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自尊问题

    :在和白宥夏i在一起之前,志龙i有交往过其他的女朋友吧?

    权志龙:呐~(面无表,眼睛里一点笑意都没有)

    :哇,初恋就不是白宥夏i咯?

    权志龙:第一个交往的人确实是不是她,但是最早让我陷入的那个人却是白宥夏!

    ——某综艺节目,权志龙

    金真儿的重生,改变了一些事改变了一些人,但是终究还是没有改变她和权志龙的结局。

    现在的权志龙告诉自己,自己和真儿努那的正在降温。这段时间,他无意识地减少了金真儿的联系,对白宥夏的关注却占用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只是他自己没注意到这一点。

    可是当权志龙停下来,认真地考虑自己和金真儿的关系时,他发现,不只自己没有主动联系真儿努那,最近真儿努那也完全没有联系自己!这完全不科学啊!这个况很不正常,自己可能是因为忙而无法联系她,为什么以前经常联系自己的努那现在也改变了呢?难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拨了金真儿的电话,没有关机,但也没有人接听。他很了解金真儿,她睡觉的时候一定会把手机关机的。那现在都接近凌晨2点了,难道她还没有睡觉吗?没睡觉的话,为什么没有接电话呢?

    权志龙越想越不安,虽然最近自己的感降温了,但是对真儿努那还是关心的。如果真儿努那真的是因为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才断掉和自己的联系,那他一定会非常的愧疚的。

    这样想着,权志龙立刻从上爬了起来,迅速换了黑色的运动服,带着鸭舌帽,拿了车钥匙就冲出了宿舍。

    半夜起来喝水的p站在黑暗中的厨房里,愣愣地看着突然开门的权志龙,从眼前迅速飞过,又迅速消失在门口。啊咧?自己难道在做梦吗?咽下了刚刚忘了喝下去的水,p君晃悠悠地走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嗯!自己应该是做梦的!他这样告诉自己。

    其实有个人可以告诉p君,他并没有在做梦,那就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在睡觉的胜利i,正在房间里和粉丝聊天的他,被门外突然想起的脚步声吓了一跳。那么晚都还有约会吗?真羡慕啊!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像哥哥一样啊?突然陷入自怨自艾的胜利,继续投入和粉丝的聊天中,从他们上汲取自信心和正能量了。

    直到隔天早上权志龙才一脸疲惫地回到宿舍,他没有理会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大成,直接走回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把自己甩在了上。

    _大成走进浴室,还是趁大家还没起,赶紧上厕所。

    白色的咖啡屋今天是正式开张的第一天,员工还是之前的那些。从客人转变为老板的白宥夏站在二楼的窗户前,端着一杯咖啡,看着街上的行人。为了让自己能够安静地进行思考,创作,二楼的窗户安装的是隔音能力很强的玻璃。此时外面的喧嚣一点都传不进来,有种处两个不同世界的错觉。

    喵~起司走到白宥夏脚边,蹭了蹭她的脚。白宥夏低头,扬起嘴角,把咖啡杯放在窗台上,弯腰抱起起司,轻轻亲吻了下它的头,换来喵的一声。

    金真儿眼神迷离,摇晃着体从一辆高级轿车上走了下来,用力关上车门后,她还把头探进车里和里面的新男友来了个依依不舍的吻别。挥了挥手,看着车离开后,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双脸,从包里拿出口腔清香剂,张开嘴巴,喷了好几下。感觉好像清醒了点,才打算走进家门。

    白宥夏左手抱着起司,右手轻轻抚摸着它的背。起司舒服得差点睡着了。

    阳光有点刺眼,时临盛夏,即使是在地理位置极北的韩国,在阳光下待久了也会让人受不了的。白宥夏又站了一会,就把起司抱到它的专属垫子上,然后坐在了书桌前。

    “真儿努那。”

    夜晚是如此的安静,万物都在沉睡之中。因此虽然权志龙的声音是那么小,金真儿还是清晰地听到了他的声音。凌晨2点,说实话,大概没有人会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金真儿的心抖了一下,体也跟着颤抖了一下,夜里凉爽的风似乎把她的酒意吹散了大部分。

    权志龙靠在自己的车上,双手插在衣服的兜里,头微微低着。路灯从他的背后照过来,逆着橙黄色的灯光,金真儿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是伤心还是愤怒,亦或是两种都有,也或是其他的任何表。她也搞不清自己,是希望他的脸上是哪种表

    白宥夏靠在椅背上,缓缓左右旋转着。

    男友到底在忙什么呢?打电话他不接,发短信给他,他说他在忙,见面的时间都没有。有点怀念以前的时光呢。

    两人曾经一起坐在颂恩楼前,芙蓉湖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靠着彼此。两人曾经午后漫步白城,见证历史的斑驳,时光的印记。两人曾经一起到环岛路上骑自行车,挥洒汗水,享受阳光。

    好多好多的回忆。

    “啊~志龙啊?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呢?”金真儿在慌张了2、3秒后镇静了下来,酒意微微褪去,酒精的威力却显现了出来,给了金真儿莫名的勇气。

    “来看努那啊!好久没和努那见面了,努那都不想我吗?”权志龙平淡地说着话,在这样的气氛下,显得十分的讽刺。

    “努那当然想你啊!可是现在都那么晚了!”

    “是啊!现在都那么晚了!那我先走了!”

    拿起笔记本,用铅笔在上面写写画画,把男友向自己告白的时候,自己那时的心描写写来。

    体刺激而颤动

    你那搭讪的眼神,好闻的香气

    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那么害羞的我

    没有勇气吗?

    自己不懂,是他让自己拥有了这种奇妙的感。每个女孩都希望自己的初恋就是自己相伴一生的对象,白宥夏也不例外。

    “志龙?”金真儿看着转就要上车的权志龙,喉咙干涩,马上叫住了他。

    “什么”平静的语气,权志龙依然背对着金真儿。

    “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问的吗?”金真儿紧紧地盯着权志龙的背,迟疑了一下,艰难地问出了口。人类就是这样,当做了某样坏事被他人看到后,他人什么都没表示,就会感到奇怪。这种感或是行为就称为——心虚。金真儿此刻正是这种感。

    “问什么?”对权志龙来说,他的自尊心没办法让他说出,‘努那你为什么劈腿?’这样的蠢话。一个人想要劈腿,理由是不会少的。他现在不也经常想着白宥夏吗?

    “呵呵~”金真儿突然笑了起来,在寂静的半夜格外刺耳。“看来,志龙你是一点都不努那拉?”

    听到这话的权志龙终于转过,直视金真儿的双眼。

    整个上午,白宥夏就擦擦写写着这首歌,直到中午,歌曲也没有完全完成,只是主要的旋律都出来了。没有思路,白宥夏就停了下来,给自己煮了一份简单的鸡蛋面当作午餐。中途还接到姑姑的电话,让她有空多多回家,自己很想念她云云。白宥夏一一应了。

    起司也安静地吃着自己的猫粮,一人一猫,安静却不冷清。

    “哈!”金真儿自喻还是比较了解权志龙的。前世的自己一直都关注着他,不知为何,前世在电视机前听他讲的一段话,莫名地闪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他说,自己厌倦了一个人的时候,会渐渐的不和她联系,或是装病,或是装作自己很忙。总而言之,当他不怎么主动和对方联系的时候,就是荷尔蒙在他脑子里渐渐消失的时候。

    很无,不是吗?

    最近他也不怎么打电话给自己了,短信也没有了。

    “其实,志龙啊,你也厌倦努那了是吧?以前再忙,你都会打电话给努那。现在,我都记不清我们上次通话是什么时候了!一个礼拜前?一个月前?”金真儿面无表地戳破了权志龙的面具。

    “反正我们分手吧!就这样吧!”权志龙不想继续从金真儿口中听到什么话,他直觉,她的话会越来越接近他的真正的想法。头也不回,权志龙迅速开车离开了。

    金真儿忽地笑了,疯狂地笑了。最后,还是他先说出口。

    白宥夏一直都有睡午觉的习惯,她躺在上睡,起司也跳到被子上面窝着。

    一觉醒来,人异常清醒。舒服地伸了个腰。白宥夏走进浴室,清洗了下,给自己抹了最基本的护肤水和液,还擦了点防嗮霜。

    换好衣服之后,白宥夏就拿着包走出了家门。

    权志龙迅速地开着车,来到了海边,停了下来。

    其实他并不伤心!真的!就像金真儿心里想的,他已经厌倦了金真儿,即使今晚没有以这样的方式分开,以后还会有其他的原因。他不满的是,金真儿劈腿,金真儿比他还快找到新的男朋友!

    他感到耻辱!所以他迅速地说出了‘分手’这两个字,原来他就是这样的人!

    就这样趴着方向盘上,直到东方升起一丝光芒,权志龙才开车回宿舍。

    b

重要声明:小说《韩娱之循序渐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