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狗急跳墙

    他们三人计议已定,每天躲在小四合院门口,监视仇人的进出规律。

    人多目标大,三兄弟几个小时换一次班,谁也别想偷懒。

    几天过去,他们发现小四合院出出进进的人不少,每天早晨这些人陆续出门,下午或者晚上都回来了。

    那个目标人物艾老头,每天早晨过来吃饭,吃完就走。晚上下班再过来,一直到睡觉才回不远处自己家,他们发现这些人生活都很有规律。

    慕容雨心中灵机一动,既然上午小四合院没人,那就进去偷一次,总比找老头抢劫好多了。

    偷和抢的质不同,他们虽然糊涂这事还明白。

    这天,他们躲在大门外不远处,看见小四合院里的人八点之前都陆续出门了。

    怕这些人再回来,他们一直守候到上午九点。

    这时,小区里很安静,路上的行人极少。

    兄弟三人找到一处不引人注目的角落,计划从不到两米的砖墙翻进来。

    慕容雨对慕容电说:“老四,就你长得瘦小,我和你三哥架着你先跳进去,然后我们再进去。”

    “好吧!”慕容电虽然不满意,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听哥哥们的使唤,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借着哥哥肩膀地往上爬。

    “老四,你现在怎么这么沉……”慕容雨架着四弟,口中不停地抱怨。

    “二哥,我体重没变,是你年纪大力气小了。”慕容电弱弱地辩解。

    慕容雨快到五十岁了。心态还是二十多岁。他这辈子把精力都消耗在女人的肚皮上,最忌讳别人说他老。不高兴地说。

    “老四,你少废话。速度跳进去看看……”

    慕容电刚爬上墙头,还没等往下跳,看见院子里有一条大黑狗,拉开了咬人的架势,一声不吭虎视眈眈地正盯着他,他惊呼出声。

    “二哥,有一条大狗在这里!”

    慕容雨不死心地说:“老四,你下去打死它……”

    话音还未落,大黑狗狂叫一声。跳起来直奔骑在墙头上的慕容电扑去。

    慕容电看到大黑狗跳起来一人高,张大了血盆大口就要咬到他的大腿上,那双铜铃般的大眼睛散发出凶狠狂暴之气,他吓得魂飞魄散,“啊!”地惨叫一声,直接从墙上掉到墙外。

    此时,大黑狗已经跳到两米高的围墙上,对着下面三个小人狂吠起来,大有跳下来咬他们的趋势。

    慕容雨看清了形势。急忙对两个兄弟说:“大事不好,快跑!”

    刚才,慕容电的脚落地的瞬间崴了下,勉强站起来。看见二哥说走就走,三哥跑得更快,墙上的大黑狗随时都会跳下来。凄惨地喊叫起来。

    “二哥三哥,等等我……”

    慕容雨和慕容雷急忙回。搀扶着慕容电一起跑远了。

    到家以后,慕容雨越想越窝火。开始愤愤不平地骂娘。

    “娘的,真是太丢人了,被一个扁毛畜生吓回来了,丢人丢到家了,早知道带点毒药先药死它,也不会受到如此惊吓。”

    “二哥高明,我们药死它,将来那所小四合院还不是任由我们出入。”几个人相视大笑起来。

    “那我们买些毒药,再买几个白面馒头,把毒药夹到馒头里……”

    “好!”……

    这天晚上,欣然晚上回家,感觉毛毛有点不正常。平时它会安静地守候在院子里,等候主人做饭的时候喂他。

    今天,却一反常态跑到欣然的脚下卖乖讨好、抓耳挠腮,似乎有话要说。她摸摸它的脑袋想要探寻究竟。

    毛毛呜咽地咬住她的鞋带往墙角拉,欣然心中奇怪,毛毛这是要做什么,好奇地跟了过去。

    它看到主人跟过来了,对着白天慕容雨他们爬过的墙头汪汪叫了几声。

    欣然不想费力猜测它的想法,直接用异能去看它的心思。才知道白天来了三个小毛贼,想要翻过墙头,被毛毛吓唬回去了,她称赞了几句。

    “毛毛真厉害,以后有人翻墙就咬他们,千万别让他们进来……”

    叮嘱了一番,看到毛毛摇头晃脑,似乎理解了她的意思。她回去做饭去了。

    俗话说就怕贼惦记,吃饭的时候,欣然对龙天霸说。

    “今天有三个小贼想要翻墙进来。现在小双不在,家里值钱的东西太多了,你抽时间在墙头上拉点铁丝网,小贼就不敢翻墙头了。”

    “恩!”龙天霸点头答应下来。

    “大哥,有事喊我,我帮你!”慕容机满脸诚意地急忙表态。

    “好!”龙天霸又是一个字的回答,却听出心态极好。

    转天,龙天霸找人把围墙都拉上了铁丝网,知道三弟忙,他的话就忽略不计了。

    当慕容雨三兄弟万事俱备拿着馒头,打算骑到墙头上去喂狗,却发现墙上到处都是铁丝网,根本没有落脚之处。

    万般无奈,他们只好在院外弄出点声音,把馒头从院外扔进院里,希望狗吃了馒头药死。

    扔完馒头,他们不敢擅自跳墙,上面的铁丝网万一刮伤人怎么办?黑狗吃了馒头一定会垂死挣扎?还是等等再来,至少找个铁剪子再来。

    等他们转天装备齐了再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墙头,看到那条大黑狗还在院里凶狠地看着他们,扔的毒药馒头却无影无踪。

    慕容雨暗自嘀咕:这毒药怎么会无效,一定是遇到了假冒伪劣产品,否则大黑狗吃了馒头怎么会安然无事。

    大黑狗看见他们又跳上了墙头,好一阵狂吠。他们再一次落荒而逃了,心中盘算还是直接找老头抢翡翠天珠方便。

    其实多亏他们没有进来,墙头上的铁丝网纯是烟幕弹。

    龙天霸知道毛贼已经盯上了他家。家中有一堆极品翡翠和首饰不说,就是地窖中的珍贵矿石也价值连城。白天家中基本没人,必须实行更稳妥的计划。

    安装墙上铁丝网是掩护,在墙体的内侧安装了电网才是杀手锏。如果没人进来还好,有人不自量力地跳进来,注定被电网击中。这还是原来在部队上学的一手,没想到用在自家围墙上了。

    兄弟三人计谋不成,很快转移了目标。

    他们看到艾老吃完晚饭天擦黑的时候离开了。他家就一个人,想要干点坏事轻而易举。

    立秋过后,白天越来越短了,现在已经是初冬季节,每天黑天时间都在提前,吃完饭天都黑了。

    这个时间,月光星光未出,只有各家各户窗棂间的灯光照耀在家属住宅小区的路上,留下斑驳的一地树影。

    太阳落山以后,室外的气温降低,冷风吹动寒气入体。

    慕容雨把头捂在大衣里打了个喷嚏,才看见艾老打着饱嗝从小四和院里走出来,悠闲地借着微弱的光线回到不远处的家。

    他再一次验证了老头的生活规律,撤了回去。

    晚上,兄弟三人商量。慕容雨狠地说。

    “我听天气预报说明天天,那就明天晚上采取行动,晚上天气一定比平时更暗。就在老头回家的时候下手,小四合院里的人多,千万别惊动他们。最好是进到老头的院子里,我们一拥而上把他手腕上翡翠天珠和腰上的两个玉挂件抢过来,再看他家还有什么值钱货来个顺手牵羊……”

    “二哥,你来指挥,我们都听你的!”慕容电大拍马,恭维的语气说。

    “我们要装扮一下,千万别让人认出我们,找点黑布把脸遮挡上,再背个兜子装好东西,遇事机灵点……”

    第二天,果然是天,从早晨开始光线就有点暗,艾老白天习惯地去会几个老朋友。

    晚上,估计徒弟回来,他也溜达过来了。

    灰黑色的天空下冷风嗖嗖,路上的行人急匆匆地往家返。他也裹紧了徒弟给特制的唐装夹袄,来到了小四合院门前,听到里面和往常一样闹,心中温暖的感觉蔓延全,推开门走了进去,寒意和孤单被丢弃在室外,一阵风儿吹过了无痕迹。

    进屋以后,艾老看到家中饭桌已经摆上,又是满桌佳肴,心中舒服。自家徒弟就是贴心,在吃上从来都不吝啬,一点家常小菜都精细加工,才会让人百吃不厌。

    欣然今天感觉到到外面气温有点冷,知道师傅平时好点杯中物,她对龙天霸说。

    “老公,你们和师傅少喝点酒,年纪大了活血……”

    龙天霸拿出瓶父亲给的特供茅台,给几个男人各倒了半杯。

    “既然一家之主发话了,我们就喝点,这可是特供酒……”

    “大哥,多给我倒点,咱也享受领导的待遇。”慕容机从来不甘寂寞,又想要多吃多占。

    “想喝就一人半杯,不想喝就算了。”龙天霸瞪了他一眼不满地说。

    “算了,那就半杯吧!”慕容机闷闷不乐地说,眼巴巴地看着杯中的液位。

    大家推杯换盏地吃完了饭。

    艾老看到外面天色冷,坐了一会对大家说。

    “今天天气不好,我早点回去休息,一会外面更黑了……”

    “师傅,你等会再走!你这件唐装不挡风,我又给你设计了件夹袄,你穿上试试。”(未完待续……)

    ps:求各种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