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替天行道

    诸葛飞接完这个电话,心急火燎地找来长子商量。

    他的长子名叫诸賰,为人还算忠厚本分,他把家族的希望都寄托在长子上。

    诸賰继承了父亲的体型,个子不高有点矮胖,他的脸型显得很敦厚,双目清澈不像他父亲那般狡诈。

    至于次子那是烂泥扶不上墙的货,诸葛飞心知肚明,有事从来不去找他。

    当年他做的事长子还小,都是他一手办,现在想和长子商量,只能把当年的事说明白。说这些往事他感觉脸有点发烧,但是火烧眉毛只能实话实说。

    诸賰听完老爹的叙述,心中埋怨老爹做事够绝的。他一直在强势的老??下成长,没经过大风大浪,属于谨小慎微之人,行事作风与父亲迥然不同,听到老爹吞吞吐吐的叙述,不免心惊跳。他强自镇定下来,面前毕竟是自己亲爹,还要想办法维护家族利益:“爸,我看破财免灾,事如果真闹大了,毕竟??不利。”

    诸葛飞咽口唾液不甘心地说:“云峰,二百万美金,现在企业效益不好,丟就胩这些,银行屡次催要贷款,万一有个风吹草动,我们将彻底玩完,我看还是想办法做假应付过去。”

    诸賰满脸愁云地说:“爸,按你的说法如果真是那个杀手回来了,他看我们算计他,万一凶xing大发,全家大小的xing命不保。”

    诸葛飞考虑再三,给钱实在疼;不给钱生怕??最后咬牙跺脚决定下来:“儿子,干脆我们做两手准备,那里见机行事,把假钱送过去,再把现金准备好,万一骗不过去,我们再把真钱交出去。”

    “爸,我看这样不妥,万一惹急了他,送钱的人小命玩完,我们不能冒险呀!还是破财免灾。”诸賰着急地反驳。

    “就这么定了,我去送假钱,死就死了烂命一条,?大了,给你们留下点钱,将来你弟弟还要你照管,他实在让人不放心?”诸葛飞越说越感觉凄凉,终于做了决定。

    “爸,还是我去送钱,这个家离不?”诸賰看到老爹的样子实在不忍,既然老爹执意如此,鼓起勇气,干脆他去铤而走险!

    诸葛飞看着儿子坚定的表,关键时刻还是儿子贴心。虽然刚才做了决定,他心中依然是怕得要死,有儿子去做这件事,总算心中徆安慰。

    第二天一早,两人急忙筹集好钱,又准备了假钱,两个装钱的箱子一模丂

    诸葛飞千叮咛万嘱咐,看着儿子拿着假钱,开车走远了。

    这天,龙天霸和皓琦准备好了东西,提前去了西郊凤??地点,藏在不远的草丛中。

    凤距离城市不远不近,只有一条窄窄的土路通?外面,土路上崎岖不平,除非闲得蛋疼之人,才会白痴地把?附近。正是秋季,一望无际的荒野上没有人迹,远处公路上呼啸着过去几辆汽车,随风飘过来几丝灰尘。

    湛蓝的天空上一朵乌云飘过来,晴朗的天空被乌云遮盖住,只有凤?单國在微风中,似乎在等待着凄风苦雨。这里,郁郁葱葱的绿草已经枯萎,到处都是微黄和近乎于褐se的叶片,微风吹来卷起枯叶四处乱飞,更增加了遍地萧索。

    诸賰在午时开车来到了西郊凤,悍马越野车距离很远他就放慢了速度,留心观察着周围的动向,放眼望去附近没有人,远处只有几只麻雀在大树上乱飞。

    边副驾驶椅子上放置一个箱子,里面整齐地码放着面值一百美元成捆的假币,只有每捆的最上面??真货币,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分不出真假。

    他把踊了小路,尽管地面凹凸不平,车辆毕竟能靠近凉亭。附近看不出有人影,他把汽车停在亭子边上,手里抓住装钱的箱子跳下车,缓慢往凉亭里走去。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人声更没有任何异样。诸賰的脚终于登上了凉亭,他把手里的背包小心地放在凉亭的桌子上,正要闪离开。

    突然,他感觉有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试图靠近,他发现一阵凉风袭来,抬头往上看大吃一惊,只见头上是一条双头毒蛇,正把舌信闪电般吞吐出来,血红se蛇口似乎要把他吞噬下去。

    他吓得‘呀!’地惊叫一声,全冒出冷汗,连滚带爬地直奔汽车而去,勉强奔到悍马车旁,正要开门上车,一双大手抓住了他抖动的胖手。

    他心惊胆战地看去,一位meng面大汉足足比他高出一头,铁塔似地站在他面前,就势大力一甩,他被甩回了凉亭地上。

    他tun部着地疼的差点叫出声来,定睛一看刚才的双头蛇正瞪着金鱼眼看着他,嘴里叜咝咝”的声音,蛇的旁边还有一个人,和刚才那人同样的装扮,只不过体型偏瘦,正在查看他拿来的箱子,此人没有刚才的壮汉结实,高也比刚才那人矮一些,也是黑布meng面。

    只见他正拿起一沓钱看了看,扔给了正走上凉亭的大高个,高个子拿起钱左手把住,右手划过侧面,随着纸币的轻响,他清晰地用纯正的英语说了句:“假的!”

    似炸雷在诸賰头脑中炸响,他们如此之快就发现了假币,现在怎么办?这都是杀人不眨眼之徒,看来小命不保。

    如果让他知道,欣然和龙天霸把面面都想到了,昨天晚上去银行取回两沓钱,龙天霸和皓琦通过手感,练习了几个小时才能识??假,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为今之计,诸賰只能装可怜保命要紧,急忙用英语大喊大叫:“好汉爷饶,我错了!我马上打电话让家人把真钱拿来,实在对不赂”随之萎靡在地上的躯,不自觉地跪下了。

    那只双头軎更感兴趣了,缓慢地爬到了诸賰的上,他感觉粘稠的液体在全蠕动,腥臭味充满了嗅觉,堵塞徎喘不过气来,面前一阵发黑,空气极其稀薄,整与立即就要晕了过去。

    壮汉对双头蛇招了下手,蛇缓慢地离开了他的体。过了一会,他瞪起死鱼般眼睛,眼珠才转动一下,耳边听到偏瘦之人用英语不耐烦的催促他:“快点联系,没人陪你在这里耗着。”

    诸賰心中害怕极了,半跪在地上,手哆嗦着拿出手机,颤抖着手指把电话拨了出去,边的壮汉按了他手机上免提键,很快有人接起了电话,他急忙对着手机大喊大叫:“爸,??钱送来,他们认出了是假钱,你如果来晚了,我小命玩完了?”

    诸葛飞正在家中焦急地等待,听到电话铃声响起,急忙抓起电话,听到儿子的话语声,感觉眼前发黑急忙追问:“云峰,你现在什么地方?”

    他焦急地对着手机里喊叫:“爸,我们还在老地方,”

    诸賰还要继续说什么,只见偏瘦之人把他的手机抢了过去,恶狠狠地用英语说:“再敢骗人,我让你quan家陪葬,就等你半小时,你一个人来,不来就杀人灭口。”蜀后声音似乎从牙缝中硬挤出来,布满了狠戾之气。

    “半小时!”诸葛飞听到电话中的盲音,放下话筒,疯了似地抓住边的装钱箱子拼命往外跑,讶门得时候,正好遇到次子诸?,小儿子好奇地问了一句:“爸爸,你着急去做什么?”

    没有时间理他,从家里西郊凤?果没有塞车,时间正好是半小时,现在正是白天车辆运行高峰期,不塞车的况很小,诸葛飞万分怨恨自己,为什么要弄虚作假耍小聪明?如果长子云峰因为他的自作聪明丢了xing命,他也不活了!

    他驾驶尼桑越野车一路疾奔,心中暗自祈祷千万别塞车,可是事从来不以人的想法所左右,前面是红灯如果停下来等候,红灯过去一定会塞车,他一咬牙闯了过去,驾驶汽车超速往前开去,闯红灯和儿子的命比起来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他正在暗自高兴刚才的机灵,前面一堆车辆堵塞在路上,原来前??了交通事故。

    他皱紧双眉暗骂一声:“怎么喝口凉水都塞牙!方向盘一个急转弯,绕过刚才的交通事故现场,尼桑越野汽车继续往前开去,时间在一分分地流逝,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有十分钟时间,路程还有一半。

    他不断地加速往前开去,超速行驶的尼桑越野车,车速已经达到了一百八十迈。儿子的生命就掌握在他的手中,他继续加速!

    前面有一台老爷车在路上缓慢慢晃dang,他徱超了过去,驾驶室里有个泼辣女人探出头来一顿臭骂,不知道骂的什么,声音随风飘散了。rs!。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