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好运

    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夫妻三人和好如初,欣然也回到他们的卧室,孩子一个人在里间卧室睡觉。

    她开始实行新的目标,半年内必须筹集到一亿元资金。

    算起来电子产品首付全部抽回,拍卖和出卖二级代理商的资金,还有半年内电子产品的利润,如果能在半年内捡几个大漏,筹集一亿元资金大有希望。

    上午欣然和慕容机照样去听课,下午吃完饭直奔潘家园,寻找机会实现目标。

    在艾老边学习几个月后收获不小,他们对古董的知识了解不少,将来不靠异能,凭眼力去捡漏应该大有希望。

    现在,一切都思之过早,只能采用老办法,用异能找寻高手跟随其后,达到捡漏目的

    欣然与慕容机来到潘家园里,天上飘着小清雪,人们都穿着厚重的棉衣。虽然已经进入了冬季,依然没有降低人们一夜暴富的念头,做买卖的人特别多。

    这里经过了清理,建立了几座大棚,人们的购物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商家们尽管多花了点摊费,冬天不至于挨冻,脸上都呈现出满意的微笑。大棚里面人流涌动,旧货混杂在烟味和汗味中,感觉空气略有浑浊。他们顺着人流往前走,只听边吆喝声和讲价声此起彼伏。

    欣然突然看见前面有个熟悉的人影一晃,就不见了踪影。心中奇怪,在四九城她认识的人有限,究竟是什么人后影如此熟悉。

    她拉着慕容机的手往前奔去。熟悉的人影在一个摊位前停下来,在看什么东西。她终于看清了此人原来是四大古玩鉴定大师高老。

    自从那天在潘家园高老断了一场官司,她当时多看了几眼。记住了他的相貌,想要成为将来利用的对象,没想到今天巧遇了,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看到面前的高老,她心中大喜,这真是困了想睡觉,有人恰好送来枕头,跟着高手走一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她在高老后等了一会。观察高老的想法。

    这时高老看见摊位上有一件瓷瓶,以为是真货,拿起来端详一会,叹息一声就放下了。摊主急忙开始吹嘘:“老人家,这可是正宗南宋官窑的瓷器,你老真识货……。”

    高老瞧了商贩一眼:忽悠到我头上来了,真是关公面前耍大刀。这个瓷瓶如果不拿在手中很难分清真假,真假瓷瓶轻重不同,假货体轻。没有真货的厚重和历史沧桑感。他把瓷器放下了,紧皱眉头继续往前走。

    欣然心中佩服,不愧为著名的鉴定大师,很快就能辨别出真伪。头脑中的资料清晰明确。

    高老在前面手背后往前走,欣然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慕容机不明所以地跟在老婆后做保护工作。

    前面出现了一堆人。大家在吵嚷着什么,看闹的人越积越多。

    原来是小摊上的商贩和一位年轻买主讲价。物品是一件外表黑绿色的东西,貌似是一块奇形怪状生锈的废铁。看起来脏兮兮不知在哪个臭水沟里挖出来的。

    “老板,你这块废铁分量够,卖给我吧,你开个价!”年轻的买主明显是想廉价收了这块废铁。

    “五百元,要不要,旧东西既然摆在这里,一定有道理,你想要当废品买,绝对不行……。”

    商家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小老头,看样子是常年混迹于潘家园的主。他看到附近的人越聚越多,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绝不肯便宜出售这块破铜,万一围观的众人有几个白痴,再竞争起来,别说是一块生锈的破烂废铁,就是一堆垃圾照样能卖出高价。抱着这样的心态店家绝对不肯降价,买不买!

    年轻买主沮丧地把生锈的废铁扔到摊上。

    这时,高老挤到了人群前,去观察那块破烂铁,在废铁晃动间他看见了黑绿色底下的铭文,很像商周时的铭文。

    众所周知,有铭文的古董起来值钱,判断他们的价格是看有没有研究价值,铭文是研究历史的重要依据。这一行铭文被隐藏在锈迹下面,如果不翻转过来看,很难透过锈迹看清,刚才年轻买主恰好面对光线来回转动了一下,露出了里面一点痕迹,高老心中大喜,正想拿起来看个究竟。

    欣然目光扫过去,马上得到高老的心态,难道说这破铁块有什么故事吗?发现他的意识中出现了一幅画面,是古代青铜盘子的原型,不知道经过多少年的演变,**成这个样子。

    铜的?难道不是铁的吗?尽快心中有疑问,她马上做出了决定,该出手时就出手。她把手伸了过去,在高老手碰到废铜之前拿起了它,高声喊叫起来。

    “老板,这个破烂我买了……,这是五百元钱!”快速交易完毕,她在摊位上找到一个塑料袋,把废铜放到里面,从容退去!

    欣然感觉后有双犀利的目光袭来,知道一定是高老不甘的目光,我也不认识你,管你怎么想,她带着慕容机,挤出人群扬长而去。

    高老真想把这两人叫住,把东西购买下来,多年来的习惯让他驻足不前。他信奉道家无为而治顺应天道的观点,他不会像艾老那样能忽悠就忽悠过来,他本着宝物有德者居之的道理,既然他和宝贝无缘,还是顺应天道的好!

    慕容机一边走一边不停地追问:“老婆,这是什么破玩意,你还花了五百元买,是不是当了冤大头?”欣然就知道这玩意是青铜盘子,其他一无所知。听到小老公的啰嗦,把袋子塞在他的手中,有力气就拎东西,唠叨什么!

    她不想在这里多耽搁,尽快退走才是重点。她虽然不知道东西的价值,边就有知道的人,等回家收拾干净,拿到师傅面前一定会得到佳音。

    想到得意处,她反驳慕容机:“我们肯定捡漏了,等清理干净,你就明白了。”

    慕容机满脸不相信嘟囔起来:“就这破玩意,还捡漏!扔到废品收购站都没几个钱……。”

    两人很快走回家,慕容机‘咣当’一声,赌气地把东西往院墙边一扔,就往屋里走去:“这玩意还真重,五百元就当买老婆开心了……。”

    欣然吓了一跳,急忙去查看东西摔坏没有,看到只掉了点生锈的残渣,才松了一口气。对已经进屋的慕容机,跳脚呵斥起来:“你给我滚回来,我都告诉了是宝贝,你还这样漫不经心,过来帮我收拾干净,多亏是铜器,如果是瓷器一摔就完蛋了……。”

    慕容机听到院子中老婆不满地叫嚣,只好走回来,振振有词地说:“老婆,不会是值钱的东西,这些天学习古玩,我也多少明白点,不外乎玉器陶瓷书画杂项等类,这玩意就是前些年埋在地生锈的铁器,你看我一扔就现原形了,锈都震下来了,你真是白学了,真要是古玩怎么能掉渣,好像不是铁器真是铜器……。”

    经他这样一说,欣然也怀疑起来,难道说高老判断失误,这玩意真没什么价值。

    嘴上依然不肯服输:“慕容机,如果是值钱的古玩怎么办?”

    “老婆,如果真是古玩,我今后听你的……。”慕容机马上信誓旦旦地回答。

    “如果不是古玩怎么办?”他马上追问,邪魅的双眼含着笑意。

    貌似现在必须听我的吧!欣然看他绕了半天,都是他占便宜:“如果不是古玩,我听你的;如果是古玩一个月内你不许碰我,一辈子都听我的。”

    慕容机想了想,输掉的可能实在有限,马上答应下来:“可以,为了尽快得到结论,我帮你收拾出来,送到艾老那里。”

    欣然找到一个破抹布,慕容机把上面污垢去掉,刚才慕容机震掉的锈迹,正好露出了底下一些铭文,也算是因祸得福:“老婆,这玩意永远也擦不干净,不知道是什么金属。刚才多亏我一扔,碰掉点锈迹才能露出这些铭文”

    欣然看到面前的东西确实不干净,只好点头认可:“那就算了,我们现在就去找艾老。”

    东西装到袋子里,慕容机拿在手上,紧跟在欣然后,两人来到了艾老家。

    当东西放在了艾老面前,老人的眼睛就离不开了。

    他急忙戴上老花镜细细观看铭文,越看越高兴,指着上面的铭文:“丫头,你来瞧这是一篇老子的道德经开篇,上面正是老子当年的徒弟子路亲手书写的铭文,老子徒弟很多,子路子游子列都是很著名的学者,真是难得……。”

    欣然眼巴巴地想想知道这玩意的价格,还不敢去追问,生怕老师又是一番说教。

    慕容机可不管,急地抓耳挠腮一会,听到师傅话语停顿下来,急忙插言:“师傅,它能值多少钱?”

    “我都和你们说过多少次了,看一件文物要看它的价值,不要总钻到钱眼里!”心中嘀咕:臭小子就是没记,还是我的女徒弟好,认真听我讲道理,绝对是听进去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