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开诚布公

    欣然离开四九城半个多月,找她的人越来越多,有很多是慕名前来的。

    他们都是想让她帮助谈买卖投标要债等杂事,大多数没有达到欣然的要求,她婉言拒绝。

    以前她也曾立过规矩,执行并的不严格,有亲朋故友说,她也就去了。

    现在她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没有二百万的利润绝不出手。讲价讨债都是得罪人的事,钱少实在得不偿失。

    还有时间问题,她最近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别人的事当然少管为妙。

    关键之处是她最近不缺钱,股市上挣来的五亿多元足够消费了,凭什么为几个小钱为别人鞍前马后效劳?她已经闯出了一定的名气,水涨船高,为了三瓜两枣折腰实在丢脸。大多数人素不相识,当然没有面可讲。有熟人讲清也坚决各种理由借口推辞,这些闻风来求援的人只能扫兴而归。

    即使有这样严格的规定,每天晚上,来求援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让她烦不胜烦,干脆交给包公脸龙天霸去应付。

    欣然发现大老公做此事果然有效,把规定一说,再加上寒气人的一张冷面,和傲人的气势,胆小的灰溜溜撤走;胆大的啰嗦几句,看事不可为也只能撤退。

    够条件的才让她过问,约好时间,签好协议,留电话走人。

    阻挡了一大批人,够资格的也不少,答应了当然要去办理。

    她把工程质量甩给王恒管理,让他有时间就去过问下。安排小刘姑娘处理杂事。

    她带着黑大个继续去做有钱途的工作,每次获利二百万。虽然没有炒股挣钱多,总算过得去。当然要坚持下来。

    “钱也太少了,才二百万!”欣然经常感叹!

    如果让人知道‘铁娘子’二百万的收入被当成毛毛雨,这口气也太大了!

    这天,欣然和黑大个上午办完了一件有钱途的工作,下午还要去办另一件事。时间有限,她带着黑大个走向附近的小饭店,打算简单吃点饭。

    黑大个从申城回来以后,这几天心中一直郁闷,老板和慕容兄弟犯糊涂的事。他总想找机会点醒老板。

    万一老板继续糊涂下去,被龙哥发现了什么,他能想到一定是世界级地震。

    他可不希望老板将来变成孤儿寡母,尽管有钱却闹得颜面尽失,实在得不偿失。她一直对自己不错,凭良心也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

    现在机会来了,包房里就他们两人,这里即干净又隔音。

    饭菜端上来了,黑大个破天荒地没有像每天那样狼吞虎咽。而是细嚼慢咽起来。他心中在考虑怎么提起这个话题,既不伤人又语气委婉,怎奈他拙嘴笨腮必须考虑清楚才能说话,所以他把最感兴趣的饭菜都冷落了。

    欣然心中奇怪。不管在什么场合,黑大个吃饭总是毫无顾忌,今天怎么变成大姑娘上轿了?

    难道说他心中有事。有心上人想要成家了,想起来他年纪也不小了。有对象成家是很正常。他也没有什么亲人,如果因为此事为难。不妨帮助他一把,也不知道姑娘是做什么的,人品如何?

    自从知道她的异能有吸引对方的能力,她使用起来相当谨慎。特别是对边之人基本不用,黑大个格憨直,她可不希望将来出现什么事,对谁都不好。

    尽管心中疑惑,她也不明白黑大个究竟有什么心事,关心地小心询问:“小孙,你有心事了?”

    黑大个心中骤然一惊,怪不得人家当老板,他一辈子就是当保安的命。这还没问,老板就知道了。就是不知道她说的事和他想的事是一件吗?黑漆漆的一张脸顿时显出惊异之色,试探地询问。

    “老板,你都知道了?”

    欣然看黑大哥紧张万分的样子,劝解起来。

    “恩,男欢女人之常,烦恼也没用……。”

    黑大个头脑有点发晕,没想到老板如此开放,看她说话的表语气坦然自若,怪不得她和慕容兄弟会如此亲密,既然话已经说到这种程度,已经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毕竟男女有别,万一老板一瞪眼,他的好工作绝对泡汤。转念一想,人家老板根本不在乎,这个话题没办法继续谈下去了。

    他尽管格憨直,绝对不傻,很快权衡利弊,及时收住了话题。

    欣然吃了点饭菜,发现黑大个不说话。

    她心中嘀咕,他一定是不好意思说,毕竟他们两人年龄相仿,还是领导和员工的关系。

    从朋友和上司的角度确实应该关心对方,你不说我说,她耐心地询问。

    “小孙,你年纪不小了,个人问题应该考虑了,对象是做什么工作的?”

    黑大个心中纳闷,老板刚才说她自己,怎么会扯到他上来了,一定是感觉和慕容兄弟之事谈论起来尴尬,把话题引到他上来了,闷闷地回答。

    “我还没有对象!”

    欣然看见黑大个满脸不高兴,联系起刚才他惊奇万分的样子,可能是和对象闹矛盾了,不愿意承认,也不好再追问,毕竟涉及对方**,想到此,就不再询问了。

    两人闷头吃饭,自以为是地把各自的想法收起来。

    ……

    既然影视大楼已经开始动工了,下一步工作就是招兵买马。首先要招来的人当然是罗导。

    欣然考虑,必须‘开诚布公’地和罗导谈谈了。

    就这样打电话感觉有点冒失,还是让皓琦转告。

    “影视公司大楼已经兴建,等大楼盖好,就可以正是营运,你找机会把况和罗导说下,看他怎么答复。”皓琦心领神会,立即答应下来。

    “老婆,我明白!”。

    帮老婆就是帮自己,在大哥和三弟面前提起话来绝对自豪。等将来扬眉吐气时,一定会骄傲地说:“我也付出了努力,这就够了。”

    一天,中午吃饭时,皓琦看见罗导边没人,端着餐盘来到他边。

    “罗导,我人提起的影视大楼已经开始修建,三个月以后就可以正式营运了……。”

    罗导听到皓琦的话,心中震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没想到才几个月的时间,那个小女人说到做到,真开始修建影视大楼了。

    他本以为是一句戏言,当戏言成真他该怎么办?是履行承诺,还是一笑置之。

    小女人让老公递话目的他明白,就是想要他一句话。考虑一会,还是先和几位朋友商量再给对方答复。他已经听明白皓琦话中的含义,对他点点头,说了句:“我知道了!”从容不迫地把餐盘中的饭吃完了,离开了他。

    皓琦琢磨罗导的意思,罗导一定是动心了,还在观察考虑阶段。

    回家以后,皓琦对人描述了当时的况,又把他的想法说了。欣然微微一笑。

    “皓琦,有了梧桐树一定会招来凤凰,就是没有罗导,也会有其他的导演加盟,就我们这些优厚的条件,一定会吸引大量的优秀人才。”

    欣然清楚地记得千金买马骨的事,只要资金雄厚,一定能成功。

    既然话递过去了,还是等对方消息,也许罗导需要把工作安排好,做事有始有终,才让人佩服。

    “老婆,等到我们的电影公司开始筹备,我就回来!不过我父母那里还是暂时瞒住好。”

    “伯母体不好,还是别让她担心了。”欣然体谅地说。

    “恩!”皓琦一直被母亲的疾病困扰,做任何事都考虑老人的感受。

    “你现在是一面旗帜,真回到自己的公司,会带来一些歌手和粉丝。”欣然开玩笑地说。

    “不会吧!”皓琦不相信会有如此奇事,对老婆的话表示怀疑。

    他就是偶尔帮歌手写写曲,或者是把他的歌曲让适合的歌手唱唱,怎么会有如此影响力。看到人坚信的目光,他迷惑了。

    “那我们打赌!你现在的号召力绝对不同凡响,假以时你的粉丝会更多,如果你改换门庭,一定会有追随者过来。”欣然自信满满地说。

    “老婆的话我信!”皓琦急忙举手投降,他感觉现在还不够资格,就是带过来几个也很正常,将来的某一天他也会成为名人。

    皓琦母亲生病,他每天都很忙,晚上也回来较晚,不管多晚,他都会回来住,不论是不是陪老婆的幸运

    欣然经常在电脑旁查看资料,习惯等他回来。

    皓琦父子经过了那一场谈话,欣昆在儿子的期盼中,终于答应了儿子的请求:找机会和欣然见面,互相认识一下。皓琦对人说了父亲的承诺。

    欣然考虑一会:“皓琦,还是等你母亲的病养好后再‘开诚布公’谈谈,总感觉现在见面有点要挟老人的意思,父母这样的知识分子,心中一定很敏感。”

    她很自然地把皓琦父母喊成父母,和皓琦已经是夫妻关系,在她的心目中他的老人也是自己老人。

    皓琦想起父亲的态度,确实有勉强的成分,当然同意了人的建议。

    “一切都听你的!”温柔如水的话语在月夜中回响……。(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