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好日子

    在她认识我之前,很久很久之前,我就知道她了。那一次我看到她疾驰而过,留下来的只有她的倩影。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真的算是惊鸿一瞥了!直到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背影有点像她的人……

    ——《我还是我》,权志龙

    朴英美双手相互搓了搓,想擦去掌心微微冒出的汗水。交握了下,然后放在膝盖上,不时轻轻地用鞋子敲击地板。

    喝了一口咖啡屋免费提供的水,清凉的感觉顺着喉咙进入到她的体里,她紧张的绪微微得到了缓和。拿起放在包包里的手机,看了下时间,还有5分钟才到10点。

    今天自己一定要说出来才可以!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就没有机会了。

    “英美。”就在朴英美发呆的时候,她等的人终于来了。点了两杯冰咖啡后,男生笑着看着朴英美。

    本来就紧张的朴英美心跳继续加速,脸也通红通红的,她不知道自己这副面如桃花的样子在旁人眼里有多美。

    “哥哥,其实,今天……”突然,女生像是下定决心似的,眼神坚定了起来,紧紧注视着男生。

    白宥夏缓缓地用小勺子搅拌着咖啡,微笑地看着与自己隔壁了几桌的男生女生。她喜欢观察周围的人,不论是熟人还是陌生人。甚至对她来说,陌生人也许更有吸引力,是那种你可以看着他们,然后天马行空地想象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的魅力。

    白宥夏从女生刚进咖啡屋就注意到她了,因为在这个还不到夏天的的季节里,在开了空调的咖啡屋里,还不由自主一直擦鼻子上的小汗水的人并不多见,她应该处于紧张或是焦虑的状态中。

    后来看到男生进来,她就猜测到女生是要告白了。从紧张飘忽到坚定的眼神,女生勇敢地说出了自己想要对男生说的话,眼眶微红,泪水快要盈眶。

    可惜好像没有成功,看那个长得有点像rain的男生微微愣了两秒,才轻轻握起女生搅在一起的手,笑着说了什么话,女生失望地低下头,迅速抽回自己的手,胡乱地擦脸上不停往下掉的眼泪。过了几分钟,女生就先行离开了,男生随后也走了。

    白宥夏不由得想起男友跟自己表白的时候,那时候他也这么紧张吗?大概没有吧!在她印象中,他一直都是自信的、踌躇满志的,似乎没有什么事能难得倒他。

    虽然女生表白没成功,但是不枉她鼓起勇气表白了一番,至少她努力过了,白宥夏相信,这也将成为她人生中美好的记忆。如果没有做出努力,她将来也会后悔的。

    轻轻抿了一口咖啡,白宥夏转后的包里拿起一本半新的笔记本,打开空白的一页,在第一行写下三个字——好子。

    [不知是新换的发型不怎么样

    还是穿出来的衣服对错味

    要不要假装不知道

    假装不记得

    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还是就说出去走走吧

    眼泪盈眶,我抬起头

    轻轻一笑,让眼泪不要流

    我在做什么,我在说些什么

    今天说过的话都放飞天空]

    停下笔,突然有点想他。

    “呀!哥你就不能带带她吗?你今天又没事,我带着这个小孩,还怎么出门啊?啊?”崔智源无语地说。微微鼓起双颊,试图卖萌让哥哥妥协。

    可惜对方明显无动于衷,“谁说我今天没事,我下午还得去练习呢!带着她怎么练习?等下饿了渴了怎么办?而且我这么个大男人也不适合带她,等下周围全是男的!”

    5岁的小女孩崔真希睁着大大的眼睛,嘴里含着一支草莓味的棒棒糖,视线在两个人之间徘徊,似乎听不懂这两个哥哥姐姐在说些什么。当然,如果注意看她的眼睛,会发现她的眼睛闪过一丝失望,很难相信这么小的孩子会有这么大人化的绪。

    “呀!”崔智源暴躁地用双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和崔真希沉默对视了一秒。哎,没办法了!不过她还是不甘心,“那你等下得载我出去!”

    “可以!”崔始源挑挑眉,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虽然不太放心,但是让他带着小真希去练习室,看着他们这些大男人练习,也不太合适。

    “ppa,抱抱!”坐在椅子上一直没有出声的崔真希,突然张开自己双臂,让崔始源抱她。她心里是期望让崔始源带着自己的,可惜失望了。

    “这小孩,就知道撒卖萌!”崔智源见此吐槽到,龇牙咧嘴地冲着崔真希办了个鬼脸。

    崔始源抱着崔真希,脖子被她紧紧搂着。他对妹妹和小孩子较真完全不能理解,说:“真希才几岁,你怎么老跟她过不去。不要理这个幼稚的姐姐啊,小真希最乖了!”说着还抱着崔真希轻轻摇晃了下,换来她清脆的笑声。

    “你不懂!”异相吸,同相斥,与年龄从来就没有关系!

    崔始源白了崔智源一眼。

    下了崔始源的车,崔智源实在想假装忘记崔真希这个小孩,可惜崔始源开口提醒了她。下来!崔智源摆了下头,示意崔真希下车。

    “始源ppa, bebe!”崔真希恋恋不舍地和摇下车窗的崔始源告别。

    “走啦走啦!小心被黑粉看到!泼你一桶油漆!”说完径直走近咖啡屋,拉开门,让小跑过来的崔真希先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发呆的白宥夏,食指中指间还夹着一只铅笔。

    俨然成为了一道风景。

    时光好像停留在她们上高中的时候,那时候宥夏也是这么看着窗外,迷蒙的眼睛深深吸引了她。时间之神一定眷顾着她,完全没有在她上留下痕迹。

    白宥夏是个漂亮的女生,从外到里都很温柔。她皮肤白皙、细腻,远远看去,就像特意打了一层粉一样,崔智源曾经怀疑她站在阳光下,皮肤是否会反光。她甚至认真地问过她,得到好友难得的一个白眼。应该会的吧,她心里还是这么想,就像天使一样,白宥夏让人心中有种温暖的感觉。

    她那头卷曲的及腰的黑发,如海藻般披散着。就像安徒生童话里的海的女儿。在海的女儿从海底走上陆地时,她的背后是否也是这么一头美丽的头发?

    那年冬天。

    雪白的雪花小小的,在窗外飘,有种失重的无措感。她闭上眼睛,想象自己是那晶莹的雪,从天上缓缓飘落,仿佛违反物理学原理般、电影院里放映的影片般,她面朝天空,逐渐向下。为什么不快点,再快点、更快点,让她的背脊接触到大地吧。

    白宥夏睁开眼睛,眼带怜悯地看向窗外的雪,也许很不安吧,如果它们能够思考的话。但是它们能思考吗,谁知道呢?

    崔智源皱了皱眉,不喜欢看到宥夏小孩这种表。感觉到老师转过来的视线,忙用手肘碰了碰白宥夏,白宥夏转过头,对着讲台桌上的老师笑了一笑,笑容浅浅的。

    年过60的韩太坤是一名数学老师,早可以退休的他,由于教学成绩一向不错,而且对教育也还抱着极大的,因此在校长的建议下继续留校职教了。今天还是平常的一天,下面的同学还是照常的萎靡。

    他看向窗边的白宥夏,那是他唯一可以骄傲的学生了。

    白宥夏数学成绩很好,不,应该说她所有科的成绩都很好。听其他任课老师对她的评价都很好。格文静,长得漂亮,但是又很是乖巧,比其他学生年龄少了2岁左右,真是个天才生啊。

    虽然她刚刚也在开小差,但是看着她的笑容,韩太坤瞬间被治愈了,不由自主也展开了笑容,满意地点点头,仿佛白宥夏是自己的女儿般,有种自豪的感觉。眼睛的余光瞥到白宥夏旁边的崔智源,他的眉角不由得抽搐了下,一样米养百样人啊,怎么就不能受到一点好的影响呢?

    “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作业就是课后的联系题,下周记得交啊。不久后就要考试了,大家一定要加油啊,才能考上理想的大学。还有,崔智源你以后不要再在上课吃零食了!”

    “呐,呐!”崔智源对着数学老师的背影答道,她可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但是做不做得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白宥夏好笑地看着崔智源摇头晃脑的样子,“智源,你就那么喜欢在上课吃东西!不怕变胖啊!”

    “啊一股,宥夏小孩,要叫欧尼知不知道!而且上课吃下东西有什么关系,韩老师这个老古董,我又没有影响他上课。哎,差别待遇,差别待遇啊!”崔智源做出一副用余光瞥她,不屑的样子,“某人上课也开小差,怎么就没事,看韩老师脸上那朵老菊花在这寒冷的冬天都为你盛开了。”

    看着好友搞笑的样子,白宥夏不由又是一笑,“就你能说。韩老师人好的!”

    “是是是!”崔智源做了个鬼脸。“走吧走吧,去吃饭。说不定能碰上隔壁班的班草啊。”

    “呐~”

    崔智源嘴角扬起大大的微笑,喊道:“宥夏小孩!”然后看到白宥夏转过来,绽放出一道迷人的笑容。

    b

重要声明:小说《韩娱之循序渐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