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

    为了防止意外,她打头阵安琳和父亲断后,其他人也都有一些防护的工具,一路上也就只有零星的两只行尸,毫无意外的被她解决。这也是她第一次在父母面前杀掉行尸,末了当她借着余光悄悄打量父母脸色的时候,才稍稍放下紧绷的神经,她怕看见父母脸上的恐惧,事实上她只看见几个人一脸惊讶。

    这次是行尸……仅仅是她杀了行尸。如果是人类呢?如果是她啃食行尸的或者人类的画面呢?不想再去深想,她转头继续带着人往楼上走。见到秦楠这么干净利落的手法,几个人刚才还悬着的心都稍稍安稳,尤其是抱着孩子的刘洁,很明显自己的这个决定真的做对了!

    相较于刘洁的安心,夏妈则向秦楠投去了探究的眼神,安琳见夏妈一脸探究也将视线转到了秦楠上,但是两人都没有深想,反而都压下了疑问紧跟上秦楠的步伐。当她们来到29楼时,楼道里还时不时能听见不少的尸吼和撞击声。

    幽暗的楼道里血迹斑驳,因为方位的缘故,这条楼道并不是昏暗无光,光线透过一侧的几扇窗户能很好的照进来。于是,当一群人看见29楼的景象时,除了秦楠都惨白了脸。即便刘洁已经看过一次这样的画面却还是忍不住浑颤抖。

    整个楼道几乎被血铺满,嫣然一幅暗黑的血腥地毯,而地毯的尽头靠近窗户的最后一间就是目的地。当震惊过后,每个人都强打起了精神跟着秦楠悄声走向目的地。整个楼道除了细微的脚步声,就是蛆蝇发出的嗡嗡声,还有就是断续的尸吼和撞击,仅仅隔着一扇门……

    刘洁将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而小孩子倒也安静,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过一点声音,只是将脸埋在了母亲的怀里,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母亲的衣衫。夏母和安琳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叹这个四岁的孩子都这般勇敢,自己又有什么可怕的?

    漫长的楼道总算走到了尽头,刘洁开始翻找钥匙,小陈安便暂时由夏妈抱着,孩子倒也安分,没有哭闹只是视线一直落在母亲的上。

    就在刘洁翻找钥匙的同时,一阵对流风微微拂过,当风起的那一瞬间秦楠微微一怔,连忙转头看向了楼道口。很陌生很浓烈的气味,陌生但熟悉,因为有着行尸的气味,但是其中夹杂的气味却又完全不同,她知道朝着他们来的不是行尸!烈的气味让她心惊不已,数量很多?还是…很强?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是好兆头。

    心中一紧,便连忙拽了一下旁的安琳。被秦楠莫名其妙的一拽,安琳刚想回头询问却见到秦楠慌张不已的样子,顿时心中明了,面色一正,小声的催促道。

    “快点!”

    可安琳这一催出反而让刘洁紧张不已,在手的钥匙偏偏怎么也插不进钥匙孔,秦楠见此眉头微蹙,只能咬牙快步走向了楼道口,不能让那些东西出现在楼道里!

    就在秦楠提到走向楼道口的那一刻……

    “咔哒。”

    门开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夹杂着腐烂的臭味让秦楠脸色惨白,想也不想就扭头冲向了防盗门,却还是晚了一步……

    当门开了的那一瞬间所有人悬着的心都放下了,也就在这放下心来的一瞬间,门被哐当一声撞开,站在门后的夏爸被强大的力量撞到了头,一下子踉跄倒地,夏妈抱着孩子见此被吓得面色惨白,而安琳也完全没有回过神。也就在这同时一声熟悉的惨叫惊回了所有的魂……

    “啊~!”

    安琳和夏妈这才看见站在门前的刘洁已经被一只恐怖的动物扑倒在了地上,夏妈双腿一软险些就要跪了下去,好在旁的安琳即时扶住,可那东西却完全不顾地上还在惨叫的刘洁,反而扭头朝着最近的夏妈咆哮着冲了过去,可还没冲到夏妈跟前就型一闪跳到了窗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五人。

    安琳挡在夏母和孩子面前。本来已经面如死灰,绝望无比的时候,眼前就出现了一个人的背影。原来秦楠在那东西扑倒刘洁的一瞬间就抬腿踢了过去,即便用尽全力,也没能踹到那玩意儿!将四人护在后,秦楠面色冷寒,紧绷神经将消防斧挡在前,躬摆开了防御的姿势。

    安琳见此立刻回神,朝着门内扫视了一圈后看向了秦楠,后者微微点了点头。

    “嗷呜~!嗷呜~!”

    凄厉恐怖的叫声让四人的心都为之一颤,秦楠这才发现站在窗台上体型大约和一只幼年成虎差不多大小的东西是一只猫!也被感染了?刚才的一脚她用尽全力也没踹到,这东西的速度很快!想到这里她紧盯着窗台上的尸猫,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嗷呜~!”尸猫拉拢着脑袋,一双血红的猫眼盯得人头皮发麻,然而和尸猫四目相对的秦楠却没有任何动作,就这么静静的拿着消防斧躬候着,消瘦的影看上去就好像一个摆设,没有丝毫的防御力,也没有一星半点儿的攻击力。

    安琳这才发现,在秦楠上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紧张或者是一丝杀气!

    时间感觉很长,却不过是短暂的十几秒,尸猫在窗台上弓起了子,叫声也变得越发的凶狠,见到秦楠只是一味的站着不动,终于决定一跃扑向了秦楠。就在尸猫扑向自己的那一瞬间,秦楠照着尸猫挥出了斧子,也就在这一瞬间安琳将夏家二老拉进了屋子。

    秦楠的一斧子没挥中,尸猫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眼前,然后黑影一闪在楼道墙上借力准备从侧面扑向秦楠时,秦楠却早已经甩手一挥,正好打中侧的尸猫,借着尸猫跳离自己的同时退进了屋子拉过了门,当门关上的同时,安琳和夏父连忙将冰箱推上了前,牢牢的堵在了门口后又拉过了一旁的餐桌抵住了冰箱。

    门外果然响起了不断的抓挠与撞击声,但是没多久便消停了,就在众人放松的时候,门外却突然响起了较之先前更为凄厉凶狠的吼叫,安琳被吓得面无血色浑一颤,夏母更是抱着孩子浑颤抖,好在夏父在一旁紧紧的抱着安慰才不至于哭出声。

    秦楠看了看安琳浑颤抖的样子,转去检查屋子的安全,却在转的时候被人拉住了衣角,看着紧抓着自己衣服的手不停颤抖,才发现自己在这一刻感觉不到其他人所感觉的恐惧,即便刚才她面对这尸猫有的也不过是紧张………

    她不怕被感染,甚至不怕被抓咬,所以她没有恐惧,可父母呢?安琳呢?想通的那一刻心底的恐惧开始不断的翻腾,看见母亲怀里的孩子一脸期待的望着防盗门,她才知道自己恐惧不已!

    她恐惧,因为即便她能对行尸呼风唤雨,即便她不怕被咬,甚至不怕刀枪。可父母呢?安琳呢?也许仅仅是一个抓痕,只需一个抓痕她就会失去他们!这份恐惧让她胆战心惊却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那一刻她才知道即便自己再强大,也终究只能护得自己万全。

    谈什么保护?谈什么舍命?

    她护得了吗?此时此刻就有一条人命躺在门外,就在她的保护之下被撕咬啃食,仅仅一门之隔她又做得了什么?今天是对她并不重要的陌生人,那下次呢?想到这里她胆怯了……不愿再去深想,后退了一步仍由安琳靠着自己,直到颤抖慢慢消失………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