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

    去舅母家的事在安琳回来后就没有再谈,没有电也没有蜡烛,一旦天黑,唯一的光源就是天上的月亮,所以简单洗漱之后都准备休息。

    当天晚上她睡在了客厅,而安琳住在了她的屋子里。躺在沙发上,无法入眠,仔细听还能听见楼下时不时的尸吼。起来到阳台她能清楚看见楼下的行尸走,想到了自己与楼下的行尸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区别也许就是她还有着人类的思维。

    抬头望向了漆黑的天空,此时此刻城市的黑暗让整个夜空展现出了从没有过的美丽,这一瞬间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心魄。戴上耳机,缓缓的乐曲流淌进了耳内,闭上眼她卷缩在了沙发上仍由思绪飞转。随着节奏的RaP她仿若见到了繁华的闹市,欢快步伐踏着节奏,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

    就在这时,音乐戛然而止。睁开眼才看见安琳将耳机戴在了自己耳朵上,随着节奏摇起了头,对上她的视线,微微一笑赞赏道

    “歌不错啊~!蛮好听的~!”见她不答一语,安琳也毫不介意的坐在了她边,下意识的起后退坐在了扶手上。

    见到秦楠的反应安琳才惊觉自己的冒失,连忙退开道了声抱歉。

    “我只是有些睡不着,没想到你也没睡。”安琳小声的说着,而她也静静的听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安琳睡着了。看着占据了自己位的人,她微微叹了一口气,上卧室里拿了一条薄毯。然后将耳机重新戴在了耳上,只是音乐不再那么有节奏。

    悄悄起出了家门,一路跑向了舅母家。毫无意外的来到了舅母所在的小区,却奇怪的大门紧闭,门口有许多行尸的尸体……

    怎么回事?

    见到门口零星的几只行尸,她不再贸然前进,转而小心谨慎的爬上了临近的一座公共厕所,站在屋顶,她看见楼顶有一扇窗户透着微弱的光线,可能是蜡烛,这个方向无法看见舅母家,而院子里也空的没有一个人,但是楼道口却每隔一层就有一个人把守……

    看来这里的人都是有组织的在进行防御,知道每层楼道都有人把守后,有些为难如何到达舅母家所在的九层。这两天她几乎没有进食,饥饿感虽然不至于让她疯狂,却也让她无法随心所的待在人类边。所以,她无法保证自己在面对那些守卫时,能口下留……

    想到这里,她选了个隐秘的角落翻墙进了小区,绕到能够看见舅母家窗户的方向,攀上了院中的一颗百年黄桷树,离舅母家也算近了一些,通过感应,她能感觉到三个量团,少了一个……少了谁?这个发现让她心中一颤……

    急切的想上去查看清楚,却奈何自己没办法上去!

    最后也只能咬牙一个转出了小区,将大门口成片的行尸大脑席卷一空。期间她又咬到了石头一般的东西,吐出来一看,才发现是一块透明的结晶体,突然想起当初在行尸大脑里发现的石头,在腰包里翻出先前发现的石头,才发现同样是一块结晶体,两个结晶体大小不同,也毫无规则可言。先前找到的明显比现在的这一颗小得多。

    行尸脑里的结晶?

    难道是那些末世小说里的能量结晶?

    可这东西用十成力都捏不碎,那么必然比石头坚硬,怎么吃?难道就这么整颗吞下去?

    想到这个可能,她决定冒险吞一颗试试,挑了先前找到的那粒小结晶,扔进了嘴里,正想咽下时,却感觉结晶体一下子变软,而且感觉似乎自己还在动……就好像被软皮包裹着一只蟑螂……!难道她吞的不是结晶而是……而是…寄生在行尸大脑里的寄生虫?!

    想到这个可能,她立马张嘴试图吐出,可就在这时,那东西一下子钻进了喉咙,消失在了腔……

    这让她有些惊恐,立马开始扣喉反呕,虽然呕出了不少东西,却没有那个结晶体,甚至没有一个寄生虫摸样的东西!

    喘着气,将手里的那颗大结晶体顺手扔向了路边,起往远处跑,在出问题前,她要找一个地方……不能离这里太近!如果…如果自己失去知觉,恐怕会伤到舅母一家……!

    急速跑了十来分钟后,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肢体开始变得僵硬,头疼让她几乎睁不开眼……临近失掉视线时,她看见了路旁的一个破书报亭,便毫不犹豫的连滚带爬的爬了进去。接下去便是无尽的黑暗,就在她失掉视线,陷入黑暗的那一瞬间,头疼感也变得不再剧烈……最后她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而此时此刻破败的书报亭里也没有了秦楠的影……

    若要问秦楠到底去了哪里,这个问题连秦楠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看着眼前昏暗残破的景象,心里除了诧异仍旧是诧异。因为她现在所在的地方,不是异度空间也不是奇妙世界,就是她变为行尸的地方,那个小小的度假村。看着地上残缺不全的尸体,她的视线转向了半掩着的厕所门。

    最终还是走上前推开了门,门内蹲着一个人,或则该说是一个行尸,正在贪婪的啃食着地上的同类,偶尔的一阵干呕之后,接着又开始埋头啃食。她一时间恍惚了,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看着啃食腐尸的自己,心不知为什么恍惚了,也不知现在心底为什么出现的不是恐惧、不是厌恶、更加不是痛苦、有的只是透彻的寒冷和无边的绝望……

    眼前的不是梦不是幻想,而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现实,她反驳不了亦逃避不了的一个事实,她不是人也不可能再是人,那现在的她算什么东西?一具具有思想的行尸?这样的现实似乎抽掉了她上仅存的所有力气,无力的依靠着门坐了下来,埋头闭上了眼。

    心底却在这一秒开始了疯狂的叫嚣,不要!她不要待在这里!不要!不要!疯狂的念头占据了她的整个大脑,立马起连滚带爬的冲向大门,看见挂锁的大门时,因为紧张而悬起的心才算稍稍落下,这锁拦不住她,她能出去!

    这个念头给了她无穷的动力,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就如同悄无声息缓缓飘落的一片树叶,而她丝毫不曾察觉。就在余光瞥见这只手时,经历的这么多的事的她仍旧吓得不轻,心里咯噔一声,心想

    糟了!

    就在她决定不管不顾杀掉后行尸的时候,突然肩上的枯手用力一捏,整个肩膀就如同被千斤重击了般,瞬间无法动弹。她本能的发出一声惨叫便无力的爬在了地上,疼痛感久违的出现了。

    “咯咯咯咯~”立马翻看向了后,才发现后没有一个人,只是黑暗之中响起了无数诡异的笑声,这让她回想起了当初被分食的恐怖景象。

    拖着折断的手臂,她开始不停的往大门爬,似乎出了门便一切都不一样了,不会有威胁,不会有行尸,她能活着!

    “啊~!”又是一声骨碎,痛得她在地上卷成了一团,瞥见已经被捏变形的右脚,上面还静静的爬着一只枯黄如柴的手。她想到了被自己断手碎骨的刘奇,微微一怔,然后然笑了……这就是报应?

    顾不得右腿所带来的疼痛,她继续凭借着左手的力量不断的往外爬,就差一点了!差一点她就能…………

    就在她握住门锁的那一瞬间……

    “卡擦!”

    “啊!”

    五指齐断的痛楚让她极尽昏厥,她亲眼看着自己的五指就这么折断扭曲,却没有一滴血流出,就好像是用橡皮泥捏了一只畸形怪异的手。

    勉强用手掌撑着门把,靠左腿支撑着体,然后急切的希望能用体的力量破开这道门,这一刻心底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惧。她不断在心里催促着自己快点,可门就仿若被钢铁烙死了一般,任凭她如何用力,都纹丝不动。

    然后,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她倚着门瘫坐在了地上。

    接下去的时间这只枯手捏碎了她浑上下所有的骨头,巨大的痛楚让她一次次昏死过去,又在巨大的痛楚里清醒,从最初的惨叫到已经无法再发出一丝声音。

    明明痛觉全失,可她却偏偏能感觉到巨大到难以想象的疼痛……

    啊~!原来刘奇所承受的疼痛是这般巨大,突然对刘奇的恨有些释怀了。既然是这样的痛苦,那也算如她所愿了,对刘奇的恨终于也开始慢慢飘散。

    如果这就是报应,那么她也不会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即便老天再给她第二次机会,她还是会那么做!

    除了她的头骨完好无缺之外,她浑的骨头都已经被捏断或则捏碎,下一次该是头骨了……而她也该结束了。感觉到一双手抚上了她的头顶,这样的触感竟然让她错觉的以为是母亲痛惜的抚着自己的头。

    她哭了,可她没有眼泪。心里的愧疚自始至终都不曾有一丝消减,为什么在最后她只能看见自己对着父母恣意妄为,为什么她觉得即便自己就这么死了也是罪有因得?

    可是,她却在这一刻希求着,希求着自己能活下去!即便在这个世界里她看不到一丝希望,即便她觉得自己罪该万死!

    她的心却不断的恳求着希求着,希望自己能活下去,无论是人也好还是……

    仅仅是一团腐……

    “咔嚓……”

    一切都归于黑暗中清脆的一声骨裂………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孤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