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快过年了

    皓琦看父母的衣服都很单薄,又马不停蹄地为老人采购羽绒服,保暖内衣和棉鞋等物,把他们全副武装起来,心中才安。

    他每天做饭洗衣买药打针亲力亲为,又熬制姜汤让父母喝,忙的不亦乐乎。看到父母肤色略显憔悴,精神状态还好,心中得到点宽慰。等老人们都睡下了,他才能偷偷地溜回来。

    他的第一张唱片经过两个多月的炒作营销,再加上乐曲确实有卖点,收入达到了四十多万元,按三七分成分得三十多万元。

    第一张唱片完全是自编自导自唱;第二张唱片他才找的专业配唱,也录制完毕,在新即将来临之际推向了市场,效果更好。自从他的第一张音乐唱片发行以后,有很多人主动来找他配唱,就为了求一曲出名。

    皓琦也没让大家失望,对方如果确实有才,他不介意帮对方的忙。按对方的发音量体裁衣,创作出新的乐曲并且配好歌词,灌制成唱片收录到他的音乐专辑里,可谓一举数得。如果对方嗓音不适合,或者唱法不佳,再托人说好话也没用。

    得到他歌曲之人无不声名远震,这就让更多的歌手想要找到这位当代最火的作曲家。

    一时间,他成了门人物,为了得到他的一首歌曲,到处托关系走后门,求到他面前无一不阿谀奉承,以求鱼跃龙门。

    他已经成为了当代作曲界门人物,电影公司也为能网络到他这样的人才暗自庆幸。

    快过年了,电影公司把他唱片盈利部分。核算完毕钱打到卡里交给他,里面有这二个多月来第一张乐曲的分成。他高兴地接过来放好。下班以后照例先过去照顾父母,看到老人们都睡下了。他才从父母家里溜回来。

    全家人已经睡了。只有欣然在等他回来,百无聊赖地在电脑前查看资料。他换上脱鞋,把裘皮大衣脱下来,把卡递给迎上来的人。

    “这是卖第一张唱片的分成钱,第二张唱片已经投入了市场,我正在筹集第三张唱片。”

    “这是多少钱?”欣然好奇地询问。

    “三十多万元!”皓琦神色自若地回答。

    欣然这几天上网查了一下,知道一盘光碟能卖到四十多万元,在华夏境内可以说是顶级水平了。她没想到皓琦首张歌碟就获得了成功,也替他高兴。

    她最近做生意谈判要债每天都有上百万元进账。三十多万元她还真看不进眼里。不过这是老公第一笔收入,他刚从父母那里回来,却没有交给他们,现在毫不犹豫地把卡拿回来交给她,让她着实感动。

    “你拿着吧,这些钱你看老人那里有什么需要就花……。”欣然把卡又递回皓琦,对他的行为很满意,虽然她赚钱很多,不在意这点钱。这是习惯和态度问题。钱是小事,关键是对她的重视。

    皓琦感念人对父母的孝敬,现在父母住的房子,家里每天买菜都买双份的。一般都是慕容机开车去买,亲自送菜上门,这些生活中的小事让他很感动。他现在有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当然要交给人支配。

    尽管父母和人一直没有见面,有什么事人都想着老人。她知道父母感冒了。就买了许多清淡点的蔬菜水果让他带回去。抽时间熬点老年人补气养血的膳食,给医院的龙云老人。还有他的父母各送去一份,这份谊无价,今生今世难报。

    现在这张卡又回到了皓琦手中,夫妻两人相视一笑,相拥而眠……。

    电影公司放假了,慕容机也没事了。

    慕容浩老爷子上次请铁娘子去帮忙,才获得了胜利,老人一直感念在心。现在到了年底,家族例行的大盘点开始了,老爷子既然知道大孙子一直在商界历练,在盘点大事上就想让接触家族企业,将来接手时心中有数。

    三个儿子齐声反对此事。老爷子双眼瞪圆了,大发雷霆。

    “现在还是我当家,你们敢怎么样?如果不满意现在就滚出去,想要家产门都没有。”

    慕容机的三位叔父背后经常搞点小动作,介于老爹平时的威风,真和老人面对面就怂了。如果真搬出去,可谓鸡飞蛋打两手空空,三人互相看看,既然反对无效,只能偃旗息鼓。

    老爷子和慕容机提过将来让他继承家业,慕容机也摇头推辞,却丝毫没有动摇老爷子心思,况且现在形势大为有利,有铁娘子做长孙慕容机的后台。

    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可是亲眼看见铁娘子的风采,那份从容淡定掌控一切的气度,他的三个儿子和孙子们拍马也赶不上。将来此人绝不是池中之物,他们慕容家族绝对会背靠大树好乘凉,有铁娘子这把遮伞,慕容家族只要是长孙掌舵一定会否极泰来。

    既然这样,那就让慕容机逐渐熟悉自家企业,达到将来接手之目的。他的年纪也不小了,还能活多少年,早晚要驾鹤西去,必须早作打算。

    老爷子很快把长孙叫回来了,慕容机彻底悲催了。看账本、算收益、查库存忙得晕头转向,偏偏他对这些事丝毫没有兴趣,感觉异常地枯燥乏味。如果让他在电影厂看别人的演技,一天站那里不动他都不嫌腻歪,现在一天没到就叫苦连天。

    他愁眉苦脸地想办法,眼珠一转,心中有了主意。凑到忙碌的爷爷边,满脸带笑谎话连篇地开始忽悠。

    “爷爷,家族企业中盘点之事也太多了,我和铁娘子说了,就请一天假,她那里人员紧张,有些工作别人不方便插手,孰重孰轻你看……。”故弄玄虚外加超级挡箭牌的作用,老爷子果真上当,老人沉吟了片刻。

    “慕容机,今天你先把家族企业都熟悉一遍,详细的工作就算了,有时间再慢慢揣摩,明天就回去吧,在那里好好干!”轻重缓急老爷子绝对能分得清,反正大孙子在那里也是历练,商界的事都是大同小异,还是首先维护好铁娘子这颗大树。

    “我一定好好干!”慕容机随口答应下来,等话语落地,发现里面有一语双关的含义,心中一,暗自盘算,晚上一定找老婆实际作一番,男子汉说到做到,反正明天什么事都没有了,干脆睡到上三竿。

    快过年了,欣然平时的谈判工作虽然少了,要债破事还有不少,每天依旧在忙。

    让人郁闷的是,没几件达到欣然的要求,也就是收入贰佰万元以上的大客户。怎奈都是关系户,托人找关系找到了她,实在推脱不出去,只好出手帮忙。快过年了,大家都不容易,多位朋友多条路,也积攒了一些人脉。

    貌似最近的人际关系越来越多,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有人上前搭话,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能扯上关系,有些人见面相当,扯起来就没完,她还不能抬腿就走,只好寒暄几句。

    人际关系多,快过年了,导致送礼的就络绎不绝,很大一部分是奔欣然而来的。还有一些人是龙天霸的关系。都是他的同学战友之类,看到当时结婚时的气派和女方的家,动了交好之心。

    原来想攀附龙家,现在如果和龙天霸拉好关系,想要鉴定什么古玩那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嫂夫人的地位在那里摆着,四大鉴定师做后台,古玩界那都能横着走,当然要来露露脸。有些人干脆把古玩拿来,求他们帮忙鉴定。

    欣然的眼光还不够,只能让艾老出手,反正都是一家人了,大家也不客气。艾老借机让她也学习一番,她当然受益匪浅。

    送礼的人流中,还有一部分是皓琦的关系,这些人认识的极少,他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求乐曲。他们大包小包来送礼,让欣然收不妥不收也不对,只好把皓琦叫来自己解决。反正他可以区分互相之间的关系,事能办否。

    慕容机看到送礼的人流心中不爽,为什么家中人都能接到礼物,就他无人光顾。屈指算算从小到大的同学哥们,从荒岛上回来就和他们没来往,就是电影厂的几个熟人谁都不可能来,不来不说,他还必须去逐家登门拜访。

    年后,罗导还有几位副导演家他必须去串个门。这是正常的人际交往,华夏人都习惯这样办事,他更不能免俗。

    他不能和大哥比,人家老爹躺在医院里那也是面旗帜,当然有人上门来拉关系。

    自己更不能和二哥比,人家的名声在外,对那些人可以置之不理,只有别人来求他,他根本不用求别人,即使电影厂开了他,也有很多地方求他去坐镇。自己只是一个跑龙演小脚色,将来还需要导演们的关照,这些场面上的事当然要过得去才成,否则这些人来个视而不见,哭都没地方说理去。

    所以,他看见别人都是收礼,就他需要往外送礼,心中极其不平衡。(未完待续。。)

    ps:感谢恋^^打赏!求大家几张推荐票支持!谢谢订阅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