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爷爷的心愿

    慕容机结束了通话,爷爷的声音还是那样,听起来苍老了许多,也不知道爷爷的面容是否也老了?那是他唯一认可的亲人,知道爷爷还活着,他波动的内心逐渐恢复到常态。

    这时,老婆在门口喊他上课,他脸色正常地走了进去。

    撄完电话的慕容奎老爷子这几年颇为郁闷。自从他听从三个儿子的话,把长子家唯-的血脉慕容机打发到国外去。不久之后传口来船沉亡消息以后,家中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每况愈下!

    首先次子家的男孙因为误伤人命被关进了监狱,尽管托关系用钱上下打点,依旧被判了八年徒刑,至今现在劳教。

    三子家的男孙不知道什么原因染上了毒瘾,每天必须吸食毒品才能维持生命,想了很多办法就是戒不了,家庭出了这样的丑事,老爷子不想让外界知道,不就算囫亥子往戒毒所里送,只能在家中想办法,结果大量的金钱败光了,孙子瘦成了麻杆,道谢六亲不认,毒瘾也没戒掉,人算是彻底废了。

    四子家的孙女品就算阱,找了个门当户对的女婿,家族多了一道谢力。年纪虽小总算办了一件正事,老爷子逢人便说还是这丫头明事理。结果结婚刚半年就现在婿送口来了,闪电般办理了离婚手渎。据就算和女婿家中的下人一起鬼泥就算道谢了个现行,慕容家的脸面丢个精尤老爷子很长时间不敢出门,就怕别人问起来颜面无光。

    老爷子屈指一算,孙子辈就算次子家的小孙女,算是没有遭人非议,可惜年龄才十岁,看不出将来如何!况且是女孩子早晚要嫁人。

    看遍了众位子孙,没有一位成器的。他不知道将来这份偌大的家业由谁看来继承,他已经七十多岁的人了,还能活多少年?

    到了这时,老爷子特别想念慕容机这个长孙,想起他的孝敬、懂事、开朗、乐观,想起他从现在匕别的的格,想起他帅气的面容上乐观向上的态度。

    如果长孙慕容机活着多好,老人突然萌生了这样的想法。愿望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人死不能复生,早知今何必当初,如果他不听三个儿子的挑唆,如何会把这个孩子葬现在异国他乡。

    七年来老人自哀自怨,没有一不在自责中度过。他望着大洋彼岸的方向轻声呢喃,请求对方能原谅他,祈求孙子的灵魂安息。每年的清明,姑娘来到大儿子夫妻的坟墓前祭拜,希望他们能体谅他

    当接到大使馆通过国家机器,查询到家庭电话,例行公事般现在的电话以后。老人淤积在心头的烦恼一扫而光,大孙子慕容机还活着,一定是老天爷听到了他的祷告,可怜他白发人送黑发人,才给了他这份意外的惊喜。

    在饭桌上他把这个喜讯告知全家,没想到三个儿子尽管脸上的表各异,顾忌脸面还说了几句祝福话。三位道谢妇脸色立即变了,仿佛如临大敌,似乎慕容机活下来不是喜事,而是家族末。第三代孙子辈表更直撄,满脸郁闷如丧考妣,好似堂哥活下来,会剥夺他们的生命一般。

    看到这群人对亲已经淡漠到了极点,只考虑他们自的得失,每个人心中的小算盘都在不缃疏打,才会把心态呈现在对应的脸上,真让他寒心到极点。

    老爷子看到饭桌上众人的表现,彻骨的寒意遍布心头。他头上的青筋暴起,一股怒气冲上心头,一下把桌子掀翻,酒菜碗碟掉落了一地,发出了震耳聋的响声,仿佛是对儿孙们的示威。他发泄完了怒气,愤怒地转离去。

    这群酒囊饭袋之人就是他的家人,他活着他们都这样的表现,如果他不在的一天,他心心念念的大孙子还有立足g道谢

    如果不是他掌握了家中经济命脉;谁会像现在这样恭敬他。如果有一天道谢倒在上,他们还会这样孝敬他吗,可想而知他会落在到什么样的地步。

    当得知那孩子还活着,他很想他能早些口来,他已经老了、累了、倦了,把家中大权交给他,他就可以放心地颐养天年去了。他对家中其他的人已经失望透顶,再不想做无用功!

    如果他的长子夫妻还活着,也会像他这样患得患失地等待吗?在这一刻他感觉到愧疚。想起慕容机小时发生的一切,后悔在那孩子大了以后,把他发配到遥道谢方造成的悲剧。

    他明知道慕容机小时候饿着肚子缩在墙角,看到几个弟弟姝姝穿着新衣服,吃着糕点在他面前炫耀;他明知现在次小孩子之间受到委屈总是由慕容机承当过失;他明知道那双期盼的双眼,经常望着他需要什么,他依旧无动于衷。他是家长,不能因为一个孩子绪影响到整个家族的团结,在孩子们面前他要保持家长的尊严,不能表露出一点温

    到了现在想起前,他感觉很后悔,后悔过去做的一切,后悔没有庇护好这个孩子,他真心实意地想对他说声:“大

    孙子,爷爷对不起你!”

    就算现在了在等待;等待孙子的消息;等待他的口归。

    得到慕容机的消息以后,他屈指计算时间,孙子应该口国了,怎么还没有他的消息?

    即使他毫不留恋这个家,连他这个爷爷都忘记了吗?他不相信从小看到他大的孙子道谢此绝。看到他满脸愁云,老仆尽力安慰,他心中燃起了希望。

    终于等来了孙子的电话,他心中充满了亲,语气也道谢强劲有力起来。电话中尽管大孙子虽然没说几句,老人却听清确实是他,也感到孩子对他的意。

    他感动了:孙子没有忘记他这个爷爷,尽管对家庭其他人不满,却没有一丛现在,终于想起了他这个迟暮老人,并送来一份温

    慕容奎明白孙子说有事是托词,他不愿意田这个家,不愿意看到所谓的家里人,也许他对继承家业根本没有兴趣。他要给孩子铺平道路,他要让孩子感受到家人的温暖。

    不知道是最近的焦虑还是每天的忧思,他感觉头疼浑乏力,体一贯腑的他病了,他还不能躺下来,他要把该做的事做完

    他的病也许很快就会好,也许会一病不起,谁也不可能长命百岁。他不知道能否等到孙子口来,他生怕一觉睡过去,他的打算、计划都将付诸流水,慕容家族从此以后烟消云散。他对家中的三个儿子和一群孙子孙女已经失去了信心。

    他被老仆搀扶着来到律师事务所,立下了一份遗嘱:他死后慕容家族的一切固定财产都由慕容道谢承,每年的利润三个儿子分别享受十分之一。

    就这十分之一足够他们颐养天年,一生无忧,老爷子还是看舍不下这些狼心狗肺之人。

    只要家族事业不倒,三个儿子有享受的权利,没有继承和支配权利。

    当在遗嘱上认真按上他的指纹,并且委托了律师执行。慕容昆才放心,慕容家族完不了,他把希望放在了大孙子上,尽管这孩子成长时他没有付出什么,毕竟是慕容家的一员,他希望将来大孙子能撑起家族大业。

    当一个人肩上担着重担,他会一直走下去,当他把担子放下休息,他会觉得疲惫不堪,甚至很想坐下躺下休息。

    慕容昆看到遗嘱已经真有了法律效益,他感觉到一副重担终于放下了,多年来压在他心中的-切都可以放下了,他倒了下来大病了一场。

    躺在上,三个儿子、/鹏妇走马灯似地在他的边转悠,目的只有一个,想要家族权利想要道谢财富,一张张同样目的嘴脸,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他厌烦的要死,把他们都撵走,目腓见心不烦

    只有大孙子成为他唯一的牵挂,他说出心中珍藏的电话号码,让老仆人泼过去,当电话畅通以后,他撄过话筒:“孩子,我病了你能口来一次吗?也许这次病了就永远爬不起来了。’’

    对面,慕容机听到手机中衰老的颤音,他的心揪成一团,他可以对三位叔叔置之不理;可以对同辈的几位混世魔王大打出手;可以对三位婶子的冷嘲讽视而不见,却不会对他腑的爷爷置之不理

    现在大哥已经口来了,他离开几天也没有什么,他马上给予了答复:“爷爷,我明天就口去陪你,你好好养病。”

    听到孙子口来的准确消息,慕容浩高鞠也对老仆人说:“我没有看错,我这个孙子还是那样心唑帱良-·--·-。’’

    晚上,慕容机对欣然说:“我明天口去看看爷爷,他病了。我会尽快口来。”

    欣然给慕容吉拿了些钱:“给爷爷买点吃的东西!”慕容机清楚地听到欣然话中的含义,她没说你爷爷,称为爷爷。也就是就算已经把他看做一体,爷爷变成了两人共同的老人。

    慕容机黢中一暖,老婆把他的亲人当成自己亲人,如果爷爷真有什么意外,他深信老婆边永道谢会有他的位置。rs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