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抢劫

    欣然对师傅说完,把一件老年新款藏蓝色夹袄递过来帮师傅穿上,大小肥瘦正合适,人也精神了几分。

    艾老穿上新衣服,在穿衣镜前看了看,心中高兴。以前没收徒弟时哪有这样的待遇,现在人老了不但吃饭有人管,连衣服徒弟都承包了,没想到人老了,也开始享福了。

    他把腰间的帝王绿翡翠挂件系好,再把翡翠天珠手链重新戴上。

    感激的目光望着徒弟,关心地提点她。

    “丫头,别把心思放在我这个糟老头子上,天冷了,给帅哥们也添几件新衣服……”他可不好意思对徒弟说:你老公们。还是含蓄点借用网络名词‘帅哥们’。

    看到老公们羡慕的目光往艾老新衣服上扫,欣然当然明白师傅话中的含义,脸色瞬间泛起红潮。

    “他们的衣服也有,明天就加工好拿回来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

    艾老看到全家其乐融融,徒弟考虑的很周到,得意地离开了小四合院,后是徒弟不断地叮嘱。

    “师傅,你慢点走。”

    “丫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艾老沿着平时走习惯的小路往家中走去,路旁各家窗口散发出温馨的灯光,被夜风吹动飘忽起来,视野被切割成不同怪异的形状,在他的后环绕闪烁,耳边是枯枝上几片残叶发出沙沙的轻响。

    他心愉悦地走在路上,很快来到自家门口。他拿出钥匙串。摸索了半天,尽管眼前视线不清。也知道手中最长的黄铜钥匙是开大门的。

    此时,他听到不远处有异样的声音传来。继而无声无息。

    他抬起昏花的老眼尽力去看,眼前灰黑的一片。附近住房的灯光距离这里较远,视线被隔绝在几尺以内,心中嘀咕一句。

    “明天一定让慕容小子在大门这里安装一个门灯,免得摸黑开锁不方便,刚才一定是野猫藏在附近捣乱,这里实在太黑了……”

    手上微动,发出‘吧嗒’一声轻响,门锁被打开了,他拿下钥匙刚要推大门。

    说时迟那时快。三个黑影从后面饿狼似的扑了过来,他张大嘴巴刚要发出求救声,口中立时被塞上了破抹布,一股脏污的臭味涌进了喉咙,把他的求救声消灭在萌芽中。

    随之,他感觉头上被蒙上了一件带着汗臭味的大衣,人被推进了院子里,大门在后被粗野地关上了。

    继而,他被三个人像打沙包似的一阵拳打脚踢。他在地上翻滚了一会,尽力护住头部却感觉无济于事,疼痛袭来,意识陷入了混沌之中。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他感觉疼痛和寒意浸透全,五脏六腑被纠结到一起,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他努力睁开被打肿了的双眼。恍惚中发现躺在自家院子里的地上,昏迷前的一幕想起来了。

    他艰难地想要抬起手来。却感觉手指僵硬,似乎有千斤重。

    疼痛寒冷眩晕多重感受同时袭来。他差点没再次晕过去。

    千万不能晕,他估计再晕过去,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耳边仿佛听到鹏鹏稚嫩亲昵的语气:“爷爷真好!”

    又仿佛看见自家徒弟,帮他穿上新衣服,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如果他就这样死去,徒弟不知道会如何伤心。

    他清楚地知道徒弟一直为没有娘家而遗憾,把他当成了父亲般敬重依赖,他也一直把她当成女儿,想要把一生积蓄的财富交给她。想起自己的那些宝贝,他揪心不已。也许他们闯进了内室……手终于摸到了裤兜里,另外放置的钥匙,心安定了点……。

    又休息了一会,他终于鼓起了全部力量,把手伸向衣兜,拿到了手机,用尽全力气按向快捷键。

    这个快捷键还是徒弟让慕容小子设的,上次徒弟遇劫匪以后,感激对方帮她设立的快捷键,提起了很多次,当时她的话好像就在耳边。

    “慕容机,师傅年纪大了,打电话多麻烦,你也给师傅设个快捷键,师傅有事按键,我很快就知道了。”

    慕容机对人的指示当然认真执行,艾老当场就学会了,还演示了几遍,没想到此时用上了。按完了快捷键他心中放松,顿时又昏了过去。

    今天晚上,欣然和小老公睡在一起。睡前经过了大量体力运动,现在两人已经互相搂抱着进入了深度睡眠。

    半夜,欣然突然听到手机震天响了起来,她迷糊中拿起了枕边的手机,看见屏幕上是师傅的手机号,困意顿时消散,心中狂跳不已。

    半夜三更,师傅没事绝对不会给她打电话。

    她快速接起了手机,手机中却什么声音也没有。

    她急忙推推慕容机光洁的前,焦急地说。

    “小老公,快起来,师傅出事了!”

    慕容机刚睡了一会,以为欣然和他开玩笑,嘟哝一句。

    “老婆,别闹,我累……困……”又要睡过去。

    欣然一看文的不行,不管不顾地踹在他小腿上,厉声说道。

    “慕容机,赶紧滚起来,师傅出事了!”

    她在这间卧室里大呼小叫,龙天霸在隔壁房间睡梦中听到了。练武之人警觉异于常人,他知道一定出事了,急忙翻坐起来,快速来到他们卧室门口。

    “欣然,发生了什么事?快开门!”

    听到敲门声,慕容机才完全清醒过来穿衣起来。

    欣然穿上睡衣打开灯,把门打开,对冲进来的龙天霸说。

    “老公,师傅给我拨打手机,手机里却没有任何声音。”

    慕容机此时已经跳下炕,穿戴整齐。

    “欣然,你在家等着,手机给我。三弟,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大步流星往外走。

    皓琦也起来走过来,来到这间卧室,看见他们要走。

    “你们快去看看,家里有我!”

    慕容机看到欣然穿上睡衣,前襟胡乱掩在一起,随便用腰带系着。此时锁骨下露出一片人的粉白,前露的地方还有几个他昨天晚上的杰作,鲜红的几个草莓印。

    他脸上浮现出片片桃花,走到边,下意识地把她的睡衣遮盖了一下。

    欣然满头黑线,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墨迹,都是自己老公,谁没见过,真是小心眼。怕夜深露重,随手扔给他们两件皮夹克。

    慕容机拿起了手电,紧随在大哥后,两人往艾老家走去。

    一路上都很安静,天上云不散,月亮繁星都躲在乌云后,偶尔有窗子露出微弱的灯光,又被冷风吹散得支离破碎。

    冷风吹来,他们体感觉一层寒意,两人裹紧了上皮夹克,紧走几步来到了艾老家院门外。

    借着远处的灯光发现艾老家大门洞开,两人有点奇怪,这老头昨天晚上就喝了半酒盅茅台怎么会糊涂到这个程度,连大门都忘记关了。

    原来还担心老人在里面插上门需要翻墙进去,现在一些都简单了。

    慕容机在前;龙天霸在后,两人迈进院门。

    此时,慕容机感觉脚下有东西差点把他绊倒,好在他腿脚灵活,双脚跳跃起来蹦出老远。口中发出警示。

    “大哥小心!”

    龙天霸借着慕容机的手电光亮,看到他的动作就知道出现了意外的况。

    他及时停住了脚步,对已经跳过去的慕容机不满地说。

    “三弟,手电照下看到底是什么?”

    慕容机站住脚,才发现手电在他手里,急忙照过去。光线照在了一件藏蓝色夹袄上。这件夹袄曾经让他小心眼地嫉妒了一会,直到欣然说他们的衣服今天就做完,才移开羡慕的目光。

    现在穿这件衣服的主人已经躺在这里。他心中突突乱颤,脸色发白。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艾老怎么会在这里躺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愣在了当地。

    龙天霸比他镇定多了,立即用手试探了老人鼻子下,发现人鼻倚还有气息心中稍安。立即把老人抱在怀里,对傻站在当地的慕容机吩咐。

    “三弟,你去开车,我把老人抱屋里暖和……”龙天霸遇到危机况比慕容机心态稳重多了,很快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在把艾老抱起来的一瞬间,他感觉老人上冰凉,气息微弱,刚才安定的内心紧缩起来。

    慕容机很快消失在黑暗中;他抱着艾老走进屋里。才发现不但院门洞开,屋门也敞开着。打开灯发现屋里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

    原来放在百宝阁上的几件古董不见了,可以初步判断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案。

    龙天霸心中一沉,面前的一切可以认定,艾老绝对不是自原因倒在门口,一定有外人进来了。

    他把老人小心地放在炕上,用被子盖上。双眼露出弑人的目光,自从离开荒岛以后,很久没有感受到血腥的味道了,那种渗透在骨子里的野仿佛觉醒了,他很想仰天长嚎发泄出心中的戾气!

    这是谁在他的眼皮底下作案,艾老虽然不是他的父亲,他当长辈似的敬重,对方简直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无视于他的存在。(未完待续……)

    ps:求支持,推荐票砸过来,多谢!!!!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