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在这样的子里,独自一人在家格外的感到寂寞,但是有了男友和弟弟的电话,白宥夏感到暖暖的。[******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

    接起电话。

    “宥夏,出来吧,”权志龙兴奋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他知道永裴家里在哪里,刚才在来的路上,打电话问过他白宥夏家的具体位置了,

    “oppa,”真不是在开玩笑吧,白宥夏走到窗前,外面还飘着雪花呢,

    “记得穿暖和点啊,然后出来吧,我在门口等你!”权志龙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显得特别的大声。

    “呐!”白宥夏挂掉电话,没说什么,赶紧穿上自己的黑色毛呢外。跑下楼,开门走了出去,把起司关在门内,气得它“喵喵”地使劲用两只小爪子挠着大门。

    白宥夏小跑着,看到门前昏黄的路灯下,有个熟悉的人影头低低地靠在一辆白色的车上。扬起大大的笑脸,白宥夏冲过去,一把抱住权志龙,在他吃惊的时候,贴近他的体,把脸靠在他的膛上。

    有那么强烈的**,让白宥夏想要靠着权志龙,想要享受他不宽大但温暖的怀抱。确实很温暖呢!白宥夏默默地想着。似乎也不感到寒冷了。

    权志龙在白宥夏想要离开自己怀抱的时候,回抱住她。

    细小的雪花继续缓慢地飘下来,落在两人的头上,肩上,手臂上,体上,轻轻地吻着这对拥抱良久的恋人。在昏黄的灯光照下,两人的影子紧紧贴合在一起。此时是如此的宁静,还能听到不远处教堂的歌曲。

    权志龙低头吻了下白宥夏的发丝,“我很开心!”没等白宥夏开口,他继续说道:“我很开心,宥夏主动拥抱了我!让我感觉,不是只有自己沉溺在这段感之中。”

    白宥夏睁开眼睛,轻轻地说:“对不起,oppa!”对不起,如志龙oppa所说,她似乎还没有真正投入到这段新的感中,这一个月以来,志龙oppa的付出比她多。

    权志龙再次抱紧怀中的女孩,闻着她上那淡淡的香味。突然想起自己看过的一部电影《香水》,确实,人的香味是世界上最香的香水。“不要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而且,我宁愿你说点别的!”

    世界上权志龙最讨厌的一个词语就是“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如果做出伤害对方的行为,那应该尽力去弥补,而不是轻易地从双唇间吐露出这句话,何况,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道歉的人确实有感到抱歉吗?

    “知道了!oppa,我不会再对你说这三个字了!”

    松开对方,两人相对而立。

    白宥夏平视着,看到了权志龙下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冒出来的胡子,突然觉得这些胡子非常的帅气。

    权志龙笑着替白宥夏整了下因为奔跑而有些凌乱的头发,把自己脖子上的红色围巾拿下来在白宥夏j□j在寒冷空气中的脖子上。满意地点点头,自己的眼光就是好,这个礼物真不错!“圣诞礼物哦!附赠oppa的体温~”

    感受着围巾上残留的温暖,摸了摸围巾,很柔软的触感。白宥夏也扬起大大的笑容,“谢谢oppa!oppa是提前到来的圣诞老公公啊!”

    有那一瞬间,权志龙沉溺在白宥夏难得灿烂的笑容中,“嘿嘿,不对,oppa是宥夏需要时随时出现的圣诞老公公!”

    “呵呵,我进去拿要送给oppa的礼物吧!”

    “就你一个人在家吗?”

    “恩,姑妈他们去教堂了。等下啊!”白宥夏转走进院子。

    起司生气地瞪大眼睛看着走进门的白宥夏,可惜对方心很好,只是摸摸它的小脑袋,完全没感觉到它的怒气,所以它算是白瞪眼了!看到白宥夏蹬蹬蹬地上了二楼,起司赶紧跟在后面爬上去。

    然后过了一会,起司再次被白宥夏关在了门内。“喵~”起司瞬间泪流满面,用自己的右爪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门。不跟oni好了!

    把礼物藏在后,在权志龙含笑的目光中,放慢了奔跑的脚步,走到他面前,“oppa!闭上眼!”

    权志龙听话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然后突然感觉有东西盖在自己的头上,原来是一顶鸭舌帽!拿下来一看,是一顶后面红色前面黑色的鸭舌帽,特别的是,帽子前面,用铆钉钉着“g”、“d”这两个字。

    “我自己钉的!不要嫌弃哦!”白宥夏有点担心,虽然帽子还不错,可是不知道入不入得了时尚idol权志龙的眼呢!

    “oppa非常喜欢!”权志龙的脸上充溢着幸福的笑容,把帽子反戴在头上,权志龙牵起白宥夏的右手,说道:“我们去走一走吧!”

    “恩!”白宥夏握紧男友的左手,点了点头。

    小县城不像大都市那么繁华,商场也没那么多,大家平时都很早休息,有种宁静的气息围绕在周围,能够让一颗躁动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享受片刻的安宁。

    今天是个特殊的子,很多人都去教堂了,所以很多家灯火都还亮着,小商店也还在营业。路过一家路边摊的时候,权志龙买了一份辣炒年糕。

    白宥夏和权志龙手牵着手,一点也不感到寒冷,雪慢慢地停了下来。两人漫无目的地走着,走到了一个小公园里,走近沙坑旁边的秋千旁,两人坐了下来。

    权志龙打开盒子,里面的辣炒年糕还在散发着气。两人各自拿着一根竹签开始吃年糕。其实他们都不是很饿,但是就是有兴致和对方分享同一份辣炒年糕。两人慢慢地吃着,不时还送一块到对方的口中,非常甜蜜。

    白宥夏咽下口中的年糕,说:“oppa你知道吗?其实我很喜欢吃辣炒年糕!”

    “那你一定很常吃咯!”

    “没有,小时候,姑姑家经济压力不小,能够抚养我们姐弟已经很开心了,更别说向姑姑要零用钱了!”白宥夏看着手中的竹签。

    权志龙突然有点心酸,宥夏的故事永裴有告诉过他,他非常地心疼从小就失去父母亲的女友。

    白宥夏嘴角微微地弯起,抬头看着天,继续说:“后来,我自己赚钱了,能够随心所地吃辣炒年糕了,煜夏也很喜欢,可是他不是想当明星吗?吃多了对嗓子不好,所以,我就不让他多吃!煜夏也比较懂事。”

    她转头看向权志龙:“为了陪煜夏,所以我也没怎么吃了。上次吃是什么时候我都忘了。还是oppa让我再次吃到这种辣炒年糕呢!”不知道弟弟在台湾的活动做得怎么样了。

    权志龙想到自己和姐姐小时候很常吵架,每次都是为了什么鸡皮蒜毛的小事。对比宥夏和summer的童年,他已经算很幸福了,当了那么久的练习生,随时能感受到家人浓浓的亲和关

    “以后你想吃,oppa都带你去!”权志龙看着白宥夏,认真地说。

    “恩!”

    突然手机响起,是姑姑。

    “宥夏啊!你出去了吗?怎么没看到你啊!”白善华看着白宥夏空的房间。

    起司此时跟在白善华的脚边,不停“喵喵”叫着,控诉着刚才白宥夏对它残忍的举动。它的爪子因为不停地挠门都短了一小节了,心痛着它,平时它最惜自己的爪子了,继续郁闷中。

    “恩,我现在在外面,姑姑你们回来啦!”

    “是啊!现在那么晚了,快点回家啊!”

    “好!过一会就回家。”挂掉电话后,白宥夏轻轻地晃着秋千。“oppa等下开车回去要小心一点哦,路上很滑的!以后还是不要这么做了,很危险的!”虽然很开心男友来看她,但是还是安全比较重要啊!

    没等权志龙说话,黑色的天空上突然展开漂亮的烟花,传来烟花飞上天空以及炸开的声响。原来已经过12点,圣诞节到来了!

    两人什么话都没说,静静地抬头看着炫彩斑斓的烟花,观赏着着转瞬即逝的灿烂。权志龙伸出自己的右手,不大的手掌包覆住白宥夏抓着秋千链子的左手。

    “merrychristmas!”权志龙的笑容比烟花还灿烂。

    “merrychristmas!”白宥夏同样笑着说。

    白宥夏用钥匙打开家里的门,走了进去,然后仔细地关好门。把鞋子脱掉换上家居拖鞋,走到姑姑和姑父的房门前,说了声:“姑姑,我回来了。”里面的白善华应了一声,白宥夏就轻手轻脚地走上二楼。

    盘腿坐在上的韩优美挑动着双眉,一副“你有鬼”的样子看着脸上抑制不住笑意的白宥夏:“门口的那辆车是谁的啊?”

    抱起哀怨的起司,白宥夏边摸着起司的小脑袋边笑着说:“oni明知故问,又不是没看过志龙oppa的车。”然后也坐到了上,起司在白宥夏的抚摸下,渐渐闭上了眼睛,受伤的小心脏得到了安抚。

    “如胶似漆啊!感人啊~”韩优美双手交叉抱着自己的手臂,一副受到很多温暖的样子,“我看在你们之间,都没有冬天的吧!是夏天,比夏天还吧!”

    “oni你跟东旭oppa告白了没啊?”

    “没啊,啊,你怎么知道啊?”韩优美紧张地说。

    “我自然知道!”占了上风的白宥夏开心地转动着眼睛。

    夜愈加的深,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tobe

重要声明:小说《韩娱之循序渐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