道了一声抱歉。

    “抱歉…”

    这一声抱歉让原本准备道歉的秦楠无从还口,对上母亲冷漠的眼神,咬了咬牙在纸上匆匆留下了一句话,便夺门而出

    “我一个人足够,不需要谁。”

    待到人走出去防盗门后安琳才惊醒这个举动是多么危险!

    “伯父伯母,他一个人太危险,我也去看看。

    “等……”夏母的话还没说完,这人已经跑远了,而夏父也在这一刻拉住了阻止安琳的老婆。接到夏母气恼不解的眼神时,夏父只是微微一叹,语气温柔而坚定的说道

    “安琳会安全回来的。”顿了顿笑道“好了,小安恐怕也醒了,还是看看孩子吧~!”说完拉着夏母走向了卧室。

    且说安琳夺门而出追了出去,总算在楼道中央追到了秦楠,这一举动让秦楠皱起了眉。她不希望安琳冒险,否则父母又会担心。所以当安琳来到她面前时,她并没有好脸色。拉着人就往回走,一直走到离家不远处才松开安琳,推向了防盗门,比划着让其进去。

    安琳倒也懂得秦楠的意思,对秦楠拉着自己回来也没什么气,只是理了理被拉乱的衣衫说道

    “我没事的,能保护好自己,你一个人去他们也不会放心。”说着朝楼梯口走去“有我在也能有个照应。”

    安琳的话让秦楠的眉头皱的更紧,就在这时,楼道口晃晃悠悠出现了一只行尸,安琳一下子煞白了脸,没再多言。行尸嗅到了安琳的气味,一路晃晃悠悠的朝她们走来。秦楠倒不在意那具行尸,问题是自己如何说服安琳留在家里。

    想来想去没有办法,依着安琳的子即便自己强制将人留在屋里,也难保这人不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事。若是弄巧成拙反倒麻烦……想到这里她也不再强迫安琳回家,只是将人拉到了后,示意安琳紧紧跟在自己后。然后静静的等着行尸一步步靠近。安琳离行尸越近行尸的反应也越激动,就在行尸确定安琳的方位吼叫着上前时。秦楠伸手精准的扣住了行尸的喉咙,强力的一扭随着清脆的一声断裂,张牙舞爪的行尸瞬间变得如同一摊烂泥,而秦楠就好像提着一块破布一样,毫无威胁。

    转瞬之间一具行尸瘫倒在了脚边,这安琳有些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过神,然后拍了拍秦楠,一脸惨白的竖起了大拇指。对着安琳的夸奖,她没有任何回复,继续往前走。路过消防栓时。破了玻璃将里面的斧子拿了出来,转便毫不犹豫的挥向了地上的一具行尸。

    这一幕吓得安琳面色煞白,不过很快便回过了神,惊恐的神色逐渐平静,依着她的力量要将一具行尸砍碎花不了几斧子。照例破开行尸的大脑却并没有找到当初发现的晶体,她并不觉得意外,这样一路上她吃的行尸至少也有几百只,只发现了两颗晶体。砍完行尸后随手将斧子交给了安琳。便开始用一旁的废弃衣布涂抹尸血。

    安琳有些吃力的拿着斧子,看了看斧子又看了看秦楠,正想说什么就看见秦楠将尸血小心翼翼的涂抹在了自己上,双手拿着斧子的她根本腾不出手来,便不再言语任由秦楠将尸血涂满自己的衣裤。看着秦楠默默的为自己涂抹尸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莫名其妙的难过。

    就在安琳晃神的时候,秦楠已经将尸血涂完,转而开始将尸血涂抹在自己上。一切准备工作完毕后,便率先走进了楼道。眼见秦楠开始行动,安琳立马拿着斧子跟了上去。一路上的行尸零星散落,但几乎隔一两层就会碰上行尸,所以下楼的速度异常的缓慢。

    就在两人下到第21层时,秦楠突然紧张的警惕了起来,停下了步伐开始悄悄移向了楼梯边,所见的画面让秦楠不由的咬紧牙冠,紧皱起了眉头,连忙示意安琳悄声后退。因为楼下密密麻麻挤满了行尸,她能看见昨见过的那个背心男以及其他的一行人,只不过有些残缺不全……

    见到秦楠这样的反应,安琳立刻意识到事的严重,这份信任也说不出是出自哪里。秦楠的感官几乎被楼下数不清的行尸吸引,而安琳也紧张地关注着前方而忽略的后方,所以两人都没有察觉到楼道里缓缓走出的行尸,而安琳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后正不断靠近的几张饥饿恐怖的血盆大口…………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