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我要吃薯片

    鹏鹏童声童气一席话,说得龙云差点没羞臊死,不刮风难下雨,就是亲祖孙也要培养感。一辈子当甩手掌柜习惯了,花钱的事已经十几年与他无缘了,现在孩子说的一席话才发现他的疏忽。

    “鹏鹏,爷爷现在就出去给你买薯片,一会再回来陪你玩。”龙云对孩子说完就走了出去。

    做父母的都不想让孩子多吃这些油炸食品,鹏鹏喜欢吃,艾老买来也给孩子吃了。

    现在孩子提起,龙云起就要去买,他们也不好说什么。艾老买的给孩子吃了,等到孩子爷爷给孩子买来,也只能吃了。

    龙天霸试图阻拦老人的行动:“爸,小孩子乱说,你老别介意,外头那么冷你别去了……。”

    龙云执拗地依旧往外走,来到他的车旁,看到司机老王正在车里迷糊。他打开门上了车:“老王,附近有卖薯片的吗?”

    老王奇怪地看着首长:薯片不是到处都有卖的吗?首长问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龙云看到老王的表有点摸不清头脑:“老王,薯片很难买吗?”

    “小卖店都有卖薯片的,就像饼干品种一样多,它们属于同一类,是一种新称呼。”老王忍住笑,认真地回答了首长的问题。

    龙云总算弄明白:原来薯片就是饼干,只不过换了一个称呼。他对司机老王吩咐:“开车带我去买!”

    老王心中嘀咕:“老首长今天究竟怎么了?年纪不小了,怎么和孩子似的想吃薯片?

    过来的时候,龙云没说来看孙子。更不能说他有孙子了,只说来办点私事。老王以为是首长想吃薯片。或者是屋里的某位小朋友想吃。

    不知何时暗的天空上飘起了小清雪,视野中一片灰白。车缓慢往前开去。老王看到路边有家小卖店,他把车停下。

    龙云推开车门走下了车,进到小卖店,拍打着上的雪花,他对女服务员说:“姑娘,我想买点新饼干!”

    女服务员有点奇怪,饼干怎么还分新旧,头脑中一琢磨立即明白了,出厂期近的饼干应该属于新饼干。快到保质期的一定是旧饼干。急忙找出了十几样放到柜台上。

    “老人家,这些都是新饼干,你想要买哪种?”

    龙云想给孙子第一次买东西,当然不能抠门,他指着面前的各种饼干:“这些新饼干我都买了,你给我装好。”

    服务员一听大喜,看此人气宇轩昂,办事如此大方,好大的手笔。

    她急忙把饼干装到袋子里递给他:“老先生。一共六十八元钱。”

    “钱!”

    龙云去兜里摸钱,才发现他既然没有花钱的习惯,当然没有带钱的习惯。脸上的汗就下来了:“我忘记带钱了,能暂时欠着吗?”

    “小本经营。概不赊欠!”女服务员指着窗台上醒目的一行大字。心中鄙视来人,才几个小钱就要赊账,看此人也不像胡搅蛮缠之人。怎么会如此吝啬。做她们这个行业的,眼睛都很毒。刚才她清楚地看到此人是坐车来,豪车都坐得起。买几袋饼干会没钱,骗假洋鬼子吧。此人看起来人模狗样,怎么会兜里没钱?

    龙云抓耳挠腮了一会,依旧不知道怎么办好。女服务员满脸鄙夷地提醒他:“你没钱,可以找司机要,不会司机也没钱吧?”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龙云眼前一亮,老王就在外面车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急忙跑到外面,询问司机:“老王,你有钱没有,我没带钱包,先借点。”

    老王心中嘀咕:“有没有搞错,首长竟然会比司机穷,真是黑白颠倒了。”大方地拿出一张百元大钞递过去。

    “首长,借什么,你拿去用就是!”心中感叹,估计这钱是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首长一点金钱意识都没有,还能想着还钱!

    龙云心中也相当不自在,第一次给孙子买吃的东西,却是借钱买的,真有点丢份。

    接过钱,他进屋把饼干的钱付了,又登上了车。几分钟以后,他拿着买来的新饼干,也就是他认为的薯片回来了。

    这时,艾老已经回去了。家中只有龙天霸、欣然和孩子。

    龙云献宝似地把袋子递给了孙子:“鹏鹏,看爷爷给你买的新饼干。”

    鹏鹏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我不要新饼干,我就要薯片……。”他的手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看到老爹的样子,龙天霸急忙哄孩子:“鹏鹏,爷爷买的饼干比薯片好吃多了,薯片是油炸食品,对体不好,饼干好吃,你尝尝……。”

    鹏鹏还在哭闹着:“我就要吃薯片,不要饼干……。”

    欣然走过来,把孩子抱起来:“鹏鹏乖,薯片吃多了不会拉肚子,爷爷买的饼干比薯片好吃多了。”

    龙云自从知道了鹏鹏妈是艾老的徒弟,小女人在他心中的分量增加了一点点,现在听到她当孩子面说他的好话,心中更滋润了,面部带着慈祥的笑意,脸上分明写着:鹏鹏,还是爷爷会办事吧?

    鹏鹏虽然没有再哭闹,依旧对爷爷的新饼干持怀疑态度,看见妈妈随便撕开了一袋新饼干,拿出一块来,他也勉为其难地尝了一口,谁知道无巧不巧地这是一袋咸饼干。

    一般孩子都喜欢吃甜食,老年人才喜欢咸饼干,鹏鹏也不例外。

    刚才小卖店服务员听说他要买新饼干,就把所有新近生产期的饼干都摆出来,被龙云打包都买了回来。刚才匆忙间大家的目光都关注在孩子上,也没去注意饼干袋子上标注的咸甜口味,随手撕开一代,就把咸饼干喂到了孩子嘴里。

    “哇……,不好吃。”只听鹏鹏一声哭叫,吃到嘴里的半片饼干也随之吐了出来。

    龙天霸刚才看儿子要薯片就生气,好不容易老婆把孩子哄好了,吃块饼干还吐了,吐了不说,还哭了起来,真是岂有此理。

    他怒气冲天,一巴掌打了过去:“才两岁就如此调皮捣蛋,如此不懂事,把你惯成什么样了……。”

    瞬间,打开的饼干洒落了一地,鹏鹏更加伤心地哭泣起来,脸上都哭花了。

    欣然抱起了孩子,对大老公开始发火:“你打孩子做什么,不会和他好好说……。”

    她想起孩子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挨打,就为了饼干和薯片这些小事,至于的吗?

    龙天霸打完了孩子,心中也开始后悔。孩子从小在荒岛上生活,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两岁多的孩子吃袋薯片父母都不给买,艾老给他买才能享受到。他默默地收拾散落在地的饼干,才发现打开的饼干是咸的,怪不得孩子不吃,刚才确实是冲动了。

    龙云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想来看孙子,结果孩子想吃薯片,他还给孩子买错了,惹得孩子挨打,看到孩子哭得可怜,心中不是滋味,怎么会这样!

    ……

    窗外依旧不紧不慢地飘洒着小清雪,龙云坐在车里心复杂地往回返。

    他今天感觉就像陌生人似的闯进别人家,儿子本来就不和他亲近,现在孙子对他也像陌生人。

    唯一感觉到欣慰的是他们生活得很好,看出来不但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很丰富。他第一次怀疑,把他们硬分开,塞给儿子一位女人合适吗?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道路,别人认为好的,当事人不一定觉得好;别人认为不好的,也许当事人其乐融融。在那个特殊的场合几个年轻人生活在了一起,难道换个环境让他们分开就符合天理人道吗?就为了符合社会上的标准,为了不至于特殊化。

    当听说儿子的事他不是从他们本去考虑,而是更多地考虑这件事会影响到他的家庭和本人的仕途。

    现在当看见了他们的生活,才发现女人并不是烟视媚行之人,反倒很洒脱明事理的样子。艾老经常和他们在一起,也一定知道女人的生活,这样的女人都得到艾老的认可,可想而知,她有超出常人的优点。

    儿子不愿意离开她,她一定有过人之处,他想要把儿子孙子从她的边拉开,谈何容易。

    原来想用钱解决问题,现在来看他们根本不缺钱,和他们一比,自己一辈子积攒的财富简直有点可笑,怪不得儿子不让他用钱解决问题。

    既然儿子离不开这个女人和孩子,再成家岂不是害了别人。

    难道让儿子也步他的后尘才甘心吗?他现在的生活何尝幸福,如果当年不离开结发妻子,儿子还会这样看待他妈?

    算了,人活一生转瞬就是百年,随他们去吧。就像车窗外的雪花,你想要把它停下来,能做到了吗?

    龙云心中打定主意:等下次来以前,一定问清楚现在小孩最喜欢吃什么样的薯片,还有玩具,都给孙子买来,让孩子感受童年的乐趣。当年儿子小时候,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愿他能做一位合格的爷爷。(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