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异象

    艾老无可奈何地说:“这丫头,我老了,听你话还不成吗?”。

    “师傅,我可是为你健康着想。”欣然不满地噘起嘴巴。

    几个人正在说话,突然,他们听见隔壁房间里发生嘈杂的声音。大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静听外面的动静,只听女人兴奋的声音不断传来。

    “儿子,你怎么坐起来了?你现在起色很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艾老的重症监护室在病房的最里面。房间一面是医院的主墙;隔壁房间里的患者是一位年轻男孩子,和人打架头被打出血了,尽管缝了几针伤势很严重。母亲在照顾他,这声音是看护他的母亲在大声惊呼。

    欣然出入屋门的时候见过那位女人,五十多岁满面沧桑。据说她人去世十几年了,好不容易把儿子抚养长大,却经常打架斗殴,这次又与人打架伤了头,导致卧不起,做母亲的只好陪伴在他旁。

    这时,隔壁房间里进去了一群人,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欣然也来到走廊上听声音,只听那位老妈妈高兴地说。

    “医生,我儿子的伤好多了……”

    欣然心中一惊,猜测一定是圣光普照穿透了围墙,隔壁病房的患者也受益了!

    她还是不放心,对跟在她边的皓琦说。

    “师傅清醒过来,你去问问医生,让他们给老人检查体。”

    皓琦看见师傅的现状心中狐疑,现在又听说隔壁患者的况更加奇怪,听到人如此说。急忙去找医生。

    他听父母讲过患者寿命将至,会有一种大病痊愈的迹象。叫做回光返照。这时他不敢把怀疑说出来,还是找医生检查才放心。

    他心中疑惑想得到答案。望着人想问什么,看到走廊里人流不断,把话埋在了心中。心中嘀咕,难道这也是人的特殊能力造成的。

    知道人拥有亲和能力,没听说有治病这种本事。如果真有这个能力,这几天她何必黯然伤神憔悴如此,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他匆忙去医生办公室,过一会就回来了。

    “欣然,刚才隔壁也要求检查体。医生忙不过来了,让我们先等等……”

    “师傅病好了,检查不着急,那就等一会吧……”她自言自语自信地说。

    龙天霸和皓琦都怀疑人的说法,看见艾老的样子又说不出的怪异。

    这时,艾老对欣然继续要求。

    “丫头,我想下牀来走走,我要出院……”

    “师傅,你病刚好千万别乱动。等一会儿医生给你检查完体再说。”

    “这丫头怎么就不信我!”艾老嗔怪道。

    医生也感觉奇怪,今天他负责的病房,同时有两位病人都说体恢复了。

    还都赶到一个时间要求检查,这些病人真能添乱。

    他清楚地记得。今天早晨查房的时候,这两位患者都属于重患,他也没给下什么特殊的药物。怎么一天没到都变得活蹦乱跳了。

    他急忙开出各种检查单据让他们先去检查,忙完了别的事。他发现化验单都返回来了,出人意料的是化验单上各项指标都达到了正常水平。即使个别数据达不到,也与正常值接近,怎么会这样?难道说老天爷发慈悲,看这几位重患者可怜,放他们一马?

    这也太荒谬了,他是医生不是巫师,可是面前的一切真令人百思不解。

    实地查看,两位患者的病房在一处,年轻人看起来还算正常,老头的外表变化太大了,整个是脱胎换骨。

    患者们既然体健康,他就没有理由圈住他们,为了以后查证方便,留下了他们各自的电话号码,然后许他们出院

    欣然看到艾老的各项体指标,确实没有异常,才许师傅下牀走动。

    艾老不但在屋里走,又到走廊里溜达,简直比平时没病的时候还精神。欣然心中明白一定是圣光的作用。

    既然获得了医生许,老爷子本人感觉也不错,他们就高兴地给老人办理出院手续。

    龙天霸和皓琦互相看看,尽管有满肚子疑问,也不会像慕容机那样表露出来,看到人兴高采烈的样子,还是等晚上回家没人的时候再问。

    在回去的路上,欣然打电话把喜讯告诉了慕容机,让他下班回来一起庆祝艾老康复。

    “欣然,艾老怎么会突然痊愈了?”慕容机奇怪地追问。

    她不敢在手机里说什么,只能点到为止。

    “晚上回来再告诉你。”

    欣然打电话的时候,艾老在车上闲得无聊,也急忙给几个老朋友打电话报喜。

    她结束了通话,耳边还听到艾老诙谐的声音。

    “马老头,你继续来气我呀,我出院了……”

    “老高,我又活了,明天请你们来吃饭,祝我死而复生……”

    “老王,阎王爷拉我过去看看,嫌弃我太老了……把我放回来了。”

    一路上电话声音不断,几天来的烦恼一扫而光。

    到家了,欣然刚想把师傅搀扶下车,没想到老人家自己下车,走进屋去了。

    欣然只能拿着包裹紧跟在后面:“师傅,你小心点,走那么快干嘛?”

    “丫头,我现在感觉神清气爽,比没受伤前都健康,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几岁,估计医院给我用了什么好药,反正你这丫头有钱,我说得对吧?”

    欣然正愁没办法解释,师傅自己找到了台阶,就随口答应下来。

    “师傅,你说是就是吧。你现在出院了,晚上就在前院卧室休息,绝不让你回去了。”

    艾老经过这件事,也接受了教训,乐呵呵地说。

    “丫头,都依你,我就在你这里养老了,将来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当得知那天晚上徒弟给他做的新衣服损坏了,艾老心很不爽。

    “丫头,可惜了那件衣服!”出院以后他不是诉说自己的不幸;不是说体的伤痛;而是心疼那件衣服,那是徒弟对自己的一片心,远比他体的伤痛更让他伤心。

    艾老又想起他的手链和挂件。

    “丫头,拿来吧?”

    “什么?”

    “我的手链和挂件?”

    当时艾老病体沉重,欣然怕老人绪心态不稳,说手术时放起来了,现在拿不出来,只能实话实说。

    “师傅,我坦白交代,我欺骗了你,那两件首饰被抢劫犯抢去了。你老放心,我一定能找回来的。如果找到到抢劫你的坏蛋,一定打得他们不能自理,敢抢我师傅的东西,真是岂有此理……”

    一阵夹枪带棒的痛骂,也未曾减弱艾老的心疼,等到徒弟说完他说话了。

    “丫头,我都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事看不开的,可是这两样东西都是你送我的,我真舍不得……”说着愁云满面。

    “师傅,这你就错了,如果你舍不得,我带你去玉石加工厂,看加工好的首饰,你喜欢什么我就送你什么,我送你一大堆首饰可好?”欣然只能想办法安慰他。

    “这丫头,那怎么能一样?”艾老瞪了她一眼。

    “师傅,没什么不一样的,反正都是我送你的,质量好坏而已。”无理辩三分胡闹的口气,总算让老人家展颜一笑。

    马五爷闻听艾老出院了,急忙过来探望。

    刚进院里,就听到客厅里艾老和欣然聊得正欢,声音传出老远,看样子他真好了,说话中气十足。进屋一看他吓了一跳。

    “老艾头,我以为你在忽悠我,原来真好了。你怎么去阎王爷那里打个转,回来人也年轻了?丫头,过几天,没准你会多一位小师娘了……”

    艾老老脸一红责怪道。

    “马老头,孩子面前你瞎说什么?前几天我做寿让你占先了,现在该我先手,我们下一盘把,就来个一局决胜负……”艾老急忙把话题扯开。

    欣然看到两位老人下棋,一位气色很好头发全黑,另一位头发花白脸色不好。

    她心中一动,干脆给马五爷也来个圣光普照,可惜他现在不在这住,实行起来有点难度。

    转念一想真是笨蛋了,既然在医院里圣光可以透过墙壁,干脆去隔壁卧室中发圣光,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受益。

    想到这里,她看到艾老和马五爷就在靠近卧室的地方下棋,她进了里间卧室锁上门。

    她可不想发出圣光的时候被人打扰,她把三大圣物拿出来戴上,很快橘黄色的光晕如流动的湖水在屋中流淌。

    很快她周围都沐浴在光线中,温暖祥和圣洁的气息包裹住她,继而往远处蔓延。

    她发现这股气息比在医院的时候弱了,耳边听到了客厅里两位老人的对话。

    “老艾头,我现在感觉心舒畅,都是你给我传染的,我感觉也年轻了……”马五爷奇怪地说。

    他站起来,活动下体,过年时受枪伤的地方原来有痛感,现在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马老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医院清醒过来以后,就感觉体状况很好,估计是遇到了你这个老朋友高兴的,以后你可要常来看我……”艾老爷子叮嘱道。

    “那没问题,只要丫头供饭,我每天都来。”(未完待续……)

    ps:感谢看过流云朋友的粉红月票!感谢订阅的朋友!求各种支持!推荐票砸来!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