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大使馆

    龙天霸带头走进了大使馆。门卫拦住了他,客气地询问:先生,请问你找谁?

    他高傲的脸上平静如水,一言不发地回头看着米勒船长,似乎后这位胖子是他的小跟班!

    米勒船长这个气呀!不耐烦地把证件拿出来,指着穿着打扮类似于难民,却气质斐然的几个人:我是凯瑟琳轮船公司货运船长,在大海荒岛上遇到了这几个华夏人,救了回来,据他们说是七年前沉船流落在荒岛上的难民,现在移交给你们,我交代完了,有急事先走了,这是我的证件和电话,有事联系。登记完证件,他急匆匆地走了。

    他才不愿意在这里墨迹,这些破事绝对费力不讨好,几个穷鬼还不值得他花心思,他要马上赶去fu莲娜的香巢,那里才是他心驰神往的地方。

    门卫记下了胖子的手机、份证号还有船长证件号,看到胖子急匆匆地走了,他急忙请几位遇难者坐下,通过电话联系了保安组长,保安组长往上面层层上报,一会的时间电话打到了驻华大使的座机上,现任住华夏驻米国大使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名字叫李华峰。

    只见他个子不高,微胖的材、浓重的眉毛、双眼炯炯有神,上穿着合体的衬衣,下标准的西ku,秋天屋里的阳光很温暖,他把西装脱下来挂在衣架上,深红se领带一丝不苟地佩戴在脖项下,和衬衫颜se做了合理的搭配,整个人显得气质人。

    一张长方脸颇有点当官的模样,却少了点威严,看出来此人xing格极好,做事相当圆滑,在政坛上可谓如鱼得水,在米国十几年深谙大使之道。

    听到电话铃声响了,他圆胖的脸上收起了过多的慈祥,脸se庄重起来,拿起了电话倾听了一会,站起来:……王主任,你刚才说什么?四个华夏人,在海岛上获救回来了?你立即带人去过问一下,有什么事,马上和我联系。

    放下了电话,李大使重新坐下,在精致的烟盒中抽出一直雪茄,点燃以后猛吸了一口,吐出一口变幻的烟圈思考起来,最近米国和华夏关系紧张,莫不是米国制造的什么烟幕弹,企图混淆视听制造舆论。

    他越想越紧张,刚把未吸完的半支烟,在烟灰缸里狠狠地捻灭,想要给王主任打电话叮嘱他几句,千万别让媒体介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别ji化矛盾。

    突然,电话铃震耳yu聋般又响了起来,他坐在椅子上移动一下坐姿,找了个更适合的位置,拿起了电话,侧耳倾听了一会。

    ……什么,王主任,你立即把人请到小客厅里,我马上就到。放下电话,他对外面喊了一声:吴秘书,跟我走。他急忙穿好了衣架上的西装,把扣子认真系好,一藏蓝se西装穿在上更显出他的风度,抬脚走出了办公室。

    一位瘦小年轻男人听见李大使的喊声,脚步轻盈地跑了出来,恭敬的语气带上几分献媚之态:李大使,你先请。

    李大使微微点点头,在前面走,吴秘书在后面亦步亦趋地紧随。他既没多嘴问李大使到什么地方去,行走间也没超过李大使,走到小会客室门前,李大使停住了脚步。吴秘书紧走了两步,微弓着子来到了小客厅门口,轻敲了几下屋门闪在一旁,里面人很快把门打开。

    只见一位三十多岁,材不错的女人,穿着一职业装,前xiong高高ting起,脸上带着职业化笑容的美女打开了房门,对吴秘书直接无视,对门外的李大使恭敬地说:李大使,王主任在里面待客,人已经安排好了,请进!

    李大使对她客气地点点头,这个女人他认识,是王主任的助理姓汪,当初通过si人关系进来的,人际关系相当好,在领导面前更是表现极佳。

    他寒暄了一句:有劳!没等对方回答,目不斜视地走进了会客室。

    面前是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一圈真皮沙发摆放的很整齐,中间是装饰xing的环形会议主席台。屋角放置几盆花栽盆景,里面不外乎万年长青树之类寓意深刻,又容易养殖的盆景。

    一位四十多岁脸se温和的男人,急忙迎了上来,公式化的语气带着恭敬:李大使,就是他们几位,我正在询问详细况。

    王主任辛苦你了!说完了这句话,李大使望向屋里的几个人。

    沙发上一共坐了五个人,穿着破旧的衣服,看出来极其落魄,经过修剪的头发虽然看起来参差不齐,依然气度不凡。

    看到他进来,几个人很有礼貌地都站了起来。李大使看这几个人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男人,只见他躯伟岸,双眼有一种灼的气势,似乎所有人都是他的手下,他才是整个会议室的中心。

    他边还有一位男人和他年龄相仿,有一种浓郁的书卷气,那种孤高和寡的才子气质一览无余,一个两岁多的男孩,如珠似宝地抱在他怀里。

    茶几上放置一盘水果,有几个桔子和几个苹果,作为待客之用,小男孩手里正拿着一个苹果,大口地吃着,从孩子的眼神中看出来他非常珍惜水果,眼睛频频往果盘里看。

    边上还有一个男人带着肆意和嚣张,栗se卷发整齐地梳在了脑后,长得三分妖艳七分帅气,似乎是某影坛的天皇巨星驾临这里。

    最令人惊异的是其中有一位年纪不大的女人,清秀的材脸上的表带有强烈的自信,眉眼间尽管lu出倦容,却遮盖不住绝代风华,

    李大使阅人多矣,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脸上,竟然有如此灼人的气势,那种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外表给人一种浑然天成之感,颇有点指点江山的派头,甚至压过了最引人注目的三个男xing,让他不由得大吃一惊,再细看三个男人不经意的眼神扫过去,明显是以女人为首。

    欣然看着进来的李大使,一秒时间过去,马上看清了其人的本质,人不错很有正义感,只不过对官位很看重。她在心中很快给予了评价,脸上的表带上了善意的微笑。

    李大使有点奇怪,这三个男人如此脱俗般的气质,怎么都以女人马首是瞻,实在有点奇怪。

    王主任地给大家引荐:这位是华夏驻米国大使馆的李大使,这几位就是遇难的华夏人。

    李大使满面慈祥地对几个人说:大家都请坐!,看到几个人都坐好,他也在附近的沙发上坐下。

    他态度和蔼地对几个人说:刚听说了几位处境,不胜感慨,请各位详细说明各自的姓名、份王主任那里需要备案,还需要联系你们的家人,办一些相关手续……。

    气质不凡的男人首先开言:我叫龙天霸,我们几人都是当年玛利亚号国际客轮失事的乘客,流落在附近一个多雾的海岛上,度过了七年时光,前些天,遇到米勒船长的货轮把我们救出海岛,他有急事先回去了。

    李大使听完男人简明扼要地叙述,心里松了一口气,不是米国人闹鬼就好,看这几个男女的气质不像是被买通捣乱之人,显见都有来历。面前这个男人的气度和姓氏实在罕见,他试探着询问:当年玛利亚号国际客轮失事震动很大,华夏人也失踪了好几百人,一年以后都按死亡处理,你们几位福大命大,七年以后胜利归来算是一件大喜事,一会你们到王主任那里填写各种表。小伙子你xing龙,这个姓在华夏很少见,龙云是你什么人?

    李大使尽管在米国,但是华夏国内军政大员的升降,还有动向可谓了如指掌。

    龙天霸威严的面孔苦笑了一下,该来的躲不掉,没想到还没回国就知道了他的消息,稍一犹豫点头承认:那是家父!

    李大使倒吸了一口冷气,龙云其人谁都知道今年才五十多岁,这几年由于政绩不错屡屡高升,已经在政坛上很有名气,与他的官声同样出名的是他还有一个贤内助,听说是位八面玲珑之人。没想到他们的儿子已经这样大了,不对呀?听说那位夫人才四十许人,看面前这个小伙子已达而立之年。龙云夫妻二人明显老夫少妻,难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里,他不住发问:你高堂父母都好吧?

    一位远离现实流落荒岛七年的人刚回来,立即有人问他父母体,王主任和汪助理站在一边,听到这样的问话不仅有点奇怪,连带吴秘书恭敬地表,都转化为发愣神se。

    龙天霸立即表示:我母亲在我十岁的时候已经故去了,我父亲应该还好。提到了父亲似乎有点万般无奈,语气有点怪异,高傲的脸上带着几分失落。

    李大使理解地点点头,心说怪不得:原来想是老夫少妻,现在看来估计是小三成功上位。rs!。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