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报仇

    瘦猴哈利看见一个黑影在高山上飞跃而来,大声地惊呼起来:老大,山上跑下来一只大黑熊,杀了它再走……。

    米勒船长脸呈不悦地厉声呵斥瘦猴哈利:no,野生大黑熊破坏力太大了,杀不死它,咱们这些人都要陪葬,开船!

    欣然坐在橡皮艇中,讥讽地目光望着哈利船长,算他识趣!如果真留下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毛球的仇一定要报,现在时机未到,等到了大船上神不知鬼不觉地再出手,毛球妈妈你放心吧,既然你把孩子托负给我,一定要给你一个交代,欣然暗自打定了主意。

    橡皮艇缓慢往前驶去,荒岛上的一切逐渐远去,小灰、小白、白眼狼已经跑到了大海边,对着驶远了的橡皮艇呜呜鸣叫,声音可怜而绝望,它们知道主人全家已经走了。

    鹏鹏被紧紧地抱在皓琦怀中,泪眼模糊地看着岸上一起长大的宠物们。

    这时,天上一群海鸥遮天蔽地从远处飞过来,它们来到了橡皮艇上方一路相送,欣然知道那堆海鸥里也就十几只被她驯化了,也许被驯化的海鸥,知道她要离开,呼朋唤友喊来如此之多的海鸥相送。她的眼圈湿润了,频频对它们招手,心中呼喊着:我还会回来的!

    瘦猴哈利贪婪的目光看到如此之多的海鸥,在橡皮艇上方飞翔,兴奋地大叫大嚷:船长,打下来几只,味道一定鲜美。

    米勒船长看了看速度飞快的海鸥:算了,浑没几两,浪费子弹不值得。哈利tintin嘴chun咽口吐沫,不甘心地收起了手枪。

    大黑熊还在往岸边跑,它在做最后的冲刺。

    欣然想想毛球跟了她一年多,没吃家里什么食物,甚至占了毛球不少便宜,野猪暴动的时候大黑熊拼死相救,现在毛球就这样死了,死后还不得安宁。

    她对着远处快速运动的影,心中默念着:毛球妈妈,你回去吧,毛球的仇我一定给你报,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他们就把小双带上了,但愿下次有机会回来得时候,他们会生活得很好。

    一会的时间,橡皮艇就到了大船边上,一群人登上了大船,小白、小灰他们一直呆站在岸边;海鸥又陪大船飞了很远,才返回了海岛。

    大黑熊对着大船的方向不停地绝望哀鸣,发泄着心中的不甘,它几次想要冲进汪洋大海,试探了一会又不得不退回去。

    欣然登上了大船,眼眸中是不远处的荒山,边是三个老公和孩子。

    这时,她发现荒岛方向已经没有一丝弥雾,只有万道霞光笼罩了整个荒岛,在她的视野中荒岛犹如美丽的梦境渐行渐远,脚下是碧bo万里的大海,正散发着水的纯净气息。

    她的眼神清清亮亮,犹如太阳的霞光般明亮,黝黑的瞳孔被承载在蓝se湖泊中,犹如面前的大海一般浩瀚。

    昨天晚上的疲惫似乎一扫而光,她弯弯的眉毛轻蹙着,带出点点离愁别绪,长长的秀发飘散开来,窈窕的影带有完美无瑕般的气质,似乎天地间钟灵之气形成如此风华绝代。

    我还会回来的,这里是我穿越来的地方,也是我今生难忘的地方,等我回来的一天,我会把这里建成一座蓬莱仙阁,让世人仰慕,白玉chung、凳子、桌子将成为历史的见证,黑熊妈妈等着我,小白、小灰、白眼狼,荒岛上的小木屋都等着我。

    米勒船长yin邪的目光,看了看艳光四的女人,不明白她怎么会有如此变化,又看到围绕在她边的三个男人,终究没敢有什么异动,他顾忌伟岸男人手腕上的毒蛇。

    他胖胖的圆脸带着虚假意的微笑:船上人多,没想到遇到你们,勉强给你们挤出一个房间。说完,带他们来到又小又潮湿的一间底舱,里面就一张单人chung铺,chung上的被子脏兮兮地胡乱堆放着,屋里有一股淡淡的霉味。

    他对后的瘦猴哈利疾言厉se地吩咐:去找几衣服来,没看见船上有客人吗?

    瘦猴哈利点头哈腰地离开了,一会的时间拿来几旧衣服:船长,大家凑了几

    米勒船长假装仁慈地说:你们看船上就这个条件,千万别在船上到处乱走,出了事你们自己负责,后天就到目的地了,船上的食物不多,我看你们带食物和淡水了……。话里话外的意思让他们领,还不愿意奉献出额外的食物,至于好心拿来几衣服,是看到他们上的皮毛衣服有点价值。

    欣然鄙夷的眼光望过去:没有食物骗谁呀!小木屋储存的腊足够全船人吃好几天的,但是为了大局,还是忍了下来,好在临走的时候聪明,带了几块熟野猪,还有二竹筒淡水。

    关上舱门,全家人凑到一起,欣然暂时不想去追究昨天晚上的事,毕竟属于家庭内部矛盾,现在还是团结一心的好,既然三个男人都不介意,一如既往地她,她的委屈将来再诉也不急。

    她示意慕容机去听门口的动静,对龙天霸低声说:晚上,你让小双去处理了瘦猴哈利。

    龙天霸认真地点点头,小双似乎也感觉到什么,丝丝突出蛇信,把两个脑袋伸过来倾听,被龙天霸轻轻拍回去:小双,别急,还没到时间。小双乖巧地缩回了脑袋。

    欣然叮嘱大家:咱们离开荒岛以后,千万别提暧昧小屋的事,将来我们一定会回来的。语气中那一份沉静、执着,似乎历经沧桑般的自信,三个男人看着共同的人,眼中冒出了灼的光芒。

    慕容机俏皮地说:老婆,将来我们都听你的,你指哪我们打哪……。龙天霸迅速地弹了对方一个脑瓜崩:多嘴,记住以后少说话!慕容机收起了嬉皮笑脸:知道,我想让老婆心好点,这里又没外人。

    欣然拿出熟的野猪,看着面前的食物有点发愁,这些东西必须节省到后天,她小心拿出来一块,给鹏鹏撕了一块,让皓琦给孩子喂下去,又给了小双喂了点,其它的分成几份,自己就吃了一点,三个男人吃完了食物,把毛皮衣服脱下来穿上了旧衣服。

    皓琦找到黑人船员,借了一把剪子,把三个男人的长发都剪了,在大海上将来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还是把浑上下收拾利落的好。

    欣然看他们剪得不好看,又帮忙休整了一番,剪完了再看,三人就像现代的艺术家,后面一根短短的马尾辫。

    她又把三人的长胡须剪掉,三个男人穿的旧衣服很不合体,看起来却比穿毛皮衣服英俊潇洒多了,现在再修建了胡须和头发,过去的容貌似乎都掩盖在毛发中,现在才lu出了本来的面貌,看到三个男人各有千秋帅气的外表,欣然有种心满意足之感,将来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有他们三人给她遮风挡雨,何愁找不到一块安生立命之地。

    看旧衣服里面没有女人和孩子的衣服,欣然摇摇头,穿男人的旧衣服,还不如穿自己的皮毛衣服,他们总不能为了一件衣服翻脸吧?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天开始暗下来,秋天的风透过船板吹了进来。单人chung上就一行李,欣然和鹏鹏睡在上面,她把被子递给了三个男人,地上潮气重怕他们受凉,她和孩子把褥子盖在了上,三个男人挤在一起睡了过去。

    晚上,欣然把龙天霸叫起来,两人把小双派出去,担心地等了一会儿,它就回来了,嘴上多了一点红痕,表非常兴奋,龙天霸细心地为小双擦拭掉。听外面没有声音。欣然心中默念了几遍:毛球,主人给你报仇了,毛球妈妈别伤心了,好好活下去,祝愿你再有个熊宝宝。他们安心地睡了过去。

    天刚mengmeng亮,就听到甲板上有人来回跑动,还有人低声议论什么,几个人都醒了过来,谁都没有去开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不一会,有人来敲门,皓琦打开了门,睡眼朦胧地问:天亮了,到港口没有?

    来人是昨天那个黑人水手,后还有两个船员,骂骂咧咧起来:小子你睡mi糊了,明天早晨才到港口,昨天晚上你们发现异常没有?瘦猴哈利死了。

    尽管心中非常高兴,皓琦表面上万分惊异地说:昨天晚上还看见他,怎么会突然死了,是得急病死的吧?千万别是传染病,船上这么多人。

    经过皓琦这样一说,黑人水手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匆忙带人走了。

    瘦猴哈利的尸体最好能及时处理,放时间长了就怕节外生枝,皓琦的这句话恰到好处,黑人水手果然中计。

    欣然对皓琦竖起了大拇指,赞扬他刚才的表现,老公也要适时捧捧,像皓琦这样书生意气的男人更要不断地给他甜枣吃。rs!。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