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我喜欢大家的视线都在我上的感觉。加入少女时代后,虽然其他人分走了粉丝的一些关注,但毕竟还是关注着少女时代。但是她就像一个发光体,大众不知道她的时候,她吸引着亲故们的注意力,她出现在屏幕前的时候,她就是摄影师们的宠儿。所以,她出现的场合,我一般都不喜欢去。

    ——林

    原来是g的社长杨贤硕,他拿着一瓶烧酒,看来是打算进来慰问一下他的将们了!

    “贤硕哥!”大家站起来和他打招呼。白宥夏和崔智源虽然没有称呼杨贤硕,但也站了起来。

    “大家~今天都要、吃得开心哦!、很好、吃的哦!”杨贤硕显然已经有点醉了,口齿都有点不清了。开心地环视了下众人,突然他发现,他们公司什么时候多了这两个美女,自己怎么不知道啊?

    权志龙看杨贤硕的目光钉在了白宥夏她们的上,怕他多想就赶紧说:“贤硕哥,这位是永裴的妹妹白宥夏i,这位是白宥夏的亲故崔智源i!”白宥夏两人赶紧弯腰打招呼。

    “什么?竟然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那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不到我们g来呢?我们g需要你们这样的小姑娘来提高我们的平均水平啊!”此话一说立刻得到众人的嘘声,特别是敏智、彩琳几个女生。

    “呵呵~”白宥夏只能干笑着,不知道说些什么。到是崔智源一副遇到自己伯乐的样子,冲到杨贤硕面前,开心地对他说:“杨社长啊!您真是有眼光啊!blablabla……”说了一大堆,正对杨贤硕的胃口,两人就坐了下来详谈,胜利自认g的代表人物之一,也加入了他们的谈话之中。

    众人默。继续吃烤吧!

    大家继续开心地吃着烤,中途崔智源还有其他的事就先行离开了。最后就由今天奇迹般没喝酒的权志龙载白宥夏回家了。

    “叮!”一条手机短信来了。白宥夏停下了和权志龙的聊天。

    权志龙瞥了一眼白宥夏手中的包包,没说什么,继续认真地开着车。谁半夜那么晚发短信给她呢?难道是她男朋友吗?

    看到手机里陌生人传来的照片,白宥夏顿时愣住了,瞳孔微微放大。

    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许这是合成的也说不定。照片上金闵宇紧紧闭着双眼,他健壮的膛上靠着一个表妩媚的j□j着肩膀的女人,让人不得不怀疑他们被子底下到底有没有穿衣服。白宥夏痛恨拍摄这张照片的照相机,它如此清晰地把女人脸上的红晕都记录了下来。

    白宥夏的手微微颤抖着,幅度越来越大,最后握不住手机,掉了下来,滚了下去。

    权志龙皱了下眉头,发生什么事了吗?他转过头看了一眼白宥夏那吃惊得长大嘴巴的表,感觉好像不是好事啊?他开着车,停到了路边。

    白宥夏赶紧从脚边捡起自己的手机,回拨了那个陌生的号码。

    “嘟嘟嘟……”对方就是不接电话。白宥夏眉头紧锁,连续打了好几个,对方都直接拒接了。

    这照片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有人故意要破坏自己和闵宇哥的感?白宥夏自喻对金闵宇还是很了解的,虽然两人交往这几年,从来没有深入到最后一步,但是闵宇哥从来没有强迫过自己。

    想了一下,她拨打金闵宇的电话,既然那个陌生人不接电话,那她就直接问男友。问本人,会更加清楚,也比较不会造成误会。

    权志龙担心地看着白宥夏,希望不是什么严重的事

    “嘟嘟嘟……”紧紧皱着眉头,咬着下唇,白宥夏有点焦躁。电话终于通了。对方一接通,白宥夏立即开口。

    “亚不塞哟?ppa”

    “亚不塞哟?”显然对方不是金闵宇,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声。

    白宥夏的头脑就像断了电的机器一样,这一秒停止了运作。在看到那些照片之后,听到男友的手机里面传来媚的女声,让她一时无法反映过来。

    “你好!请问这不是金闵宇的电话吗?”斟酌了一下,白宥夏还是问了一个保险的问题,虽然金闵宇手机丢了的可能很小。

    权志龙心里猜测,这个叫金闵宇的大概就是上次看到的来接白宥夏的那辆车的主人了。

    “恩~请问你有什么事要找ppa吗?可以直接告诉我!”对方一副金闵宇的代言人的表现。

    白宥夏的心顿时凉了一半,她张了张嘴巴,苦涩地问道:“请问他在哪里?我能和他说下话吗?”

    “他在洗澡,我是他的女朋友,你有事可以直接跟我说,一样的。”说着似乎还走近了浴室,怕白宥夏不相信,还喊了声,“闵宇ppa”

    白宥夏没等对方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因为她听到了金闵宇的声音了。捧着手机放在口,她的嘴唇迅速地抖动着,下一秒,豆大的泪珠立刻从漂亮的桃花眼中掉了下来。

    权志龙吓了一跳,这是什么节奏。

    白宥夏用手捂住嘴巴,她怕自己的哭声会溢出来。怎么办?自己的心真的好痛啊!突然她感觉到权志龙环住自己的肩,抱住了自己。轻轻地、温柔地说:“没事了啊!没事了!不要太难过!”

    委屈之顿时更甚,伸出双手抱住权志龙的腰,没有感觉到对方那一秒的僵硬,她现在只想有个人可以让她依靠,微微地哭出声,越哭声音越大,最后白宥夏干脆嚎啕大哭了起来。

    一时间负面绪扑面而来,想到自己的世,心中的伤感更加浓重。她非常想念爸爸妈妈,虽然她只跟他们生活了几年,但是年幼的她,体内那成熟的灵魂让她把爸爸妈妈的牢牢记住了心里。

    为什么这辈子要让自己有父母?没有父母的人体会不到有父母的幸福,为什么要让她感觉到幸福之后再把这种幸福剥夺掉?为什么在一起之后不一起白头到老,为什么让她明白什么是之后,又让她体会分手的痛苦,还是通过这样的途径?

    为什么?她不停地在心里问。眼泪不停地从眼睛里流了下来,体不自觉地跟着抽搐,差点喘不过气来。

    权志龙感觉到白宥夏的眼泪渗入到自己的衣服之中,到达自己的皮肤上,很烫。他轻轻地拍着白宥夏的背,试图让她放松下来。虽然他不清楚白宥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好一会,白宥夏的哭声才慢慢小了下来,她放开了权志龙,坐正了体。权志龙失去了怀中的人,有点失望,对方的体温似乎还停留在自己的怀中。

    白宥夏仍然小声微微哽咽着,她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自己竟然抱着志龙ppa哭成这样,可是一想到自己哭的原因,她的鼻头又开始酸了起来。

    “志龙ppa,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耽误你那么久的时间。”白宥夏拿出纸巾轻轻擦自己的脸。

    “怎么了吗?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吗?”权志龙小心翼翼地问。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被甩了。”白宥夏冷静了下来后,简洁地说了分手的事

    金闵宇是没有亲自说出这句话,但白宥夏不想让自己的处境更难堪,难道要等对方说出分手,才相信自己被甩的事实吗?非要让自己颜面大失,才承认自己这段的失败吗?白宥夏不想搞到这种地步。

    权志龙听了白宥夏云淡风轻的回答,如果不看到她刚才哭得那么惨的话,他确实可能相信白宥夏不在乎这段感,也不是很伤心。但是他看到了,他知道她现在心里非常痛苦。

    他此时的心非常复杂。现在的权志龙喜欢白宥夏,他当然希望白宥夏是单,可以追求的状态,但是他看到如此痛苦的她,心里又很是心疼。

    “不用伤心!其实啊,ppa也才刚刚被别人甩呢!”虽然是他自己说的分手,但是也仅此而已,对方劈腿,从某方面来讲,对方更胜一筹,本质上是自己被甩了。

    听到这话,白宥夏吃惊地转头看着权志龙,被眼泪洗刷过的眼睛此时显得熠熠生辉。为大明星的g-dragn也会被甩吗?她的眼睛里带着明显的疑惑。

    权志龙从口袋里拿出烟,但想到白宥夏,又把烟放了进去。

    “对方好像找到更适合的人呢!”权志龙状似无所谓地讲述着这件事,就好像这是别人的事而不是发生在他上一样。“昨天晚上,我去找她,看到她从一辆车上走了下来,醉醺醺的,还探头进去和车里的人吻别!车子离开后,我叫住了她,她没有找任何借口,然后我们就这样分手了!”

    和自己的况很相似。白宥夏认真地听权志龙讲完,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顿时有种奇妙的亲近感,也许是因为自己长大后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哭得那么惨,也许是因为两人的遭遇太过相似,也许是因为权志龙的坦白。各种因素,让两人亲近起来。

    “ppa不要伤心啊!”虽然自己也是刚刚失恋,但是白宥夏还是下意识地安慰权志龙。

    “不会的!”权志龙揉了揉白宥夏的脑袋,“你才不要伤心!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会找到更好的人的!”他扬起嘴角,对着白宥夏展开开朗的笑容。

    白宥夏被感染了,也微微笑了起来。一时间,霾似乎减少了很多。

    b

重要声明:小说《韩娱之循序渐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