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男人们之间的纷争

    龙天霸开车回去的路上,脸色沉得可怕。

    “老婆,我们现在有钱了,父亲给我们钱,我不想要!”他已经知道了父亲的意思,怕欣然有想法,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打算。

    “我知道,父亲给多少钱,我们都不要,免得他为难!”欣然立即表态,很自然地也称之为父亲。

    听到人如此通理,龙天霸满脸的愁云消散了。人深知我心,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脚下轻快地一踩油门,路虎车继续往前驶去。

    欣然心中暗想,笑话!我每天运用异能就赚上百万,至于要老人那点小钱吗?也就他家的两位极品女人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真是坐井观天!

    过年期间欣然不用到处奔波,三位老公单位也都放假了,全家人彻底清闲下来。

    白天几人去拜访亲友,晚上闲来无事都想和人谈,找点浪漫开心事去做。

    欣然规定了晚上睡觉只要一个人陪伴,他们能在边献点小殷勤,看到她嬉笑的媚眼,心中也感觉滋润舒心。

    今天晚上,全家人吃完晚饭,欣然听完艾老的课程,感觉头晕脑胀,看到皓琦正斜倚在窗前遥望浩瀚的星空。

    她走了过去,在对方眼前晃晃白皙的手指,满脸期待地提议。

    “皓琦,你在想什么?好久没听你弹奏音乐了,把你新近创作的歌曲弹奏出来我听听!”

    皓琦回过神来,看到羞渴望的眼神,满口答应。

    “可以。不过我们要去前院,孩子已经睡下了。千万别把他吵醒。”皓琦提醒道。

    “好,你们谁想听就去。不想听的就别去了。”欣然生怕醋海翻腾,眼波流转扫过其他两位老公,抬腿就往前院走,皓琦在后面紧随。

    慕容机正在电脑前玩,羡慕的眼神望着离开的两人。眼神扫过龙天霸在墙角倒立练功,心中一动,万一他们多吃多占,今天可是他的好子,唯恐天下不乱地开始忽悠。

    “大哥。二哥带欣然去前院过二人世界了,我也过去,你还有闲心练功呀?”说完,也不听大哥的回话,穿上鞋,旋风般地冲出了屋子,‘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随风冲进来一股寒意,让龙天霸倒立木然的头脑清醒过来。刚才老婆说的话没听见,三弟的话可听的清楚。他们在搞什么……。好奇心起,一会我也去瞧瞧。

    再说欣然到了前院,干脆舒适地斜靠在沙发上。

    皓琦把茶几上的东西清理干净,把古琴放在了茶几上。点燃一根盘香。

    当袅袅的香味升起,他伸出细长的手指弹拨琴弦,一首优美的乐曲悠扬地响了起来。天籁般回响在客厅中,两人沉醉其中。

    这时。慕容机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贼兮兮的查看两人的表。大有捉捉双的架势。

    欣然正听得嗨!看到他的鬼样子就生气,故意来个视而不见,依旧听着美妙动听的音乐。

    慕容机双眼带笑,凑到欣然面前,帅气的脸上带着几分卖乖讨好,大煞风景地说。

    “你们在听音乐呀?我以为你们……。”

    “你以为我们在做什么?”欣然没好气地抬头呵斥慕容机。

    “没什么,我就是来看看……。”慕容机脸上略显尴尬,伸出红唇在老婆面颊上快速亲了一下,没等缩回,就被欣然轻轻一巴掌打到一边。

    ‘嘣!’地一声,古琴的弦断了一根。

    慕容机的表现都落在皓琦的眼中。他心中升起怒意,我在这里弹琴,三弟跑去献殷勤,简直视我于无物,心思纷乱弹拨的手一用力,音乐在高声处戛然而止。

    “慕容机,你是不是见不得我们好,欣然是我的人,我把她叫来欣赏音乐,你在做什么?”皓琦强压心中的怒火,连三弟都省了,直呼其名地发泄着怒火。

    “二哥,人多闹,我也想来听听音乐,没别的想法。”看到二哥真生气了,慕容机急忙低声下气地解释。

    “如果没别的想法就大方过来,至于贼眉鼠眼胡乱猜疑吗?”。皓琦一阵见血地指出。

    “二哥,那啥我错了成不!”慕容机小心思被曝光,顿时一副苦瓜脸道歉。

    经慕容机一搅合,欣然也没了听琴的兴致,不满地扫了他一眼。

    “一周不用你陪了!”陪的含义几个人都明白,慕容机没想到老婆一句话,一周的福利取消了,刚想反驳。只见屋门一响,大哥也推门进来了。

    龙天霸在后院停留了一会,心中总有种酸酸的味道,实在忍不住了,迈步到前院找他们。

    他已经盘算好了,如果他们没事,反正时间不早了,就假意喊他们睡觉,如果有事不妨也分一杯羹,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最多人事后发一顿脾气,便宜不能让两个兄弟占去。

    没想到进来一看,没有想象的事发生,屋里的三个人都保持了一定距离,好像刚才发生了什么不愉快之事,有种冷气在屋中飘

    慕容机看见大哥进来,仿佛遇见了救星,开始表演起来。

    “大哥,我被二哥欺负了,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呀?”他可不敢说老婆的坏话,万一她一瞪眼增加惩罚就坏了。实际上他最介意的是老婆刚才给的惩罚,现在只能拿二哥说事。

    龙天霸知道皓琦的脾气,一般事从来都会忍下来,一定是慕容机做了忍无可忍之事,才会让老实人发火。

    深邃的目光扫了皓琦一眼,看他面前的琴弦断了,正呆呆望着断弦发呆。

    “三弟,是你把皓琦的琴弦弄断的吧?”龙天霸猜测地询问。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浅笑。

    “大哥,我冤枉呀!是二哥他自己弄断的。不信你问欣然。”

    欣然心中暗笑,慕容机绝对是寻找同盟。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介于一贯对小老公的宠,并且他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把事遮盖过去算了。

    “没事了!我刚才想听琴,弹得猛了点,琴弦断了,明天换一根就是。时间不早了,都回去睡觉!”

    龙天霸心中疑惑:琴弦断了和慕容机有什么关系,听到人说要休息。他也没多想,迈步走回后院。

    自从欣然定下了晚上轮流陪伴以后,三人严格遵守制度,按年纪大小排。

    欣然生怕出现什么异常的声音,引来其他两位老公的心动,干脆仿照以前的做法。把前院的洞房当作巢,这样互相都没有干扰,也能相安无事。

    今天晚上本应该是慕容机陪睡,他被欣然惩罚了一周。如果执行的话就要顺延。应该换做是龙天霸陪,现在他已经走了。

    慕容机讨好地说:“老婆,那啥惩罚就算了,下不为例成不?”说完可怜兮兮地望着她。好似一个未长大的孩子,你要不同意我就哭的架势。

    老公多就怕一碗水端不平,当然要令行止。已经说的话当然要算话。欣然故意不去看小老公的表,板住面孔说了句。

    “不行。你赶紧回去睡觉吧!”

    看到老婆态度坚决,慕容机只好返回后院。

    冬的天空尽管有几点星光。却有种无边的冷清,好似慕容机此时的心境,走到长廊他心中一动,何不如此这般挑起战火,来个坐山观虎斗,增加点乐趣。

    再说欣然洗漱完毕正要休息,看皓琦已经快速地躺在上。她心中嘀咕,今天他怎么如此迅速,每天不是都要看一会电视再睡。

    她从不记是谁的子,反正三位老公记忆力相当好,这件事根本不用她心。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鬼神神差就想起来了,昨天晚上也是皓琦陪的,那么今天……,慕容机受到惩罚了,应该是龙天霸陪伴吧?好奇地问了句。

    “老公,今天好像是你大哥陪我吧……。”

    皓琦脸上立即挂上了几分幽怨,抬起头来,优美的声音带着酸意响起:“老婆,你心里不是三弟就是大哥,早把我忘记了,大哥放弃,已经回后屋去了!”

    实际上龙天霸是不知道慕容机受到了惩罚,以为今天晚上没他事了,当然回去练功睡觉。

    欣然以为龙天霸和皓琦打过招呼让给他了,既然如此那就休息吧!

    突然,屋外有人敲门。电视机已经关了,屋里特别安静,听到骤然的声响,欣然吓了一跳,随着敲门声,是龙天霸深沉压抑的嗓音。

    “皓琦,你给我出去。”龙天霸平时都是称呼皓琦二弟,现在可见是怒气不小。

    欣然急忙把门打开,关心对龙天霸说:“有什么急事,匆忙过来你怎么连外衣都没穿,小心着凉!”

    龙天霸平时淡定威严的脸,涨红起来,眼神望着缩在被子里不敢说话的皓琦,没好气地说了句。

    “你问他!”

    原来慕容机回到后院,看见大哥已经躺在了上,开始煽风点火。

    “大哥,今天应该是你陪老婆,让皓琦那小子占了便宜!”

    “什么?今天不是应该你赔吗?难道你让他了?”龙天霸怀疑的目光扫过来。

    “大哥,那啥我被老婆惩罚靠边站一周,今天应该是你的?皓琦看你走了,正好渔翁得利!”

    龙天霸闻听竟然有这样的事,别的事能让,和老婆同牀共枕怎能让?马上穿衣服起,连外衣都没披,直奔前院,兴师问罪而来。

    慕容机心中暗自得意,对皓琦的不满终于报复回来了。

    此时,皓琦自知理亏,从被窝里探出头来,闷闷地问了句:“大哥,我今天和你换还不成吗?明天归你,我已经躺下了……。”

    欣然这才明白,今天晚上不是龙天霸相让,而是皓琦想占便宜。龙天霸威严的声音响起。

    “既然想换,怎么不早说,这是原则问题。”

    欣然差点没笑喷了,不就是谁和我一起睡觉,都是老公,至于上纲上线吗?只能忍住笑,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原则,躲到一边继续瞧闹。

    龙天霸如一块伫立在岸边的岩石,一动不动地看着大海中波涛起伏的浪花。

    在大哥一贯的威风下,皓琦墨迹地起穿衣,心复杂地眼角扫向人,却发现她转低头,不知道在做什么。他只好神色黯然地穿上鞋要走出去。

    欣然忍住笑意,转回露出一张恋恋不舍的脸,起相送:“皓琦,明天晚上我陪你,今天就算了。”

    仿佛夜空中划过一颗璀璨的流星,皓琦眼前一片光明,人心中有他。他感激地点点头,迈步走了出去。(未完待续……)

    ps:感谢神莫王道粉红月票,感谢大家的支持,六月份应大家的要求恢复双更!有推荐票,月票的砸来谢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