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奇异的手链

    自从在山洞中发现手链,欣然就佩戴在右手腕上,原来还怕珠子上的棱角划伤手腕,带上以后,却感觉非常舒适,全上下神清气爽。

    以往她多使用几次异能就感觉头脑发晕,头晕以后只能停止使用异能。自从带上手链以后,头晕的时候很少,欣然逐步试探,发现了手链的妙处。

    一般况下,欣然每天可以使用五次异能,不至于头晕。

    现在带上了手链每天能达到八次,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中,一个月过去,每天可以使用九次异能。

    她想起前世看过的一些异能小说,她的双眼属于精神控制异能,如果使用过多消耗精神力就会头晕,精神力控制大小和次数,在于释放异能之人的精神力大小,如果精神力高,异能使用的次数就多,莫非这个手链可以提升人的精神力?

    戴上手链她还发现了另外一种奇怪现象,以前使用异能的时候,必须双眼对视,也就她和人或者动物的目光相撞才可以释放异能,自从有了这个手链,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两方目光没有撞在一起,她就看见了对方的思想。

    有一天,她正想利用异能看毛球,结果毛球妈妈来探亲,毛球的视线立即被其吸引,欣然在一扫而过中却看到了毛球的内心,当时她想一定是疏忽大意了,毕竟一秒的时间太短了,还没有感觉到就过去了。

    等事过后,她反复考虑好像遗漏点什么,她抓住小白继续练习,故意不去看对方眼睛,就关注在小白尖尖的鼻子上,想象小白的内心世界,果真两秒时间过后,她看到了小白的内心,也就是说她这次异能不是通过瞳孔看见的,是通过精神领域感应到的。

    她开始逐步练习、试探,刚开始距离人或者动物的眼睛不远处才能看见,后来随着练习距离稍远一点用异能去查看对方。

    她又发现了通过精神感应需要的时间,是正常通过眼睛的两倍,也就是说现在她通过对方的瞳孔是一秒时间,如果通过精神感应需要两秒时间。

    微微有点不满意,为什么通过精神力控制要多出一倍的时间,这不是玩人吗!转念一想,能看透人心和动物之心已经是很逆天了,通过精神力感应更超出了常理,常言说得好,知足者常乐,多一秒就当是老天对我的考验好了。

    调整好了心态,她把手链摘下来去练习,结果怎么调整也看不见,必须通过瞳孔才能看见,也就是说这个六晶系陨石钻石手链:把她的异能加强了,并且扩展了异能探视范围。

    既然手链可以提高精神力,作为天主教圣器的那两把钥匙不知道对他的异能有帮助吗?

    欣然从装破烂的筐里找出钥匙,在手上拿了一会,只有厚重的感觉,她以为像项链一样需要佩戴一段时间,把两把钥匙缝制在上衣皮衣里面。

    两把钥匙的重量比手链重多了,缝制在衣服里相当不舒服,欣然坚持佩戴了一个月了,什么异常现象都没有。

    她心中思量:也许钥匙的功能没有被开发出来;也许钥匙就是凡品,被宗教信仰无限夸大,作为象征意义,本却毫无价值。

    欣然生气地把钥匙拆下来,重新扔回废物堆中。

    如果被天主教徒们知道他们视作生命的圣物,被一个小女子随随便便地放置,不知道作何感想;如果被历朝历代的天主教皇知道他们无限信仰的物品,竟然落到如此地步,一定会从坟墓中爬出来痛哭流涕吧!

    想到这里,她弯起嘴角笑了。

    欣然暗自责备自己:已经有了一件提升异能的手链,还想得陇望蜀,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事

    得到了手链加强异能的结论,她每天坚持不懈地练习,突然有一天,欣然突发奇想,如果她去打猎,只要在一定距离之内,是否可以降服野兽?

    答案越来越肯定,上次去森林中降服了小毛球,带来了毛球妈妈,当时的凶险历历在目,实在危险之极。

    后来看到大蟒蛇上的滑腻感,更是息了再去森林里打猎的**,现在异能被发现了如此妙用,也就是说她完全可以再次踏进深林,去猎取动物,这样优越的条件不知道善加利用,简直是笨蛋加白痴了。

    想到这里,她对再次去森林里猎取动物充满了信心。

    鹏鹏快到周岁了,她想等到孩子周岁忌再实行她的打猎计划。

    现在孩子慢慢长大了,看大人在吃食物总想要吃,如果妈妈不给他吃,他就裂开嘴巴哇哇大哭,没吃够也哭。

    他们的鱼、类食物实在不能给孩子多吃,米还非常有限,欣然就想给孩子做点野菜羹之类。

    天来了,地上的野菜也冒出了嫩芽,她想去挖点回来,大人们吃了一冬天的食,吃点绿色食品也好。

    龙天霸早晨起来就离开了,也不知道跑什么地方练功去了。

    欣然把孩子交给浩琦照管,叫慕容机和她一起去附近挖掘野菜。

    她在前面走,慕容机在后面紧跟。天的季节里,温度适宜、空气清新、欣然的心感觉极其舒畅。

    慕容机终于有了和老婆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心中高兴,没话找话地搭讪,自恋地询问:“欣然,你说咱们岛上三个男人谁长得最帅?”

    欣然心中暗乐:“谁不知道你慕容机自认风流潇洒,现在还这样问话,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故意逗她:“要说风流潇洒,还是你……”慕容机抢着追问:“……谁?”

    欣然慢条斯理地回答:“……你二哥。”

    慕容机大为泄气:“欣然,你就看不到你面前的帅哥吗?我慕容机也算风流潇洒,怎么就入不了你的法眼?”

    欣然看到对方的可怜兮兮的样子,也不想再拿他开涮了:“慕容机,你就死了心吧,我和你彻底没电。”

    一句话说得慕容机心中泛出寒意,难道说今生我就应该做孤家寡人吗?我不甘心!

    两人似乎再没有了谈话的兴致,一边走一边看道路两边的景色。

    只见遍地的绿色植物郁郁葱葱地生长在小路两旁,她低下头辨认各种野菜,用匕首挖出来摘干净,放入篮子里,一会就挖了半筐。

    感觉有点累,她站起来往远处眺望,突然看见前面树林里有东西在晃动,欣然眼光敏锐,一眼看见一只松鼠在不远处藏匿,上次只看见松鼠的惊鸿一瞥,这次看清了庐山真面目。

    只见这只松鼠的前肢明显比后肢短,前肢好像人的两只小手,正拿着一个干果在吃。

    不远处这个松鼠面容清秀,眼睛闪闪发光、体矫健、四肢轻快、看起来非常机警,长着一张非常可的小面孔,满灰色的皮毛,头顶上有一条帽缨形美丽的大尾巴,尾巴正翘起来安放在头上,犹如一把旱伞,遮住了阳光照,松鼠小小的子躲在尾巴底下遮凉。

    这支松鼠非常机灵,感觉到有人注视它,正想要跳到远处一棵树上,结果将跳未跳之际中招了。

    只见它在树上转了一圈,好像在考虑什么问题,万般无奈跳下大树,往欣然这里疾奔,似乎来晚了会被责罚一样。

    跑到近前,欣然看见松鼠的双眼灵动地转悠,生怕异能的力度不够,又使用了一次异能,直到看见松鼠的眼睛围绕她转动,才敢把松鼠抓在手中仔细查看。

    只见这只小松鼠,尖尖的脑袋上镶嵌着一对机灵的小眼睛,它有一双尖尖的嘴巴,有一个胖胖、圆圆的体,四肢强健有力,每只脚上都有尖利的爪牙,这时候已经被异能施加在上,早就把利爪藏匿起来,生怕主人看见发火。

    松鼠似乎想要讨好欣然,发出响亮动听的声音,看起来毛茸茸得可极了。

    欣然松开手,松鼠竟然跳上她的肩头,似乎那里才是它习惯驻足的地方,全然不管不远处有一个男人惊异的目光。

    慕容机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这一幕,一直以来他就感觉出老婆的不同,总是往合理的地方去想,没想到这次带给他更大的震撼。

    回到家,松鼠好像对几个老牌宠物极为不屑,它骄傲地抬眼看看它们,然后跑出屋子,跳到院子里不远的树上,栖在上面。

    它对女主人扔给的类食物不感兴趣,饿了它会蹦跳到远处的树林间找寻食物,跑回来的时候经常是嘴里有干果,两个爪子各自还抓几个干果。

    看到她的毛色发灰,欣然总结了以往起名字的经验,给它起名字叫‘小灰’。

    欣然算了一下,四个宠物中毛球有妈妈送食物,小灰自己找食物,小白经常去打野食,只有白眼狼算是忠心耿耿地一个吃货。

    宠物大队中新成员的加入,最兴奋的莫过于鹏鹏,经常看见他指着小灰乱喊乱叫。每当这个时候欣然必须亲自出马,把小灰用召唤弄下来,陪鹏鹏大宝贝玩。rs!~!

重要声明:小说《调教三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