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狗王

    慕容机把爷爷那里的事推了,老婆边有黑大个照应,他无事可做心中烦闷,就开车去采购年货。

    欣然给他一张十万元的卡,让他把过年的东西都买回来,大把花钱,特别是花别人的钱感觉很爽,连带不满绪都发泄出来。采购了两天,该买的东西都买回来了。他又无事可做了。

    实在闲得无聊,就去遛狗。

    他经常带着毛毛出去,让他发现了一件奇事:小区里的狗看见毛毛出来遛弯,都夹着尾巴躲得远远的。

    他心中暗想,也许这些狗看见陌生狗,心中害怕,等互相熟悉就不会了。可是每次都这样,他就感觉奇怪了。

    晚上,慕容机看见老婆回来,把这事神秘兮兮地说了。

    “老婆,你好像又捡到宝了,毛毛相当厉害,你看别的狗,看见毛毛犹如老鼠见到猫。”

    欣然不信,不就是一只土狗,脑域发达点、乖巧点、心思快点……,怎么会让别的狗如此畏惧。

    她好奇地也随小老公出去一次,果真见到了如此惊奇的一幕。心中嘀咕:不会那么巧吧,毛毛就是个土狗,怎么会有如此威仪。

    这时,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牵着一头纯种黄色藏獒,从对面趾高气昂地走过来。还没走到近前,藏獒的毛发就直立起来,虎视眈眈地看着毛毛,犹如见到了洪水猛兽。

    毛毛自从买回来以后一直很通人气,欣然当然不肯用链子束缚住它,让其自由生长。出来遛狗也散走着。现在毛毛正懒洋洋地在主人旁走,四只小白蹄子依旧不紧不慢地迈步。似乎没看见不远处的藏獒。

    对面藏獒不但骨架大,长得还相当魁梧。有毛毛的一倍大小,它们之间貌似不成比例。两只狗如果起了争执,谁都认为毛毛肯定吃亏。

    当毛毛刚走到藏獒附近。藏獒的主人也许惊吓过度,也许故意想让藏獒逞威风,他突然把手上的铁链子松开了。

    藏獒以泰山压顶之势冲了过来。没想到毛毛看见藏獒扑了过去,刚才慵懒的气势一收,代之而起的是高贵优雅王者的威仪。周围的空气仿佛紧缩起来,形成一片以它为主的领域。尽管对面的藏獒气势汹汹,在毛毛面前却像跳梁小丑。

    毛毛鬼魅般的速度躲闪了一下。避其锋芒,继而腾空而起,以绝对的高度和优势扑向藏獒。

    藏獒这时正是再而衰之际,此消彼长,毛毛却已经把气势运足。刚才的藏獒速度虽然快,毛毛比它的速度更快,它犹如黑色闪电一般冲向庞大的藏獒,两只狗强势对撞在一起,在撞击的一瞬间。它快速地在对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然后快速转移,四只白蹄在眼前不断晃动。

    藏獒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它被咬了一口以后。闪展腾挪间略显迟缓。

    毛毛发挥了轻灵活的优势,一团黑影围绕着黄色庞大的藏獒在做运动,不时进行偷袭。

    此时。藏獒彻底被激怒了,在地上笨拙地转圈。却怎么也接触不到毛毛的上。反观毛毛越战越勇,速度也越来越快。黑云似的在藏獒的边滚动,转瞬间毛毛占据了绝对优势。

    慕容机满脸兴奋地看着面前两条狗打架,潜意识中他认为毛毛绝对不会输。

    欣然害怕毛毛受到伤害,急忙用湛蓝的双眼去看藏獒,试图快速降服它,不至于伤害到自家毛毛。

    怎奈两条狗速度太快,它们纠缠在一起,异能还没等发挥出作用,打斗已经分出了胜负。

    藏獒的主人一直对养的藏獒引以为傲,现在看到它被一条半大土狗到如初地步大惊失色,对方的土狗和藏獒高贵的血统根本没有可比,怎么会如此厉害。生怕藏獒受到损伤,他急忙对站在一边气定神闲的年轻女人喊叫:“快把你家的狗喊住,让它们别咬了。”又抱怨起来:“你家狗怎么不栓个链子……。”

    藏獒已经处于劣势,他想让对方把狗分开,话语中气焰嚣张,明显是想站住理,然后再倒打一耙,

    欣然马上看穿了他的想法,有没有搞错,你说不打就不打,如果不想打你怎么会把藏獒的狗链子松开,明显是看到对方的狗好欺负,想让藏獒逞威风,现在看到自家的狗处于劣势,又想让狗停止打斗,这算盘拨得真响。

    她假装不懂对方的意思,满脸鄙夷地冲对方喊:“你松开的链子,现在不想打了,你把藏獒喊回去就是。”看两条狗继续撕咬。

    藏獒的主人暗暗叫苦,他很想让藏獒回去,怎奈藏獒现在已经分乏术,根本离不开。

    既然对面的女人不管,他的目光又扫向年轻男人。

    慕容机双眼紧盯住面前的一幕,他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看见毛毛占上风只能推波助澜,才不会喊住毛毛,恨不能让毛毛多咬几口才好。

    这时,毛毛明显占据了优势。藏獒被咬了好几口,已经乱了方寸,脚步混乱,尾巴耷拉下来,刚才的气势一扫而空,正伺机逃跑。

    藏獒的主人急坏了,他的名犬花了上万元,每天当宝贝似地供着,生怕有一点损伤,何曾受过如此耻辱。他不顾形象地大声喊叫起来。

    “你们快把狗喊住,一会要出人命了……要出狗命了……。”

    欣然看到毛毛也耍够威风了,眉开眼笑地喊住毛毛。真要在小区里把对方的狗咬残或者咬死了,将来的麻烦事一定不少,还是适可而止的好。

    毛毛意犹未尽地跑回欣然边,不断摇动小短尾巴,四只白蹄乱蹬,双眼放光,似乎在求夸奖求奖励。

    藏獒哀鸣地叫了几声,一瘸一拐地跑回主人边。呜咽几句,好像在求肯主人帮他做主。

    年轻人感觉特没脸,自家的名犬竟然被一条土狗打败了,还想让他这个做主人的出头找回公道,这脸丢大了。

    他看到藏獒的几处伤势都是皮外伤,对方的土狗极有分寸,让藏獒感觉到疼却没有什么大伤。他想要去找对方算账,刚才对方男女的态度极其明显,事是他没理。他的藏獒挑衅在先,对方土狗才进行了反抗。现在只能哑巴吃黄连认了。他讪讪地捡起地上的狗链子,没精打采地牵着藏獒走了。

    毛毛看到藏獒被带走了,围着主人美美地转了几圈,蹦跳了一会。好似在欢庆胜利。

    慕容机眉飞色舞地说:“欣然,没想到我们家毛毛如此厉害,它一定是条狗王!哪天我带它到赛狗场去玩玩……。”

    “狗王?”欣然虽然和动物之间经常沟通,还不清楚狗王是怎么回事?

    “狗王就是众狗之王,有一种天生的气势,上万只狗里就有一条。不管什么品种的狗都怕狗王的威势,一般的狗看见狗王都会被对方气势所折服,狗王从小就显露出高手的风范,刚才它们打架时我感觉到一种杀气……。”慕容机把知道的事卖弄出来。

    欣然半信半疑,等回去还是查下百度靠谱,小老公说话总让人半信半疑。

    在他们议论时,毛毛就在欣然脚边高傲地转悠,似乎知道他们都在说它。

    遛弯回去,欣然果真上网去查,原来真有狗王说法,难道说毛毛天生是一只狗王?

    它是什么都没有关系,反正毛毛已经是家中的一员了,厉害点更好,万一有坏人闯入家,毛毛一定会起作用。貌似最近得罪的人更多了,如果有更好的挣钱渠道一定不做这个了,所谓人心难测,坏人躲在暗处有时会让人防不胜防。

    刚买回来时毛毛皮包骨头,调养了几天毛发顺了,尽管瘦弱行动却很灵活。

    欣然生怕慕容机把毛毛带到狗场比赛去,叮嘱了几句:“你千万别瞎胡闹,毛毛还小,再说还未调养过来,万一出了事我拿你是问!”

    “知道了!”慕容机不满地答应下来。

    看到别人都在忙,慕容机闲来无事,心中嘀咕了好久,干脆来个阳奉违,带毛毛去狗场玩玩,只要咱不参赛,当游客闲逛应该没问题。他实在压抑不住惑,真把毛毛带去了赛狗场。

    晚上吃饭时,他形象生动地描述了一番,带毛毛去赛狗场的形。

    欣然大吃一惊,小老公胆子够大了,都答应不去了,到底还是去了,现在艾老和黑大个都在,还不能嗔怪他,看到毛毛安然无恙才放心。

    耳边听得慕容机在夸耀毛毛去赛狗场的表现。

    “毛毛到了赛狗场,所有的狗都绕路走,那叫一个威风。等它将来长大了,如果去参加比赛,一定震慑群小,毛毛是狗王,当然要有狗王的威风……。”

    欣然没好气地赏给他几枚白眼,慕容机才发现光顾吹嘘了,忘记了老婆的规定。急忙低眉顺眼地表白。

    “我知道毛毛小,不会让它参赛,就是想让它见见世面……。”

    “什么见世面!是你想借机显摆一番……。”欣然不满地指出对方目的。

    ……。(未完待续……)

    ps:感谢残魂噬血、恋^^打赏,求大家支持,有免费推荐票砸来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