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警告

    学校终于考完试了,老师和同学们都从紧张的心态中恢复过来。大家都满脸喜色,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漫长的假期在等待着他们,从今往后不用再偷偷摸摸行动,可以肆意玩耍了。

    皓琦把时间算计好,车票已经买好,也和父母说明白,假期要去北方参加同学婚礼。

    老夫妻心正好,儿子有了终伴侣,虽然在进行阶段,儿子的正当要求当然同意,既然儿子离开这个城市,他们也想回老家去住些天。那里还有一个家,全家人开始收拾行装,把家里的垃圾清扫出去。

    皓昆拿着垃圾袋走下楼,看见前几天来家串门的女孩路过楼前。他生怕认错人,揉揉浑浊的老眼,刚想上前打招呼。女孩走了过来,地对他说。

    “大爷,出来倒垃圾呀,家里都好吗?”

    他前几天听说琦儿和她的事,以为她是来找儿子玩。高兴地随口询问:“姑娘,来家串门的吧?快进屋坐,我们家正在收拾东西,过几天都要离开了,你也要回家了吧……。”

    乔颖考完试了,不敢在学校里和皓琦老师说话,又不敢踏入皓琦家,怕引起他反感。想起皓琦老师的一颦一笑,心中感觉有股火焰在燃烧,眼看要离校了,她只好每天在皓琦家附近徘徊,想制造一个偶遇的机会上门。

    今天,她也像往常一样在他们楼外闲逛,看见皓琦的父亲出来倒垃圾,急忙上前近乎。终于如愿以偿。她心中窃喜和老人一边走一边说话,上楼走进皓琦家。

    皓琦母子听到门口有说话声。两人奇怪地抬头去看,正是上次来过的女孩乔颖。

    母子两人立即有了不同的反应。母亲急忙对进来的女孩打招呼:“姑娘。好久没见了,我还和皓琦说怎么不请你来家玩,家中就我们三个人,实在无聊,多个人家里也闹……。”

    皓昆让乔颖先进屋,开始责怪儿子:“琦儿,乔颖姑娘来了,你也不知道点请她来屋里坐,家里的事不急。有我们慢慢收拾,你们该忙啥忙啥去……。”

    皓琦心中烦闷眉头深锁,我怎么知道她来了?怨恨的眼光看着乔颖,你能不能要点脸面?和你说过再别登门怎么又来了,一个女孩子就不知道矜持点!

    听到父母对乔颖的态度,心中越发不爽,他打断父母的絮叨:“爸爸妈妈,我这就带她出去。”沉着脸转出门,对在门口不知所措的乔颖吩咐:“你和我来!”连句称呼都不给。心中嗔怒到了极点。

    他带头往楼下走去,乔颖乖巧地跟在后面,犹如小鸟依人一般,亦步亦趋地在后面跟。

    老夫妻两看到年轻人一前一后走了。心中高兴,儿子终于开窍了,看到女孩来了。马上带她出去约会。

    皓昆急忙到窗前往楼外看,想看琦儿带女孩去了什么地方!

    乔颖看到皓琦老师脸上的表心中不安。老师一定生气了,不知道要带他去什么地方。她在后面心神不安地紧跟,一句话不敢说,生怕引起他的反感。

    楼区的西北角有片小树林,皓琦下楼时就想好了,要把后这位胶皮糖带到树林里,做一个了断免得黏糊起来没完。

    两人走过了闹的家属区,踏进了小树林,影不见了。

    皓昆在窗口大喊大叫:“老伴,我们家琦儿把女孩带进了小树林,我看有戏!”

    皓琦的妈妈急忙跑到窗口,睁大昏花的老眼往远处看:“在哪儿,我怎么看不清!”

    皓昆得意地说:“两人已经进小树林了,就你那个破眼神能看清什么……。”老妻瞪了老伴一眼,两人互相看看,心就如窗外晴朗的蓝天一样开朗起来。

    乔颖进到小树林,心中开始担心:我对他实在不讲究,万一他生气了怎么办?万一他要强行亲我怎么办?万一他……,她脸上呈现出粉嫩的色泽,心跳加速浑无力,脚下的莲步移动间迟缓下来。

    这片小树林都是由两人多高笔直的白桦树组成,随着冬天来临,叶片已经掉了大半,一些稀疏的枯黄叶片还残留几片悬挂在枝头,露出可怜兮兮干瘪的丑脸。树木的枝干上层层叠叠灰白色翻卷着外皮,呈现出原始的风貌。风儿从远处吹来,发出沙沙的响声,好似无数双眼睛窥视着进来的外人。

    不远处的楼房清晰可见,公路上的车辆人流却被屏蔽在外,只有远处汽车喇叭的鸣叫,强硬地随风挤进树林中,留下微弱的回声,却不甘地消失在杂草丛中。

    走在前面的皓琦,这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沉着脸看着她:“乔颖,事是你故意传扬出去的吧?”

    事当然是指两人之间的暧昧谣言,乔颖一听皓琦老师问就明白了。她站住脚步,距离对方两步之遥,极力辩白。

    “不是我故意传出去了,是我同学添枝加叶说出去了……。”。

    “即使不是你,你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现在不想追究这件事,就想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你别和我说在楼外巧遇我父亲的话,你骗得了我父亲骗不了我,今后你到底有什么打算都端出来吧?”皓琦压抑着心中不满,低沉狠戾的语气发问,平时的无限温柔无影无终。

    “老师,上次的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现在考完试放假了,我就是想来找老师赔礼道歉,给你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实在对不起。”乔颖羞红了连急忙解释,脸上带着歉意的微笑。

    乔颖心想:道歉是次要目的,借机接近你才是主要目的。很快就放假各奔东西了,老师千万别忘记我,还是加紧攻势为上。都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看见老师态度不善,她当然不会承认,急忙用道歉作为挡箭牌。

    “以前的事我不想追究,我们永远没有以后,我再听见什么风言风语,休怪我动用武力。”皓琦说完对乔颖挥挥拳头。

    乔颖感觉眼前风声呼啸而过,狂暴的气息冲天而起,皓琦一拳打在边的一颗白桦树主干上。

    七年多来皓琦一直做体力劳动,看起来体状况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实际上爆发力和武力值绝对超过了普通文弱书生。只见胳膊般粗细的白桦树‘哗啦啦’一下从中间断裂,树木的枝干瞬间倒了下去,露出残缺扭曲的断口,几片枯叶哀鸣着随风远去。

    皓琦轻轻地拍打手上的灰尘,恶狠狠地目光扫向乔颖,其用意昭然若揭。如果你乔颖再有什么过分的举动,我不妨像对待白桦树这样对待你。

    乔颖心中剧烈跳动,刚才的一幕实在出乎她的意料。原想皓琦领她进树林中,面对她一个弱美女也许会占些便宜,反正对方也是自己心仪之人,她心中还有种期盼和慌乱。没想到对方使用了武力,其声势足够震撼,让她心惊跳的同时,深悔自己的行为,万一惹急了对方完全可能暴打她一顿,先后杀的某些儿童不宜的镜头出现在脑海中,心中狂跳起来。

    她看看附近的场景,这里就他们两人,心中更加害怕,看似格极好,温文尔雅的帅哥,露出了暴力倾向,现在怎么办?她急忙施展女魅力以求自保。

    “老师,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纠缠你了,更不会有什么流言蜚语传出来……。”说完脸上嫣然一笑,讨好地目光望向对方。

    “那就好,希望你言行一致,今后再来捣乱,休怪我使用暴力!”皓琦生怕对方再有什么想法,又疾言厉色地告诫了一番。

    看见对方假装镇定的双眸间,出现了异样的神色,他才满意地带头走出小树林。

    乔颖在后面小心跟随,却拉开了三步远的距离,更没有来时的神色,垂头丧气往前走去,似乎刚才被人抽掉了筋骨,变得萎靡不振!

    老夫妻两一直在楼上望着远处小树林,看见有两个人影一前一后从里面走出来,仔细辨认发现前面的很像儿子,后面的女孩却低头行走。皓昆生怕再惹老伴抱怨,急忙喊起来。

    “琦儿走出来了,那个女孩也出来了……。”

    “老头子,我看前面那个是儿子,后面那个女孩怎么感觉有点精神恍惚?”

    “傻老太婆,两人缠绵过后精神状态能好吗?几十岁的人了,怎么白活了,这点事都不懂!”皓昆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

    “死老头子,要真是这样我们就放心了。”老妻恍然大悟,多皱的老脸上绽开笑容。

    ……

    当皓琦把父母送上火车,他也踏上了北行的列车,心像天空中飞翔的大雁也展开了翅膀。四九城有他梦中的家,有他的人和孩子,还有兄弟……,他们一定期望他的回归吧。

    在火车有节奏的晃动下,他给远在北方的人打过去电话:“老婆,我回来了,我想你们……。”双眼中流露出无限温柔。(未完待续。。)

    ps:求粉红、打赏、、票!感谢恋^^打赏,感谢jj小金大人粉红!

    第188章-201章由于屏蔽的原因自动订阅不上,请看书的朋友手动订阅下,现在可以看了。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