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的念头

    等到门外的打斗声、嘶吼声完全结束后,她才检查屋子的安全,一圈检查下来除了没有一星半点儿的食物和水之外,屋子并没有半点损毁的迹象。至于那只变异的猫,估计是通过生活阳台外的横梁从过道翻越进来的。为防意外她将通往生活阳台的门锁上,并且堵上。

    忙完一切天色已经全黑,在这个昏暗的屋子里她能看见父母和小陈安环抱缩在沙发上,今天的一幕是她没有料到的,想到一星半点的可能她就后怕连连。就在秦楠努力平复心中恐惧的时候安琳检查完厨房慢慢走了出来,因为伸手不见五指,所以只能靠着墙慢慢摸索着移向沙发,离沙发还有一段距离时四处摸索的手摸到了秦楠的肩膀,安琳刚想开口下一秒便觉天旋地转,伴随着喉咙的巨痛整个人被甩了出撞到了墙上,紧接着一个强大的力道压在了自己的喉咙上,窒息感让安琳不停的拍打挣扎,痛苦的感受和死亡的恐惧拽着安琳不断往下坠落,不由的回想起了半晚时的那一幕,眼泪一瞬间就落了下来。

    秦楠将人锁喉压在墙上时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谁,连忙松手却依旧让安琳双腿一软极近虚脱的瘫倒,看见安琳就要倒地秦楠连忙抱住了人往沙发走去,眉头因为焦急和愧疚皱成了一团,奈何自己有口不能言,连最简单的道歉都做不到。

    一得松懈安琳喘气咳嗽的声音惊动了夏家二老,夏妈本就因为害怕无法入睡,听见安琳的动静连忙询问

    “安琳,出什么事了?”语气里满是焦急和不安。

    安琳听见夏妈的询问刚想回复,便是一阵不断的咳嗽,喉咙依旧疼痛不已,揉着喉咙安琳努力以平稳的口气回复到:“没…咳…没什么…”

    可夏母是何等精明的人,想也不想就起循着声音摸到了安琳边,虽然漆黑一片谁也看不见谁,但是夏母还是紧张的连着问了几遍,在确定安琳没事后才回到了夏爸边,秦楠能看见母亲警惕而探究的眼神,心里自然很不是滋味,她知道母亲从一开始就没有彻底的相信自己,这一点她不怪母亲,也许这样一来反倒更好,毕竟这个世界轻信别人几乎等于送命。

    虽然明白前因后果,心里的难受却依旧不减分毫……

    检查了安琳的喉咙确定没有伤到对方后,她才起坐到了另一方,想说抱歉,可她却吐不出一言半语,就算她弯腰赔不是这漆黑一片安琳也根本看不见……那一刻她才发现她已经忘了自己的声音是什么样子,也忘了如何说话,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虽然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但依旧觉得抱歉。

    安琳感觉到旁的重量消失,模模糊糊能看见一个黑影坐在了自己对面,便知道是秦楠。回想起前几秒钟所发生的事,仍旧觉得一阵心悸,喉咙依旧火辣辣的痛着,清楚的证明着刚才致命的一击是如何的危险。但是让她记忆最深的却不是那份濒临死亡的痛苦和恐惧,而是那时秦楠压着自己时细微的一丝颤抖。

    秦楠在害怕?紧张?

    想到半夜时面对尸猫时的秦楠,她的确看不出一丝紧张或则是害怕,而刚才无意的一次触碰反倒让秦楠害怕紧张了?

    按摩着喉咙,看着那一团黑影安琳脑子里划过一个又一个的念头,以至于自己最后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道,第二天则是被夏妈的惊呼声吵醒的。

    “安琳!你喉咙是怎么回事?”惊讶至于夏妈反的转头看向了秦楠,半带责备半带肯定的眼神让秦楠浑一颤,心中微微一涩,看向安琳脖子上的暗红淤青,便在纸上写下了三个大字

    “对不起。”

    “怎么回事?”夏妈扫了一眼秦楠纸上的道歉,立马脸色一正的问道,带着丝丝责备的询问让安琳下意识的劝到

    “没…什么…”这一开口才发现声音已经完全沙哑了,微微一愣,见夏妈脸上怒火腾升安琳也顾不得喉咙的疼痛,连忙解释“一个误会而已,我…我真的没事。”虽然伯母的紧张和关心让她心里暖意洋洋,但是她不想看到因为自己而让伯母和秦楠闹僵,毕竟,在他们四人中秦楠的确是最强的,也是最好的保护。

    夏爸见此也连忙加入了劝和行动,结果自然是息事宁人,只是母亲的态度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再缓和过。她知道母亲为什么隐忍下了怒火,也正因为知道才觉得心里更加的难受。是啊,在这个世界母亲和父亲以及安琳都是弱者,弱者想要生存只能依附强者,而在父母和安琳看来自己就是那个强者,所以,即便她差点杀了安琳,对方也依旧没有半分抱怨,即便对她意见一堆母亲也只会选择闭口不谈,即便心里不满父亲也只会劝着母亲隐忍。

    这并不是她想得到的结果……她不要父母对自己隐忍,也不要父母冷漠甚至是厌恶的眼神……她多想告诉父母自己就是夏叶,就是你们心心念念的女儿,却被一个又一个的事实将这个想法敲得支离破碎。她,是行尸,不会讲话,对父母而言不过是一个名叫秦楠的陌生人……

    看了看父母和安琳,她将视线移到了纸上,想再道歉却又觉得多余,索简简单单写下了一句就起走到了卧室翻找可用的背包。

    “我去找食物,一会儿就回来。”

    一边翻找着背包一边回想刚才母亲保护紧张安琳时的样子,才回忆起曾经自己也如此被母亲护紧张着,心里的难受也算稍稍减轻,至少母亲真的有把安琳当做重要的人看待。她熟知母亲的脾气若是不对盘,即便隐忍也不会陪着笑脸,很好不是吗?

    想到自己如果无法再变回人类,无法再与父母呆在一起,至少……至少还有个人在他们边,够了!这样就足够了……

    “咳…”

    安琳看着秦楠蹲着子拿着背包发呆的样子,突然觉得蹲着的影太过消瘦,形单影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会觉得眼前人如此孤单……未及细想喉咙的疼痛就让她发出了声,惊动了蹲的人。

    秦楠回头看见来人是安琳时,站起了,这一起先前瘦弱单薄的人瞬间比安琳高出了半个头。

    因为突然起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近,安琳上独有的气味迎面扑来让她心底的饥饿感瞬间疯长,有那么一瞬间她极度渴望撕咬,而她也差点这么做了,就在她伸手向安琳的那一瞬间母亲的声音惊醒了她。

    “安琳!过来一下。”

    安琳疑惑的看了看秦楠,如果她没看错刚才伯母的声音的确让秦楠浑一颤,来不及多想应了一声就出了卧室。待到安琳离开后秦楠才略显虚脱的瘫坐在了上,震惊着自己刚才的念头和举动……

    她……居然想对安琳下手?!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