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传言

    欣然闻听暗自好笑,这两位老人实在有趣,都找到了各自的理由,那就不用她瞎编了。

    她把东西收起来,微笑着走回了客厅。

    “五爷,我现在可不敢留你。留了你梦琪一定会来找,连带郭凯都紧跟在后面……”

    “丫头,你这话就说错了,女生外向,梦琪知道我在你这里才不会来找,他们正好去过二人世界,人老碍眼了……”

    他正在摇头晃脑地感叹。欣然发现马五爷头上灰白色头发,发质也在不断改变,白色的头发尽管没有全黑,却变成了灰色,满头灰黑色头发,虽然没有艾老的明显,却也极其醒目。

    她正想说出此事,艾老大惊小怪起来。

    “老马头,你还说我,你的头发都黑了……”

    “我才不信!艾老头你继续忽悠。”

    马五爷不以为然地凑到镜子旁边看去,他的头上确实是灰黑色头发,就像他四十多岁意气风发的样子。来的时候他确实照过镜子,绝不是满头黑发。这是怎么回事?他突然想起来了,来以后欣然给他和艾老每人倒了杯茶水。

    “丫头,难道你在茶水里加了什么保健药物……”

    欣然心中奇怪,两位老人怎么都会自己找理由,既然这样,她正好不用瞎编。她得意地笑笑。

    “我托人买了点强健体的药物,疗效不错,正好给你们用。这东西价格昂贵不说,还就这两包。在医院里给我师傅用了一包。我看你体也不好,给你也冲了一包。这玩意有钱都没地方买去……”

    把谎话编圆满了。万一他们再要没有了。

    果然马五爷正想说什么,张嘴把话硬缩回去了。难得这丫头惦记我,给我强健体。记住她这份心意就是,至于别人管那么宽做什么。想开了很快调整好脸上表。感激地说。

    “这丫头,我没白疼你,大恩不言谢!”

    晚上,欣然安排师傅在前院卧室睡觉,换了新单被罩等物,有事让慕容隐他们来喊。

    欣然回到了后院,立即被龙天霸三人包围了。

    “欣然。你难道用圣光了?”慕容机急忙追问,他已经听二哥说了钥匙的事,马上猜测到那天的试验。

    “什么圣光?”龙天霸焦急地询问。

    欣然从布包里拿出了十字架钥匙,兴致勃勃地对大家说。

    “你们看这个戒指和手链还有钥匙三样东西我佩戴在上可以发出光线,有治愈伤病的功能。”

    “这么神奇?”龙天霸有点不信。

    “那我演示一遍给你们看!”欣然高兴地说。

    她把钥匙布包顶在头上,戒指和手链已经戴在手上,果然橘黄色的光线散发出来,围绕在欣然的边衍生出来,并像水波纹似的蔓延开来。沐浴在他们上,三个男人顿时感觉心舒畅。

    此时,欣然发现了奇怪的现象,今天一共使用了三次圣光。一次比一次弱。第二次在卧室里释放的时候,达到的效果远没有第一次给艾老释放的光线强,才导致马五爷的头发颜色是灰白而不是全黑。这次更明显地弱了。

    欣然原来以为感知错误,再一次发现了这个问题。找出了圣光使用规律,她正在琢磨。头脑中隐隐作疼,立即把钥匙包从头上拿下来。

    等钥匙布包拿下来,头立即不疼了。估计是精神力消耗过大,才导致头疼,这样看来每天使用圣光次数不易过多。

    “感觉确实不错,欣然我戴上试试!”皓琦好奇地说。

    “你试也白试,东西在你上根本没有反应……”慕容机自信地嬉笑着。

    “不会吧!”皓琦半信半疑地把手链戒指都佩戴上,又把钥匙串也像欣然那样放在头上。

    欣然也想让他们都试验一遍,万一他们有感应岂不是更好。

    过了一会,皓琦一点发应都没有,不死心地站起来走动一会,还是无济于事。

    “大哥你也试下!”慕容机把几样东西往龙天霸上佩戴,结果还是无声无息。

    龙天霸对人说:“刚才那种光线对我的体有很大的益处,我感觉我的武功无形中前进了一大步……”

    “那好呀,明天我再给你们发圣光!”

    “今天不行吗?”。龙天霸奇怪的问,刚才沐浴在光线里对他武功受益匪浅。

    “刚才引发光线的时候没事,过一会我发现头疼了,也就是说这种光线需要消耗我的精神力,每天启动次数有限……”欣然把刚才总结的经验说出来。

    “那你赶紧睡觉吧,我知道睡眠质量好,对精神力补充大有好处。”龙天霸对大家说。

    “等我有时间上网查查,如何增加精神力。我知道每天观看极品翡翠对精神力帮助很大,我看一会翡翠再睡。”

    大家才知道,最近几个月人总在睡觉前看一遍极品玉石的含义。原来还以为女人喜欢珠宝之类,瞧一遍就像守财奴看宝藏似的。

    三个男人看到很不以为然,以为是女人的通病,现在才明白,人看翡翠另有深意。

    “以后晚上欢运动适可而止,精神力消耗过大,补充起来不容易了……”龙天霸对两个兄弟说。

    “知道了!”皓琦和我慕容机闷闷地答应下来,涉及他们的福利待遇问题谁会高兴,大哥吩咐了只能照做,否则人罢工,他们连点末都混不到了。

    第二天,艾老没事到处走动,邻居们前几天听说老人家被劫匪打伤了,据说伤势严重有生命危险,今天看见艾老在外面散步,都奇怪地询问。

    “艾老,你这是完全好了?”

    “是呀,多亏我有个好徒弟,治疗及时,否者就去见阎王爷了……”

    “你徒弟对你真是不错,恭喜你老人家……”

    “大家同喜同喜!”艾老乐呵呵地说。

    艾老的几个老朋友,王老高老费老都半信半疑地过来探望他,发现艾老确实是痊愈了,都替他高兴。

    “老伙计,前几天我们看你在医院里躺着,以为你这次完蛋了。回去以后我们伤心难过,现在看你出院,我们都放心了。”

    “我自己也以为完蛋了,现在感觉很好!”

    “老艾,你的气色怎么这样好,还有你的头发出院染了?年纪大了白就白吧,你臭美什么,难道还想找老伴呀?”几位老人不屑地劝他。

    “还鉴定大师,这回你们看走眼了,我的头发可是原装,都是我徒弟的功劳,我也不清楚用了什么好药,脸色也好头发也都黑了。”艾老得意地说笑着。

    几个老朋友在一起感叹一番。

    这个惊人的消息也在城市里流传开了。

    “知道不,古玩鉴定大师被抢劫生命垂危,人现没事出院了……”

    “人家是大师,有老天保佑,当然没事。”

    ……

    在一间庄严肃穆的办公室里,安全部长正在电脑前查找资料,上次进来的年轻军人敲门进来了。

    恭敬地敬礼已毕低声说。

    “领导,上次你关注的鼎鑫集团,出了一件事与他们的董事长有关系!”

    “什么事?”中年人威严的目光带着疑问扫过对方年轻的脸。

    “四大鉴定大师之一的艾老,被不法分子抢劫重伤,在医院病入膏肓,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病愈,当时在场之人有他的徒弟,鼎鑫集团的董事长,那个创造奇迹的小女人……”

    “哦!”中年人目光中出现了神采。

    “还有一件蹊跷的事,与艾老隔壁病房被人打伤头部的年轻人,伤口奇迹般地愈合了。”年轻人继续说。

    “况属实吗?”。

    中年人尽管知道报汇报到这里不会出现虚假,还是多余地问了一句。

    “属实!”年轻人一丝不苟的答复。

    “我知道了,随时关注她的况,如果有必要保护起来……”中年人叮嘱了一句。

    年轻人恭敬地行了一个军礼,徐徐告退。

    “越来越有趣了,看起来华夏的奇人异事档案中即将多一位美女了!”中年人自言自语地说,双眼中的眸光越发明亮起来。

    ……室外起了一阵寒风。

    由秋到冬,第一场细碎的小清雪飘飘地洒落下来。

    听到艾老体康复出院,刑警大队李队长顶风冒雪登门拜访。

    他走进客厅,抖落一的雪花,看到大家都在望着他,歉意地对龙天霸说。

    “龙哥,我们虽然很快发现是三个抢劫犯。在艾老的熟人和警局的惯犯中查找了几天却毫无头绪,实在抱歉……”

    “李队长,我们也想不出此事究竟是谁做的。艾老格和善,没和谁结仇,怎么会遭此不幸,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做的一定饶不了他……”龙天霸气愤地说,眼中的戾气下意识地散发出去。

    欣然听到两人的议论,话语中再一次提到三个抢劫犯。突然想起在医院中,大老公和李队长打电话提过,犯罪分子是三个人。

    现在李队长来看师傅,又提起了罪犯分子的事。收藏到角落中的记忆复苏了。

    能做出杀人夺宝,有可能是亡命之徒;还有一种可能是有仇怨之人。(未完待续……)

    ps:非常感谢lq1005的提醒,多谢大家的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